传统文化趣谈

五音十二律和十二平均律的最早发现

2019年10月12日,享誉全球的神韵交响乐团连续第八年莅临纽约卡内基音乐厅(Carnegie Hall),为观众带来两场东西方音乐合璧的演出。(戴兵/大纪元)
2019年10月12日,享誉全球的神韵交响乐团连续第八年莅临纽约卡内基音乐厅(Carnegie Hall),为观众带来两场东西方音乐合璧的演出。(戴兵/大纪元)
  人气: 530
【字号】    
   标签: tags: , , ,

十二平均律就是把一个八度音程平均分为12个半音音阶的律制,在交响乐和键盘乐器中应用非常广泛,可以说是辉煌西方音乐殿堂的基石之一。现代的钢琴也是以十二平均律来调律定音的。巴赫的《平均律键盘曲集》更是完美地诠释了平均律的优越性和转调的完美,被誉为钢琴文献的旧约圣经。其实十二平均律的确立最早是来自中国,很可能是通过东西文化的交流传到了西方,被西方称之为中国的第五大发明呢。

大家通常以为中国古代只有五声音阶——宫、商、角、征、羽,对应现代西洋乐谱中的do、re、mi、sol、la。中国古代音乐以五音为主,但也有七声调式,“变征”和“变宫”便是西洋乐谱中的fa和si。其实中国古代音乐的律制也是非常丰富的,但所谓“为九歌、八风、七音、六律,以奉五音”(《左传》),也就是说虽然十里不同风,百里不同俗,但不管多么纷繁的音乐和音阶形式,五声都是最重要的正音、基本音。在中国传统文化中,五行(金木水火土)是构成天地万物的基本元素,五声、五色、五味都对应着五行,所谓“声不过五,五声之变,不可胜听也。色不过五,五色之变,不可胜观也。味不过五,五味之变,不可胜尝也”(《孙子》)。五行的变化产生了万事万物;五音的变化也演绎出丰富的音律乐制,其中就包括最早的十二音阶。

(伶伦作律)

仔细说来,其实早在上古时期中国就有了十二音阶了(十二律吕)。《吕氏春秋·古乐篇》中说“昔黄帝令伶伦(注:伶伦是黄帝的乐官)作为律……听凤凰之鸣,以别十二律……黄帝又命伶伦与荣将(注:荣将为黄帝的大臣)铸十二钟,以合五音,以施英韶(注:英韶指华美的音乐)……命之曰《咸池》”讲的就是黄帝命伶伦作音律,伶伦依据凤凰的鸣叫声制作出十二根竹笛子,完成了十二律吕;又和荣将一起铸造了十二个大钟,用以和谐五声,展现华美的上古音乐《咸池》的故事。

而在历史文献中,最早详细记录求律方法的是春秋时期的《管子》,管仲(管子)为齐桓公“九合诸侯,一匡天下”,而且精通音乐。他所记载的求律方法称为“三分损益法”,根据“三分损益法”得来的十二律就是“三分损益法十二律”。而西方最早使用类似方法求律的是希腊的数学家毕达哥拉斯,比管仲晚了一百四十多年。

关于十二律吕的名称,在今天看来这些名字非常诘屈聱牙了,其实它们也蕴含着丰富的传统文化的哲理呢。按照《国语·周语下》记载:十二律吕分为六阴律、六阳律。阳律称为“律”,阴律称为“吕”。六律为“黄钟、太簇、姑洗、蕤宾、夷则、无射”;六吕指“大吕、夹钟、仲吕、林钟、南吕、应钟”。

(明 朱载堉《乐律全书》 十二平均律正律管)

五音十二律,五音对应五行,按《礼记·月令》记载,十二律吕对应着十二个月份:“孟春之月,律中太簇……”“孟春”就是一月份,对应的音律是“太簇”。“太簇”也作“大簇”取万物簇生之意,这个时节,阳气萌发,东风化解了寒冷,冬眠的动物也开始活动,鱼儿游到冰面下,鸿雁从南方飞回来了。接下来二月份是“仲春之月,律中夹钟”,依次到“季冬之月,律中大吕”,“季冬之月”——十二月。而如果将对应十二律的每个律管中以葭灰(芦苇灰)填实,当某个月份来临时,与之相对应的律管中的葭灰就会飞动起来,叫做“吹灰”。真可谓“圣人作乐以应天”,音乐和天地相合,律管也可探测时令节气的变化,循环往复,周而复始。

既然是“循环往复,周而复始”,那理想的音律应该是循环一次能够完美地回到高一个八度的主音上,开始新一轮的循环,但是几千年来,东西方的各种音律的方法都无法解决这个基本的问题。直到明朝的皇族王子朱载堉,在他的《新法密律》中提出的十二平均律才完美地解决了这个音律无法复原的基本问题。在没有计算机的时代,他用八十一档的大算盘,计算出半音之间的音频比例,精确到小数点后面24位,令人叹为观止。朱载堉本身是位文理精通的奇才,融会贯通天文、历法、数学、舞蹈及乐理等领域,被称为“东方艺术百科全书式的人物”。他在研几探赜的路上,悟到大道至简至易的道理,“以浅近之辞,发挥高深之理,以幽微之数,研究迂阔之学,得其精而忘其粗。”

后来,朱载堉的十二平均律,很可能是被西方传教士利玛窦从中国传到了欧洲。现在的西方音乐体系,正是以此为最重要的定律基准之一。真可谓天下世事一盘棋,当中国戏曲杂艺百出的时候,西方也跨入了文艺复兴时期,涌现出一批震古铄今的古典音乐之天才巨匠, 西方音乐开始走向顶峰,从为宫廷和舞蹈演奏音乐助兴开始, 专门演奏交响乐曲的管弦乐团日渐发展完善。

(明 朱载堉《乐律全书》12弦十二平均律准)

时光荏苒,几百年后的今天,神韵艺术团交响乐团植根于中华五千年的文明历史,融合东西方正统音乐的精髓,以西方管弦乐为基奠烘托中国乐器的特色,以古老中国音乐的旋律韵味为基础,用西方管弦乐来表现神韵所需要的效果。很多观看过神韵交响乐演出的观众都说:“神韵正开创着古典音乐的新纪元!”
(点击阅读原文)

——转载自神韵艺术团网站

(神韵网站授权转载,版权归神韵艺术团所有)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黄帝内经》是传统中医尊奉的经典,里面记载着这样一句话:“怒伤肝,喜伤心,思伤脾,忧伤肺,恐伤肾。”只有当人的心灵平和宁静、心态积极稳定时,五脏才能够正常运作。 根据这个道理,我们的先祖发明了“五音疗疾”的办法
  • 2019年10月12日,享誉全球的神韵交响乐团连续第八年莅临纽约卡内基音乐厅(Carnegie Hall),为观众带来两场东西方音乐合璧的演出。(戴兵/大纪元)
    所以,中国古代有交响乐吗?严格地说,中国古代没有西方这种基于和声原理的交响乐。这听起来让人些许遗憾呢……从2012年在纽约卡内基音乐厅首演以来,神韵音乐声名鹊起,受到很多古典中西方音乐爱好者的喜爱,弥补了这个遗憾。
  • 被称作神州的华夏大地上,神传文明磅礡而多彩:从三皇五帝时的古乐,到先秦的钟磬乐;从西周、春秋时的《诗经》《楚辞》到汉时的乐府;从隋唐的歌舞大曲、宋代的词调音乐、元朝的戏曲杂剧到明清进一步繁荣的民歌、小曲、说唱以及地方声腔的发展,京剧的产生。各个朝代的音乐形式大不相同,曲调丰富而古朴,底蕴各异而隽永。
  • “奇异恩典,乐声何等甜美,拯救了像我这样无助的人。我曾迷失,如今已被找回。曾经盲目,如今又能看见。神迹让我心存敬畏,减轻我心中的恐惧。神迹的出现何等珍贵,那是我第一次相信神的时刻……”4月12日复活节当天,优美的歌声回荡在意大利著名的米兰大教堂前。演唱者是意大利著名男高音安德列‧波切利(Andrea Bocelli),他的演唱会通过网络频道向全球进行现场直播。
  • 1818年,201前的圣诞夜,在德奥边界离萨尔茨堡大约20公里的奥地利小城奥本多夫(Oberndorf)的圣.尼古劳斯教堂里,一曲《平安夜》(Stille Nacht,heilige Nacht)横空问世,逐渐成为世界上同一天被演唱次数最多的一首歌曲——圣诞之夜,全世界都在演唱这首歌。
  • 《止息》一曲是《广陵散》组曲的末篇,喻司马氏虽然由在广陵屠杀曹魏忠臣开始了他们篡位的逆举,但是他们也终将会覆灭在这里。
  • 洛阳有一僧人,他房中有一罄,每天时常自己发出声音。僧人感到怪异,因此恐惧成疾。曹绍夔与这位僧人一向友好,听说僧人病了,就前来探望。
  • “乐由天作”。两千五百多年前,晋国的师旷展现了出神入化的音乐技能。他精于音律,能从乐曲中预见战事成败、国势兴衰;他的琴声,引来玄鹤起舞,令天地动容。
  • 谈乐不可能不涉及礼,乐是德之音,礼规范着人的思想行为。音乐的内容内涵是主要的,技能是次要的,演奏者的道德修养是首要的。自古以来的杰出音乐家都有较高的修养。如春秋时的师旷,不仅音乐造诣高深,而且品行高洁,被后人尊为“乐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