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智库研讨会:中共疫情期间加剧人权迫害

人气 216

【大纪元2020年06月25日讯】(大纪元渥太华记者站报导)近日,蒙特利尔种族灭绝和人权研究所(Montreal Institute for Genocide and Human Rights Studies)举办“十字路口的中国:疫情下站起来捍卫人权”的视频研讨会,其中第二部分“对政治犯和少数民族迫害”由该研究所执行董事凯尔·马修斯(Kyle Matthews)主持。与会者有维吾尔人权律师,人权项目创始人,美国国际宗教自由委员会专员努里·特克尔(Nury Turkel),美国大屠杀纪念馆西蒙-斯克约特防止种族灭绝中心(Prevention of Genocide at the US Holocaust Memorial Museum)主任娜奥米·基科勒(Naomi Kikoler)和获奖诗人、记者、作家、人权活动家、民主中国联合会副主席盛雪参加研讨。

“中共是最大的恐怖主义暴政

据盛雪女士介绍,海外华人民主运动者王炳章2002年被中共从越南绑架回中国,被判无期徒刑,已被关押18年。他哥哥说,自从去年中国爆发了瘟疫之后,加拿大的家人就再也没有收到过王炳章的任何消息。

8日,盛雪收到了作家王藏的妻子王丽的信——要求国际社会营救丈夫。王丽说,10天前,四十多名警察来到她家,二十多名警察守着门,另外二十名警察闯进大门,将王藏的头压在地上,一些警察控制住四个孩子和奶奶,警察把王藏头包在一个黑色的袋子里,在四个孩子面前,将他拖走。

之后,没有他的任何消息,王藏是一位才华横溢的诗人和作家,他拒绝与暴政合作,并写出了中共病毒的真相。中国,数百名中国人权律师受到严重迫害。

盛雪女士说,还有方斌和陈秋实,他们失踪了几个月,因为他们说出了中国疫情的真相……还有黄琦,秦永民,胡世根。他们都是了不起的人,已经在监狱里很多年了。自疫情爆发以来,没有任何信息。他们中的许多人遭受了酷刑并吃了不明药物。但是,如果您帮助那些律师,您可能不知道会发生什么。赵中元医生和他的妻子去年10月从中国逃到加拿大,他帮助治疗了一些人权律师,结果他所有的业务被政府取消了。

她说,许多被中共迫害的人,死亡人数已经无法统计,藏人、维吾尔人、蒙古人、法轮功修炼者、基督徒、维权者、被拆迁的公民、被抢走土地的农民等等,都打电话给我。因此,在过去十年中,一百五十多名藏人继续自焚呼吁国际社会关注。在过去的二十年里,多少法轮功修炼者的器官被活摘;数百万穆斯林弱势群体被投入21世纪的集中营;数千座教堂和寺庙被拆除;数百万基督徒和僧侣被扣留和折磨;在过去整整这一年里,多少香港年轻人被残酷杀害。许多人被警察压迫头部和颈部。

盛雪说,六四大屠杀发生几年后,民主国家决定停止谴责和抵制中国共产党,而是同其进行友好对话和贸易。但是,贸易并没有带来民主。中国共产党比以往更加强硬、更专制。中国14亿人口不是自由的人民,而是成为中共的奴隶和武器。全世界都有这样的中国人,在大流行期间,这些人在让世界看到中共的力量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

盛雪说,中共是最大的恐怖主义暴政,需要世界共同打击,否则为时已晚。

“在中国也有如瓦伦贝格的人在默默地努力”

努里·特克尔在讲话中也表示,中国的情况越来越糟。数以百万计的维吾尔族穆斯林被关在集中营里;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仍在暗箱操作;家庭教会仍在被中国政府打压;数千名西藏僧尼被驱逐、离开他们的寺院。

但他认为中国人并不都是中共的奴隶。努里·特克尔先分享了拉乌尔·瓦伦贝格的故事。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瓦伦贝格以匈牙利外交官的身份移居布达佩斯,当匈牙利被纳粹占领,他没有袖手旁观,利用自己的身份向欧洲犹太人颁发了保护性护照。同时,他将瑞典领土的建筑指定作为犹太人的庇护所。历史学家估计,他拯救了数以万计的男女老少,使他们免于“大屠杀”。美国议员汤姆·兰托斯(Tom Lantos)是被瓦伦贝格拯救的年轻犹太人之一,是美国国会中长期以来的人权斗士,在2008年不幸去世,他在通过1998年《国际宗教自由法》方面起了关键性作用。这些都是源于拉乌尔·瓦伦贝格的勇敢精神的影响。

特克尔了解到,在中国也有如瓦伦贝格的人在默默地努力减轻中共镇压带来的灾难。去年,一位中国政府官员向记者披露超过400页的官方文件 ,中国政府如何创建了自二战以来世界上最大的集中营网络的令人不寒而栗的细节。为使中共高官被绳之以法,这名未透露姓名的官员冒着生命和自由的危险。

泄露的文件中涉及喀什的一位官员,他最初按照中共指令,镇压维吾尔人。但他最终放弃镇压,并释放了七千名被拘留者。中共最后剥夺他的权力并迫害他。

据《时代周刊》报导,喀什的官员并不孤单,在新疆数千名政府官员因反抗或消极执行镇压命令而受到惩罚。特克尔认为,根据全球《马格尼茨基法案》,应该对那些大规模拘留维吾尔人和该地区其他穆斯林负有责任的官员实施经济制裁和签证禁令。幸运的是,美国国会上个月通过了《维吾尔人权法案》。

他敦促川普总统和财政部长姆努钦,将两个名字放在制裁名单的首位——中共新疆党委书记陈全国,和现任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大常委会副主任,他也是集中营制度的主要设计者朱海仑。

“这样做会给愿意冒着生命危险的匿名泄密者和中共官僚系统的其他志愿者发出一个信息。坚持镇压的人将被追究罪责。此外,非常重要的是,要尽力记录中国底层官员的行为,我们需要追踪那些滥用职权的人和反抗镇压的人。”

他表示,纪念馆和大屠杀纪念馆是很好的研究中心,也许有一天这些信息会被用来审判那些对反人类罪行负有责任的人。

“历史会记住谁保持了沉默,谁站出来反对共产党的信仰迫害。要看到中国的藏传佛教、基督教和法轮功修炼者得到公正的对待还有待更长的时间的努力。我们永远不应该忘记瓦伦贝格的榜样,他提供了一个人可以有所作为的机会。”

中共犯有广泛系统的反人类罪

娜奥米·基科勒首先介绍工作中得到的一个艰难的教训是,那些意图犯罪人的决心往往比那些试图阻止他们的人大得多。“当我们看到中国政府所犯下的大规模暴行的现实时,这是都非常真实的,要确定应对的行动方案,也是真正具有挑战性的方面之一。 ”

她从大屠杀中发现的重要教训之一是,只有与其它地方的盟友合作,才能够帮助个人的领导才能发挥作用。

她说,大规模拘留不仅是基于宗教信仰,还有他们的种族身份。想像一下相当于蒙特利尔的全部人口处于某种形式的拘留或某个阶段的极端监视之中,这是严峻的挑战,如果是任何其它国家如此大规模地犯罪,这都将是安理会定期审议的问题。

基科勒认为,中共针对特定群体存在着广泛而系统的反人类罪。 “我们试图进行的工作是继续推进这一法律分析,并且使之成为事实,也不仅可以说是(保护)弱势群体,而且也包括广大国际社会的参与,为将来的参与打下基础。我们知道,犯罪者经常使用并试图为他们的犯罪找到某种理由,我们工作的另一个方面是进行审查和审讯。”

她认为,追究中共的罪责,可能触及我们令人难以置信的敏感问题,包括我们的贸易政策,但这不仅仅是良心问题,也是国际政策的问题。这是一个未来的问题,即(中共)如何犯下大规模暴行,以及我们作为国际社会的能力,使我们的规范和机构得到发展,以保证今后这些罪行不再发生。

“我们希望通过清楚地阐明正在犯下的罪行,也能从法律的角度推进追究犯罪者责任的努力,同时也敦促各国政府履行其保护弱势群体的义务,并敦促中国政府停止犯危害人类罪。”

当天,多位国际知名人士就中共侵犯人权和导致大流行病蔓延危害世界的问题进行了深度的研讨。

责任编辑:岳东卿#

相关新闻
【独家】大连610整改 加剧迫害法轮功
云南24个社会精英家庭的悲苦遭遇
英歌手用歌声提醒世界:关注中共病毒真相
程晓容:疫情示警挥不去 中共仍在侵害人权
最热视频
【秦鹏直播】反击党媒围攻 特斯拉抛“黑匣子”
【新闻看点】习讲话国内外两版本?中共大使巴国惊魂
【时事纵横】气候峰会成吹牛会?蓬佩奥发警告
【横河观点】星条旗51颗星?参院法案含美台关系
【财商天下】Coinbase套现3亿 比特币熊市来了?
专访刘慧卿:香港的黑暗日子 港人持续抗争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