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元播报】扬言炸4总统像 BLM背后是共产党

中共病毒重伤世界 如何追责和索赔

人气 4744

【大纪元2020年06月26日讯】(大纪元记者夏松报导)扬言炸毁四总统像,“黑人的命也是命”背后是马克思共产主义组织。美国自从20世纪30年代以来犯下的最大错误就是误判中共,因为美国忽视了共产主义意识形态。

美国国防部公布20家由中共军方拥有或控制的中国企业,这些企业大多数为中共国有企业,覆盖航空、通讯、核电、船舶等领域,华为居首。在美中国留学生哀叹:没有战狼来救我。

一、扬言炸毁四总统像 BLM背后是马克思共产主义

“黑人的命也是命”运动在2014年由三名妇女发起,分别是加萨、卡洛斯和托梅迪。卡洛斯之前接受美媒采访时坦言,她是马克思主义者,她们的目标就是要赶走川普政府。

周一(6月22日)晚,示威者试图在白宫附近推翻前总统安德鲁·杰克逊的雕像,用黑色喷漆在教堂历史悠久的柱子上拼写出“BHAZ”几个字母,试图成立“黑宫自治区”。周二,警方将抗议者从白宫外围清走。

周二,川普总统在推特上做出回应,“只要我还是你们的总统,华盛顿特区就不会有‘自治区’。如果他们非要这么做,将受到严厉打击!”川普在推文中还说,他已授权联邦政府,逮捕任何破坏或毁损纪念碑、雕像或其它此类美国联邦财产的人士,最高可处10年徒刑。

林肯纪念堂和第二次世界大战纪念馆在先前的示威活动中已遭到污损。有示威者宣布他们周四将拆除解放黑奴的亚伯拉罕·林肯雕像。数百名驻华盛顿特区的国民警卫队队员已被派往保护美国首都的古迹。

部分抗议者扬言要炸毁“总统山”拉什莫尔山四大总统花岗石头像。拉什莫尔山四大总统雕像属于联邦纪念碑,高达18米的四大总统雕像,分别是华盛顿、杰弗逊、罗斯福及林肯,1927年起兴建,约400人的工作团队共计花了14年才完成。

近日,美国社交网络上出现了一个“取消耶鲁”的话题,他们要废除由“奴隶贩子”创建的耶鲁大学乃至哈佛大学、乔治敦等美国名校,并宣称耶鲁大学毕业的人都应该被清算。

有示威者要求砸毁耶稣像,令许多美国人震惊。约65%的美国人口是基督徒,以《圣经》为生活和处世准则。“黑人的命也是命”运动发展到今天,开始让更多有信仰的美国人觉醒。

“犹太人声音”等多家美国媒体报导,“黑人的命也是命”组织由一群马克思共产主义者发起,之后被民主党挟持,演变成目前的制造无政府主义、社会暴乱、砸毁和移除美国历史人物雕像,并企图推倒现任政府。

曼宁是纽约教堂里的神职人士,他警告说,如果任由BLM得逞,“把黑人与南方人、保守党人对立,铲除茶党与川普支持者,真的是准备一次种族战争了,这就是他们能够以这种暴力形式做的事情。”

他想对那些使用暴力的非裔说,“回头吧,我们是更好的人,我们并不逊色。……放下那些白人高级、我们低等的念头,认识到我们能做什么,我们应该做什么,停止愤怒,停止暴力。”

他建议非裔们,从自己的家庭做起,从社区内部做起。“非裔们,不要去想做电影明星、篮球明星,也忘了去当说唱人的念头吧,努力去做一个你孩子的父亲,去做无论什么你必须去做的工作,供养你的家庭和你的妻子。”

二、美国务院报告:中共借反恐压迫中国人民

美国国务院星期三(6月24日)发布的2019年度反恐形势报告说,美国及其盟友在挫败和削弱国际恐怖组织方面取得重要进展。中国部分,报告批评中共继续以反恐名义打压和监控维吾尔等少数族裔和异议人士。

报告认为中国的反恐,与中共政府打压其认定为分裂或颠覆的和平活动相关。中共政府的反恐目标仍然针对所谓“东突厥斯坦伊斯兰运动”的维吾尔“极端分子”。

报告指出,中共政府继续利用其国内科技部门增强其监控能力,包括实现其所声称的反恐目标,中共政府对“恐怖主义”和“极端主义”的广泛定义,以及对“网络恐怖主义”的定义不明确,继续引发严重的人权担忧。

举例来说,中共政府继续以国内外网络恐怖主义威胁为借口,收紧对互联网和移动通讯的管控与审查;人脸识别等高科技系统用于监控和控制国内异议人士和少数民族和宗教人士。

报告提到,香港当局错误地将支持民主人权抗议人士的行为描述为恐怖主义。中共在香港的发言人错误地将抗议者的行为描述为出现“恐怖主义苗头”。

三、从毛泽东习近平时期 美国一直很天真?

白宫国家安全顾问罗伯特·奥布莱恩周三(6月24日)在亚利桑那州凤凰城发表演讲,批评中共在中国的极权主义及其全球影响力扩张计划。他认为,美国自从20世纪30年代以来犯下的最大错误就是误判中共,根本原因是美国忽视了中共的共产主义意识形态。

奥布莱恩说,西方相信中国会变自由,源于美国与生俱来的乐观精神和战胜苏联共产主义的经验,“美国人对中国(中共)的被动和幼稚认知时代已经结束。”

他说,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将自己视为约瑟夫·斯大林的继任者”,习近平的思想控制野心不仅限于中国人民,还有重塑世界。

奥布莱恩说,中国共产主义就是马克思列宁主义与中国民族主义的结合;而过去的美国政策失误是对共产党的本质及其意识形态曲解的直接结果。

奥布莱恩的演讲是川普政府的高级官员就中国发表的最新系列演讲中的第一篇。接下来几周内,国务卿麦克·蓬佩奥、司法部长比尔·巴尔和联邦调查局局长克里斯托弗·雷在内的白宫官员都将就中共提出的挑战发表公开讲话。

这些对华演讲凸显出美国政府将中共作为竞选议题的重视,以及源于两党对中国这个世界最大专制国家日益增强的实力担忧。

同一天,美国国会下属的一个机构举行的有关“中国如何看待与美国的战略竞争”听证会上,专家们的一致认为,早在美国承认中国(中共)是美国的竞争对手之前,中共就一直把美国视为最大的“对手”。

加州大学圣迭戈分校全球政策与战略学院研究中国国际事务的教授巴里·诺顿认为,中共从建政之初,就把美国当作最大的敌手。他在听证会上说, 中共领导人认为正在与美国进行经济、技术和战略的竞争。

诺顿在为听证会准备的书面材料中说, 毛泽东在1958年提出的“超英赶美”计划就是很好的证明。

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成员罗伊·坎普豪森在听证会上说,中共与美国建交只是在战术上发生了改变,并没有改变“击败美国”的长期目标。

他认为, 邓小平后来提出的“韬光养晦”的政策与毛泽东和周恩来与美国建交的做法一脉相承。在“江胡时代”,江泽民和胡锦涛多次在讲话中强调,因为美国在国际上的霸权地位, 美国一直是中国(中共)在国际事务中的对手。

《华盛顿邮报》前驻北京分社社长潘文认为,2017年,中共与美国竞争的决心越加明显。当下,中共把正在全球蔓延的新冠疫情(中共病毒)当作推进中共体制的机会。在中共的疫情叙事中,中共声称威权体制在抗击疫情时优于西方的民主体制。

四、美公布20家中共军方所控中企 华为居首

美国国防部公布20家由中共军方拥有或控制的中国企业,这些企业大多数为中共国有企业,覆盖航空、通讯、核电、船舶等领域。

路透社周三(6月24日)最早报导了这一消息。根据其看到的文件,川普政府已经确定,包括华为技术有限公司和海康威视在内的中国科技公司由中共军方拥有或控制,该文件为美国对这些中国公司祭出新的金融制裁奠定了基础。

白宫列出了20家得到中共军方支持的中国公司,除了华为和海康威视外,还包括中国移动通信集团和中国电信公司以及中国航空工业公司。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24日发声明表示,随着各地人民逐渐意识到中共监视危险,许多国家5G网路建设只允许可信赖厂商参与,华为与多国电信商合约因而纷纷破灭。

蓬佩奥举例,继捷克、波兰、瑞典、爱沙尼亚、罗马尼亚、丹麦与拉脱维亚等国后,希腊近期也舍弃华为,同意与瑞典电信设备商爱立信公司合作,建构5G网路基础设施。

部分全球最大电信商也开始成为“干净电商”(Clean Telcos),即华为没有任何参与的电信运营商。例如法国电信商Orange、印度信实资讯通信、澳洲电讯公司Telstra、南韩SK电讯与韩国电信(KT)、日本电信电话公司(NTT)及英国通讯公司O2。

五、疫情重创美国 如何向病毒源中共索赔?

美国是中共病毒大流行病疫情中受创最为严重的国家之一。美国国会多位共和党人目前正推动修改主权豁免法律,为美国民众向中共政府提出诉讼和求偿扫除法律障碍。

美国参议院于周二(23日)举行有关《外国主权豁免法》、中共病毒及对中共追责的听证会。听证会由南卡资深参议员格雷厄姆主持。

一位法律专家在国会听证会上表示,如果削弱主权豁免原则,美国损失只会更大。

格雷厄姆认为强有力的作法就是,允许美国人或美国团体起诉罪魁祸首中共政府,让它们对美国家庭、经济和国家精神损害进行赔偿。

为了扫除法律道路障碍,让这些法律诉讼顺利进入法庭,密苏里州共和党联邦参议员霍利今年4月推出《为新冠病毒受害者追求正义法》,提议剥夺中国(中共)政府的主权豁免。

阿肯色州联邦参议员科顿与德克萨斯州的共和党联邦众议员克伦肖4月中也推出法案,允许美国人向美国联邦法院起诉中共政府,并要求中共对其在疫情中承受的损失及死亡提供赔偿。

格雷厄姆参议员星期二表示,他希望尽快召开会议,就有关修正案进行讨论。

六、在美中国留学生哀叹:没有战狼来救我

中共的爱国宣传与救助现实之间存在巨大的距离。因中共病毒疫情被困海外的“小粉红”们说:“我爱的国家不想让我回来”,“真实的世界里,没有战狼来救我”。

《纽约时报》周三(6月24日)刊文介绍了,曾自诩是小粉红的部分留学生的遭遇及心路转变。一位名为“詹姆斯·刘(James Liu)的中国留学生表示,他是真正的小粉红,过去经常在网络上出言捍卫“国家”、谴责香港的民主抗议、纠正说“中国病毒”的人。

但他完全没有想到,他一直以来捍卫的国家并不想让他回去。

中共政府担心留学生回国会携带病毒,告知侨民留在当地,同时中共航空监管机构限制外国航空公司飞往中国的频率,实施“五个一”措施,导致大量留学生滞留海外,无法回国。

“我的心情越来越复杂”,5月中旬,刘在社交媒体平台微博上写道,“我爱的国家不想让我回来。”这群小粉红中的一些人开始重新思考他们与国家的关系——在中国语境下,国家、政府和共产党都是一体的。

他第一次感到与自己国家的基本政治原则发生了冲突:国家利益高于个人需求。被困海外的中国学生和员工被中共归类为“少数人”,他们必须为大多数人的利益做出牺牲。

3月从日本大学毕业的李小姐,目前滞留日本。她说,最初大陆疫情严重时,留学生一起往国内寄口罩;结果疫情传播海外,留学生买口罩自用都买不到,到现在中共政府又不让他们回去。

截止4月2日,共有140多万中国留学生生活在国外,其中近三分之一在美国。

纪元播报】制作组

责任编辑:孙芸#

相关新闻
【纪元播报】美消费大反弹 专家吁精准防疫
【纪元播报】美议员转推文章 曝中共的四个秘密
【纪元播报】“蓬杨会”零成果?中美博弈升级
【纪元播报】习李与欧盟峰会 中印冲突美关注
最热视频
【时事纵横】蓬佩奥访梵蒂冈 聚焦中国宗教自由
【珍言真语】梁家杰:亲共派要摧毁香港法治
【珍言真语】香港网媒:我们犹如战地记者
【拍案惊奇】拜登中国致富之路 美空军队徽秘密
【西岸观察】纽时曝料会冲击川普选情吗?
【十字路口】川普与拜登 中共最怕谁当选?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