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赫:疫情最严重十国排名解读

人气 2312

【大纪元2020年06月28日讯】去年年末爆发的大瘟疫,肆虐世界,至今仍烈。以6月23日为例,除中国外,全球确诊病例约911万例,死亡病例共报告逾48万例;已有64国累计确诊病例过万,另有61国累计确诊病例过千。可谓二战结束以来最严重的一次全球事件。

大瘟疫首先爆发于中国武汉,中共是罪魁祸首,命其名为“中共病毒”(武汉肺炎),恰得其实。正如《大纪元》特稿所论,“病毒针对共产党而来”,其席卷世界之势,“清晰地勾勒出它循着与中共关系密切的国家、城市、组织和个人一路蔓延。”本文以疫情最严重的10个国家为主(中国除外,因为官方数据造假,不足为凭),试作论述如下。

大瘟疫历时已逾半年。开始,疫情世界各国缓慢扩散。2月20日,韩国确诊104例,世界第一,并于2月26日第一个突破1000例;但其世界第一的排名3月8日被意大利取代,意大利并于3月10日第一个突破1万例。

这个时期,疫情主要在中国周边国家扩散,数量不大,诸如新加坡、泰国、台湾、马来西亚、澳大利亚、越南等排名都曾进入前十;日本(3月10日581例)、韩国(3月27日9332例)最严重,也在3月里前后退出前十,被欧洲国家取而代之。

欧洲成为新震中。意大利、德国、法国、西班牙、英国 、瑞士、比利时等国都曾排名进入前十,至今英国、意大利仍名列前十。这时疫情开始在全世界急剧扩散。

以3月26日(全球确诊526,205例),美国确诊84,080例取代意大利成为第一名为标志,美国成为世界震中,持续至今,如3月27日第一个突破10万例,4月28日第一个突破100万例,6月10日第一个突破两百万例。

如果再考虑到死亡人数,以6月23日数据为例,荷兰死亡6090例,瑞典死亡5122例,瑞士死亡1956例,爱尔兰死亡1717例,葡萄牙死亡1534例,加拿大死亡8434例;那么,我们可以说,世界一些主要发达国家成为了瘟疫重点打击的对象。虽然,它们拥有先进的医疗卫生体系和生物科技,却远不足以对抗疫情。

这个奇特之处,恰恰证明了“病毒针对共产党而来”。除了美国川普政府正与中共激烈对抗外,这些国家虽然与中共政权关系远近不一、存在一些矛盾,但是几十年来,它们对中共的绥靖和幻想,所提供的巨大的资金、技术和市场,对中共全球渗透、扩张的积极配合和(或)默许,亲中共势力的强大,以及共产主义因素在这些国家内部的张扬或猖狂(详见九评编辑部着《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一书),至今迷梦难醒;如果瘟疫有眼,难道能不对这些国家予以猛击、促其清醒吗?

瘟疫重击发达国家,但远未到此结束。中共之所以能有今日之势力,还与一些新兴经济体的支持脱不了干系的,因此,一些新兴经济体国家遭受重创,尤其是金砖国家俄罗斯、巴西、印度:4月19日,俄42,853例,进入前九;4月30日,巴西87,187例,进入前九,并于6月19日成为第二个超过100万例的国家;5月24日,印度138,536例,进入前九;从6月11日起,巴西、俄罗斯、印度就分别稳居第2、3、4名。

先说巴西。巴西是南美洲最大国家,一直想做地区领袖。1993年,巴西第一个跟中共建立“战略伙伴关系”。2009年中国取代美国成为巴西的第一大贸易伙伴。巴西也是中国在拉丁美洲地区的首个投资目的地国。同样重要的是,中巴在“大多数国际重大问题采取相同或相似的立场”,在联合国、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贸易组织、世界银行、20国集团等国际多边机制和对话论坛,尤其是在“金砖国家”的平台,双方更广泛的合作。

2012年,中巴将双边关系进一步升级为“全面战略伙伴关系”;2014年7月,习近平出访巴西期间再次提出了构建中巴“命运共同体”的倡议;2016年9月,政治变局后,特梅尔就任总统后即来华参加20国集团杭州峰会,强调“中国(中共)是巴西现阶段最需要的合作伙伴”。

虽然,雅伊尔·梅西亚斯·博索纳罗2018年当选巴西总统,他在竞选时曾将中共描绘成“想要主宰其经济关键部门的掠夺者”,他也是第一位访问台湾的巴西总统候选人;但是,积重难返,亲共势力也严重掣肘博索纳罗的施政(详见《大纪元》“遭中共渗透 巴西成重灾国”报道)。

再谈俄罗斯。虽然,疫情初期俄罗斯就采取了果断的最严厉切割举措,例如1月31日,关闭了其与中国接壤的16个通关口岸,并停止向中国大陆人士核发电子签证,等等。但是,仍挡不住瘟疫的长驱直入。3月16日,俄罗斯全境确诊不到百例,但到6月26日,已高达613,148例。究其缘由,俄罗斯与中共就渊源太深了。当初,没有苏俄(苏联)的扶持,中共就成不了气候。冷战结束以来,苏联虽然解体,共产主义因素在俄罗斯远未肃清,中共的一些恶行俄罗斯也予以配合(例如,俄罗斯官方甚至阻扰法轮功学员在俄罗斯的正常活动)。中共全球野心膨胀与美对抗,俄罗斯在背后极力支持。2019年还宣布双边关系升级到“新时代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这个提法对中共来说是唯一一见的。

至于印度,笔者在《印度疫情严重的背后》一文中指出,“时至今日,共产主义仍在严重渗透、困扰、毒害着印度;2014年以来莫迪政府虽高举民族主义旗帜,但在诸多重大政策上或与中共妥协或摇摆不定,或想左右逢源,不与中共切割。所以,瘟疫重创印度,其来有自。”这里就不赘述了。

在巴西、俄罗斯、印度外,还有另一个金砖国家南非。南非是非洲第一大国。2004年6月,南非承认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中国是南非最大贸易伙伴,南非是中国在非洲最大贸易伙伴;截至2019年6月,中国对南直接投资存量超过102亿美元。2010年中共与南非将双边关系提升为“全面战略伙伴关系”。因为与中共走得最近,南非疫情为非洲之最也就并不奇怪了。6月26日,南非卫生部确认南非当天新增患者6215人,累计确诊人数达到124590人,累计死亡2340人(当日非洲地区累计报告确诊病例348871例,累计死亡9098例)。

附带说一下,相对来讲非洲是个贫穷的大陆,人口超过12亿,医疗卫生条件并不好,世卫组织就直指,若不谨慎防疫,最严重恐导致全非洲4400万人染疫、19万人死亡;可是,目前,非洲疫情却远较亚、欧、美洲宽松。这也是一个奇特之处。同样奇特的是,许多非洲人都向神祈祷,甚至东非国家坦桑尼亚总统马古富利声称祈祷发挥力量,国家“抗疫成功”。

6月26日,全球确诊病例约950万例,前10名分别是:美国、巴西、俄罗斯、印度、英国、秘鲁、智利、西班牙、意大利、伊朗。

上文已谈及10国中的7国,还有秘鲁、智利、伊朗没谈,此外,土耳其也一度名列前十,下面就一一来谈。

前面说过巴西是继美国之后,第二个确诊病例破百万的国家。这里有个背景,巴西所在的拉美地区(4亿多人口),也成了疫情的新震中,目前增速最快。除巴西、秘鲁、智利三国名列前十外,还有一些国家疫情严重,例如,6月23日数据,墨西哥185122例,哥伦比亚71183例,厄瓜多尔50640例,阿根廷44931例,多米尼加共和国27370例,巴拿马26752例,玻利维亚25493例,危地马拉13769例,洪都拉斯13356例,等等。

拉美是世界上最重要的发展中地区,也是中共对外渗透、扩张的重点区域。2018年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发布的研究报告《中国介入拉丁美洲和加勒比》,指出中共介入拉美的四个主要目标:(1)确保获得拉美丰富的自然资源和消费市场的渠道;(2)获得拉美国家对中共外交政策的支持,包括减少台湾在拉美“邦交国”的数量;(3)塑造拉美国家对华认知与话语;(4)在一个历史上受到美国影响的地区获得地缘政治影响力。

中共的努力颇有成效。2014年宣布建立中国—拉共体论坛(中拉论坛),之外积极开展活动。虽然拉美是美国的后院,但是中拉论坛却将美国排除在外了。2013年中国取代欧盟成为拉美第二大贸易伙伴(仅次于美国)。2018年,拉美已经成为中国海外投资的第二大目的地(中国在拉美的投资存量超过4000亿美元),和中国对外开展境外承包工程合作的第三大市场。中共已与19个拉美国家签署了共建“一带一路”合作谅解备忘录,8个拉美国家加入了亚投行。在这个情势下,我们再来看秘鲁、智利与中共的密切关系。

秘鲁被称为是和中国关系最友好的南美国家。中国是秘鲁全球第一大贸易伙伴、第一大出口市场和第一大进口来源国,秘鲁是中国在拉美第二大投资目的地国和第四大贸易伙伴。2008年11月,中秘建立战略伙伴关系。2013年4月,两国关系提升为全面战略伙伴关系。2019年4月,双方签署共建”一带一路“合作谅解备忘录。11月,秘鲁作为主宾国参加第二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

再看智利。智利是第一个同中共政权建交的南美洲国家(1970年12月15日),第一个就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与中国签署双边协议、承认中国完全市场经济地位、同中国签署双边自由贸易协定、同中国签署自贸协定升级议定书的拉美国家。目前,中国是智利全球第一大贸易伙伴、第一大出口目的地国和第一大进口来源国,智利是中国在拉美第三大贸易伙伴和进口铜的最大供应国。2004年11月,双方建立全面合作伙伴关系,2016年升级为建立全面战略伙伴关系。2018年11月签署关于共同推进一带一路“的谅解备忘录。2019年中共称与智利的双边关系发展“又好又快”。

除了中共在拉美的全面渗透外,共产主义因素在拉美也非常大,不仅有个共产政权古巴,有个因搞社会主义而政局混乱的委内瑞拉,而且,拉美共产党和左翼政党组织的活动和联系是相当频繁的,就国际共运全局而言,可以说拉美是最活跃的地区。种种因素之下,拉美遭瘟疫重创,也不算是无妄之灾了。

同秘鲁、智利一样,土耳其也属于新兴经济体。3月31日,土耳其确诊病例13,531例,进入前十,直到6月6日退出。6月23日数据,土耳其为188897例。

中国人往往将“突厥”当作一个历史名词,但在土耳其和西方文字中,土耳其就是突厥。中共一手制造了2009年的新疆“七五事件”,这几年还在新疆大建集中营,非法拘禁上百万维吾尔等少数民族,土耳其对中共颇有不满。

但是,多年谋求加入欧盟不成,叙利亚问题、安卡拉购买俄制S400导弹的计划以及2016年未遂政变后的政治倒退,使得土耳其同美国及西方盟友渐行渐远。近几年土耳其陷入经济危机,中共乘机送去“大礼包”。就此,BBC曾刊发文章,题为“土耳其与中国:关系改善酝酿‘百年变局’”。

土耳其是唯一一个即是穆斯林国家,又是北约成员的国家;土耳其又独具横跨亚欧大陆的独特地理位置等等,这些都使中共极力拉拢土耳其。俄罗斯和中国举行的东方-2018(军事)演习,土耳其被邀请参加,意味深长。

土耳其也积极回应中共:表示愿成为“一带一路”上连接欧亚的桥梁;华为将和土耳其电信合作5G互联网项目;声称“决不允许在土耳其和地区出现反华行动”;甚至,近日,土耳其银行正式对外宣布,但凡是从中国进口商品均可以采用人民币结算。这使土耳其成为,继伊朗之后,第29个宣布使用人民币结算的国家。

2018年,中土双边贸易额215.5亿美元。目前,中国已成为土全球第三大贸易伙伴和第二大进口来源地。

土耳其拥抱中共,视中共崛起为机遇,其“东向”战略要与中共“西进”战略对接,这不是自招其祸吗?瘟疫不请自来。

最后,伊朗我们也说几句。作为中共的“亲密战友”,伊朗疫情惨重毫不为奇。2月21日,伊朗以确诊28例进入前十排名后(注:外界认为,伊朗官方发布的确诊病例和死亡人数都被极大程度地缩减),就一直保持到今天。6月26日,伊朗确诊病例为215,096例。

中共、俄罗斯、伊朗、朝鲜这“两大两小”,相互间不是没有矛盾,但还是抱成团儿,共同对抗美国,对抗国际社会。因为严密封锁信息,朝鲜疫情不得而知。俄罗斯、伊朗都非常严重,两者的差别是,伊朗是自始至终都严重,俄罗斯是半路才严重起来。这个差别,或许是因为伊朗一直与中共绑一起了,而俄罗斯在美中俄大三角中,还有一定的回旋空间,今日俄罗斯并非注定要与中共捆绑在一起。

迄今为止,大瘟疫还在继续。全球确诊人数这几天就会突破一千万。这比2003年的萨斯严重了千百倍。萨斯和现在的大瘟疫都来源于中共。17年前的萨斯,是个警示。可惜世人没有深刻认识,耽误了17年的时间。今天,大瘟疫爆发,如果世人仍不清醒,这就将不仅仅是个“警示”的问题了,二次爆发已是迫在眉睫的事情了。

大瘟疫今后将如何发展?这取决于世人的觉醒程度。换句话说,大瘟疫绝不仅仅是危害人的肉体,人类防治大瘟疫更需要精神的力量,正如《大纪元》特稿——“越亲中共疫情越重 防疫有良方”——所说:“远离中共,谴责中共,不为中共站台,作为个人、组织和国家,都可能因此减轻甚至避免病毒侵害,迎接美好未来。”

“愿善良的人们早日度过这场危机与劫难。”

责任编辑:高义

相关新闻
周晓辉:班农证川普弃绥靖政策 中共去日无多
项云:中共的存在威胁着全世界每一个人
【特稿】越亲中共疫情越重 防疫有良方
美25州中共肺炎病例及住院人数激增
最热视频
【纽约调查】敲诈、卖假货 华人因这些重罪遭遣返
【纽约调查】美禁共产党员移民 入籍多年也被追查
【薇羽看世间】更多爆料 拜登本人要悬?
【重播】川普宾州讲话:拜登赢就是中共赢
【新闻看点】川普拜登冲刺 美遏制中共有15牌
【横河观点】川普总统的疫情应对和科学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