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语】潘东凯:国安法与美暴动同一推手

人气 1761

【大纪元2020年06月28日讯】(香港大纪元记者卓心缘、梁珍采访报导)备受争议的“港版国安法”会不会在今日召开为期三天的中共人大会议强行通过并即刻生效?可谓当下香港人的心头大患。美国已紧急在6月25日通过《香港自治法》来反制中共,同时认定华为等20家企业由中共军方支持,为新一波金融制裁铺路。香港作家及时事评论员潘东凯受访《珍言真语》节目时表示,美中关系是一如所料的进一步恶化,“港版国安法”一旦实施,香港将失去国际融中心地位,美国对中共的政策必然越来越强硬。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与中共政治局委员杨洁篪6月17日在夏威夷的7小时密会无果而终,会谈结束2小时后,中共就宣布审议“港版国安法”。然而却有传媒称此一会谈是寻求川普连任,对此潘东凯表示:“我听不到任何关于蓬佩奥要求中共支持川普连任的消息。我觉得这些完全是穿凿附会。”

另有声音称,蓬杨密会是中共意图分裂川普与蓬佩奥的阴谋。“从1921年共产党成立到现在,它在挑拨分化上是一个高手。”潘东凯强调,对中共强硬并非只是国务卿蓬佩奥个人态度,而是川普政府的既定政策。“其实这个对华政策的强硬是由总统那下来的。”“有些人蓄意想散布一些说法:就说川普是一个商人为了自己的利益,所以他会与中共勾结。其实这是很幼稚、很低能的一些指控,因为不符合事实。这个强硬路线是整个政府的路线。”

中共强推“港版国安法”背弃一国两制承诺,潘东凯认为美国在中美交锋中也会向着揽炒(同归于尽)的方向走,他分析:“我看到蓬佩奥说得很清楚,你(中共)将香港当作深圳、广州,那美国为什么要将香港当作另一个地方呢?全世界都知道你(中共)违反了所有的协议、承诺。如果香港受损害的话,那么到底是谁的责任呢?”

“港版国安法”立法危机迫在眉睫,而至今仍不见具体内容,不过潘东凯认为香港有些人整个条文都已看了,“其中一个就是(港区中共人大代表)谭耀宗,他是一个忠诚的中共的建制里面的人,我们叫老左或者土共。”而向来主力推动23条的亲共立法会议员何君尧此次却基本没有出声,潘东凯解读说,中共对左派阵营还是有亲疏之别的,何君尧不能跟谭耀宗相比。“老板(中共)说,这个讲,那个不讲,这个知道,那个不知道,你就跟着做,因为这帮人是没有个人意志的。”

此外,6月24日,去年9月赤裸浮尸海面的反送中15岁女学生陈彦霖的死因庭,以非公开形式作研讯前检讨,外界热议出庭的“陈母”是真是伪?潘东凯说:“怎么能证明这就是陈彦霖的妈妈呢?这个政权,为了隐瞒事实,它什么事都可以做得出来。”“那个死因研究庭最后研究了什么呢?我们等它慢慢进展,但是如果这个受害人的家人,都消失了,对于一些阴谋者,这就叫干净了,斩草除根了。”“只要那个政权不倒台,真相你是找不到的。”

“港版国安法”乌云罩顶,香港很多人因惧怕中共报复而不敢讲真话;近期美国各地暴动因牵涉敏感而复杂的种族主义,很多人也不敢表态。对于这宗黑人罪嫌遭白人警察施暴致死案所衍生的大规模、长时间社会暴动,潘东凯说:“我知道在奥巴马总统的时代,美国有个城市叫费格逊,那里有一个叫布朗的黑人被白人警察杀了,持续了有两个星期的暴动,两个星期之后就烟消云散,事件平息了。”

“为何在奥巴马时期,那个运动炒不起来呢?为何现在又炒得那么大呢?”

“这次的暴动,一直蔓延下去,而现在政府的敌人,包括民主党在内和那些主流媒体不断煽风点火,以及那些‘黑命贵’的运动,和Antifa表面上是反法西斯的运动,实际他们得到大量的资源和金主的赞助,然后到处打砸抢。”

“因为背后有一个推手,这个是我认为很合理的一个解释。”潘东凯进一步分析指:“就是说,如果你认为对方,是你最大的敌人,你在军事上打不赢它,在科技上又争不过它,在国际上又没有朋友,你在里面搞乱它是最好的做法。我不需要有5岁以上的智慧,我也知道这是符合某一个国家的利益,所以现在就蔓延不受控制了。这就是我的解释。”

美国的暴动与港版国安法,引发一东一西的动荡,背后是同一个推手,也都牵动着11月份美国大选结果。对于近期民望较低的川普总统能不能赢得连任?潘东凯认为目前仍难预料,但他明确表示:“如果他(川普)赢的话,证明美国真是存在一些清醒的沉默大多数;但是如果他输的话,即是那个阴谋(左派暴动)得逞了。”

潘东凯指出,这个极端左派运动在民主国家要求解散警队是非常荒谬的,西雅图放任“黑命贵”和Antifa设立“自治区”,“在那里就没有警察,但里面就频频杀死人,有枪击案,那一般的市民他究竟想不想在那里住呢?所以我认为就看民主党玩火玩到什么程度,我觉得民主党真是令我们明眼人很失望。”

“民主党的总统候选人拜登,在单膝跪下来讨好那些黑人,其实看拜登的过去历史,他本人的种族歧视的那个观念很深。”“如果美国人连这样的人都可以支持,这样是自作孽,自取灭亡。”潘东凯更直言:“美国的民主党,象征着美国的灭亡,这个是一个很大的警讯。”

以下为访谈内容整理。

中共炒作香港股市操控性强 如同大陆城市

记者:路透社报导说,美国会针对华为等20家中共的官方企业,进行金融制裁。香港处于中美之间,您认为这是一个什么信息?效应怎么样?

潘东凯:我想这个和香港没有直接的关系。美国和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关系是一如所料进一步的恶化。

记者:以前美国已经提出很多次将华为、海康威视等中共企业列入黑名单,但是这一次多了很多上市公司,包括中国铁建等。你觉得对于中概股或者香港这些企业,有什么影响呢?

潘东凯:表面看是没有的。因为我和很多人都分析过了,自从5月22日人大首次提出国安法,当晚恒生指数就跌了一千多点,但是后来就立刻反弹。但是如果长远来讲呢,就是一个洗牌。以西方为中心的一些投资者会避免,就是有这么多选择,为什么要选中概股呢?其实中概股的风险是很大的,因为(美国)在上一任总统的时候,美国的证监,允许宽松处理在大陆的公司的会计制度,和那些公布的准则,其实这是损害投资者的利益,很多人都中招了,风险很大。第二件事情就是,其实(中美)两国的关系继续恶化,(这些中概股)创造营利的能力,是会被质疑的。

我们看到在香港或者海外上市的公司,很多都在上海有上市。但是大陆的股市,自从2015年大跌后,那个操控性就很强。

记者:那就是根据政治的需要,是升或者跌,就变成一个政治“市”,是吗?

潘东凯:可以这么说,它炒作的操控性很强,去年反送中运动持续升温的时候,有一些海外的评论家,讲得绘形绘声,又说会戒严,又会有大陆的武装部队进来抓人,连外国人也抓,那时候恒生指数跌了三千点。我觉得,当这些消息令很多人恐慌的时候,(股市)的向上向下都只是一个炒字,但是对香港来说就没有什么特别的意义,因为香港的经济效用,国际性的金融中心的地位已经是荡然无存了。

美对中共强硬政策由川普下达 揽炒责任在中共

记者:现在的“港版国安法”,以前(中共)说过这不是针对外国人,现在连外国人也是针对的目标了。

潘东凯:从1921年这个政党成立到现在,它在挑拨分化上是一个高手。现在就看欧盟,虽然最近有点转强硬了,但实质上,欧盟与美国的关系也是若即若离。在美国与中共对敌的时候,他们(欧盟)还有一些幻想,可以渔人得利。所以他们说不定会冲出来和中共握手,就是说人弃我取。所以中共的那种统战的方法,就是它会差别的对待外国人,就是如果没有意外,它会笼络某些外国人去对付另一些外国人。但是当另一方失去(被利用)价值以后,它连你都一起打了。

记者:蓬佩奥最近接受福克斯新闻采访的时候,披露了他和杨洁篪见面的原因,并表示美国政府对中国共产党在所有方面带来风险的认识绝对清晰。然而有一些传媒说,他们的见面是为了说服支持川普总统的连任。你怎么看(蓬佩奥)这番的说话,他发出了什么信息呢?

潘东凯:我听不到任何关于蓬佩奥要求中共支持川普连任的消息。我觉得这些完全是穿凿附会。我们知道,在第一阶段贸易协议还没有签署的时候,大家可能还有一个友好的关系,因为美国需要中国买他的东西。但是美国政府已经说了很多遍,现在已经和贸易协议过了那一个阶段了,就是美国死了那么多人,你(中共)还跟我说钱?这是说不通的。

另外一件事情我想指出的,不是说国务卿蓬佩奥对中共强硬,而是这个政府有一个整体的路线。其实这个对华政策的强硬是由总统那下来的。很多人都错误解读:就是川普是一个说话和做事相反的人。他可以一方面说你是好朋友,另一方面就对你下毒手。

我觉得一个政治人物如果你看不透这些事,是你自己智慧的问题。有些人蓄意想散布一些说法:就说他是一个商人为了自己的利益,所以他会与中共勾结,其实这是很幼稚、很低能的一些指控,因为不符合事实。这个强硬路线是整个政府的路线。

记者:随着“港版国安法”可能在这个星期日开始审议通过,你觉得美国在中美之间交锋会向什么方向走呢?

潘东凯:向着炒车(撞车)的方向走,向着揽炒(同归于尽)的方向走,我看到蓬佩奥说得很清楚,你(中共)如果将香港等同内地城市,无论它是深圳还是上海,你自己中央政府都是这样看的时候,我作为一个外界的外国,我也要与你一样的看法。这是没有辩驳的,你将香港当作深圳,将香港当作广州,那我美国为什么要将香港当作另一个地方呢?全世界都知道你违反了所有的协议,所有的承诺,但是你不可以制止别的国家用同一个态度去对待香港的,这样的话,如果香港受损害的话,那么到底是谁的责任呢?

谭耀宗等土共看过国安法条文 何君尧只是外围角色

记者:“港版国安法”这两天如果真是通过的话,因为中共不透明我们不知道它开会内容是怎样,但是港府开12场的宣讲会现在连方向都没有,就请香港全部的建制派逐个到中联办那边,你觉得会跟他们说什么呢?

潘东凯:我想有些人是整个条文都看了,其中一个就是谭耀宗,他是一个忠诚的中共的建制里面的人,开始我们叫老左或者土共,他是中共制度里面的人,他是代表中共去解释,他看过条文,如果你听他说你就知道什么内容了。另外当然有中共本身的主要官员,例如:邓中华等,他们说的就是这些内容,我们可以猜到。

记者:“一国两制”中共这次都撕破脸了,对国际社会表现出它们真正的处理手法,但是它为什么不公布这个方案内容?

潘东凯:其实这件事情,我看到中共的做法就是,它气势如虹,稳如泰山,因为它觉得所有事都操之在我,成竹在胸,它是觉得你奈它不何的。所以我觉得,你要实事求是看,这就是现实,因为这个“港版国安法”是势在必行,里面的细节,它里面的人已经很清楚。而且他们也都预料到美国及欧盟的反对声音,它也认为它有办法拆解。

记者:这次从哪些人知道“港版国安法”内情,是否可以分析到他们与中共的关系?比如何君尧基本没有出声,最近很少说话。以前23条他是推动的主力,包括征集了许多签名,这次反倒很少出来说话。

潘东凯:我想是有亲疏之别的,何君尧不能跟谭耀宗相比。谭耀宗与曾钰成这些人,还有已经退出来的陈婉华,他们60年代已经是左派阵营的了。我觉得何君尧的角色是在外面搅局的,例如与元朗穿白衣服的人握手等,他有他的“功能”,所以,其实我觉得它们的“纪律性”也挺严密的。老板说,这个讲,那个不讲,这个知道,那个不知道,你就跟着做,因为这帮人是没有个人意志的。

陈彦霖死因庭其母真伪? 政权不倒台 真相找不到

记者:最近反送中15岁少女陈彦霖裸尸案死因庭开庭,她母亲出现了,网友纷纷议论,这个母亲到底是真是假?

潘东凯:先不说陈彦霖的母亲,先说她的死,我们看了这么多闭路电视的影片,我们也看到先后奇怪的地方,我没有时间一一去讲,大家应该看到疑点重重。这个人究竟是否自杀,究竟是否这样死?还有,为什么在校园里拍到那么多关于她的行动,样子却不太像她?出现了许多版本,我觉得有很多是假的,许多好像在帮抗争者,然后指出政权的阴谋,那些都是假的。

我们知道香港有个大台,叫无线电视。他们访问过(声称)是陈彦霖的母亲,我们看到是无线新闻部的高层一位姓王的女士,单枪匹马,赤膊上阵,而参与这采访的人很少。如果此人身份有疑点的话,没有什么人知道,看不到这个所谓陈母的样貌。

这次死因庭的这个陈母,从陈彦霖以前跟其母一起的照片中,可以看到从眼部的形状和陈彦霖合照的那个妈妈不是同一个人,怎么能证明这就是陈彦霖的妈妈呢?就是说这个政权,为了隐瞒事实,它什么事都可以做得出来,现在陈彦霖的家人到底去了哪里,是否还活在世上,我们是不知道的。

但是那个死因研究庭最后研究了什么呢?我们等它慢慢进展,但是如果这个受害人的家人,都消失了,对于一些阴谋者,这就叫干净了,斩草除根了。

记者:这个妈妈,作为一个证人上了死因庭,是否需要身份证来证明她的身份呢?

潘东凯:那我们就看下一步发展,说不定她真的整了容,眼部都整了,说不定是这样,我觉得当然不可能,但如果它能做那么多事,那个身份证,可以持有一个不是自己身份的身份证又有多难呢?很简单的。

我们讲一些历史:阿根廷有个独裁的军人政权,在褔克兰战争之后倒台。那个军人政权从1977至1982年统治阿根廷,期间有几万人消失。只要那个政权不倒台,我们永远都不会知道,真相你是找不到的,为何我们后来知道呢?是因为那个政权倒了,我想道理就是那么简单。

美国种族主义事件 中共鬼影幢幢

记者:有美国的网友形容最近美国的种族主义暴动那件事,就像文革时代一样,大公司都要表态,甚至要把华盛顿、杰佛逊的像都要移除,因为那个时代有奴隶。美国因为种族主义,很多人不敢说NO或是YES,怕连工作都没了;香港因为“港版国安法”,很多人不敢讲真话,很多事是针对这个而来的,你怎么看这件事?

潘东凯:其实我也充满了疑问,我知道在奥巴马总统的时代,美国有个城市叫费格逊(Ferguson,密苏里州圣路易市郊小镇),那里有一个叫布朗(Michael Brown)的黑人被白人警察杀了,持续了有两个星期的暴动,两个星期之后就烟消云散,事件平息了。

其实美国的黑人和白人之间有冲突,存在有200年了,从解放黑奴到现在都是存在的,但是为何在奥巴马时期,那个运动炒不起来呢?为何现在又炒得那么大呢?

这次的暴动,一直蔓延下去,而现在政府的敌人,包括民主党在内和那些主流媒体不断煽风点火,以及那些“黑人命贵”的运动,和Antifa(安堤法)表面上是反法西斯的运动,实际他们得到大量的资源和金主的赞助,然后到处打砸抢。

就好像2003的SARS没有在西方影响那么大,全世界才8000人确诊,但是这次武汉肺炎影响那么大呢?尤其在西方白人种族的社会里,白人黑人患病的确诊都很高,但是在亚洲人里不是那么高,就是这个病毒似乎有针对性的。有些东西改变了。因为背后有一个推手,这个是我认为很合理的一个解释。

就是说,如果你认为对方,是你最大的敌人,你在军事上打不赢它,在科技上又争不过它,在国际上又没有朋友,你在里面搞乱它是最好的做法。我不需要有5岁以上的智慧,我也知道这是符合某一个国家的利益,所以现在就蔓延不受控制了。这就是我的解释。

记者:我记得上次我们有一集节目里讲了,最早在明尼苏达州发生的那个黑人事件,背后与中共的伪钞集团其实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潘东凯:有些人说不可能的,但是事实上CNN的报导在当时是没有暴动的,所以现在CNN可能都想掩盖。但是事实上,在中共里面的一些犯罪集团,真的把一些伪钞运到了明尼苏达州,这是事实。这就是说,在全世界的黑帮,都未必一定在制度上和政权勾结的,但在某一个国家,我认为无论黑帮白帮,都是帮政权做事的,因为党大于政府,政权大于政府,政府控制了所有的东西。这个是人所共知的事实,所以就说你就算黑帮里都有一个党委的,一方面自己赚钱,一方面都要为党服务的,我觉得这个应该是很接近的事实。

美大选若川普赢 证明存在清醒的沉默大多数

记者:你觉得11月份的选举川普会不会赢,因为他最近的民望比较低?

潘东凯:我想我估计不到了,有很多人自己想的那件事,就觉得它会发生,即譬如说,我想曾俊华做特首,我就觉得他已经内定了,这些主观愿望,不实际的。我认为现在的川普总统,应该在处理一个很大的危机,如果他赢的话,证明美国真是存在一些清醒的沉默大多数;但是如果他输的话,就即是那个阴谋得逞了。但是现在的那些民调,正如2016年的民调,都有很多偏差的,所以我想很难知道将会怎样。

另外还有一件事,就是说,由现在起到11月还有一段时间,那个情况还可以恶化,如果那个情况恶化的时候,就很难,很可能川普会输的,但是怎样去恶化呢,我想都要看一般的人民的智慧。其实不是个个都傻的,很多普通的美国市民,都觉得你解散警队很荒谬,如果那个是一个自由民主的国家,你去解散那个警队,是没有道理的。

如果你说纳粹德国,解散那个秘密警察,当然是对的,是不是,所以你要讲得有道理。现在有一件事,譬如说在西雅图,他们做了一个自由区,在那里就没有警察的,但里面就频频杀死人,有枪击案,那一般的市民他究竟想不想在那里住呢?所以我认为就看民主党玩火玩到什么程度,我觉得民主党真是令我们明眼人很失望。

民主党的总统候选人拜登,在单膝跪下来讨好那些黑人,其实看拜登的过去历史,他本人的种族歧视的那个观念很深,他对黑人的那种蔑视的态度,我是黑人的话我都受不了。譬如他说黑人最近的事,他说:如果你是黑人你不投票给我,你就不是黑人,这样的话都讲得出。但如果美国人连这样的人都可以支持,这样是自作孽,就是说,如果你要自取灭亡那没办法,因为我的看法就是,川普不是一个圣人,川普有很多事做得不好,但是如果你不选他,而选那个人,你就会令美国差不多自我毁灭,如果美国人要自我毁灭的话,其实都不是说她帮不帮香港,或者对中共是不是强硬,所以现在不是说两党共识的时候,而是说美国的民主党,象征着美国的灭亡,这个是一个很大的警号。

责任编辑:连书华

相关新闻
【珍言真语】梁家杰:国安法凌驾法律 送共到港
【珍言真语】桑普:媒体战开打 美定性四大党媒
【珍言真语】应对国安法 郑文杰的“教战手册”
【珍言真语】袁弓夷:性侵受害者作证 揭中共罪行
最热视频
【拍案惊奇】党媒自曝丑事 美使馆改标有深意
【重播】蓬佩奥捷克演讲:共产威胁更严峻
【十字路口】外媒专访武汉病毒所长 透露玄机?
【快讯】苏格兰火车脱轨 至少3死1伤
【珍言真语】麦燕庭:港警搜报馆 极权驯服传媒
蓬佩奥捷克演讲 解释为何中共威胁超过苏共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