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声

文╱禹海
人称我是一位作家。一位被公认的作家,却从来没有所谓的书房。(fotolia)
font print 人气: 310
【字号】    
   标签: tags: , , , ,

晚餐

隔家的欧巴桑,已有段时间未见。待偶然再逢,她头上的发既白又稀。老人家云正在做化疗。自此每逢垃圾车声传来,我即自动走去,即将垃圾、厨余、回收,项项处理、倾倒。

一夜门前立个小男生,他说:“阿嬷叫我送来饭盒。”尚犹温热的饭盒里,尽是我无能想像的菜肴。入口时,不知是菜,还是情,似波涛涌心。那是乡居以来,最香、最香的晚餐。

落泪的

在助听器店,女店长喜悦地说,欢得两枝新品类的,芳名牡丹莲。雪白雪白,花瓣沿周是红桃染边,整片宛似泼墨,自然的泼墨。我回以一则〈卖菜人故事〉,伊听了,眼眶红了好几圏,红了好几圏,强忍,欲滴泪水。

起身告别时,那牡丹莲忽地,落下,落下一大瓣。原来莲也听懂,世间情事。那莲,那莲默诉,默诉主人无声的心泪。

作家

人称我是一位作家。一位被公认的作家,却从来没有所谓的书房。我的书桌往往也是餐桌、喝茶桌(注:或用箱子相叠)。只有几十公分的小桌面,是日常生活的中心。昔曾示语一知友,我将于此小桌,写出世界名作。

曾有人云,要将我住过的房子,做为纪念馆。我只简语,要保持原貎,勿过美化,就如当年让我垂泪的弘一法师。

折射的镜子

午后一阵春雷响,挟来了骤雨,为菜圃补种了些子苗,异见巷口忽置几盆栽物,探看间但见前屋檐中架起蓝篷,心头不由一懔,那表示近三月未见的长者走了,家属乃将屋侧的盆栽移放巷内。

之前曾耳闻长者已做化疗数载,然让我感心的是,长者曾送来两回亲手做的便当,另且赞我将陌地变成了花园。

当夜来临,前方静默治丧,后屋却传来数名年轻人玩纸牌的嘻笑喧哗,人生如斯赤裸与显昭的落映在我心。

他时,我要留给人间什么?!是影像?是文字?抑或我的人格?

在时间与空间的纵轴上,人有了生命,由是再造续起之生命,延延繁繁里,即尊寻仰祀,于焉动念法轮。法轮常转,勤化万物,盖育天地,泽沐四方,善之循环遂可不息。

自己是否可以俯仰无愧的完就人生?

在寂静连虫儿也不鸣的子夜里,我如此沉思,如此自问自询。

长者对我而言,是面折射的镜子。@

责任编辑:王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受了创击的这只公鸡,后来也想重振雄风,再拥莺燕嫔妃,然而事与愿违……
  • 老村长告诉我,她的婆婆是一个非常善良的长辈,在以前大家忙着在外工作时,伐伊不但是收自家的衣服,也会收全部落的衣服,并且还放到雨水滴不到的地方……
  • 眼前的鲁凯婆婆先是两行清泪悄悄滑落,逐渐逐渐地泪水成了小溪、小河,呜呜咽咽的啜泣声,也由悄然而越来越响,涕泗交杂里,彷如那也是老人家隐含了半个世纪的心泪……
  • 不久前我画了一幅图,脑海不由地就随线条流转,那是行旅时搭火车从花莲到台东的窗外所见-一大片一大片望似无垠的黄橙橙油麻菜田。后来在画作空白处,我临笔一挥,题上“阳光下的油麻菜田”。
  • 自从照顾老伴后,友人的生活圏几乎限缩于自家公寓、医院、菜市场,偶而推老伴去公园晒太阳。由于精神体力不济,对于亲友的探望,她总是尽可能回绝。
  • 草莓有护肤、控血糖和血脂等功效,怎样处理能保留更多营养?(Shutterstock)
    在当今资讯爆炸、商品充斥的时代,其实还是可以自我定位,简单过活,自我满足。在各种讯息左右下,迷失于种种较量中,徒然让宝贵的时间分分秒秒流逝,而生命的质地却未见提升,这才是最不值得、最冤枉的。
  • 缘分真的很奇妙!结识了一位很特殊的朋友,看似孤伶伶的,有一天突然感受到其所爆发的影响力。
  • 生病不是罪,死亡不是罪,藉由生病,才会知道人类的渺小,藉由生病才会珍惜每一天平安的日子是多么需要众人的帮忙,需要风调雨顺。死亡只是考验结束的过程之一,不是及格、不及格,也不是奖励与惩罚。死亡只是乐章的结束,是另一段旅程的开始。
  • 所谓的母亲,就是“觉得给孩子的不够,忘了自己要什么”的那种人。而所谓的懂事,就是从“意识自己得到够多了”的那一刻开始。
  • 这个“去我”的过程,似乎也在提醒自己,不要那么直观来看世界,过度单一的视角,就像是被固定的监视器,这样拍出来的人生风景,也太过无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