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声

文╱禹海
人称我是一位作家。一位被公认的作家,却从来没有所谓的书房。(fotolia)
  人气: 246
【字号】    
   标签: tags: , , , ,

晚餐

隔家的欧巴桑,已有段时间未见。待偶然再逢,她头上的发既白又稀。老人家云正在做化疗。自此每逢垃圾车声传来,我即自动走去,即将垃圾、厨余、回收,项项处理、倾倒。

一夜门前立个小男生,他说:“阿嬷叫我送来饭盒。”尚犹温热的饭盒里,尽是我无能想像的菜肴。入口时,不知是菜,还是情,似波涛涌心。那是乡居以来,最香、最香的晚餐。

落泪的

在助听器店,女店长喜悦地说,欢得两枝新品类的,芳名牡丹莲。雪白雪白,花瓣沿周是红桃染边,整片宛似泼墨,自然的泼墨。我回以一则〈卖菜人故事〉,伊听了,眼眶红了好几圏,红了好几圏,强忍,欲滴泪水。

起身告别时,那牡丹莲忽地,落下,落下一大瓣。原来莲也听懂,世间情事。那莲,那莲默诉,默诉主人无声的心泪。

作家

人称我是一位作家。一位被公认的作家,却从来没有所谓的书房。我的书桌往往也是餐桌、喝茶桌(注:或用箱子相叠)。只有几十公分的小桌面,是日常生活的中心。昔曾示语一知友,我将于此小桌,写出世界名作。

曾有人云,要将我住过的房子,做为纪念馆。我只简语,要保持原貎,勿过美化,就如当年让我垂泪的弘一法师。

折射的镜子

午后一阵春雷响,挟来了骤雨,为菜圃补种了些子苗,异见巷口忽置几盆栽物,探看间但见前屋檐中架起蓝篷,心头不由一懔,那表示近三月未见的长者走了,家属乃将屋侧的盆栽移放巷内。

之前曾耳闻长者已做化疗数载,然让我感心的是,长者曾送来两回亲手做的便当,另且赞我将陌地变成了花园。

当夜来临,前方静默治丧,后屋却传来数名年轻人玩纸牌的嘻笑喧哗,人生如斯赤裸与显昭的落映在我心。

他时,我要留给人间什么?!是影像?是文字?抑或我的人格?

在时间与空间的纵轴上,人有了生命,由是再造续起之生命,延延繁繁里,即尊寻仰祀,于焉动念法轮。法轮常转,勤化万物,盖育天地,泽沐四方,善之循环遂可不息。

自己是否可以俯仰无愧的完就人生?

在寂静连虫儿也不鸣的子夜里,我如此沉思,如此自问自询。

长者对我而言,是面折射的镜子。@

责任编辑:王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受了创击的这只公鸡,后来也想重振雄风,再拥莺燕嫔妃,然而事与愿违……
  • 老村长告诉我,她的婆婆是一个非常善良的长辈,在以前大家忙着在外工作时,伐伊不但是收自家的衣服,也会收全部落的衣服,并且还放到雨水滴不到的地方……
  • 眼前的鲁凯婆婆先是两行清泪悄悄滑落,逐渐逐渐地泪水成了小溪、小河,呜呜咽咽的啜泣声,也由悄然而越来越响,涕泗交杂里,彷如那也是老人家隐含了半个世纪的心泪……
  • 不久前我画了一幅图,脑海不由地就随线条流转,那是行旅时搭火车从花莲到台东的窗外所见-一大片一大片望似无垠的黄橙橙油麻菜田。后来在画作空白处,我临笔一挥,题上“阳光下的油麻菜田”。
  • 多云、阵雨,与日昨相仿。整日在北穹丘素描,直到下午四、五点。我全心沉醉于优胜美地的美景,设法画下每棵树、每座岩石的所有线条与特色。
  • 一位曾在湖北沙洋范家台监狱服刑过的人士在疫情下到外地谋生的途中见到“真善忍好”条幅,非常激动,不由想起那些被关押在同一监狱里的法轮功学员。他们坚定信仰“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令人佩服,却遭到监狱残酷迫害。通过和他们接触,这位人士有机会了解了法轮功并从中受益。如今意外见到这个条幅,一下冲散了疫情带给他的恐惧、烦恼。
  • “这里没有痛苦,没有沉闷空虚的时间,没有对于过去的恐惧,也没有对于未来的惊慌。群山得神的庇祐,充满神之美,没有空间留给微不足道的个人希望或经历。”——约翰·缪尔(自然作家)
  • 读国小时,每天穿“皮鞋”沿牛车路到学校,牛车路蜿蜒而行,走到一半,若穿过两百多公尺的田埂,可以减少一公里左右的行程,虽然农田主人好心的将田埂做得较平常的田埂大三倍。
  • 原来父亲早就接纳明芬了!但她却无法当着父亲的面,表达她的感激,也无法分享父亲为她感到荣耀的喜悦。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