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医缺席抗瘟疫?中共如何系统毁灭中医

中医是传统文化的一部分,中国传统文化是神传文化,中医必定离不开神传文化的根。(Stutterstock)
人气: 687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20年06月05日讯】中共病毒(又称新冠病毒)持续肆虐全球,伤亡惨重。在一片愁云惨雾的阴影下,医学专家们束手无策,人们期待的疫苗何时面世依然不可知;而中共政府打着中医旗号推出的莲花清瘟胶囊,不仅在海外遭到西医抵制,也遭到业内人士批评,被指是忽悠百姓,并不是真正的中医。

今年二月初,武汉肺炎爆发最严重的阶段,一些中医师希望到武汉参与救治。但当时“中医就不要添乱了”的呼声很高,他们根本排不上号。一些民间中医师自发组织到武汉,根本不给他们机会,只是让他们到社区参与心理干预,他们利用自带的中药及针灸技能,治疗一些其它病患者。但回来以后遭到整肃,有的被吊销执照。

在这次瘟疫大流行中, 中医处境尴尬。中医曾是人们治病防病的主要工具,有着几千年历史,历史上对抗过数百次瘟疫。为何在本次瘟疫大流行时缺席?中医界人士认为,在中国大陆,真正的中医已经灭亡,所剩只是中医的皮毛,根本代表不了真正的中医。

被掩盖的真相

也许有人说,中医参与了瘟疫治疗。2003年萨斯期间,广州中山大学第一附属医院介入中医治疗,媒体报导称效果不错,“零死亡,零后遗症。”2020年中共病毒肺炎(又称新冠肺炎)爆发,中医也介入治疗;有报导称效果达到95%。

加拿大公立学院中医教授刘新生(Jonathan Liu)点明:“2003年的Sars重症病人都去了西医院,中医院接的都是轻症病人,而且是用中西医结合治疗。其实当时很多中医根本没排上号,做做样子,西医根本不让他插手。但中医界为了生存,夸大了它的作用。后来有个别教授爆出真相,但很快文章被删掉了。”

本次瘟疫也是一样,很多中医师去的是方舱医院,都是轻症和疑似病例。金银谭、协和等几家医院才是真正的重症病患所在地。刘新生说:“其实很多中医师根本没排上号,西医根本不让他们插手。也有个别病人去了中医院,那是中西结合治疗:西医也上,支持疗法也上。中医实际上等于是缺席治疗。”

“现在的中医跟灭亡差不多,只剩下一点表皮,有些小病还能治,相当于一个摆设,实质的东西很少。”刘新生说。

中医精髓被阉割

中医是传统文化的一部分,中国传统文化是神传文化,中医必定离不开神传文化的根。刘新生认为,中医精髓涉及修炼的文化,对生命、宇宙、人体的认识于实证科学是完全不一样的。认识世界不局限在肉眼看到的。古人相信天、地、人三才,认为在目不可及的地方,早就有生命存在,对世界怀有更大的慈悲之心,更广大的善心。

《黄帝内经》的黄帝是修道的;道家的修真无为的思想和老子的《道德经》一脉相承,认识了道术,人体的五脏系统与人的精神相关,喜、怒、忧、思、悲、恐、惊,影响各脏腑;自然环境,道家讲方位,阴阳五行,与人体息息相关。

“中医中药,辩证论治,古人已经实践过了,后人只要模仿学习就行了。” 刘新生说,“中医有不同门派,治疗方法非常多,是不同层面的治法。现代中医课本只是选取其中一种、一个门派的经验而已,而且不是最好的一种。”

中共是马列无神论,与中国传统文化根本对立。中共窃政初期,就提出废除中医,认为中医是迷信。因当时西医也不发达,加上中医界的抵制,这件事就停止了。但几十年来,中共一方面利用中医牟利,另一方面又从本质上系统的毁灭中医。

打掉中医精英

“不是中医没有好东西,而是活生生被(中共)糟蹋了。”原北京天健堂中医师赵中元说。中共窃政以后,出台了一系列西式中医的政策。一些祖祖辈辈都行医的老中医,积攒了大量的医疗知识。但中共把他们当作牛鬼蛇神给扫除了,导致中医很多技术全部断掌、失传。

据报导,温州一位知名老中医潘德孚,治疗了很多癌症,结果还是受到打压,把他的行医执照收了。不允许有立足之地。

浙江中医师倪海清用一个祖传秘方,治疗了数百个晚期癌症病人。他申请国家专利,和一个乡镇医院合作,专门治医院不治的癌症患者。缓解和治好了很多人。但医政部门给他定了个卖假药的罪给抓了,判刑10年。原因是他的药没有经过药监局审批生产。

戏剧性的是,入狱前,倪海清在医院检查出肾癌晚期,结果看守所不收,让他回家休养。他用自己的药方治疗自己的肾癌。1年半后到医院检查,发现晚期肾癌变为良性。他把医院的检查单给检察官看,说这不是假药,确实有疗效啊。

但这个结果不是没有证明他是否买假药,而是证明他能否服刑。结果检查官说,既然你能够服刑了,那赶紧进监狱吧。抓他的警察说,即便你救了1万个人,你买的也是假药。

赵中元说:“中共对中医的打压是全方位的。首先就是利益。没有利益的事,共产党不会去干。它不但在国外竞争,它也与民争利。”

为什么现在中共提倡中医?赵中元认为:“只是利益考量。是由于医保压力太大,想用中医来节约成本,也不是真心扶持中医。”

歪曲中医内涵

1956年,中国建立中医学院,当时的教材把神传文化部分都删掉了。刘新生认为,在中共推行无神论和阶级斗争的高压下,中医想存活下去,不自觉地回避中医阴阳五行学说,把中医的辩证论治和马列的唯物辩证法结合起来,搞中西医结合,参与了大量实证科学的东西,用西医来改造中医,阉割了中医的精髓,把内涵完全歪曲了。

他认为,目前中医学院的教材阉割了许多中医精华,用脏腑理论完全取代了其它的辩证方法,六经很少用《易经》几乎不提了,阴阳八卦和天时地利配合起来指导临床,中医学院根本就不讲,认为是迷信;神传文化更不能提了。古人真正看病是天目开了,华佗、扁鹊可以透视。这些都不讲了,没有修炼内涵。把中医的精髓破坏掉了。

“针灸其实可以治很多病的,但在中国大陆被边缘化了。”刘新生分析,主要是因为经济利益,压制针灸。前几年,在北京,一次针灸4元人民币。在大陆高物价的环境下,这个价钱是没法活的,导致变相收费。相反,卖药挣大钱。这就造成一种畸形现象:中医学院中医系比针灸系好分配;卖药的医生比针灸医生收入高。

课程设置失衡,传统文化教育的缺失。没有一定的传统文化底蕴,学生如何理解中医?刘新生指出,许多学生连中医经典《内经》《伤寒论》都不能熟读。《黄帝内经》非常博奥,就算教授讲完了也不太理解,学了也用不上。

这样一来,必定导致中医学院的学生视野比较狭窄。刘新生亲身经历大陆的中医教育体制:“理论学了很多,5年时间中,大概50%学的是西医,50%是中医,结果是中医也不行,西医也不行,成了夹生饭,学生毕业后不好分配。上临床没有师承,医疗水平较差。”

学生也是受害者,在大陆这种体制下,中医院为了挣钱,大量用西药。科班出身的看不着病,效果也不好。只有到了年资高一点的医生才发现,用西医也没管用,开始花时间去研究中医,慢慢的开方子也不错。

中医西医化

在中国大陆,任何一家中医院都在用西医,其诊疗方法、用药原则基本套用西医。如给病人开各种化验单,B超、X光等,甚至伽玛刀也用了…..中医中药在这里成了辅助手段,配合西医治疗,减毒增效,提高免疫力,称为“中西结合”。

望、闻、问、切,是中医的灵魂。这“四诊”都有严格的规范和学问。刘新生认为,现在的中医连这些基本功都渐渐遗忘了,传统的中医诊病方法被简化,用西医诊疗方法替代。病人找中医看病,切脉可有可无,中医师直接开一张化验单,依赖现代器械诊疗,多数中医在开处方时也大多使用西药或者中成药,真正根据病人的个体差异辨证施治、灵活开方的中医已经很少见。

青蒿素是一些中医引为傲的成果。刘新生认为,它是西药一类,以西医理论指导应用于临床。西方许多植物药也是一样,它表面上中药,关键是以什么理论为指导的药物。中医不是什么打青蒿素、麻黄素这些东西,这是从中药里提纯出来的成分。中医用的不是这些东西,而是四性、五味、生长、浮沉、归经。这些理论西医根本不懂,也不承认。

“大陆中医界偏向西医,好处还是利益。中医院光卖中药,真的挣不了多少钱。西医的手术,各种检查来钱多,因此向西医学,伽玛刀也弄,机器越大,收钱越理直气壮,老百姓也愿意掏钱。” 刘新生说。

“其实,很多病几付中药就好了,又省钱,病人又少痛苦。但是医生没钱挣,医院没钱挣。已经进入一个死胡同。老百姓懵懵懂懂,也不懂中共对中医的阉割,觉得中医在大发展。其实不是,是往后退了。”

刘新生说,十神散治瘟疫效果很好,但中医学院课本里没有。 湖北抗疫,搞了个统一的方子,又是西医的思维。中医不是千人一方,而是千人千方,辩证论治,特别是热症。过去是守在床前,根据病情变化随时加减药物。

西医是实证科学,认识血管、神经、肌肉、骨骼,分血液科、神经科等。刘新生认为,西药确实能缓解症状,但它压的层面浅,很容易复发,发了再重新治;中医关注的层面更深、更广一些。可惜,博大精深的中医,如今成了西医的辅助品:减毒、增效,提供免疫能力。民间中医还稍微有点空间,但在大陆那种畸形经济环境,导致收费特别贵,普通人难以承担。

 利益驱使 全面造假

刘新生说:“尽管西医界也在造假,而整个的中医界都在造假。比如临床试验,动物实验,药物观察。为什么?还是利益。”

东汉张仲景的方子完全是公共财产,当然不能拿来申请专利。于是,那些教授天天指导学生做药物试验,他发明一个方子,利用自己的学生来做试验,弄一个数据,申请专利,再转给中药厂,转让费就是几百万,上千万。如果变成成药成批生产,利润更多,可以发大财。

“实际上,很多科研都是造假。” 刘新生说,“不仅科研造假,中医院临床病例也造假。”

2000年左右,中医管理局经常检查,理由是如果中医院大量用西医,那就把中医院取缔了。在这种情况下,中医师就改病例,把所有用过西药的病例都改掉,应付上面检查,这已经是业界公开的秘密了。“好多中药疗效根本没达到,都是西医创造疗效。”刘新生说。

张仲景200多个方子,台湾都有生产;而大陆的制药企几乎都不生产。药厂生产的都是国家药监局批的西药。 “为什么?就为了挣钱。好多药治不好病,花了钱治不好病。” 刘新生说。

刘新生说, 有些有良心的中医师说出来一些真相。南京一位教授说,东方的古方能治病,老百姓负担也不大,为什么很多教授排斥经方?其实背后还是利益。

“中共治下的社会就是上面一套,下面一套,互相骗,把中医变成一个不伦不类的东西。其后果就是害了中医,害了中国人。”刘新生说。

中国百姓的医疗费用为什么那么高呢?刘新生分析,好多西药治不好病,花钱也治不好;而真正的传统中医中药这个宝库,却被中共毁灭殆尽。尽管大陆有良知的中医师呼吁挽救中医,可是没有点到本质上。

出路何在?

事实上,自从中共迫害法轮功之后,人们连气功都很少提了。神传文化、特异功能、有神论、天道,都不能讲的。中医的精髓是神传文化,离开了中医的根,如何谈振兴中医?

“实证科学障碍了很多人,看到了就承认,看不到就不承认。” 刘新生说,今天的瘟疫流行就是这样,防御讲距离、戴手套,口罩,到底多大用处?谁也说不清。为什么要2米,空气是流动的,2米能防护吗?加拿大的死亡案例大多在老人院,他们根本没有跟外界接触;美国确诊病例66%是居家的人;台湾、日本没有模仿中国搞居家令,并没有大爆发,这怎么解释?

刘新生认为,只要共产党的意识形态存在一天,就不可能百业兴盛。谈恢复正统中医,基本是无渊之水,无本之木,谈的都是皮毛。只有先解除共产党的意识形态,没有思想束缚了,才能自由的去提倡应该提倡的东西。

责任编辑:岳怡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