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列之十三

华盛顿将军系列故事:普林斯顿之战

作者:宋闱闱
图为美国画家William Ranney的油画《普林斯顿战役中的华盛顿将军》。(公有领域)
华盛顿将军及时赶到了,他挥舞长剑,对士兵们号召道:我勇敢的战士们,跟随着我!我们将一起歼灭这群敌人!图为美国画家William Ranney的油画《普林斯顿战役中华盛顿将军集合队伍》。(公有领域)
font print 人气: 1087
【字号】    
   标签: tags: , , , ,

一位年轻的宾州士兵在他的日记中写道,这是多么荣耀的一天!我有幸目睹将军的辉煌!给我再多的钱,也无法换取我脑中记忆的这一幕!他描绘道:当我看见无数的子弹在他的身边嗖嗖飞过,他的生命犹如被系在一根纤细的发丝上,而万千的死神就在他身边飞舞。相信我,那一刻,我不再只是我自己……

话说1777年1月2号,急降温的冷风将新泽西吹彻,将雨雪后泥泞的道路冻成了硬铁。从阿逊平克溪的战场营地上撤退的大陆军,可谓是轻车快马,脚底生风,顺利转战到普林斯顿。

而这些疲惫的士兵,连番征战和行军,有的已经一天一夜不曾合眼。现在,又跟随着华盛顿将军,踏上了黑夜和寒风中的征途。

而阿逊平克溪对岸,为了转移英军注意力,大陆军帐篷陈设依旧,少量士兵还留在阿逊平克溪营地,整夜热热闹闹的,弄得火把通明,人声喧嚣的样子。等到天亮的时候,英军开始发起攻势,才发现对岸已经走得空空荡荡,只有火堆里的木柴还未烧尽。康沃利爵士还来不及反省他昨晚夸下的海口,普林斯顿已经枪声响起,炮声隆隆了。他只得调转马头,率领队伍急行军赶往普林斯顿,撇下那座还浸在凝固的血浆之中的石桥,因为华盛顿的大军撤退,这座石桥转眼之间,变得毫无价值。第二次特伦顿之战,以英军的惨败而告终。

莫瑟将军

1777年1月3日,普林斯顿大战打响。华盛顿将军把将士们兵分两路,分插入普林斯顿两端。一位来自弗吉尼亚州的将领,华盛顿将军的多年私交好友莫瑟将军,他带领约三百人的队伍打头阵,然而,途中和英军的一支近千人的主力军狭路相逢。英军以为,这支打头阵的先锋队伍中,为首的那个人肯定就是华盛顿将军,于是集中火力围攻上来。双方互相开枪射击,然而兵力悬殊极大,莫瑟将军明显不敌,他带领部下退到路边的一座果园。然而,英军开枪打中了他的马,他被掀下了马背,落到果园的地上,来不及起身,便被英军包围,一柄柄雪利的刺刀刺向莫瑟的身体。英军宣布:我们已经杀死了华盛顿。

美国画家 John Trumbull 的油画作品《莫瑟将军之死》。(公有领域)
美国画家 John Trumbull 的油画作品《莫瑟将军之死》。(公有领域)

身中数刀的莫瑟被随后赶上来的大陆军主力救下,他身上到处是刀伤,头上被刺了致命的一刀。大战之中,兵士们无法将他送到后方,便将他安放在一棵白橡树下。莫瑟倚靠的这棵橡树,矗立在普林斯顿古战场上两个世纪,是一种时间场里存留的圣物,也是美国精神的传承。莫瑟将军滞留在普林斯顿九天后,终于因伤重不治而逝。他疗伤的那所房子,也保存至今。他牺牲的地方,后人为了纪念他,将这个郡取名为莫瑟郡。莫瑟将军的后人中,世世代代出现了诸多为国家服务的优秀人才,如州长和将军,包括二战时期美国著名的军事将领巴顿将军。

战火第一线上的华盛顿将军

话说,和英军短兵相接的交火中,接替莫瑟将军的士官也当场中枪而死,前锋死伤惨烈,正在这时,大陆军的后援赶到,才不至于全军覆灭。双方在一处一百多英亩的平原上开火交战,到下午,大陆军现出败退之势,火力明显不足,面对敌军攻势,开始往后退。

此时,华盛顿将军及时赶到了,他挥舞长剑,对士兵们号召道:我勇敢的战士们,跟随着我!我们将一起歼灭这群敌人!他迅速集合了退败中的士兵,重新排成阵势,呈三方扇阵,大陆军重新从战场角落出现,继续交战。将军身跨骏马,率军站在第一排。当时的交战阵势,都是双方将士面对面,各呈一字排开,一方一轮,射击后,换下一排上前,如此轮番射击。而华盛顿将军一直矗立在第一排,被打中的概率是相当大的。第一轮射击之后,硝烟弥漫中,将军的副官杰次费拉德冲上前去拽他的马缰绳,试图像在纽约的吉普湾撤退中,阻止将军策马往前,将他从枪林弹雨中拽到相对安全的地方。然而,这一次,他没能拽动动马的缰绳,将军矗立在火线最前端,挥舞长剑,一次次亲口对第一排的将士们下达开枪的指令!

据说,将军的副官杰次费拉德因为不忍亲眼目睹将军中弹,从马上坠落的惨景——自己用军帽摀住了脸。然而每一次敌军射击之后,硝烟弥漫中,高头大马上的将军却依然完好无恙地出现在战士们的视线中,巍峨伟岸,安然无恙,毫发无损,简直是一尊打不倒的战神!此情此景中,副官控制不住内心的激动,竟然哭了起来,跑上前,握住将军的手,一个劲地流着泪亲吻,感谢上帝,您还活着!感谢上帝!而将军微笑着,拍拍他的手,安抚道,继续战斗!今天是属于我们的日子!

战后,一位年轻的宾州士兵在他的日记中写道,这是多么荣耀的一天!我有幸目睹将军的辉煌!给我再多的钱,也无法换取我脑中记忆的这一幕!他描绘道:当我看见无数的子弹在他的身边嗖嗖飞过,他的生命犹如被系在一根纤细的发丝上,而万千的死神就在他身边飞舞。相信我,目睹了那一幕的那一刻,我不再只是我自己……

华盛顿将军身先士卒,在战场第一排亲自督战的精神,感染了全军,大陆军愈战愈勇,普林斯顿大战,以美军告捷而画上了休战符!

十天之内,特伦顿之战、阿逊平克溪之战、普林斯顿大战,华盛顿将军领着他的饥寒交迫的将士,在兵役到期退伍导致的可能瓦解军队的危机中,获得了三次大获全胜的战役!这一次次的胜利,使得美国独立,不再是一群书生的热血梦想。美国犹如一艘扬帆的小船,正在脱离宗主国的锚绳,在枪林弹雨的追缉中,扬帆启航!正如后世的美国人民所感恩铭记的——神赐予美国以华盛顿将军!◇#

点阅【华盛顿将军系列】连载文章

责任编辑:李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根据史料的记载,1776年12月25日的白天,是一个阳光灿烂的圣诞好天气,然而,日落之后,气温急速下降,而后下起了雨夹雪,还刮起了旋风。朔风吹雪,直扑人面,在这样一个圣诞夜的午夜,华盛顿将军带领士兵渡过德拉瓦河,来到对岸新泽西攻打敌军。
  • 美国画家 George Caleb Bingham 的油画作品《华盛顿横渡德拉瓦河》。(公有领域)
    华盛顿将军不但要面对大兵压境,更面临着大陆军内部更大的难题要解决。打完了胜仗的大陆军,眼看就要难以为继——因为国会制定的兵役期,大部分士兵的服役期都到年末最后一天为止,估计要离开超过六千人。在饥寒交迫的军营中硬挺了这么久的士兵们,早就归心似箭了。
  • 天黑了,康沃利爵士下令停止进攻,明早再战。当晚的军事会议上,有军官提醒康沃利,在纽约的布鲁克林高地,大陆军一夜之间渡过东河的往事——说不定今夜又会重演,所以,应该连夜再度发起进攻,不然,明早华盛顿将军和他的士兵就不见了。但是,康沃利爵士很自信,明天一早,包围大陆军,则有如囊中取物一样容易。
  • 图为美国画家约翰·特伦布尔(John Trumbull)的作品《1776年12月26日在特伦顿俘获黑森军》
    特伦顿一战,从根本上扭转了战局,大陆军俘虏了所有活着的黑森兵,敲着鼓吹着号,押着他们回营,过了几天,这些战俘又被押着在街头游行了一次。所经之处,人民欢呼鼓舞,高兴极了,也打破了“美军畏惧黑森军”这一谣传。而已经在圣诞节踏上返回英国的海船的康沃利爵士,又被豪将军的紧急军令叫下船,回到纽约,带领了上万精兵,急行军前往新泽西普林斯顿,展开反扑战。
  • 儿时的乔治·华盛顿,就显示了他天性的慈悲心肠,身处在复杂关系中,周到地维护着这一大家的家庭成员之间的亲密联系。
  • 美国总统就职典礼
    美国总统就职典礼是国际社会近期关注的焦点之一。这次的就职典礼有重兵把守,而且因为中共肺炎(武汉肺炎)疫情而禁止民众到现场观礼,所以格外引起人们的关注。人们可能会好奇,在美国创建初期,总统就职典礼是什么样子?
  • 瘟疫
    有人说,历史总是不断重复;也有人说,历史总是惊人地相似。我们从近代的流行病爆发,似乎可以验证这样的说法。从1720年到2020年,每隔100年就有严重的疫情出现,这是偶然发生的吗?以下概述这几场瘟疫:
  • 《独立宣言》的作者托马斯·杰弗逊,作为人类历史上最智慧的,同时也是最不爱开口说话的那个人,他说出的话多是金句,他是这样表达对法国的情感的——我们美国人都有两个祖国,一个是美国,一个是法国!
  • 图为美国画家William Trego的油画《进军福吉谷》(The March to Valley Forge)。(公有领域)
    1777年的冬天,华盛顿率领部队来到费城附近的山谷——福吉谷(Valley Forge),以期让军队休养生息,渡过美国东部漫长的寒冬。后来的史书传记都说,这个冬天大陆军处境最为凄惨,日子最不好过。
  • 那段惊心动魄而又温暖人心的空中救援行动,已成为历史中的辉煌一笔,记录下全世界联手抵制共产主义独裁的智慧和勇气,始终闪耀着追求和平自由的人性光辉。三军可夺帅,匹夫不可夺志。这,也是当今世界里,人们所需要的。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