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北京卫戍区民兵花名册透露秘密

人气 41582

【大纪元2020年07月04日讯】(大纪元记者何坚报导)大纪元独家获得了北京卫戍区的一份民兵花名册,名单透露了中共军方的一些秘密。

卫戍区花名册透露中共民兵编组

大纪元获得了中共首都卫戍区辖下,北京市延庆区儒林街道2020年5月份的民兵花名册。该花名册披露,延庆区儒林街道现有11名普通民兵,30名应急排民兵,19名防空分队便携式导弹连民兵,40名医疗救护分队民兵,20名三战分队民兵。

大纪元获得2020年5月的一份民兵花名册显示,北京市延庆区儒林街道民兵组织被分为普通民兵,和应急排、防空分队便携式导弹连、医疗救护分队和三战分队这4类编队。(大纪元制图)

其中,应急排属于应急力量;防空分队便携式导弹连和医疗救护分队属于专业力量;三战分队属于特殊力量。中共民兵组织中的“三战”分队,是指舆论战、法律战、心理战分队。民兵中的这3类力量都是基干民兵,属于中共军队的第一类预备役

儒林街道的30名应急排民兵,又是由19名导弹连民兵,和11名三战分队民兵组成,所以儒林街道的基干民兵,实际人数为79人。

据中共解放军门户网站“中国军网”介绍,民兵应急分队是平时运用最多的民兵队伍。

北京卫戍区儒林街道民兵2020年5月的花名册揭示了,如今中共民兵组织的编组结构。图为民兵花名册截图。(大纪元)

儒林街道民兵2020年5月的花名册揭示了,中共民兵组织如今被分为普通民兵,以及分类为应急力量、专业力量和特殊力量的基干民兵。(大纪元)

中共体制下的民兵,是不脱离生产的群众武装组织,也是预备役的基本形式和中共军队的后备力量。据中共国防部消息,2011年民兵数量已从高峰时的3000万减至800万人。

中共民兵分为基干民兵和普通民兵,依据中共《兵役法》,前者为第一类预备役,是民兵的主要骨干;后者为第二类预备役。目前基干民兵又被分为应急力量、专业力量和特殊力量这三类。中共军队(解放军)包括现役和预备役建制。预备役部队比民兵战备、装备程度更高。

1983年起,各军区及军兵种普遍组建预备役部队,至今已发展为拥有步兵、炮兵、装甲兵、工程兵、通信兵、防化兵在内的诸兵种合成军事力量。

大纪元获得的这份民兵花名册揭示出,中共北京卫戍区如今将民兵主力——基干民兵,分为:应急排、防空分队便携式导弹连、医疗救护分队和三战分队这4种编组。

(大纪元制图)

花名册证实中共改组民兵

现今中共民兵的编队,与过去相比缩了不少水。

据陆媒2004年报导,当时中共上海警备区不但已经组建了中共的第一支陆上民兵防空导弹分队、第一支海上民兵防空导弹分队、第一支民兵空运分队,还组建了交通输送队伍、防化救援队伍、科技支前保障队伍、特种应急机动队伍等众多编组。

但在北京卫戍区儒林街道今年的民兵花名册中,“防化救援队伍”、“交通输送队伍”、“科技支前保障队伍”等都不见踪影。

这种变化,印证了中共正在推行所谓的军队改革。

2016年1月1日,中共中央军委印发并实施《中央军委关于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的意见》,其中明确要求“优化预备役部队结构,压减民兵数量,调整力量布局和编组模式”。

卫戍区今年5月的花名册表明,中共对民兵进行了精简整合,“力量布局和编组模式”确实发生了变化。

“中国军网”2020年4月1日报导说,饶平县完成民兵数量压减、优化结构等布局,整合了应急分队。图为“中国军网”报导截图。(中共军方门户网站截图)

“中国军网”2020年4月1日报导说,广东省潮州市饶平县人武部“根据上级相关方案要求,完成民兵数量压减、优化结构调整等布局”,“整合了通信保障、工程抢修、防化救援、交通运输、装备维修、医疗救护等应急分队”。

大纪元曝光的卫戍区民兵花名册和陆媒报导,都证明了,中共正在精简民兵,将不同专业类型的兵种,整合到最常用的应急力量编组中。

花名册泄露中共民兵军力虚实

不过,北京卫戍区的民兵名单也泄露了中共的一个军事秘密——其对军事力量的宣传名不副实,民兵战力严重掺水。

2018年12月17日,“中国军网”( 来源: 《中国国防报》)报导称,全国基干民兵建设取得重要阶段性成果,其中退役军人比例达31%,基干民兵党员比例达33.4%,专业保障力量比例突破50%,技术岗位人员专业对口率升至81.6%。

不过,大纪元获得的这份民兵名单,给出了与党宣大为不同的结果。

中共军网宣称,基干民兵建设取得重要成果,退役军人比例达31%,技术岗位人员专业对口率升至81.6%。(中共军网截图)
中共对基干民兵的宣传,与花名册曝光现实的对比。(大纪元制图 数据源:中共军网;大纪元曝光中共内部文件)

卫戍区儒林街道的79名基干民兵中,中共党员共计52人,党员占比三分之二,比党宣传的33.4%翻了一番;然而,退役军人仅3人,占比3.8%,仅为党宣的十分之一左右;专业对口率有51%,与宣传的81.6%相对差距不是太大,只是,对口的全是医护人员,其它编队的专业对口率为零。

获得名单后,大纪元采访了儒林街道的部分基干民兵,发现其中部分专业力量成员,虽然被编入民兵已有数月,却连民兵连长的面都没见过,因为平日工作忙,也从未参与过训练。

大纪元曝光的卫戍区文件,和采访得知的民兵现状都揭示了,中共民兵实力远逊于宣传,战斗力估计较低。

中共预备役民兵近年来的变化

习近平2019年提出深化军队改革,将现役部队裁员30万,减至200万人。中共的2019国防白皮书也提出,推进国防动员现代化建设,加强后备力量建设,精简全国基干民兵规模,深化民兵预备役部队改革。

由此可知,中共军队,无论是现役,还是预备役和民兵力量,总体上都是在精兵减员。只是,数百万的退役军人和武警,再加上现有民兵队伍,令中共列编的预备役规模远远超出了千万。

中共国防白皮书称,2007年以来“每年向联合国提交上一财政年度国防费基本数据,按现役部队、预备役部队、民兵等类别,提交人员生活费、训练维持费、装备费三大类开支数额和国防费总额”。

2017年中共国防开支分配 现役(单位:10亿美元) 预备役(单位:10亿美元) 民兵(单位:10亿美元) 预备役民兵/现役 军费对比
人员生活费 47.04 0.48 0 1.02%
训练维持费 39.76 0.69 2.97 9.21%
装备费 62.79 0.63 0.04 1.07%
总计 149.59 1.8 3.01 3.22%
《2017年中共国防开支分配表》(大纪元制表 数据来源:联合国)

从联合国查询到的中共军费分配可知,从2010年到2017年,装备费成为中共国防预算中的最大支出。(参见《2017年中共国防开支分配表》)

2017年中共国防开支分配中,预备役民兵的军费支出与现役部队对比。(大纪元制表)

而且,分析2017年中共国防开支中,预备役民兵和现役部队的军费对比可知(参见中共国防开支分配比例图),预备役民兵的人员生活费和武器装备开支,分别只占现役部队的百分之一;但前者合计36.6亿美元的训练费,与现役部队的397.6亿美元相比,占比几近十分之一。

由此可见,中共虽然不舍得给民兵发军饷,也不敢配备武器,但在训练上没少花钱。

2020年5月15日《中国国防报》报导称,江苏省民兵力量严格按要求比例建成。(来源:中共军网)

值得一提的是,在2018年12月中共宣称“基干民兵建设取得重要阶段性成果”之后,各地就像北京延庆儒林街道一样,民兵编组纷纷“达到”了官方指标。

例如,《中国国防报》5月15日报导称,“江苏省已全部完成基干民兵编组任务,新质民兵力量严格按要求比例建成,专业技术岗位人员对口率达到80%以上”。

评论员李林一认为,中共对民兵训练上的投入以及近年来的军队改革,表明习近平的确想训练出一支藏兵于民的党卫军,但中共的造假本性,使得中共的民兵力量,实际沦为弄虚作假的纸上谈兵。

今年以来 北京卫戍区人事异动

北京卫戍区,是解放军的一个省级军区,直属中央军事委员会,级别为正军级,负责拱卫首都安全,同时承担北京市的国防动员(包括编组民兵)职责。

由于地位特殊,北京卫戍区同西藏军区、新疆军区一起由陆军总部直管,而非像其它省份由中央军委国防动员部管辖。多年来卫戍区司令和政委都是副战区级(原副大军区级),一般为中将,比一般省军区要高一级。

不过,在2019年冬季将领调整中,原83集团军政工部主任张凡迪,接替了到龄退役的姜勇,履新北京卫戍区政委。张凡迪少将,履新之前仅为副军级,现在升为正军级,此举也证明卫戍区将领不再高配。而北京卫戍区之前的历任政委都是从副大战区级接手。

不仅如此,5月10日,张凡迪接手卫戍区司令员王春宁,出任北京市委常委,距离上次调整只过去3个半月。

评论员李林一认为,卫戍区的政委降格,有两种可能。一个是现在习牢固掌握政法、军队权力,卫戍区拱卫京师的需求有所降低;另一个可能是习在军中面临无人可用的困境,导致卫戍区将领被低配。

责任编辑:林锐#

相关新闻
两会前中共军报自曝家丑 军力薄弱成关键词
美2019中共军力报告 六大重点一次看懂
分析中共军力 国防部:规划2020具备战略核力量
传中共军队具体感染情况或有一定规模
最热视频
【珍言真语】袁弓夷:江家赃款或作疫情赔款
【有冇搞错】赖小民案和纽时爆料 中共内斗正酣
【重播】白宫简报会:以色列与阿联酋达协议
【薇羽看世间】没有微笑权利?美国媒体病了
【重播】川普8·13发布会:经济强势回归
美制裁中港高官 江家巨额海外资产引关注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