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益加成熟的选举民主

罢免韩国瑜对台湾民主的意义

文:倪世杰(中研院博士后研究学者)

人气: 413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20年06月06日讯】这一次罢免高雄市长韩国瑜,确实是创下了台湾民主的新里程碑,选举罢免是人民的权利,而人民通过一切合乎选罢法规范的方式,展现了收回(或是回收)地方行政首长的权力,即便罢免选举当天出现一些选举现场工作人员以及民众摄影等违反投票自由权利行使的瑕疵,但高雄民众进行了一场平和的、按照行政程序进行,有理有节的罢免活动,这是台湾选举式民主的成熟表现。

中央研究院人文社会科学研究中心博士后研究学者倪世杰
中央研究院人文社会科学研究中心博士后研究学者倪世杰。(倪世杰提供)

继续巩固中的台湾公民国族主义

从长期来看,台湾的选举民主绝对有助于凝聚台湾人的共同体意识,这个意识本身在内容上是不断丰富化的,陈时中总指挥官以及中央行政团队面对新冠病毒疫情展现的高行政效率、可问责性以及通过每日下午两点的记者会展现的透明度同样促进了一种“公共卫生制度型国族主义”,也在相当大的程度上延续并巩固了2020年总统大选中的“亡国感”意识。然而,还是出现一些值得商榷的空间,尤其是在罢免前一周,将韩市长比做“病毒”这件事就相当值得讨论。像是高雄市政府前行政暨国际处长陈琼华女士,在媒体上公开将持不同政治意见者比做危害健康的病毒,其在某种“除之后快”的态度所显示的是极度缺乏自由民主政治中所急欲需要的政治宽容精神,而政治宽容恰恰必须也应该是台湾民主体制的核心精神,更是台北不同于北京最为突出之处,就是对政治异见者的宽容。

江启臣的难题

国民党党主席江启臣面对的难题真的非同小可。就党政而言,江主席面对的是吴敦义主席留下的烂摊子,为什么吴主席任内会提名一个立马抛弃高雄市的市长出来选总统?为什么吴主席会提名一个政见瞒天过海不着边际且屡屡跳票的候选人出马竞选市长?这直接挑战的是国民党内部的政治甄补过程是如何挫伤了台湾民众对这个百年大党的政治信心?

再者,就两岸关系的大方向以及国民党的“定位”来看,江主席接下的是自连主席、马总统兼主席到吴主席以来的党定位:一个以同时连结美、中利益以自我定位的政党,姑且不论2014年太阳花运动对国民党立场带来的伤害,韩国瑜市长与北京之间看似不足为外人道的关系更从“货出去、人进来、高雄发大财”的显性资产变成不良信贷。江主席要如何重新界定国民党这个百年老店在美中新冷战以及在台湾政局中的位置?成为江主席任内最大的转型挑战,这挑战的意义还要更甚于今年9月的高雄市长补选:可以输掉一场战斗,但又要如何反败为胜,在三年半后赢得一场战役,甚至一场战争?

为什么柯文哲市长害怕罢免?

台北市长柯文哲日前在台北市议会表示,若罢免只要25%就会通过,这样很危险,想一想很可怕。“因为只要四分之一反对,你就挂了,这应该要检讨。”真的是这样吗?罢免投票比选举投票更为困难之处,在于这是一种更为单一属性,更为孤立的政治动员过程,而且,主要潜在得利的政党,以这一次的民进党为例,在罢免选举前的一周,在蔡英文总统兼党主席的号召下,才开始进行政治动员,可见,繁琐的罢免两阶段连署在极大的程度上是依赖于民间力量的推动,而包括基进党与时代力量这两个小党在内的民间力量,无论在行政资源还是放送管道上,都不足以与主流政党以及掌握行政资源的政府相比较,从民间推动罢免本身就是一个具有某种唐吉轲德精神的政治行动,成功概率真的很低。而民众可以思考的是,为什么在罢免行动如此困难的前提下,柯文哲市长会“害怕”台湾当前的罢免制度?

对两岸关系的发展的影响

基本上,这一次罢免投票与两岸关系的关系基本上并不构成显着的影响,其主要原因如下:

如同中国人民解放军退役少将乔良于日前所说的,台湾问题是中美关系发展的一个结果,当前的两岸关系,如同Lowell Dittmer教授于1980年代的战略三角理论所揭示的,台湾的状态取决于华府与北京的关系,当前的状况显然是美中交恶,在这种情况下,华府需要台北制衡北京,而当前的执政党民进党政府,采取亲美反中的政策,在这个美中新冷战的国际大脉络下,台湾一个直辖市的市长被罢免于否,其实并不影响,更不可能撼动这个美中新冷战的国际大格局。

责任编辑:王愉悦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