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语】袁弓夷:黑暗时刻 有信仰就有力量

人气 1404

【大纪元2020年07月01日讯】(香港大纪元记者黄采文、梁珍采访报导)“港版国安法”6月30正式出台,摧毁香港的自由法治。黑暗时刻到来,人心惶惶不安。香港实业家袁弓夷接受《珍言真语》专访时呼吁港人,以信仰对抗无神论的中共,“‘天灭中共’是对的,我们的力量是上天给我们的,上天创造我们,我越来越有信心。一定要相信上帝,我们就会有力量。”

恶法犹如黑云压顶,笼罩全港。7月1日港人仍冒被捕风险,上街抗议。身在美国推动“天灭中共”运动的袁弓夷说,中共强推国安法,美国的制裁将逐一而至,“它(中共)还没有公布法案原文,美国已经出手取消香港的特殊地位,陆续还会有制裁的。”

国安法未通过前,美国国务卿蓬佩奥6月26日宣布,对损害香港自治的中共现任和前任官员实施签证制裁。6月29日,蓬佩奥宣布,美国终止对香港出口受管制国防产品;商务部部长罗斯也宣布,开始取消香港的特殊地位。

袁弓夷表示,美国已制订制裁进度,“早就安排好了,你(中共)走到哪里,我(美国)就跟到哪里。我们一定要有信心,它(美国)已经筹划了好几个月了。”

另外,中共黑箱作业,直至国安法通过数小时后才公布法案内容。与中共有多年交手经验的袁弓夷说,这是中共惯用的谈判手段,视探美国“出手”的轻重,调整法案内容,“我可以这样跟你说,内容是可以调整的,它就是在玩这个东西,这就是共产党的手段。我跟它做这么多生意我知道。”

“美国取消香港特殊地位,写明了就是因为你(中共)搞这个《国安法》,拿走了香港人的自由,破坏了一国两制与《中英联合声明》,它(中共)看到这张牌了,它就出牌。”

不过中共也自知自己最终是输家。“它实际知道自己是全盘都输了的,但它要输得有体面,输得是有控制的撤退,不是溃败的撤退。”袁弓夷说。

国安法终结香港一国两制,招致美国强力制裁,香港国际金融中心位置岌岌可危,他说,中共权贵的后路因此被截断,中共高层矛盾加重,“朱镕基叫他儿子不要回国,这是绝对真的,这不仅仅只是朱镕基的想法,这是江泽民的想法,是中共所有的那群老人的想法。一旦美国制裁起来,这群贪官在外国堆积了这么多财产,10万亿美金啊!”“最后都到了美国人口袋里,冻结了,永远都拿不回来。”

“(中共)里边的压力,习近平的压力大得不得了。习近平也是在赌博,他想让全世界都看到,他有能力和美国较劲,在香港问题上拗手腕。习要表示,就好像(当年)的朝鲜战争,毛泽东说:我不怕你们联合国,我就是要和你们打,一模一样。”

此外他还披露,美国内部人士向他透露“有‘招’可以令到它(中共)跪下”,“我不多说了,大家看下去吧。你们将看到美国会出招的,快到来了。”

实质上有美国的制裁对抗中共,精神层次上,袁弓夷呼吁港人,以信仰力量对抗无神论的中共,并以此结合全世界有信仰的人们成为后盾。“我们是有信仰的,我们有基督教、天主教、佛教、清真教,法轮功的信仰,都是有信仰的,我们不应该害怕,是勇敢的人。”袁弓夷说。

他建议港人持各自信仰的代表信物上街,“我就不知道他会怎么样抓你,告你什么罪名,你拿着圣经、拿着十字架,他们(警察)就是魔鬼。”“它(中共)老是说它有九千万党员,我们有全世界信教的人,有宗教、有信仰的人,那些就是它们的敌人。”

他说,中共的力量由夺取而来,“与我们是完全不同的。我们的力量是上天给我们的”,“以前中国人就用‘上帝’,‘上帝’实际是一个很古老的字,‘天’也是很古老的字,‘天’实际就是等于‘上帝’,一样的意思,所以‘天灭中共’是对的。”

母亲因坚持信仰遭受中共劳改20年,信奉基督教的袁弓夷,自认原本并不十分虔诚,不过历经这段时日,却让他有不同的领悟,“我现在想通了,一定要相信上帝,我们就会有力量。”

“《圣经》里面,连耶稣都要受到考验,现在这是我们的考验,考验可以令我们更加坚强;对真理、对自由,更加坚定。这非常重要。”他鼓励港人,“大家不要放弃,香港有我们在,随时可以好起来。”

一年多来香港的民主抗争,也让他重新认识坚守香港街头20多年的法轮功,他赞佩他们坚定信仰,始终不懈地揭露中共邪恶本质与遭受的迫害真相,“这次就证明,他们是先知先觉,抗争的精神是绝对的可嘉,我们要向他们学习。”

他形容目前为自由而战的香港,犹如《出埃及记》中“犹太人离开埃及一样,想争取自由,法老王不让他们走,很多的灾难就降落在埃及,你看看今天在大陆的灾难,真是多的无法想像。”

他信心十足的说,爱好自由的香港人与美国结盟,消灭共产党后,“我们可以和美国合作,(打造)比现在更成功、更繁荣的香港,所以我一点都不担心,现在我非常之有信心。”

以下为采访内容整理。

国安恶法通过 七一以信仰对抗无神论的中共

记者:6月30日“港版国安法”已经在人大常委会一致通过,您怎么看中共通过国安法,却没有公布内容。

袁弓夷:它还没有公布原文,美国已经出手了,取消香港的特殊地位,陆续还会有的。实际上这个特殊地位里不只是高科技,还有很多其它东西的,陆陆续续会有,美国的时间掌握得挺好,它先出手,不是被动的。

香港人习惯了守法,不是很懂得怎样与它对应,实际打斗是中国与美国,但我们夹在里面,这个法(国安法)直接杀到面前,影响我们自己的安全。

我觉得在这个时代,我们是有信仰的,对方(中共)是无神论者,它做的事情完全不需要法律、道德,它完全不会顾及是否合情合理,但我们是完全要顾及这些,在这个情况之下,美国打击它,这我们不用担心,我在这里会不断去推。

但是我们应该怎么做呢?我想7月1日会有很多人上不了街,比如会计师这样的牌,一旦被他们抓了,一辈子都不用工作了,很多人上不了街,我也明白。但也有人是愿意抗争的,是少数的人,这也是事实。

我想到的是,我们是有信仰的,我们有基督教、天主教、佛教、清真教,法轮功的信仰,都是有信仰的,我们不应该害怕,是勇敢的人。比如基督教上街,应该一手拿着圣经,一手拿着十字架,见到警察、防暴警察,最主要要有记者,你就向他们走过去,我就不知道他会怎么样抓你,抓你、告你什么罪名,你拿着圣经、拿着十字架,他们(警察)就是魔鬼。国际的记者拍下来,如果他们抓你的话,这个场面我老实说你们是绝对值得牺牲的,我说的牺牲是被抓的意思,因为你拿着圣经、十字架,他抓你了,告你什么罪呢?我们用宗教来对付他们,是最有效的,不需要用武力。

7月1日全世界的新闻记者都会在香港,我们不需要用群众,群众不是主题,主题是拍到了什么,当你拿着相信神的东西,而拍到的话,全世界给你们的支持是不得了的。你想一下,它(中共)老是说它有9000万党员,我们有全世界信教的人,有宗教、有信仰的人,那些就是它们的敌人。我们要树立我们的后台,后台是上帝,是所有信教的群众,这是很重要的。

美国对付它,是物理上对付它,我们是精神上去对付它,我们要团结其他的人,得到他们的精神支持、得到上帝的支持,我觉得很重要,而且对我们每个人的精神很重要。我信教,正式洗过礼。我们是站在正义那边,对面是邪恶的无神主义,共产主义就是无神的,我们讲法律,它(中共)不讲法律,到今天(6月30日)还没有原文出来,这叫法律?它没有法律。

它那些人长大是没有家教的,文化大革命的时候,好像“习”那样,读完小学五年级,就在街上游玩,他只是懂得一件事,权力,在街上看谁的拳头大,钱多。而我们的成长有家教,有学校教,教我们宗教、法律,教我们社会要守秩序,完全不是一回事,我们的成长是和平的教育,他们的成长是斗争、是战争的教育,所以它们一辈子就是怎样去战争,所谓“一带一路”就是为了去战争、去征服他们,用钱去征服他们,现在世界醒觉,不可以再让它进步,所以我们不是孤单的。香港是战场、是前线,但是我们后面有全世界所有的人支持我们,没有一个国家不支持我们,都是站在我们这一边。

所以我们有正义,我们有信仰,我们有上帝,我们不需要害怕。讲到宗教,我们每个香港人都不是很虔诚,但是,你们(法轮功修炼者)真是例外,你们抗争了这么多年,真是很难得,所以我要向你们学习你们的精神,共产党一向都诬蔑你们,但是这次就证明,你们是先知先觉,而且抗争的精神是绝对的可嘉,我们要向你们学习。

记者:中共最害怕有信仰的人,您的母亲曾经被中共迫害在监狱里面20年,为什么她可以坚持下去?信仰的力量是什么呢?

袁弓夷:实际上共产党它在20年期间,跟她(我妈妈)说,只要你说没有上帝,立即放你走,我妈妈就不肯讲,她觉得这个是她的信仰,怎么样都不肯讲,这就是一种精神,不可以让步,可能我也有一点点这样的精神,是吧!我妈妈留给我的精神。

我一定会回来(香港),我不会离开,我没有那么悲观。我觉得这是对我们的考验,在《圣经》里面,连耶稣都要受到考验,现在这是我们的考验,考验可以令我们更加坚强,对真理、对自由,更加坚定,这非常重要。我希望大家不要放弃,香港有我们在,随时可以好起来,一点问题都没有。以前香港,美国只不过保护我们,从来没有支持过我们,给个特殊化,但是现在,这次之后,我们爱自由的香港人和美国人,基本是结了盟,打败了共产党之后,消灭了共产党之后,我们可以合作和美国做,比现在更成功,更繁荣的香港,所以我一点都不担心,现在我非常之有信心。

记者:今年的“七一”,它有什么样的意义?

袁弓夷:共产党当然是想吓我们不上街了,因为它(中共)想全世界看到,街上没有以前那么多人。所以基督徒,或者任何法轮功(修炼者)也好,佛教徒也好,拿着你们信教的信物,面对着相机,面对着记者,一定要被拍到,警察在前面最好,没有警察在前面都要被他们拍到,这个力量,比人多还要大,这个是神的力量,你们记住。

记者:所以您推行的“天灭中共”运动,觉得跟天意之间,有什么关系呢?

袁弓夷:我们以前中国人就用“上帝”,“上帝”实际是一个很古老的字,“天”也是很古老的字,“天”实际就是等于“上帝”,一样的意思,所以天灭中共是对的,我们的力量是上天给我们的,信教的人就会明白。共产党就说它的力量是打出来的,是夺权回来的,与我们是完全不同的。我们信教的人相信是上天创造我们的,我觉得越来越有信心。我现在想通了,一定要相信上帝,我们就会有力量。

当时英国被德国(纳粹)打的时候,美国没有出手,也是(因为)英国人很有信仰,英国王室不肯投降,老百姓坚持,一直被德军炸得很厉害,他们还是可以恢复过来。有人跟我说,(香港)现在很像犹太人离开埃及一样,想争取自由,法老王不让他们走,很多的灾难就降落在埃及,你看看今天在大陆的灾难,真是多的无法想像,而我们就在争取自由,所以我们与犹太人出埃及非常相似,最终他们得到了自由,现在我们为自由而战,同样的目标就是自由。

为试探美国制裁 迟不公布法案内容

记者:6月30日港府开行政会议之前见记者时,问到林郑月娥《国安法》时,她说她不方便回答,因为现在还在开会。这个法律为什么这么神秘呢?

袁弓夷:老实说,他们都够厉害的了,那个全文可以隐瞒到这个程度,就等美国出了手它(中共)才公布,因为它要看到美国有多辣,它(中共)里面的原文是可以改的,可以加辣一些,也可以没那么辣,美国出手出到什么程度,它就看着美国这张牌来打。那美国不就出手了吗,取消(香港特殊地位),它原本不信美国会出这样东西,它看到这个,所以它要按住这张牌来打。这就是它的手段,根本不是神秘,而是大家在出牌。

这次美国取消香港特殊地位,写明了就是因为你(中共)搞这个《国安法》,拿走了香港人的自由,破坏了一国两制与《中英联合声明》,讲得清清楚楚的,它(中共)看到这张牌了,它就出牌。我可以这样跟你说,内容是可以调整的,它就是在玩这个东西,这就是共产党的手段。我跟它做这么多生意我知道。

曾参加中美世贸谈判 中共擅搞游击战策略

袁弓夷:2001年,我是美国世贸谈判顾问,美国问我,“你的意见怎么样?”我们当时在香港。我说“他们(中共)到11点59分,什么都会接受。”实际谈判、谈判、谈判,在北京谈判,谈到美国一部分人已经去了机场了,准备登机了,朱镕基走进谈判的会场,突然间出现了,“你们谈得如何如何?”他摆出一种架势,“哪几条、哪几条你们不同意的?”大概就挑了5条,实际上他很精明的,没有走进来之前,他已经全部知道了哪几条是不同意的,他就假装的挑了他喜欢的,对中方有利的那几条,他说,“这几条、这几条,我全部都同意了。还有那几条,你给我面子吧”。美国人就中了他的计了。就是说他让步的话,我们(美国)也要让步了,给回点面子给他啊!实际上他是在他不同意的那几条里,挑选了对它(中共)最有利的。后来美国人飞到香港来谢谢我,他们问我怎么知道的,我说这是中共的手法,它从头到尾都控制了。

关于现在,为什么它不出原文,这也是它在控制着。他们就是这样做事情的。它实际知道自己是完全都输了的,全盘都输了的,但它要输得有体面,输得来呢,是有控制的撤退,不是溃败的撤退。这是它的一直以来打游击战的一种方法。这就是一场游击战,搞到香港人害怕,它起了作用了,吓到香港人个个都脚软了。但是实际是(中共的)一个战略。

它是在和我们打仗,它在和美国打仗。它看你出牌它就出牌了,看着吧。我觉得(国安法)里的内容可能有惊奇,这个内容不是谭耀宗看到的内容,它最后决定什么内容就是什么内容,它做好了姿势,全部程序走完了,内容就是最后对着美国出牌的,它的牌,美国出牌了,现在到它出牌。但是它可以先引诱你出牌,你说有多少人能够忍得住呢?我完全明白它的这套办法,因为我和它合作了很多很多生意,我知道它是怎样和别人谈判的。

朱镕基告诫儿子勿回国 千真万确

记者:朱镕基骂中共如果破坏了香港的一国两制,就是千古罪人的那些视频,最近重新火爆起来。同时,据说朱镕基对于这次推行“港版国安法”非常暴怒。

袁弓夷:朱镕基发怒、骂,绝对是事实。去年雅虎的老板杨致远,他住在美国,他去看望朱镕基,朱镕基跟他说,“30年了,共产党做了30年的功夫,从90年代开始,一直做的事情,全部被习近平破坏了,他说这样对香港是不对的,这样对美国是绝对不对的”,这件事绝对是真的,说朱镕基叫他儿子不要回国,这是绝对真的,这不仅仅只是朱镕基的想法,这是江泽民的想法,是中共所有的那群老人的想法。想想看,一旦美国制裁起来,他们这群贪官在外国堆积了这么多财产,10万亿啊(美金资产),Edward Snowden(爱德华斯诺登),他吹哨子的时候,按照美国中央情报局的资料,那群人(中共高官)拿到海外是4万8000亿美金,那时候到现在,差不多有8、9年了,起码加了一倍,所以他们偷了10万亿美金。美国一旦制裁,就会是每个人都被制裁,他们在海外的那笔钱就没有了,变成白贪了,贪得那么辛苦,把那些钱转来转去,最后都到了美国人口袋里,冻结了,永远都拿不回来,他们的心理,是认为被美国人吞了,他们的儿女在外国呢,(美国政府)其实肯定会告他们的。

他们一辈子做共产党员,就是为了那些报酬留在外国,希望他们的后代有钱,在外国又可以读到好书,又可以在外国生存,不用当共产党员。他们(自己)也觉得共产党是一种黑手党,比如我是黑手党,也不希望自己的儿女做黑手党,希望他们能离开,这个心理是一模一样的。就是说参加了黑手党,但是每一个人都不愿意自己的儿女进入这一行的,因为他们都知道(共产党)这一行业是非常邪恶的,又杀人,什么都要干的。所以(这对于他们来说)非常的严重。

(中共)里边的压力,习近平的压力大得不得了。习近平也是在赌博,他想让全世界都看到,他有能力和美国较劲,在香港问题上拗手腕。习要表示,就好像(当年)的朝鲜战争,毛泽东说:我不怕你们联合国,我就是要和你们打,一模一样。

国安法断中共权贵后路

记者:所以这一次“港版国安法”的通过,等于是断了中共权贵的后路?

袁弓夷:绝对可以这么说,而且把那些权贵在香港的后路也断了。美国内部的人跟我说的,他说他们是有“招”的,可以令到它(中共)跪下。我不多说了,大家看下去吧。你们将看到美国会出招的,快到来了。

美国人没有什么虚虚实实,没有什么阴招,早就安排好了,你(中共)走到哪里,我(美国)就跟到哪里。我们一定要有信心,它(美国)已经筹划了好几个月了,根本老实说,自动的了,(中共)走到哪一步,(美国)就会跟到哪一步,不需要川普决定的了。如果情况有突变,很大的变化之下,川普才会自己出手。现在蓬佩奥已经可以搞定的,川普下面的几个人就可以搞定的。川普专心处理疫情,但是当要出重拳的时候,非常重要的时候,还是需要川普决定。

记者:香港本地传媒重新梳理了一下“港版国安法”的日程,发现原来是韩正和林郑月娥之间,叫他(习近平)这样做的。去年在四中全会的时候,韩正说要加强对香港全面管治权,要林郑上北京去。韩正在推进“港版国安法”上要负一些责任。怎么看这样的分析呢?

袁弓夷:什么一点责任啊,韩正是我们香港很大的敌人,美国人知道得清清楚楚。为什么去年中共暴警、武警来到香港,打这么多人,害这么多人,强奸女孩子,又谋杀人。那些不是香港警察会做的事情,绝对不会。就是韩正叫孙力军,孙力军就下命令,在没有得到常委的命令(情况下),他就派了这帮武警进入香港,做了那么多的坏事。现在已经回去了。最近的香港警察,完全没有这些行为了。还是抓人,但是没有那种暴力,态度也完全变了。就是韩正叫孙力军做的,后来这件事情被暴露了出来,实际上习近平后来才知道。那么包括孙力军,他下面的人都换掉,韩正就按住。美国知道那件事,所以要制裁韩正。

汪洋,他的统战部非常非常的邪恶,他是负责统战的。他是政协啊,同也是负责统战的。他在香港统战了什么人,做了很多很多的恶事。在美国、在全世界,统战的人做的很多很多的恶事,尤其在美国。(中共)派去美国,做坏事的、偷技术的、什么千人计划,全是统战部控制的。所以上次共和党拿了两个常委出来(制裁)。(韩正和汪洋)这两个人反而是小贪,比起那些大贪,实际上并不是贪了很多的钱。韩正这个人,这种人真是的“无声狗咬死人”。

责任编辑:连书华

相关新闻
【珍言真语】袁弓夷:美不让步 国安法加速灭共
【珍言真语】袁弓夷:国安法凌迟心理战 勿中计
【珍言真语】袁弓夷:性侵受害者作证 揭中共罪行
【珍言真语】袁弓夷:香港要赢 7.1上街是关键
最热视频
【薇羽看世间】没有微笑权利?美国媒体病了
【重播】川普8·13发布会:经济强势回归
美制裁中港高官 江家巨额海外资产引关注
【时事纵横】夏粮收购跌千万吨 港警转资产
【新闻看点】美净网联盟扩大 习开倒车军队异象
【拍案惊奇】北戴河传八精神?备打仗备粮荒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