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田径运动员揭中共举国体制下的黑幕

人气 7550

【大纪元2020年07月13日讯】(大纪元记者徐绣惠洛杉矶报导)因身体素质表现突出,在小学运动会比赛时领先了第二名半个操场,段代利13岁就被国家选中开始田径训练,他一路从市级升到省级,最后毕业于国家体校。但他说:“但凡家庭条件好一点的中国父母都不会把小孩送到体校,太累、太辛苦了,比同龄孩子遭太多的罪。”

他说,“为祖国增光是一个彻底、彻底的谎言”,大多数的国家运动员都承受了巨大的压力,服用禁药并不是新闻,有人因长期服用兴奋剂,甚至失去生育能力。

举国体制”下的陋习

段代利分析中共体制下的训练的方式与西方的体育训练截然不同,永远都是“大锅饭”,而且“以量为主”。他认为中国虽然有大量的优秀人才在训练,但这么多年田径项目却罕有国际知名选手,最主要的原因就是中共体制里缺乏“人性化”的培训;另一个原因则是“举国体制”下各种烂到根里的陋习。

段代利认为只要有一点条件的家庭,无论小孩天赋多么杰出,都不会同意将小孩送到体校去训练,因为体院里有各种霸凌,教练掌握了选手发展的决定权,也衍生了各种潜规则。

段代利的父母第一次与体校教练见面是在餐厅,当时他的父母不是去吃饭,而是要去帮教练的饭局结账。他说:“中国的运动员必须与教练打好关系,你能不能上场看的不是成绩,而是教练。”段代利原想靠个人努力,透过体育培训获取成绩,以此改变生活,但逐渐发现根本不可能。

教练会要求队员帮他洗衣、打扫,或是提出过节送礼等要求;更过分的是某些教练会性骚扰、侵犯运动员。而绝大多数的队员都不敢反抗;有些人不断忍耐,或是受不了选择退出;但也有人逐渐同流合污,成为体制内的一员。

超负荷的“大锅饭”训练

段代利回忆过往那段体校岁月,每天早上四点开始跑马拉松,40公里路程,约要在六点半或七点结束;吃完早饭后上文化课,下午继续培养速度,跑5趟、10趟的500、800公尺训练,晚上并没有休息,而是继续练力量,每天都是这样重复的课程,从未依个人特质做调整的“大锅饭”锻炼。

因是国家单位训练,所以学生必须接受封闭、集体管理,生活作息由教练、助教安排,完全没有任何私人空间或个人自由。段代利表示田径训练很残酷,完全没有评估过队员的承受能力,直接进行超负荷培训。

他说:“专业厚底的跑鞋在专业跑道上跑一个月就废掉了。”可见当时训练之频繁,且体校学生的饮食和普通学生差不多,就是多了一杯牛奶、豆浆,当时若有半天不用训练,就是最好的休息。

很多次段代利跑着跑着就跑哭了。他说:“很难想像一个男孩因为累而哭,但真的是锻炼到体力崩溃,也超出心理承受范围。”他也曾因疲累腿软,脚直接90度翻过去,经过手术长时间复健才复原。

服用“兴奋剂”训练并不是新闻

段代利表示在体校超负荷训练下,许多人身上都造成了永久的运动伤害,女性运动员不来经期的比比皆是,甚至有人因长期服用兴奋剂,而失去生育能力。中国运动员服用禁药并不是新闻,不少教练会要求自己的选手尝试用药。

段代利曾有一名队友服药后跑步时呼吸声明显比较小,他说:“我们快速奔跑,需要大量换气供氧,吃药后身体素质明显提高了。”

1990年代,教练马俊仁训练的中国女子长跑队屡获国际奖项,但后遭揭露队员们长期服用兴奋剂。当马家军兴奋剂事件曝光后,田径界对队员服药的风气稍微缓了一点,但并没有消失,而兴奋剂的发展方向也开始转往如何不被检测出来,计算选手须在比赛前多久服用达到最佳效果。

运动员难以承受之重

段代利说:“99%的体院学生会被淘汰。”真正能参与国际赛事,站上国际舞台的运动员寥寥可数。从小接受体运训练的学生很少能重新回到普通学校走上升学道路,离开体校后多半是辍学,很早就投入社会或从事不同工作,甚至还有流落街头乞讨者。

段代利表示2008年北京奥运时,参赛运动员家里都有官员捧着百万人民币在观看赛事,只要选手夺牌赢了,家属就可以直接抱走奖金,运动员退役后会有国家安排的公务员职位,但若失败则失去一切。段代利说:“体制内的中国人很难对抗这种难以承受之重。”宁愿失去生命也要夺牌,不是为了荣誉,而是在中共体制内遭洗脑或扭曲,还有难以抵挡的金钱、名利等诱惑。

他说:“为祖国增光是一个彻底、彻底的谎言。”这不过是中共营造出的一种宣传。大多数的国家运动员都承受了巨大的压力,曾有一个对国家运动员做的私下调查:若服药后可以获得奥运奖牌,但五年后会死亡,是否要服药?结果有80%以上的运动员选择服药参赛。

足球联赛发展的隐患

段代利说:“中国也不是没有好教练,只是教练在体制内也无法改革,只能跟着国家‘主流’走。”他认为迄今为止中国体育界从没有改变,就算是商业化的足球运动员的训练思维都落后到不可思议,按照现在的方式发展,五年、十年中国足球也发展不出来。

曾担任多位中国足球超级联赛球员私人教练的段代利表示,这些足球员在球队也是接受同样的“大锅饭”训练,球队并不会“因人而异”制定培训方法。例如球员需要的是更多的下肌力训练,但教练却要这个球员和其他人做一样的上肌力训练;球队聘请了外籍教练,也仅是提供战术,而不是训练方式。

据段代利所知,在中国足坛,谁可以上场比赛靠的还是“关系”。只要与教练关系好,成绩不理想还是可以上场,简言之就是:教练要你怎样就怎样,球员的运动训练、利益都是由教练所操控;而大多数的中国专业体育运动员也因此自我控制能力非常不好,无论是饮食、作息都很不正常,缺乏自律性。

中国虽然有广大的足球迷,但大部分的联赛球队老板都是为了发展自己的企业而经营球队。中国足球队的经营者大多是大型地产商、保险业财团。对这些大老板而言,经营足球队是为了带来对“本业”直接的广告效果,还可以与当地政府建立关系。

段代利举例,若某企业花了7亿人民币买了球队,就算全打水漂,但他也可能从地产方面获得更多利益,因为当地政府需要一个足球队的政绩,他就可以借此与政府保持关系,获得各种标案,这些都是十几亿甚至几十亿的交易。所以中国足协是资本的运作,而不是体育发展。◇#

责任编辑:李欣

相关新闻
【珍言真语】袁弓夷:港府延选犯法 加速灭共
疫情冲击 美200年最老百货公司申请破产
伊萨亚斯预计升级成飓风 影响上亿美国人
蓬佩奥:跟伊朗合作违反制裁令 中共将受罚
最热视频
【纪元播报】蓬佩奥:情报显示 谭德塞已被中共收买
【薇羽看世间】守护台湾 李登辉的故事之二
【珍言真语】徐考澧:忧临立会 工会团结反抗
【纪元播报】美官员历数休斯顿中领馆罪状
【重播】美宇航员乘“龙飞船”海上降落
【罗厨寻味】尖椒炒五花肉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