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丹:武汉人为何不应该对天灾放松警惕

人气 803

【大纪元2020年07月14日讯】近几个月以来,“中共病毒”发源地武汉似乎已淡出了人们的视野。即便到最近,暴雨来袭、洪水进犯,武汉也不再如半年前那般名声大噪。

尽管7月6日,武汉的防汛应急响应级别已由4级提升到了2级,有关部门甚至还呼吁民众不要外出;网上也有视频显示,武汉市已是一片汪洋,但毕竟不像周边市县,比如已成泽国的宜昌;突发山体滑坡,导致9人被埋的黄梅;山洪暴发,多个村庄被淹,城区内涝的黄冈那般严重。因此,武汉人对目前遭遇的洪涝灾害似乎仍表现的很淡定,甚至对未来是否出现更厉害的洪灾也表现的很乐观。

7月12日,一个名为“远方青木”的公众号以“大曝光,武汉长江大堤洪灾现场真实照片”为题,在网上发了一篇文章。然而,该文作者想表达的意思却是,“武汉人,住在江边上的武汉人,真的没有一个觉得身边的洪水有多可怕”;“武汉人不仅不慌,反而拖家带口,在长江大堤上疯狂的拍照和游玩”;“整个长江大堤上,我没看到一个解放军战士来抗洪抢险”;“有几位党员在看守。神情放松,毫无压力,上面也没有堆积储备任何防洪物资”。

文章说,尽管“7月16日,水位就已经要直逼98洪灾的最高峰值”;“目前,江滩公园已经沦陷,洪水已经抵达长江大堤脚下,开始冲击武汉人民最后的生命防线”;“大堤若溃,整个武汉瞬成泽国”;“武汉的所有居民,会淹没在3~4层楼高的洪水里,死伤难以计算”;然而,此时的武汉人更相信,由于政府“重修了大堤,加固加高加宽,防洪能力远远超过1998年”;三峡大坝“修建的比山体还牢固,是按照核弹直接命中也无法摧毁的规格去修建的”;因此,“98年那种级别的特大洪水,远远不能威胁到今天的武汉了”。

武汉人的这种自信在作家方方的那篇《今天之后的武汉 似乎还有一周的雨要下》中也有所体现。方方说,“多年来,我们都习惯了夏季长江水位升高的信息。也很清楚知道,武汉的安全,应能确保。1998年的大水,武汉都没事。二十多年过去了,防洪硬件已今非昔比,今年的武汉应对洪水,应该更没有问题”。

当然,方方这么说,不排除有“捧杀”的意味在其中。但作为作家,她能这么说,也应该是迎合了相当一部分武汉读者的真实心态。只是,方方依然担心“还有一周的雨要下”,可见她有着包括“远方青木”在内的很多武汉人都没有的那种居安思危的胸怀与心态。

这里应该指出,所有关注着近期洪涝灾害的人们都不希望武汉再度成为中国的“重灾区”。与“远方青木”所揣度的“你非逼着我们说自己惨”的阴暗心理更是相去甚远。就算把武汉城区的一点点路面积水放到网上,那也是希望武汉人能防患于未然。更何况,天灾必由人祸起。只要人祸还在,天灾就会接踵而至。

就拿“远方青木”所说的武汉长江大堤和三峡大坝来说,就是一种人祸式的存在。这位兄台也在文章中提到,“98年的武汉,那是解放军战士们誓与大堤共存亡”;“现在不用一开始就用人命去守堤了,三峡帮我们守了”。

这话听来已让人细思极恐。原来长江大堤是要靠人命去守的,否则根本抗不了洪。即便现在“加固加高加宽”了,也不排除还要用人命去守的可能;甚至到了最后,还得指望三峡大坝来守。那么,这个长江大堤到底是干什么用的呢?难道只是摆设而已?

说到三峡大坝的抗洪能力,真正的专业人士恐怕都要“呵呵”了。即便是外行,也完全可从中共官方的宣传中看出端倪——2003年6月1日,《三峡大坝固若金汤,可以抵挡万年一遇洪水》;2007年5月8日,《三峡大坝 今年起可防千年一遇洪水》;2008年10月21日,《三峡大坝可抵御百年一遇特大洪水》;2010年7月20日,《长江水利委:不能把希望都寄托在三峡大坝上》。

正是因为中国的豆腐渣工程并非个案,且无关乎大小,长江沿岸的诸多民众才会在此时饱受洪涝灾害的侵袭。方方说,“武汉周边城镇以及邻省,水灾以及垮塌情况似较严重”。既如此,已形成“孤岛”之势的武汉又能比别地儿幸运多少呢?

2020年异象频现,天灾不断,这已经很不寻常了。在大自然的任何灾难面前都不堪一击的人们此时最需要的,就是从天人合一的角度,反思一下天灾与人祸的紧密关联。

最近,有人撰文指出,与中国古代帝王初登大位时,都会“大赦天下”不同,中共建政之初发动的“土改”、“镇反”等运动则都是在“大杀天下”。因此,1950年7月,淮河大水;1950年8月,西藏察隅县发生里氏8.5级特大地震;1954年7月,长江、淮河大水,是百年间最大的洪水。也就是说,这五年的天灾都由中共的人祸而起。

若论中共制造的人祸,应该以迫害法轮功为最。这是对中国涉及上亿人的最广泛群体、最有信仰的佛法正信者所犯下的群体灭绝罪。早在1995年,江泽民就已把法轮功视为眼中钉、肉中刺了,否则不会在1999年之后,公开对法轮功学员实施“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群体灭绝政策。同时,这也正是1998年6月,中国29个省市自治区会遭遇历史罕见的特大洪涝灾害的真正原因。

从那时到今天,中共对一群信仰“真、善、忍”的好人的迫害从未停止过,甚至还变本加厉,活摘其器官牟利,将其虐杀致死。在中共行迫害之罪恶的这20多年间,天灾也从未间断过,甚至上演的更加频繁。直到去年年末,杀伤力更强的“中共病毒”开始为祸人间。

名为“中共病毒”,实则就是在告诉人们,中国乃至全世界所有人祸的始作俑者就是中共。中共就是祸害人类的最大毒王。它迫害信仰人士、歇斯底里的谤佛、灭佛,早已是罪恶滔天,但它邪恶至极,要绑架全中国曾加入、追随它的人以及全世界受其所利诱的亲共者,一起来承担因它作恶而累积的巨大罪业。

仅就迫害法轮功而言,武汉就是助纣为虐的急先锋。武汉电视台台长赵致真为谄媚江泽民,亲自指挥拍摄污蔑法轮功的专题片,致使该片于1999年7月22日通过中共央视向全国人民播放,毒害了无以计数的不明真相者。

此外,武汉不少医院都参与了活摘并贩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恶勾当。比如武汉同济医院器官移植研究院,就是中国大陆“器官移植的发源地”。可想在其中上演的罪恶,决不会只是个案或少数。

武汉人若知道这样的罪恶或许日日都发生在自己的身边,又怎能泰然自若?武汉人若意识到,自己还要为这些罪恶付出生命的代价,又怎能这般气定神闲、不急不忧?正因为切身体会到,武汉已被中共所酿造的人祸害惨,作家方方至今都在说,“不追责是不可能的!不追责也是犯罪行为”。

作为被“中共病毒”吞噬了最多无辜生命的城市之一,武汉似乎更应该早点从中共的戕害中醒来。只要制造人祸的中共还在,武汉人与其它地方民众一样,随时都将与下一次天灾不期而遇。只有拒绝中共的洗脑宣传,不再助纣为虐、与中共为伍,武汉人才能在巨灾、巨难中得以自救。

责任编辑:莆山

相关新闻
长江汉口站水位超警戒 武汉轮渡全停航
谈不敢去武汉投资主因 台达电创办人:因为三峡大坝
长江流域洪水泛滥 江西进入“战时状态”
遭四路洪水夹击 武汉或迎大洪峰
最热视频
【西岸观察】电话会议录音外泄 CNN彻底慌了
【财商天下】中澳开打贸易战 澳“核弹”在手
【十字路口】Dominion母公司收巨款 中共操控?
【重播】鲍威尔林伍德乔州新闻发布会
【微视频】巴尔说什么?美联社断章取义下结论
【重播】白宫发言人麦肯纳尼新闻发布会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