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民记者监狱回忆录(五)举报狱内诈骗遭殴打

人气 861

【大纪元2020年07月16日讯】(大纪元记者李熙采访报导)前“六四天网”公民记者王晶,2014年因报导访民维权活动入狱近5年。她在吉林女子监狱经历了酷刑迫害,见证了监狱医院如何草菅人命的种种罪行。她向大纪元记者表示,“说真的,讲起这些我的语言总是不能流畅,我的心是颤抖的。”

王晶去年9月出狱,经过半年的调养身心,在记忆逐渐恢复后写下她在监狱的种种遭遇和目睹的一切。

接前文:
公民记者监狱回忆录 (一) 监狱医院草菅人命
公民记者监狱回忆录(二)审讯室的老虎凳
公民记者监狱回忆录(三)看守所的连体械具
公民记者监狱回忆录(四)小号里的生死考验

出狱前被打

王晶在2019年7月,即出监狱前的两个月,又一次经历了生死考验。她听说中央巡视组要到各个监狱检查,她就在心里盘算着要怎样和监狱解决医药费被骗的问题。

于是,她把以前写给监狱长的举报信放在自己的铺位下,随时准备递交。

以下为王晶亲述:

那日晚上8点许,正好是魏监狱长陪着一个女检查员视察监区,全监区鸦雀无声。

其实,那时我也是胆颤心惊的,但我还是把恐惧掩藏在勇敢的面具后。独自一人走出监舍,召唤正要走出杠门的魏监狱长,说:“魏监狱长,我要给你一样东西。”于是,魏接过了我的举报信快速地揣进裤兜,头也不回地就朝杠门走去。

我再回过头来,看见全监舍的人的表情好像比我还要害怕、紧张。不一会儿,便听见杠门处传来急促的脚步声,一听便知是孟队长的声音。她高声喊着:“王晶呢?值岗的,把王晶给我叫来。”

我出去后,孟问我:“给监狱长的是什么东西?”我说:“是我医药费被骗的举报信。”于是,孟气着对监舍长和值岗的说:“把王晶给我看好。”

紧接着,我又写了一封要求见巡视组的信,交给管教,让她帮我转交队长和监狱长,并且让监狱尽快答复我。等了一天没有结果,我就要求管教用执法记录仪记下我的请求,以及我要和巡视组举报狱内诈骗、狱内暴力的事情。

又隔了几天,还是没有回音,于是我又准备了一封给巡视组的举报信。这一天终于来了。

多次递交举报信不成情绪崩溃

那天傍晚,巡视组人员没有进杠门,我闻声跑了过去,监区的两位队长拼命向我摆手,示意让我回去,我还是走去杠门。这时,邹璐队长说:“魏监狱长已经答应你的请求了。”我看看站在杠门边的魏监狱长,她向我点头示意。我才又把信给了魏监狱长。

回监舍后,没多久邹队和孟管教进来让我连夜写一份新的诉求。但是,后来我感觉到自己又被她们耍了。

那天我崩溃了,生平第一次神经失去控制,开始手舞足蹈起来,在监舍里放声大喊。

那晚我血压很高,可是她们并不打算给我降压,虽然管教找来监狱大夫假惺惺地在监控下好像在给我认真检查似的。我要求监狱大夫给我一片睡觉的药,她也不肯,冷漠地走了。

其实,那晚监狱是有意让我疯下去的,她们想抓我说出“反党反社会言论”的证据。

因举报信被上刑

第二天早上,排队出杠门去洗澡时,我就手抱举报信排在了第一位。没想到,不一会孟队来了,她叫我进了管教的休息室。我一进去,她就厉声厉色地对我说:“你说吧,谁骗了你?”我说:“你”,于是,她就开始羞辱我说:“你们上访的都是垃圾,是臭无赖,看完病不想付钱,还栽赃陷害!”

我知道她是故意想激怒我。她见我很冷静,随后又把执法记录仪打开,摘下腰带,用警棍触我,我故意跑到执法记录仪前说:“孟队打人了”,她就把我逼到门后,躲开记录仪范围,一边对我拳打脚踢,一边说是我在袭警。

这时,洗澡的犯人们回来了,管教要去给她们开杠门。我趁机跑了出去,快速跑进杠门,在大厅监控下,露出腿上被孟队踢出的伤,并对值岗的和其他犯人讲:“我刚才在管教休息室被孟队打了。”后来趁值岗的不注意,我按了呼叫器说:“我要见监狱长,我被孟队打了”,没想到接电话的正是孟队,于是孟管教和丁管教来了。

中午打饭时,趁值岗不注意,我又按了呼叫器。

于是,孟管教又来了,毫不讲理地让防暴队将我扣在自己的床上。在上刑期间,我仍然每天早上坚持祷告、打坐、阅读。而且也偷偷地趁着上厕所的机会,向八监区值夜岗的犯人传递求救信,虽然她们都没有救我。

后来,我发现监区故意不给我量血压,故意让我血压持续不降而坐视不理。我知道她们是想要谋杀我,我就大量地喝水自救。后来,我每天早上大声对着监控用日语讲:“监区队长和犯人赵丽春等合化要谋杀我⋯⋯”她们没有办法,在我戴了半个月的械具后,给我解除了,并调换了监舍。

王晶出狱时藏在私处夹带出来的举报信。(受访者提供)

监狱诈骗医药费的证据被抢去撕毁

在我出狱前,孟收走了我所有的材料,其中包括我妈给我存的有孟繁波亲笔签名的五万元手术费的小票和监狱扣的医药费的小票,这些本是可以证明监狱诈骗医药费的证据,可是都被她抢去并撕毁了。

因此,我是被迫在出狱前答应了她们不合理的协议,她们退了我两万元,让我出狱后不再追究医药费的事。我知道,我如果当时不答应她们,她们是不会让我平安出监狱的。孟管教还特意扣押了我老公和孩子的照片不给我,以我家人的性命来威胁我闭口。

王晶出狱时藏在私处夹带出来的举报信和家人为她存钱的小票,因油墨退去已模糊。(受访者提供)

全文终

责任编辑:林琮文#

相关新闻
公民记者监狱回忆录(四)小号里的生死考验
不惧中共威胁 公民发起第二波连署声援黄琦
遭中共迫害家庭破碎 她求助安倍让母女团聚
黄琦不在巴中监狱? 王晶:狱警信口瞎说
最热视频
【新闻看点】TikTok命悬一线 微信还远吗?
【西岸观察】邮寄投票不靠谱?川普为何反对
【拍案惊奇】贝鲁特大爆炸如核弹 中共军备黑幕
【十字路口】中共以疫谋霸风险大 难闯两大危机
【重播】彭斯就宗教自由讲话:强调生命权
【重播】蓬佩奥:自由世界联合应对中共威胁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