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领袖】布莱克伯恩:让美国人告中共

人气 3099

【大纪元2020年07月17日讯】(英文大纪元Jan Jekielek报导/秋生编译)“我认为,你所看到的中国(中共)的所为,中国(中共)对待香港的方式,我想补充,还有他们对待维吾尔人的方式,以及对台湾的咄咄逼人,加上他们在南中国海的举动,你需要把这些细节综合起来看。这时你看他们的所作所为,你会看到他们是多么的洋洋得意。”莱克伯恩说。

中共政权对香港的蚕食,特别是在《国安法》即将实施的背景下,如何成为中国谋求世界霸权的一部分?中国共产党如何利用其对原料药的控制,把它当作打击美国和其它国家的手段?美国政府以及美国民众,该如何针对中共当局在冠状病毒瘟疫中起的作用,对其进行追责?

本期节目我们邀请到了美国国会参议员,来自田纳西州的玛莎‧布莱克伯恩(Marsha Blackburn)女士。

这里是《美国思想领袖》栏目,我是杨杰凯。

杨杰凯:玛莎‧布莱克伯恩参议员,欢迎您来到《美国思想领袖》栏目!

布莱克伯恩:很高兴见到你,和你一起讨论对我们彼此都很重要的问题,我想对美国民众来说也是很重要的问题。

山寨产品美国冒出 中共撒谎

杨杰凯:这是肯定的。我知道,目前正在发生太多对你我来说都很重要的事情。其中之一我仍然认为极其重要、但有点儿被忽略的事情,与中国、冠状病毒,当然还有香港,以及即将实施的《国安法》有关,我们还不知道《国安法》的内容,但是看起来不会很好。您怎么看?

布莱克伯恩:如果你愿意,我们就从中国谈起。我曾花了25年的时间和精力,研究美中关系等相关问题。在田纳西我们有娱乐业,早在90年代中期,我们从模拟传输制作转移到了数字传输制作,我们由此开始遭遇中国侵犯我们的娱乐节目内容的问题。

我们看到同样的事情也发生在时装产业。人们开始看到这些小售货亭,突然出现在城市街头,售卖山寨版的名牌包、围巾、帽子、腰带等等,很吸引顾客。这些全都属于商标侵权,这就是中国大量盗窃知识产权的一种方式。

2003年我当选国会参议员,发起成立了“歌曲作者协会”,向美国的创新者和演艺界人士,宣传在全球市场上保护知识产权的重要性。

我们开始看到各类盗版产品,包括汽车零部件、售后市场汽车零部件、吉布森吉他等众多盗版产品,后来看到盗版电脑和芯片。再后来,你猜还有什么?药品。所以说,这是在中国长期存在的问题。

过去的几十年经历让我们看到:中国会对你撒谎;他们会偷你东西;如果你抓住了他们,他们就会试图欺骗你。他们的加工制造业,基本上就是这么建起来的,首先瞄准消费品,如今发展到关键基础设施产品、电信设备、电子产品、军工复合产品、药品等。

大瘟疫爆发 武汉病毒所有问题

中国一直试图独霸市场,占领全部加工制造业,然后就有了劫持世界的能力,当世界需要某种物品时,比如说我们现在需要的药品。那我们就接着谈一谈COVID-19(中共病毒)瘟疫。

中国有这种冠状病毒,而与此同时,他们有一个武汉病毒研究所,专门研究所有的这些冠状病毒,我们听了会感到奇怪吗?

我们在田纳西有一个实验室,名叫丹尼森实验室(Denison Lab),隶属于范德比尔特大学。他们对冠状病毒做了数十年的研究。我们从事外交工作的科学家告诉我们,这个武汉病毒研究所有问题。

确实是他们在研究冠状病毒,研究不同种类的蝙蝠的过程中,我们遭遇了这场COVID-19瘟疫。之所以这样命名,是因为他们于2019年发现了这个新型冠状病毒。

现在的争议是:它是来自实验室?还是来自市场?我认为最大的可能是来自实验室,以某种方式、形式泄漏出来。有人在研究过程中被它感染了。我们不知道答案,因为直到今天,世界卫生组织和疾病控制中心,也未曾获准进入那个实验室。

很多问题都没有答案。但是我们看到COVID-19病毒泄露的时候,他们做了什么?一直到感染人数达到了3000例,他们才说话。他们把民众封闭在家中,不顾他们的死活;他们限制人们从武汉去中国的其它地方旅行,基本上是对武汉进行了封城。

中共瞒疫51天 并封锁原料药

他们把这场瘟疫控制在自己手里长达51天,然后才向全世界通报。在这51天中,他们在忙着做什么?他们忙着囤积个人防护设备PPE,以便抬高价格,出售给其它国家谋利。

那么他们是如何利用手中的个人防护设备作为筹码的呢?他们对法国的做法,就是一个例子。他们说“好啊,顺便说一下,你们需要个人防护设备,我们这里有,如果你们的电信系统使用华为,我们就卖给你们个人防护设备。”我们当然不想让我们的盟友使用华为,因为华为是中国用来建造其间谍系统的基础。

有时候我琢磨我们与中国的这种关系,不禁想问:“我们是怎么走到这一步的?什么人能凭借他们编织的这张错综复杂的网,编出这么一个故事出来?”足够有趣的是,如今他们不仅这样对待我们,而且这样对待全球180多个国家。

杨杰凯:布莱克伯恩参议员,您谈到中国共产党正在企图使用这一手段,在全世界推销华为等等。对于我们而言,您实际上正在推动立法,主要针对中国对很多药品前体的控制,这对于他们来说,是一个相当大的筹码。

布莱克伯恩:对他们来说,这是一个很大的筹码。他们已经占据了这样一个地位,你的一切疫苗和抗生素,都要在中国生产。由于这个原因,他们控制了大部分原料药。如今,我们美国应该贮存这些原料,可是现在已经不能以我们本来应该采取的方式,去贮存原料药了。

因此,我们确实得不到我们需要的原料药。举一个例子,就在我们寻找抗病毒药和疫苗的时候,早在二月份,我们需要某种原料药,中国是唯一产地。中国对我们说了什么?“啊,我们不可能把它给你。”

你见到了这种情形,你就会问,“我们怎么会让我们自己如此被动?”答案是:我们让我们自己如此被动,因为我们没有库存,而且我们也没有生产。

提案促原料药生产迁回美国

于是我提出了这个《保护美国医药箱法案》(SAMC),获得了参议员梅南德斯(Senator Menendez)的支持,获得了两党的支持,目的是促使原料药生产迁回美国,并采用先进的生产加工能力,减少成本和时间。它将吸引我们的高等院校与制药公司合作,训练员工。我们将投入1亿美元助学金,用于员工教育。

该议案还得到了来自佛罗里达州的众议院议员弗恩‧布坎南(Vern Buchanan)的支持,他正在众议院进行游说。我们非常认真地要把药品制造业迁回来。我要告诉你个好消息。就在我们进行这项工作的时候,我们学到了什么?

制药业是我们首先关注的产业,我们早在2月份就提出了议案,那时国会关于COVID-19的讨论还没有升温。

如今,我在参议院的同事们都说,“这是一个绝好的模板,我们可以效仿着迁回芯片制造业、电池制造业、无人驾驶汽车、电讯设备、军工复合制造,还有个人防护设备制造,因为我们需要为下一场全球瘟疫,做更好的准备。”

提案帮助美国公民 控告中共

这场全球瘟疫给我们造成了大约6万亿美元的损失,这将由我们的孙辈负担,我们需要把计划做得更好,未雨绸缪,毕竟总是有不幸的事件发生。我们需要制定计划,应对意想不到的事情,做最坏的打算,争取最好的结果,得聪明一点儿。

杨杰凯:布莱克伯恩参议员,在我们讨论香港问题之前,在我们结束今天的访谈之前,我非常想讨论一下香港的话题,但是我想先问一下您提出的议案,即《抗击COVID-19瘟疫法案》。我记得您在大概5月初左右就提出来了,您谈到了对中国共产党追责的问题,您能不能对我谈一谈这件事?事情进展怎么样?

布莱克伯恩:当然可以。《抗击COVID-19瘟疫法案》旨在帮助那些遭受COVID-19瘟疫打击的美国公民,有能力诉诸公堂,控告中国共产党,从他们那里得到某种形式的补偿。

我们所做的,就是借助《外国主权豁免法》,把COVID-19瘟疫确定为一种生物战剂(biological agent)。

它所采用的立法种类、结构、法规,与911事件受害者家庭以及贝鲁特爆炸案受害者家庭在寻求补偿过程中,所采用的完全相同。因此说,我们的工作就是延续既往模式,因此有先例可循,的确可以让美国公民,把中国共产党告上法庭。

杨杰凯:太有趣了。我没想到,这会成为立法的模板或者渠道。它在等待投票表决吗?现在我们到了哪一步?

不能再容忍切断药品供应 追责索赔

布莱克伯恩:是的,我们将把它提交给我们的参议院司法委员会。在那里我们将推动它成为法律。我已经找到了玛莎‧麦克萨利(Martha McSally)和史蒂夫‧达尼斯(Steve Daines),作为牵头该法案共同发起人。我们还找到了一位众议院的伙伴,由众议员古登(Gooden)负责游说众议院,我们知道提升讨论层次非常重要。

我们要全方位地看中国。他们持有我们超过一万亿美元的国债,当这笔国债到期时,我们应该以他们给我们造成损失为由,不予还债吗?也有持中国债券的人啊——美国公民手里也有中国债券,还从未兑现。英国人曾经在80年代初做过妥协,那是玛格丽特‧撒切尔做的。

我们是否应该把这也视为追责的一部分?我们知道在美国七十多家大学都设立了孔子学院,那是中国软宣传和软实力的一部分。我们要不要把它们全部清理掉?我们已经开始加以限制了。所有这些内容,都正在立法过程中,正在推进,我们从目前一直到本次议会会期结束,都要继续推进。

但是这里有一件事情很重要:这等于是美国参议院通过采取这些行动,推动这些立法,传递了这样一个信息。它向中国传递了一个信息:我们知道了他们的意图,我们知道他们在经济活动中撒谎、欺骗、偷窃。

我们知道,他们没有告诉我们他们掌握的COVID-19瘟疫的真相;他们不肯向我们提供信息;我们不能再容忍他们切断对我们的药品供应;我们将对他们追责,而且追责的方式之一,就是审视两国在经济领域的交往,以及在加工制造业的交往。

中共剥夺港人抗议权利

杨杰凯:我们直接讨论香港的话题吧。有一些人是香港亲民主派活动人士等等。梁家杰从事民主活动几十年。后来我们看到有很年轻的人加入,我与他们交流过。

他们基本上都这样讲:香港与中国大陆以及统治它的中国共产党的关系,就像是煤坑里(用来检测瓦斯浓度的)金丝雀,即将到来的《国安法》,就是我们所熟知的香港的末日,也向美国和世界释放一个信号。您怎么看?

布莱克伯恩:我认为,你所看到的中国(中共)的所为,中国(中共)对待香港的方式,我想补充,还有他们对待维吾尔人的方式,以及对台湾的咄咄逼人,加上他们在南中国海的举动,你需要把这些细节综合起来看。这时你看他们的所作所为,你会看到他们是多么的洋洋得意。

他们曾把中国的强大,看作是一次百年马拉松,他们曾说21世纪,应该属于他们。他们看到我们国力衰微,他们先是拿走了我们的就业机会,把我们的制造业的就业机会,转移到了中国,然后又给我们送来了病毒,他们把这看作是给我们的双重打击,而我们不得不做的,只有还击。

他们对待香港那些为自由而战的人们的方式,是站不住脚的。他们试图推行这个《国安法》,其目的就是以此想说,“喂,英国人,我们没有违背和你达成的协议。我们所做的,只是额外增加一层安全保护,让民众免受伤害。”他们剥夺了人们抗议的权利,剥夺了人们上街表达诉求的权利。

经济出问题 中共如何利用香港?

这里还有一件有趣的事情。中国大陆在经济上遇到了问题。他们的加工制造业滑坡,他们的消费品购买力下降。他们甚至说今年的经济,已经缩水大约7.5%。如果中国自己说经济已经缩水6%,7.5%~8%,你就能知道,下降的幅度比这还要大,因为他们惯于不告诉你真实情况。

因此,我们要做的事,就是观察他们如何利用香港作为他们的金融中心。当他们想要展示与全球的公司,那些跨国公司的关系的持久性和稳定性的时候,他们就利用香港。那里是他们存钱的安全港。

如今他们怎么说?“哎呀,我们的经济陷入困境,我们需要稳定,需要收回一些资产,所以我们要把香港收回来。”我想,随着那里的局势,变得越来越不稳定,甚至于我们国家开始对香港的独立和自治提出质疑,你将看到大量的资产逃亡出现。

杨杰凯:在香港流传着这样一句广东话,大致翻译成我们熟悉的话就是:“如果我们被烧死,你们和我们一起死。”他们都知道这句话,主要说的是资本的问题——香港是美元直接投资的通道。实施《国安法》根本上讲,就是把法治抛出窗外。谁还愿意投资?那么中国如何融资?我一直想不通。

布莱克伯恩:这既让人关心,也让人困惑,包括在香港从事加工制造的田纳西人,以及他们在香港的生意伙伴。这里有相当大的不确定性,他们开始接受这样的事实:“好吧,或许我们得把我们的加工厂搬到其它地方。”

他们正在努力寻找其它机会,以确保供应链不会断裂,他们能够把生意继续做下去,因为他们非常担心他们的生意在一夜之间,就走到了尽头,有点儿像COVID-19瘟疫在一夜之间,就出现在了我们面前,不足一个星期,就让全国进入封闭状态。

港人争取自由 美国非常赞赏

杨杰凯:这令人难以置信。布莱克伯恩参议员,您有什么话要对香港人说吗?在我们的访谈结束前,您有没有什么话要补充?

布莱克伯恩:对香港民众我想说:美国人认可你们的抗争,知道你们是在争取自由、公正、平等地位、平等对待。我们非常赞赏。

我要对美国人说:此刻我们要仔细考虑如何把我们的供应链、我们的制造业迁回美国;重要的是,我们还要反思我们与中国(中共)的关系,他们是如何把触角深入到美国的,重审在美孔子学院。如果你有孩子正在读大学,那就问问学校:你们这里有没有孔子学院参与?

如果你的孩子所在的K-12学校,设有孔子课堂,它们在全国各地有500家,你需要问一下:中国共产党如何参与课堂活动,因为他们自己都承认,他们说的话是宣传,而不是真正的中国文化。

杨杰凯:玛莎‧布莱克伯恩参议员,感谢您接受《美国思想领袖》节目的访谈。

布莱克伯恩:我很高兴接受采访。谢谢你!

本次访谈经过了编辑,以使内容清晰、简洁。

责任编辑:李昊#◇

相关新闻
【思想领袖】莱克腾瓦德:美国正经历文革
【思想领袖】安东:美制造业外包带来危机
【思想领袖】司徒文:对华关系三错 美低估台湾
【思想领袖】国安法是对香港的全面攻击
最热视频
【纽约调查】护理中心拉客 女老板被起诉
【重播】川普签署美国第一医保计划 3大要点
【珍言真语】郭卓坚:中共越界绑架12名港人
【珍言真语】杨健兴:港警改例 扼杀网媒阻真相
【新闻看点】遭美重击北京狂扰台海 美军重返台?
【时事纵横】中共“脑残及惩罚”外交 美欧抵制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