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冇搞错】长江水患为何严重?三峡大坝危险

石山

人气 6774

【大纪元2020年07月21日讯】《有冇搞错》。7月21日。

最近中国人最关心的,大概是泛滥全国的洪水灾害了。还有,就是三峡大坝到底能不能守住?

首先说,今年中国的洪水,很可能是百年以来最严重的一次。因为这次,除了长江发洪水预警,淮河这两天也在发洪水预警,大概几天之后,就轮到黄河了。中国本部,主要是四大流域,上面三个再加上珠江,覆盖了中国经济最发达的区域,GDP占全国七成,人口密度极大。所以这个区域大面积洪水,等于是全国都有洪水,全中国都有问题了。

首先最大的问题是粮食。官方媒体报导说,中国夏粮今年丰收了。这个实在让人不敢相信。中国古代就有说,湖广熟,天下足,意思是长江中下游地区粮食丰收,全国都有饭吃。这说明这一地区的粮食产量,占中国粮食产量的比重极大。今年这个区域大面积受灾,但夏粮丰收了,这很有疑问。

自古以来,中国有河患没有江患,就是黄河总是有问题,但长江没有。长江的平均流量水量,是每秒3万吨,比黄河高出15倍。但长江以前没有水灾,到中共建政之后,长江水患才越来越严重了,原因是什么呢?

原因有不少,但最重要的就是几个,第一,长江水清,含泥沙少,所以河床稳定;第二,上游植被好,水土流失不严重;第三,长江自古以来有天然的大型蓄水池,就是洞庭湖到鄱阳湖这一带,低洼的湿地面积很大。

这第三点很重要。在长江中游,从洞庭湖到下面的鄱阳湖,中间实际上有很多很多大湖的,古代这里曾经叫大泽,或者是云梦大泽,就是包括了长江中游地区一大片的湖泊和湿地,基本上都是沼泽地和丘陵地带。一旦长江水多了,就流进这些大湖里面,长江水少的时候,大泽里的水又慢慢流出来,等于是一个天然的调节蓄水池。

中国古代,很多故事和这个大泽有关的。这是楚国故地,屈原经常去,看着雨雾缭绕,难怪会写出《天问》那样的诗。其实楚国的君王,每次有问题,打败仗了,都会逃到大泽里面躲起来。秦末的时候,刘邦本来是“警察局”的队长,亭长,后来弃官逃跑,也是跑到大泽里面,他那个著名的斩白蛇的故事,就是大泽里面发生的。

刘邦押送犯人去咸阳,耽误时间了,那时候法律很严,大家都可能杀头,所以他干脆把人放了,然后跑到大泽里面躲起来了。一天喝醉酒,路上看到一条白蛇,拔出剑把白蛇砍成两段。后来有人告诉他说,昨天看到一个白衣老妇人在哭,说赤蛇把我儿子杀了,我儿子是白蛇。刘邦听了,当然很高兴,信心大增,后来当了皇帝。这就是所谓刘邦斩蛇起义。

刘邦当时起义,最早的人都是躲在大泽里面的逃犯,好几千人。为什么躲到大泽里面,因为那里面地形复杂,都是沼泽和湖泊,又热又多蚊虫,外地人住不惯,进不去。

当然,大概在南北朝,中原人大量移民到长江流域,去安徽、江西和两湖的人最多,经济大开发,自然也就会有所谓夺地的问题。就是把湖边的地用来种粮食。这些地很肥沃,水又多,天气还热,所以后来长江反而成了中国经济最发达的地区了。

中国最大淡水湖原来是洞庭湖,1949年到1990年,洞庭湖水面面积缩小了五分之四,也就是说,洞庭湖只有原来的20%。其它地方呢?都是填湖造田了,就是修建一个水坝,然后把原来湖区的滩涂变成稻田。

这种田产量很高。但一旦长江大水,就必须有一个堤坝把水挡住。洞庭湖的五分之四,变成了这种稻田。当然,这些田主要成了政府田,后来也交给地方政府。以前广州军区就有一大片洞庭湖的稻田,种田的都是现役军人。

不仅是洞庭湖。你打开地图看,湖北、湖南、江西和安徽这一带,大大小小的湖泊特别多,也有很多这种湖,原来都是长江的天然蓄水池,现在被填湖造田了。比如鄱阳湖上个星期遭水灾的鄱阳县,很多农地农村,也是这一类的耕地。如果长江洪水太多,城市危急了,当局当然要把这种拦湖的堤坝打开,让水放进来,减小压力。这就是所谓炸堤泄洪的意思了。

就是说,长江中下游水患,当然是和这种天然蓄水池,就是这种湖泊湿地面积大量缩小有很大关系。大泽没有了。

另外,长江大水,和上游修水库也有关系。每个地方的水库,等于是提高了当地的地区基准水位,降雨后不渗透,直接流走,就形成了地方性洪水。还有各地开发过度,山上水土流失,没有植被,同样洪水也就严重了。

我们谈到长江大水,大家最关心的是三峡大坝。最近两天,中国政府承认三峡大坝有渗水,有位移,但质量没有问题,不会出事。还有中国专家出来说了,三峡大坝非常稳固,核武器打过来都不怕。我们不知道他是用什么数据来计算的,反正大家都笑话他。

三峡大坝现在这个选址,其实在50年代就已经定了。据我所知,中共起码做了三次的地质调查,判定这个水坝到底能不能修。前两次,也都是动员了数百名专家去搞,最后的结果都是不行。

当时专家还不是从环境等等其它问题去否定三峡大坝,而是因为地质条件本身,去否定修建三峡大坝。我上大学的时候,我们有教授曾经参加过这个调查,所以知道一些。

从地理学或者地貌学上面说,之所以形成一个河流,除了有水之外,河谷往往和地下岩层中硬度最低的岩层,以及岩层中的断层有关。也就是说,比较硬的岩层,就是山,比较软的岩层,水冲多了就成了河谷。这就是说,大河谷,往往都是地质不太稳定的。长江三峡地区,其实也是这样的,河谷中岩石和断裂带非常复杂。

三峡大坝是重力坝,就是一个水泥墙放在河谷里面。水泥墙再强,再结实,如果下面的基座有问题也不行。三峡蓄水,145米的时候大约是300亿吨的水,160米,也就是现在,要多出200亿吨左右。这么大的重量,对河床下面的岩石会产生巨大压力,河床变形,大坝的基座可能就位移。所以,现在说三峡大坝变形、位移,这个一点都不奇怪的。

当年清华大学水利教授黄万里,一直说三峡大坝不能搞。黄万里美国读书后回中国,抗战时在四川做水利研究,他最熟悉四川这些山区的地质特点和河流特点,知道当地的地质条件复杂,水文情况复杂。但当局不听他的,硬是决定上马。

黄万里曾经被打成右派。原因是他反对修建三门峡水坝。三门峡在黄河上,陕西进河南那个地方,是苏联专家帮助设计修建的。黄万里反对。长话短说吧。后来三门峡没有帮助解决黄河水患,也发不了多少电。

但带来的结果是什么?是陕西关中最富裕的农村消失了,因为三门峡水库蓄水,渭河流域大片土地被淹没。要知道,关中渭河流域,是陕西关中最富裕的地带,后来消失了,变成了贫困农村。

另外,因为淤积太多,所以水坝不成水坝,来多少水放多少水,水坝有什么用?然后用径流发电。这话很唬人,其实就是自然流水发电。水利发电,利用的是水的高度差,所以要修水库,把水位提高,然后冲下来带动发电机发电。径流发电,就是来的水水位多高,就用多高的水位发电,和水库提高水位发电完全是两回事。

三门峡蓄水后,3年多就被泥沙淤满了,一个完全浪费的工程。

黄万里反对这个工程,被打成右派,后来证明他对了,周恩来请他回去,但仍然不受重用,不听话。黄万里一直反对修建三峡水坝,认为三峡的问题比黄河那个三门峡更严重,以后只能炸掉,否则将遗害中华民族。

中共为什么要在三峡修水库,搞一个大坝?黄万里有一篇文章说,因为中共高层念念不忘。1956年,毛泽东写一首词,水调歌头,游泳。下阙是风樯动,龟蛇静,起宏图。一桥飞架南北,天堑变通途。更立西江石壁,截断巫山云雨,高峡出平湖。神女应无恙,当惊世界殊。

这首词,说他在武汉游长江,吃了武昌鱼。然后看到长江上的船,看到龟山蛇山,正在建武汉长江大桥。然后联想来啦,修个大坝,截断巫山云雨,把三峡拦住,高峡出平湖,然后震惊全世界。

诗歌很浪漫,但不能拿来当治国策略。诗人,语不惊人死不休。但毛的这个想法,其实在中共内部,尤其是左派中很有市场。他们相信人定胜天,相信没有什么事不能做的。当年反对三峡大坝的专家,后来都被挤压,赞成三峡的,后来都当了院士了,升官了。

这种制度,最后一定的,只能唯上是从,直到出大问题大灾难为止。陈云和邓小平一起主持中国的改革开放,一辈子和毛泽东对着干,毛泽东不喜欢他。他最著名的话,挂在自己办公室,是“不唯上,唯实”。可惜,文革这样的大灾难,只能换来几年的清醒,这是制度使然。

中共所有的问题,最后都出在“人定胜天”这一条上。我们只是希望,不要有太多人命去陪葬吧。

责任编辑:连书华 #

相关新闻
【有冇搞错】民主派初选 中联办惊到不会说人话
【有冇搞错】病毒改变世界 香港的三种未来
【有冇搞错】北戴河会或取消 习严防红二代政变
【有冇搞错】南海之争 霸权而非主权
最热视频
【重播】川普:辩论前须验证拜登是否吃药
【直播预告】2020美大选辩论 新唐人全程直击
【思想领袖】参议员克鲁兹:推翻中共的战略
【大选观察】拿下必赢?看预测最准的摇摆州
【珍言真语】霸气哥:国际反共 始于香港
【有冇搞错】中共的雅贪政治 张晓明一字卖470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