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纪元专栏】系统性种族主义令“取消文化”恶化

作者:肖恩·米勒(Shane Miller)/翻译:唐凤

6月5日,温尼伯“黑人命贵”成员游行,抗议美国黑人弗洛伊德被害。(加通社)
人气: 74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20年07月23日讯】近几个月来,“取消文化”和“政治正确”浪潮似乎愈演愈烈,特别是自5月非裔美国人乔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死于一名白人警官之手以后,充斥世界的系统性种族主义言论达到了一个新高度。

在线杂志《 Quillette》资深记者,加拿大编辑乔纳森·凯(Jonathan Kay)认为,病毒大流行使人们待在网上的时间更长,这削弱了彼此的信任并促发群体思维。而且,在“后基督教时代”的西方,反种族主义似乎披上了宗教外衣,成了一种新的宗教。

“它为信徒提供了理论根据,信徒们将对手视为异端,认为他们不仅错了,而且邪恶。 在与邪恶的斗争中,任何手段都不为过,即使这些做法是残酷甚至是反社会的。”凯说。

斯托克韦尔·德(Stockwell Day)是受害人之一。

弗洛伊德死后,抗议和骚乱在美国肆虐。作为前保守党内阁部长,德参加了CBC举办的有关系统性种族主义的讨论。 当被问及对总理特鲁多关于加拿大可能存在系统性种族主义的问题时,德认为加拿大不存在系统性种族主义。

他说:“加拿大以多元化著称,说我们存在系统性种族主义的说法是错误的。” “是有一些白痴种族主义者存在,但加拿大不是种族主义国家,大多数加拿大人都不是种族主义者。”

德的言论引起了强烈反弹,他最终辞去CBC评论员和公司职位,并为他的“不敏感和伤害性”评论道歉,承诺致力于“不懈努力,与一切形式的种族主义做斗争” 。

几周后,CBC主持人温迪·梅斯利(Wendy Mesley)因为使用了N词被停职。

取消文化”在大学校园更普遍,言论自由和学术自由成为其受害者。

2017年11月,林赛·谢泼德(Lindsay Shepherd)因为给学生播放关于性别代名词的视频,被指“毒害”学生,并可能违反了《安大略省人权法》。

支持她的教授大卫·哈斯克尔(David Haskell)说,在大学里,政治正确、不宽容和审查制度变得越来越顽固。这种事情正在北美和英国校园发生。激进的、不合理的结论被推广为“真相”。当教授们愿意将不合理的主张作为事实提出时,大学作为学术机构已经毫无价值。

哈斯克尔说,导致“取消文化”氛围的另一个问题是,在聘用方面,对保守和非正统学者的歧视。许多大学强迫新员工提交一份关于多样性、公平性和包容性的声明。在声明中,人们必须宣誓效忠“平权”的理念。

保守派人士认为,聘用应该依据才能和能力,而不是种族和性别。但是当声明成为学校聘用的常规,这些保守派人士就再也找不到学术工作了,校园中的多元化观点也将不复存在。

社交媒体在推波助澜,当学生毕业进入工作场所后, “激进的年轻员工”又会很大程度上影响其老板或公司政策。

进步主义者甚至成功地将异议词汇医学化。 即使人们谈论正常的生理性别,也被认为是“伤害”了一些拒绝生物学而偏爱深奥人体性别结构的人。人们都不想给他人造成痛苦,因此抱怨成了进步主义者的王牌,进而,少数人就可以左右整个社会的政策。

但是“整个事情不可持续” 。

作者简介:

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肖恩·米勒(Shane Miller)是安省伦敦的一名政治评论作家。

原文Systemic Racism Claims Exacerbating ‘Cancel Culture’ Climate刊载于英文大纪元。

本文所表达的是作者的观点, 并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观点。

责任编辑:文芳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