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疫苗适得其反?隐患已现(下)

作者:同根、古今

人气 924

【大纪元2020年07月23日讯】上篇,我们从科学角度,回顾新冠疫苗无效的原因,深入疫苗的ADE效应、CS效应,结合史实,论证了新冠疫苗或将出现巨大的反作用:不但不能防疫,还会成百倍地放大病毒毒性。疫苗的作用犹如一个正四面体,一面障目,只看到疫苗的正面(预防简单病毒),不顾疫苗另外的三个面(巨大的反作用),视疫苗为希望,或将贻误生机、走向生命的深渊。

下篇继续科学辨析,穿透表象,揭示深层因果。

(七)疫苗翻盘不简单,揭开诡辩见真颜

一度领跑世界的英国新冠疫苗,2020年5月21日宣布失败消息后,23日又辩解为局部成功,而后做千人试验,预计9月上市。成功的“反败为胜”,因为“辩明”了真理吗?其实不是。

1.逻辑的陷阱,虚幻的成功

审视疫苗的动物实验:6只疫苗猴都染上了新冠病毒,鼻部的病毒含量和没接种疫苗的猴子相同,其中,3只疫苗猴的肺部损伤明显,另3只疫苗猴没发生明显的肺部损害。辩解说:能对肺部起到部分保护作用,疫苗部分成功——其实不需要专业知识,细看就能发现:

①疫苗猴100%产生了抗体,100%感染了新冠病毒,且和非疫苗猴无差别,所以,该疫苗预防新冠病毒100%无效。这是辩解方也承认的。

②提疫苗猴50%没发现肺部明显感染,为什么不提50%肺部明显感染,与非疫苗猴无差别呢?这是对失败例证的“选择性失明”、掩耳盗铃。何况新冠瘟疫的轻症在80%上下,可以自愈,没有明显症状的本来就很多,怎么能把50%疫苗猴的“成功”算作疫苗的功劳呢?所以,“部分成功说”是逻辑陷阱。

③实验样本数量太少,“成功”的样本仅有3只,没有统计学意义,50%的比例更没科学意义。相反,100%的“一致无效”却有说服力。

可见,上述“把疫苗失败辩为成功”的说辞是诡辩,误导了很多人。

其实还有更误导的。中方的疫苗研发“超英赶美”,冲刺到最前沿。截至6月24日,中方有6个新冠疫苗项目进入临床,其中3个进入三期临床。“中国生物”的疫苗三期临床试验已在阿联酋推进;“科兴中维”的三期临床将在巴西展开,将招募9000志愿者做疫苗人体试验……

疫苗成功的标准是什么?三期临床产生抗体就算成功?按照以往,科学的标准应该是:能抵御病毒第一代S1的感染,直到能抵御病毒大范围变异为S2的感染,并且疫苗没有引发ADE、CS效应,那才是成功——登革热病毒疫苗、合胞病毒疫苗,都遵循了这个标准,在人体小试,失败即止,使得前面各期实验的“虚幻成功”变成了失败!

在尚未“临床虚幻成功”之时,中方的新冠疫苗就定下了先给军队和非洲接种,在阿联酋和巴西进行大规模人体试验。按照中方当前的标准,只要病毒变异掀起的二波疫情没有袭来,三期临床没显现危害,那么就会大面积推广接种,推给上亿人,如果时间允许,新冠疫苗会供不应求,推向几十亿人……可是,新冠病毒早晚会大范围变异为二代S2,第二波疫情一旦袭来,旧疫苗产生的抗体对S2无效不说,巨大的ADE效应、CS效应,或将成为疫苗接种者的内在杀手,速病、危重、速死,将扫荡世界。

2.顾全大局?虚拟证据

一位疫内行专家说:也许疫苗会引发ADE、CS,导致重症和速死,但是,相比它能救1000人,是不是更值得?

这也在诡辩。他假设注射疫苗后的ADE、CS效应,这两种反作用的比例只有0.1%,1000人中只有1人产生了反作用,999人免于感染或者免于重症——如果真是这个比例,谁都会赞成,但是0.1%是幻想!回顾西班牙流感的第二、三波疫情的高死亡率就知道,ADE的比例是巨大的,死亡率超过5%(对比美国新冠患者死亡率4.7%);回顾合胞病毒的CS效应,一度疫苗造成80%的接种儿童住院,住院12.5%死亡[1](对比美国新冠病毒感染率19.5%)。所以,上述专家的“舍小就大说”不成立。

反作用的可能性是多少?尚无实证,但是可以类比。

(1)新冠病毒SARS-CoV-2,是迄今为止最“智慧”、最难对付的病毒,CS效应在萨斯冠状病毒SARS-CoV[2,3],莫斯冠状病毒Mers-CoV [4] 中都有报道,CS还是SARS-CoV-2致死的一个主要原因,可见不会小。

(2)ADE效应,冠状病毒家族基本都能引发,SARS-CoV-2是该家族的顶级新秀,不少学者估计ADE也小不了。

如果真是这样,很多人却要在第二波疫情来临前,抢先推广新冠疫苗,貌似为拯救人类献礼,结果或成为给毁灭献祭。

(八)病毒越变异,毒性越低?

不少专家说:病毒会变异得毒性降低,而不是毒性增高。因为毒性高,像埃博拉病毒那样轻易杀人,人死了,体内病毒都会死掉,反而不利于病毒生存;毒性低,和人类共生,更有利于病毒生存。这是“进化和自然选择”的结果。所以没必要担心新冠病毒的未来,人类前景光明。真是这样吗?

有人给上述理论提出历史性证据。澳大利亚本土动物很特殊,是袋鼠、树袋熊等有袋类动物的天下,没有兔子。1859年引进兔子后,因为没有天敌,兔子在澳大利亚原野泛滥成灾,草原生态被破坏。科学家以兔粘液瘤病毒(MYXV)灭兔,初期病毒的致死率极高,但后来致死率越来越低。可见,是病毒在传代中毒力下降。

这个证据只是“半截真相”,等于假相,它掩盖了后半截。后半截是,后来又发现:澳大利亚兔群又出现更重的疫情,病毒毒力回升[5]。

其实,上述的专家之说,不但没有事实例证,理论上也是错误的。病毒并不会因为宿主死掉而死掉,它在自然界中会传染给其它个体或休眠。最大限度地扩充、繁殖,是生物的本性,没有相生相克的制约因素就没有生态平衡,会像澳大利亚入侵兔那样泛滥。

所以,有制约因素,病毒才会收敛。简单稳定的天花病毒,在天敌(疫苗)的打击下,在自然界中绝迹前,在3000多年的历史记载中,毒性并没减弱。新冠病毒没有天敌,怎么会减弱呢?现在不是发现它变异得毒性更强了么?

(九)谗言顺耳忠言逆,慎重审视“好消息”

图说:北京知名画家大车创作的漫画《甩锅》,讽刺中共掩盖疫情真相嫁祸海外(大车遭北京公安带走训诫)。

良药苦口,忠言逆耳,谗言顺耳,这是中国人都知道的道理。而中共长期以来,为了维稳,“掩盖坏消息、只讲好消息”已经制度化。2019年12月初中共隐瞒疫情,正是这种制度的产物,既错过了防控的最佳时间,又使所有不知情者疏于防护,已经给中国和世界造成了巨大的损失。“三分天灾七分人祸”,也许人祸的比例还不止于此,人祸把天灾放大了。

“好消息”的惨痛教训之下,中共一如既往,一面为遮掩人祸不断甩锅,一面为继续“好消息”不惜造假,做新的掩盖。特别是当今二波疫情即将爆发的关头。宣扬中方新疫苗如何成功(只是诱生了抗体而已),中方的疫苗将拯救世界,“浮夸风”响彻网络,自诩救世主,为全民洗脑。种种顺耳的“正能量”,有害无益。

而今,新冠病毒疫苗的ADE、CS效应,这两大反作用在网络上不乏其声,但是,中共的高级专家对此一致沉默,还是畏惧中共迫害。掩盖的借口堂而皇之:还没有足够的证据。证据怎么来呢?在疫苗引爆二波疫情的重症和暴死之后来?那不就太晚了吗?

就像1976年唐山大地震前,几十个预报和紧急预报被中共压制一样,因为当时认定地震预报是坏消息,影响政权稳定。唯有青龙县(当时隶属唐山地区)顶着中共压力预报了,全县在户外搭帐篷居住。7月28日凌晨大地震,死亡至少24万人,青龙县房屋倒塌18000间却只死1人(因心脏病)。这个成功预报地震的奇迹,已经在联合国备案。

救人的真相,本来就难得,被官宣的谎言压制包围,更显珍贵。

(十)一度措施皆成空,两害权衡取其轻

1.疫苗转基因,突破有创新?

新冠疫苗种类很多,最新的是“DNA疫苗”,这个新技术,能不能突破传统疫苗的ADE和CS效应的瓶颈呢?

科学家会告诉你DNA疫苗是基因疫苗,但是不会告诉你它是“转基因疫苗”,后者才是关键所在。它是用“转基因手段”,直接往人体里注射转基因DNA,这种DNA能产生“仿新冠病毒”,“仿病毒”诱发人体产生抗体。但是这种DNA会插入到人体的DNA里去造成基因不可逆的损伤,这就是转基因的慢性毒性。大量实验证明,转基因的毒害没法救治,只是被某些“权威专家”视而不见而已。

DNA疫苗,这种新技术还没一例成功面世,为什么当今紧锣密鼓地抢时间开发呢?最大的理由就是DNA疫苗周期短、生产快,一旦二波疫情爆发前,其它疫苗产量不足,DNA疫苗能充当大面积推广的主力军。

如果DNA疫苗不能避免传统疫苗的ADE和CS反作用,它的转基因毒性会加速人类的自毁;假如DNA疫苗能突破ADE和CS,在“当前能救命”和“三十年后转基因毒害发作”之间,很多人还是会选择使用,这是“两害权衡取其轻”——关键是,“假设突破ADE和CS”成立吗?

2.依仗新疫苗,在劫恐难逃

其实,不是“众多种类的新冠疫苗,有些会失败,某些可能成”,而是都会失败——因为当前新冠疫苗都是针对第一代病毒S1做的,即使都成功产生抗体,也会对大范围变异的第二代病毒S2无效。新冠病毒变异很快,疫苗研发的速度赶不上,旧抗体不抗新病毒,这是科学规律;旧抗体对变异的病毒,ADE、CS效应更大,也有历史规律可循,西班牙大流感、登革热病毒等,就是验证。

上述结论,是全局考虑。拿疫苗诱生抗体的局部“成功”影射全局成功,只看“疫苗四面体”的一个面,这种片面、不科学的“主流好消息”,误导了大众。

3.群体免疫,陷入死局

这样看来,无奈之下不作为的措施——群体免疫,也将失败。因为群体免疫是淘汰第一波的易感者,感染后幸存下来的人群(病愈和无症状感染者)对新冠病毒第一代S1有了抗体——相当于接种了自然疫苗,等大范围变异的第二代病毒S2袭来,那同样会产生ADE、CS反作用。

当然,群体免疫的抗体是自然产生,可能会比疫苗诱生抗体温和一些。二代病毒袭来,ADE、CS效应可能会温和一点,仅此而已。

4.智者与赌徒

历史智慧的成功经验,是“两害权衡取其轻”,慎重放缓。赌徒失败的教训,是“两利权衡选其重”,不看风险。

具体地说,只对新冠病毒(百白破、小儿麻痹等已被历史验证过的疫苗还得给孩子打):

①打新冠疫苗风险太大,病毒变异后,不但还会感染,而且重症死亡太多;
②不打疫苗,感染、死亡比例都小。

所以选危害小的②。

如果像赌徒那样,只看好处:

①开发新冠疫苗一旦成功,既能成为挽救世界的“救世主”,又能挣大钱,名利双收,哪怕成功的希望只有亿万分之一,也要赌一把。

②不急推疫苗的好处,是不求有功,但求无过。

赌徒选利益大的①,无视害处:失败的可能性大亿万倍,可能害死更多的人,身败名裂。陷入赌徒的思维,拿亿万生命去赌一个几乎必败的结局,只能留下惨痛的教训。

(十一)一波未感染,二波可心宽?

读到这里,可能很多读者如释重负,会觉得:第一波疫情我们没感染,就不用太担心第二波疫情了,因为只要不打疫苗,就不会产生ADE、CS反作用,可以放宽心,毕竟第一波防疫已经有成功经验了……

然而,事实可未必那样啊,因为任何检测手段都有灵敏度限制,第一波未检测出感染,有可能是试剂灵敏度低,没检测出来。

中方检测试剂合格率只有30%上下,被外国大批退货,主要因为灵敏度低、错误率高。当今中方的检测要做两三次,才能确定阴性。即使三次检测都是阴性,因为灵敏度都低,也不能保证没感染。欧美检测灵敏度再高,也有限,人体内新冠病毒和抗体浓度低了,也检测不出来。这样看来,无症状感染者的比例更大。

图说:中方无症状感染者的比例,各地差异也大,数位游戏尤缺湖北和武汉(作者提供)。

中方学者统计的无症状感染者比例很小(见上图的1.83%),和意大利的44%,美国的25~50%相差甚大,而且国内各地的差别也非常大。国内标准、检测都一致,技术都差不多,差别巨大的原因无非是检测不完全,或者掩盖、造假的标准不一致。所以,中国宣布的无症状感染者的比例,没有意义。

通过上文灵敏度的分析,美国50%的感染者无症状,比例也比实际低,有大量的感染者,没有检测出来。因为他们体内的病毒、抗体的浓度都很低,是不是不会引起ADE效应呢?

恰恰相反,而今学术界普遍认为的引发ADE的重要原因,就是抗体浓度低。所以,ADE反作用,反而会在无症状感染者、大批“没感染人群”中,大量出现。即使他们不打疫苗,第一波的隐形感染,也相当于被打了疫苗,病毒S1起到了疫苗的作用。这样,大量重症和死亡,恐将袭击这批人群,像西班牙大流感那样,造成二波疫情的空前死亡率。

(十二)淘汰与救赎

古今中外,出现过几次毁灭性的大瘟疫,如葬送古罗马帝国的大瘟疫、覆灭明朝的大瘟疫,它们有共同的特点:

①烈性传染,大量人口被淘汰;
②瘟疫定时定地爆发,似乎如约而至;
③定向感染特定的人群,某些人群频繁接触传染源也不会染疫;
④疫情在各地游荡、此起彼伏;
⑤在没有疫苗、没有特效药、杀不灭病原体的情况下,瘟疫突然神秘地消失,有的若干年后会卷土重来。

当今的新冠病毒SARS-CoV-2,中共竭尽全力割裂它和SARS-CoV的关系,理由是两者基因相差20%,反而欲盖弥彰。要知道,登革热病毒四个亚种,基因差别在30~35%,都是“一家亲”。相差20%的SARS-CoV和SARS-CoV-2,在科学上,割裂两者也是错误的,因为他们刻意忽略了冠状病毒的“基因重组”,掩盖了早已发现的大范围基因改变。从这个角度看,新冠病毒SARS-CoV-2很可能是SARS-CoV的第二代,就算不是SARS-CoV直接演化来的,也是SARS冠状病毒家族的“第二梯队”。SARS冠状病毒家族卷土重来,它的先锋SARS-CoV,在2003年也是“神秘消失”的,令科学茫然。

这样看来,新冠病毒SARS-CoV-2具备了上述五个特征,毁灭性再次彰显,这就与上篇的分析殊途同归了。

目前学术界已经知道,同时感染两种(有一定变异的)新冠病毒,都会出现重症,很难存活,感染三种的就更别说了。推测是病毒彼此间产生了ADE效应,互相促进恶化。

可防可控?7月6日的国际医学期刊《临床传染病》杂志上,来自32个国家的239名科学家签署了一封公开信,敦促世卫组织修改“新冠病毒防护指南”,承认新冠病毒通过空气(气溶胶)传播,倡导“采用预防措施来减轻这种空气传播途径”[6]。但是,世卫组织终以“没有确定的科学证据”、“还有争论”为由,拒绝改口。

这些科学家,是以众多被传染的病例反推,认定新冠病毒会通过空气(气溶胶)短效传播,这种反推是科学的。世卫组织认为证据不足,只是科学还没研究透气溶胶传播的实质过程而已,这种轻率的否定是不科学的。

如果世卫组织承认了科学家们是正确的,等于承认了自己以前指导的防控措施存在重大漏洞,要为大量被感染者负责;等于承认了世界各国的防控,特别是“中国的成功防控”,都存在大漏洞,就像不断加高堤坝防洪水,却无视了一个大缺口。1米的社交距离远远不够,口罩能挡住飞沫,却挡不住悬浮的新冠病毒干核……如果是这样的话,无症状感染者的群体会空前庞大——这和上文检测灵敏度低造成漏报,相互印证了。

这样下去,人类的“淘汰模式”,将被大自然启动;空前的劫难,恐怕已经没有悬念。

看到这里,可能很多读者会质问:你们说的太悲观了,难道没有希望了?不是没希望,救赎的正路早已在人间展现。而当今“疫苗拯救人类”的假相,却让人类进入“希望幻像”,背离了最后得救的希望,推动海量的生命走向毁亡。

治病要寻根,恶果必有因。中国古代先知明确说过:一些天灾的根源在冤狱,可以用大赦解开[7]。对比历史上的毁灭性大瘟疫可以看到:冤狱越大,瘟疫越重;迫害正法信仰,是人类历史上最大的罪恶,巨大的天谴都是这样招来的。

以史为鉴,可以知兴替。要走出这次大劫,唯有找到真相的大门,而且不能错过短暂的机缘。那么如何保证自己得到救赎?明慧网上有大量活生生的实例,新书《新冠疫劫》也从不同角度给出了一致的答案。日日增进的疫情死亡人数在警醒着世界的每一个人:

天地两茫茫 世人向何方 迷中不知路 指南有真相
贫富都一样 大难无处藏 网开有一面 快快找真相[8]

(全文完)

[1]Hyun Wha Kim,et al., Respiratory syncytial virus disease in infants despite prior administration of antigenic inactivated vaccine. American Journal of Epidemiology,1969;89。

[2]Fan Luo, et al., Evaluation of Antibody-Dependent Enhancementof SARS-CoV Infection in Rhesus Macaques Immunized with an Inactivated SARS-CoV Vaccine. Virologica Sinica, 2018; 02

[3]Qidi WANG,et al., Immunodominant SARSCoronavirusEpitopes in Humans Elicited both Enhancing and Neutralizing Effects on Infection in Non-human Primates. ACS Infectious Diseases, 2016,2,5。

[4]Anurodh Shankar, et al., Immunization with inactivated Middle East Respiratory Syndrome coronavirus vaccine leads to lung immunopathologyon challenge with livevirus. Human Vaccines &; Immunotherapeutics, 2016,Jun 07。

[5]Peter J. Kerr, et al., Next step in the ongoing arms race between myxoma virus and wild rabbits in Australia is a novel disease phenotype. Proc. Natl Acad. Sci. USA 114, 9397–9402 (2017)。

[6] Lidia Morawska, Donald K Milton, It is Time to Address Airborne Transmission of COVID-19, Clinical Infectious Diseases, ciaa939,2020 july 06。

[7]李淳风(唐),《乙巳占》。

[8]李洪志大师诗词:《洪吟三》〈找真相〉

转自明慧网

责任编辑:莆山◇

相关新闻
凯撒医疗在西雅图研究新冠疫苗
南半球首个中共病毒疫苗人体实验启动
福西:无法保证会有有效中共病毒疫苗
新冠疫苗适得其反?隐患已现(上)
最热视频
【有冇搞错】数字极权主义侵袭 最后的自由之战
【珍言真语】张崑阳:痛心同伴陷囹圄 坚持抗争
【新闻大家谈】至暗时刻 重现奇迹关键密码
【财商天下】公私合营复活?“待割韭菜”出逃
【薇羽看世间】释放大海怪 舞弊阴谋无处遁形
【微视频】川普记者会正名 拜登社会主义改造?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