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信法轮功 大连三姐妹曾陷囹圄16年

人气 454

【大纪元2020年07月25日讯】来自辽宁大连的王家三姐妹,各自拥有一份成功的事业——二姐王春荣是大连信诚会计师事务所董事长,三姐王春英是大连中心医院主管护士师,四妹王春彦拥有一家贸易物流公司。她们在工作和生活中用“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在社会上享有美誉。

然而,1999年江泽民发动对法轮功的迫害,实施“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非人政策。三姐妹多次被抓捕判刑,刑期加在一起长达16年半,在监狱里受到残酷折磨。王春荣的会计师事务所陷入瘫痪,七十多名员工失业;王春英因遭酷刑上肢萎缩,至今左手发麻、手指根皮肤发黑;王春彦公司业务停滞、声誉受损,仅2001年被抓捕时造成的经济损失就达130万元人民币。

王春荣回忆三姐妹在1999年9月至10月期间分别去北京上访的经历时,她说,“我们姐妹三人修炼大法后身心受益无穷,深知师父是最正的,大法是最好的”,因此三人不约而同的想去北京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

王春彦说,21年以来,她认识的法轮功同修中有21人因迫害失去生命,多人被长年非法监禁。

王春英曾被两次关入臭名昭著的马三家教养院,历经五年多的折磨。她回忆道,2009年7月20日,被关在马三家的法轮功学员经过两个月的精心准备,将一条两米长、一尺宽的横挂在了马三家二楼的红墙外,上书“法轮大法好!天灭中共!三退保平安”。

王春英说:“我们用行动告诉世人、告诉迫害法轮功的警察,无论怎样的酷刑迫害,都改变不了大法弟子对“真、善、忍”的正信,强制永远改变不了人心,迫害最终都将失败。”

以下是王春荣、王春英、王春彦7月17日在中共驻美大使馆前集会上的发言:

王春荣发言

大连信诚会计师事务所董事长王春荣。(林乐予/大纪元)

我叫王春荣,来自辽宁大连。1998年,我和两个妹妹王春英、王春彦相继得法修炼。

说起七二零,从1999年走过来的每一位大法弟子都有一段刻骨铭心的修炼历程。在那血雨腥风的岁月,我和两个妹妹在北京的经历及亲眼见证全国各地大法弟子到北京护法的历程,至今仍历历在目。

1999年7月20日,中共邪党发起了对法轮功的迫害,我们姐妹三人修炼大法后身心受益无穷,深知师父是最正的,大法是最好的。经过交流,我们三人不约而同地都想去北京证实大法。小妹王春彦于1999年9月26日去了北京,我和大妹王春英在十一假期去了北京。

当时北京的气氛非常紧张,小妹说,天安门附近有很多同修,大家都认识到用生命护法,告诉人们真相,可是没有人知道应该怎么做。小妹住在了天安门附近的一个五星级宾馆,她和同修们在那里接受了英国太阳报记者的采访。她后来才得知,当时在场的有翻译李彬和后来被迫害致死的丁延等十几位同修。记者问了很多问题,“你们在天安门周围有多少法轮功学员?”“你们在这里干什么?”“你们住在哪里?”“你们是怎样生活的?”等等。同修们告诉记者,在天安门周边有很多大法弟子,都在等待中国政府给法轮功一个合理的说法,很多大法弟子没有太多的生活来源,他们住在苹果园的地窖里,住在北京郊区的帐篷里。那位记者很感动,表示会尽力为法轮功发声。

几天后,小妹从北京回到了大连,她说应该和更多同修交流,让同修知道我们大法弟子的使命。

9月30日晚,我和大妹也踏上了去北京的路。到了大连火车站,我们看到每节车厢门口,都有乘务员举着牌子,上面写着污蔑大法和师父的污言秽语,强迫每个乘客念一遍。看到这个情景,送我们的外甥女愤怒地质问他们,为什么把大家当成玩偶。他们警觉地问外甥女是不是炼法轮功的。外甥女说: “我没炼法轮功,但是你们这种做法我不接受。” 在外甥女的掩护下,我们避开了盘问,顺利上车。

经过一夜的颠簸,我和大妹到了北京。当时风尘仆仆赶往北京的同修从穿着上很容易辨认,我们姐妹俩衣着正式,因此没有引起警察的注意,顺利到了同修家。在北京的日子,我们结识了很多来自全国各地的同修,大多都是年轻人,他们的纯真善良,对大法的坚信和对邪恶的无所畏惧,让我们深受触动。记得一位四川的年轻同修交流说,在被警察戴上手铐押送回老家途中,他机智地从火车上跳下,在师父的保护下他竟然毫发无损。他太累了,倚靠墙边睡着了,醒来时天已大亮,他发现自己竟然坐在派出所门口睡了一夜。后来他泰然回到北京的住处,又汇入同修中。

在北京的同修们每天如饥似渴地学法、交流,互添正念。我们不想给同修添麻烦,决定另找住处,可是谈何容易。宾馆门上都贴着“法轮功人员禁止入住”。我们走了很长的路,终于找到一家没有贴告示的旅馆,住在了地下室。第二天我们得知,在我们离开的当天下午,警察搜查了我们待过的同修家,抓了所有同修,我们听后感到很痛心。

失去了交流的环境,同修就在我们住的旅馆交流。为太阳报记者做翻译的同修李彬跟大家交流了受访经过,当时在场的还有大连的辅导员陈真利和孙连霞,两位同修回大连后,先后被迫害致死。孙连霞是2000年1月被迫害致死的,遗体停放在我大妹所在医院的太平间。我们姐妹三人闻讯赶到医院的太平间,看到孙连霞同修的遗体,她面目皆非,她的家属低声告诉我,她的后背全是伤。当时很多警察在场监视我们,我质问警察:十月份我见到孙连霞,才过了两个多月,好好的一个人怎么就死了?有个警察端着摄像机给我们录像。

从北京回来后,我知道该怎么做了,要告诉人真相。我到多个学法小组和同修交流在北京的见闻经历,同修们也都知道怎样做了。这时传来消息警察要抓我,一天傍晚十几辆警车包围了我家前面的楼,我从同修家出来,路过那些警车,一个女警察盯着我,我稳住心,让同修离开后,我没回家,转身进入一个公共浴池,直到警察离开,由于我家刚刚搬到了这个新建的小区,警察搜寻无果,这件事就不了了之了。

二十多年过去了,这场迫害仍在继续,大法弟子们还在坚持不懈地向世人讲述着真相。这段经历就像发生在昨天一样,我们会珍惜所走过的路。

王春英发言

原大连中心医院主管护士师王春英。(林乐予/大纪元)

我叫王春英。在中共对法轮功非法迫害的这二十一年间,我们姐妹三人因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告诉世人真相,都被非法抓捕判刑,刑期加在一起长达16年半。

我的姐姐王春荣是大连信诚会计师事务所董事长、高级会计师,从事会计及财务管理工作四十多年。因我姐修炼法轮大法,按着“真、善、忍”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管理企业,十几年上万份审计报告没有一份是虚假报告,在社会上享有很高声誉。

自从中共江泽民集团1999年迫害法轮功以来,这样的好人,三次被抓,抄家,最后一次2007年8月14日上午,被破门而入的警察强行抓走,同时被抓的还有其他36名法轮功学员,随即大连中山分局的警察闯进我姐的公司,抢走了电脑、打印机、复印机等办公设备,搜走公章,公司门被贴上大封条,把公司的奔驰面包车、桑塔纳轿车开走。

由于我姐被非法抓捕,导致公司客户大量流失,公司陷入瘫痪,70多名员工失业,她的注册会计师执业证书失效,从事四十多年的会计生涯因迫害就此结束。

2007年9月,我姐被非法劳教2年零3个月,劫持到沈阳马三家劳教所;12月,从马三家劫持到大连姚家看守所,重新非法判刑3年,此前在看守所和马三家非法关押的时间都不计算在内。一个案子两个判决结果,中共首次出炉了“先教养,后判刑,教养刑期不算”。在3个月的审查中,中共人员没有找到任何所谓的“证据”,只因他们把我姐被非法绑架案作为向上级邀功领赏的典型,这个所谓的“大案”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冤案。

我的妹妹王春彦曾经是一名成功的商人,有自己的物流公司,从事进出口贸易及运输。因她修炼大法人很诚实,和她合作的人都很信赖她,所以业务稳定。

2001年底,由于制作资料被西岗区公安局盯上,她从此开始了流离失所的生涯。西岗区警察对她先生长期骚扰,到单位、到家里、在路上跟踪,将近一年的时间无果后,警察就将我妹夫暗算。2002年1月3日,50岁的妹夫离开了人世。

极度伤心的妹妹于10天后被大连市刑警大队抓捕。警察搜了她的家和公司,将公司的两台车扣押,又将其公司贴上封条。公司大量的进出口业务停滞,造成了运输的物资、设备衹能停在大连港。企业的声誉受到严重的影响,多年合作的客户从此断绝了联系。特别是她所投资的电脑教学教室,正是收获的季节,律师告诉她,你是三无人员(无底案、无证人、无材料),只要你放弃修炼,我可以给你办出去。我妹妹没有同意,因为她当时在看守所关押不能到场,130多万元人民币全部损失。

甘井子区将她判刑两年送进了辽宁省女子监狱。经过了两年的冤狱,2004年1月她刑满释放。

2007年8月14日,大连市公安局对近40名大法弟子进行抓捕,我妹妹和她的女儿也同时被抓。这一次我妹妹被当作头头处理,2008年3月8日开庭那天,法院开了三辆警车,前面是开道车,她被安置在第二辆里,后面是押车,三辆车由步话机联系。法院害怕劫警车,提前三个小时将她送到法庭,并戒严。妹妹没有放弃救度押解她的法警,给其中一个法警队长讲了真相,他和一个女法警同时退了党,还对妹妹说,你这个人这么好,我给你疏通一下,如果是个普通的案子,我想办法给你撤了。最后整个案件只有她自己开庭,作为负责人被判刑五年,二度被关进辽宁省女子监狱,公司也倒闭了。在中共这场迫害中,她失去了亲人、失去了事业,身陷囹圄共七年。

我曾是大连市中心主管护士师,从事护理工作30年,被评为中心医院的优秀护士,在这场惨无人道的迫害中,我五次被抓,两次被非法关押在马三家教养院5年3个月,在大连姚家拘留所因不穿囚服、不背监规被恶警用沉重的脚烤,手铐栓一起铐在木板床上人成了球状形,双侧臀部5×5厘米大小的皮肤压成黑色,被称做熊猫眼睛,铐了5天5宿。

在臭名昭著的马三家魔窟里,每个月都要在认罪认错的考核表上签字。我拒绝签字,被大队长张春光、教导员李明玉、等六名恶警察强行铐在两张双人铁床的中间,右手被铐在铁床上铺的铁栏杆上,左手被铐在铁床下铺的铁栏杆上,人蹲不下也站不起来,被手铐紧紧铐住的双手,很快就肿起来了呈黑紫色,然后警察用脚使劲的踹床,直到踹不动为止,我被抻得紧紧的,全身像撕开了一样。警察不时地晃深深卡在手铐内的双手,疼痛更加剧烈,像在切开的刀口上再撒上一把盐,撕心裂肺地疼,当时沈阳是零下十七、十八度,但我还是大汗淋漓。

其间,警察还反复逼我签字,拒绝就继续铐,一直到下半夜一点半他们才把我放下来,整整铐了十六个小时,手肿得像馒头、呈黑紫色,手腕、手背十几处皮肤被手铐磨破了,流得血都干涸了。在马三家,每个月都要面临着拒绝签字被酷刑的迫害。

2008年10月7日,我再一次被马三家教养院院长杨健、大队长王延平、张春光、7个恶警上大挂酷刑迫害23个小时。他们将我双手铐住,用布带围着手铐紧紧缠了几圈,俩个警察一面一个站在床尾,把我固定在床头对着他们,然后狠劲一拉,我整个身体一下就从床头抻到了床尾,然后把双手分别铐在双层铁床上铺的栏杆上,人成90度弯曲,整个身体的重量全部压在手腕上,双膝盖、双脚腕用五、六寸宽的布带子紧紧缠了几圈固定住,一动不能动。整个身体像五马分尸一样被撕开,大汗淋漓,外服和毛衣都湿透了,人几乎昏死过去。护士逼我吃救心丸,我紧闭双唇,她捏着我的鼻子,左右开弓扇我的嘴巴子,直到我憋得上不来气,张口换气的一瞬间,她把九粒救心丸强行灌到嘴里。很快我的手和手腕全发紫了,那种撕心裂肺生不如死的痛苦无法用语言形容。

大队长王延平、男警彭涛上来揪着我的头发,左右开弓扇我的嘴巴子,王延平边打边说:“你还给我上明慧网”。此时看到脚下头发落了一地。听到“明慧网”三个字,恶警翟艳辉转身180度大转弯飞起一脚踢在我的左上臂内侧,事后发现,左上臂皮下出血形成一个完整的黑黑脚印在上面,一个多月后才渐渐地恢复。

晚上八点多,两个分队一百多人到小号前面的房间取行李,我高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和我同时被铐在另外几个房间的同修也喊起来,“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的呼声响彻整个走廊。大队长张春光、李明玉慌忙地跑进来,手里拿着一卷五、六寸宽的黄色胶带纸说“你还敢喊法轮大法好,你还能喊得出来?”说着就用胶带把我的嘴围着头紧紧缠了4-5圈,鼻子被压得扁扁的,呼吸困难。一直到第二天上午十点多才把胶带纸强行拽下来,撕下来的胶带纸沾满了头发,嘴和鼻子都出血了。

在这个过程中,警察不断地晃卡在手铐内的手,一晃更加重了那种钻心的疼,不断地晃,手腕的皮磨烂了,流着血,就这样被铐了整整二十三个小时。手铐打开后上肢失去知觉,双手手腕、手背二十多处皮肤磨烂,好多玉米粒、绿豆粒大小不等,密密麻麻的水泡围着手腕转了一圈,惨不忍睹。

后来我的上肢萎缩得像小孩子的胳膊一样,双手合谷肌肉贴在一起,手指变细,至今左手发麻,手指根皮肤发黑的印记。

在马三家我还经历了可怕的强行抽血,2008年5月12日下午,警察强行把我们十二个人拉到卫生所抽血做化验。我拒绝,马上就上来三、四个警察托我,我双手死死拽住门把手,用尽全身力气挣扎,最后被九个警察强行按到床上,全身被压得一点动不了,这时我高喊:“法轮大法好,迫害大法弟子有罪!”大队长王延平抓起一个枕头一下压在我的脸上,顿时我眼前一片漆黑,呼吸急促,我拚命晃头挣扎,头一下撞到了墙,借着枕头和墙之间的一点点缝隙才免于窒息死亡,就这样他们强行抽了我正常化验三倍的血。

在马三家无论受到什么样的酷刑迫害,我从未掉过一滴眼泪。此时我哭了,想到那些绑在手术床上被活活摘除器官的大法弟子,就像警察粘板上的一块肉任人宰割,他们死得太惨了。虽然迫害如此惨烈,我没有被吓到,在我离开马三家的最后一个“四二五”,从食堂到回囚室的路上,喊出了我的心声“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分队的其他同修马上跟着喊起来,那一刻“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的喊声响彻整个马三家操场。

2009年7月20日是我在马三家最后的一个“七二零”,为了在魔窟里证实大法,经过2个月的精心准备,我制作了一条2米长、1尺宽写有“法轮大法好!天灭中共!三退保平安”的条幅挂在马三家教养院二楼的红墙外。我用行动告诉世人、告诉迫害法轮功的警察,无论怎样的酷刑迫害,都改变不了大法弟子对真、善、忍的正信,强制永远改变不了人心,迫害最终都将失败。

王春彦发言

王春彦说,21年以来,她认识的法轮功同修中有21人因迫害失去生命,多人被长年非法监禁。(林乐予/大纪元)

我叫王春彦。我们姐妹三人所遭受的迫害只是冰山一角。时任大连市长的薄熙来是江泽民残酷迫害法轮功的急先锋,执行江泽民活摘器官命令的主谋和始作俑者。主政大连期间,薄熙来利用监狱、劳教所等,构建活人器官库,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牟取暴利。在大连市建立“尸体工厂”,残忍之极。

1999年至2003年,薄熙来在大连扩建、新建监狱和劳教所,如大连监狱、南关岭监狱、金州监狱、瓦房店监狱、庄河监狱,周水子教养院、姚家看守所等。在这些监狱及劳教所里,警察恣意动用的酷刑有:殴打、鞭打、电刑、冷冻、捆绑、火烧、烙烫、吊刑、钉竹签和铁丝穿扎;性虐待、强奸,甚至活摘器官等等。

我身边的大法弟子有21人在这场迫害中失去了生命,有多名大法弟子身陷囹圄多年。有资料显示,2017年年底开始,辽宁大连部署升级对法轮功的迫害。中共“610”办公室被撤,只是中共高层为了搪塞西方社会,迫害仍在持续。

近日,又发生了多起法轮功学员被大连市国保警察有预谋的统一绑架、非法抄家事件。

2020年3月9日晚8时左右,常学玲含冤离世,终年五十五岁。宋淑春于2020年5月30日含冤而死。6月16日下午4点,鞍山市67岁的法轮功学员王殿国在大连市监狱被迫害致死。两年前,其妻于宝芳在鞍山市女子看守所被迫害致死。

6月26日下午,大连法轮功学员任海飞被大连甘井子分局甘井子街派出所绑架,公寓被抢劫,被抢走现金50多万,关押在大连姚家看守所里,看守所以疫情为借口,不让律师见他。2020年7月10日至11日,大连市公安局、政法委,对大连市旅顺区、金州区、瓦房店市、普兰店区、庄河市、甘井子区等法轮功学员实施统一绑架、抄家。据不完全统计,至少有三十名法轮功学员及家属被绑架。

目前,中共病毒大流行的阴影笼罩全球、大洪水将半个中国泡汤、港人不惧恶法奋力抗争,中共的狂妄、残暴、和无耻已经触犯众怒、国际上抗共联盟已经形成、对中共的大围堵正在进行。中共政权已经穷途末路、大势已去,正在土崩瓦解、红船在快速地沉落。

在这里,我们正告大连市公检法司及迫害大法弟子的相关人员,对修炼佛法人的迫害,就是对你自己的迫害。你们所做的一切,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都记录在案。停止迫害,改邪归正,切割中共,才是明智之举。也希望你们明白报应是如影随形,也希望大使馆工作人员及其他体制内的人,认清形势、远离中共、远离一切灾难的根源,不要陪中共坠入深渊。

责任编辑:李明

相关新闻
90后女孩:父母坚持信仰与正义 是真英雄
反迫害21周年 华府法轮功学员烛光夜悼
美宗教自由大使:中共强摘法轮功学员器官
走出恐惧 百强公司工程师营救狱中妈妈
最热视频
【拍案惊奇】李克强为何去三星堆 侵台有时间表?
【有冇搞错】博鳌论坛越来越冷 习近平言不由衷
【唐浩视界】海外餐馆爆窃密 习自曝7致命弱点
【探索时分】蝙蝠侠战舰:朱姆沃尔特号驱逐舰
【时事纵横】气候峰会成吹牛会?蓬佩奥发警告
【秦鹏直播】反击党媒围攻 特斯拉抛“黑匣子”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