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在美国充当中共代理人?(3)

中共游说美国:利用大公司的利益 来代表中共介入 这是FARA和LDA执法的盲点

人气 4642

【大纪元2020年07月25日讯】(大纪元记者蔡溶纽约报导)在限制游说的立法方面,美国在1946年通过《联邦游说管理法》,其核心是“公开原则”。但这部法律只限于职业说客和直接游说,没有要求大企业和律师事务所登记申报,而他们才是游说的主体。

最典型的案例是2000年,波音等数百家美国跨国公司,花费上亿美元,共同游说美国政府给予中国贸易最惠国待遇。参与人员包括各公司内部的政府关系专家,“美国商会”、“美中贸易委员会”、行业联合会,以及共同雇佣的专业游说公司。

当时的背景:中共因侵犯人权和商业权利而受到抨击。中共无视知识产权保护,并关闭其国内市场,使美国无法出口。但是这些美国公司对中国廉价劳动力的兴趣已经压倒了所有其它担忧。在近一年时间里,他们举办大量讲座和会谈,逐步向国会灌输开放对华贸易将会给美国企业带来的巨大商机,最终获得成功。

根据塞缪尔(Wagreich Samuel)在2013年发表的“代理游说:1979-2010年中国在美国的游说活动及其对FARA的影响研究”(Lobbying by Proxy: A Study of China’s Lobbying Practices in the United States 1979-2010 and the Implications for FARA)一文,这件事背后是中共的运作。因为在1992年美国总统大选时,克林顿中国政策的核心是将中国最惠国待遇与人权状况挂钩,而中共迫切需要打开美国市场,展开大量活动拉拢美国大企业,许诺好处或美好愿景,令它们代北京游说白宫和国会放弃将最惠国待遇与人权挂钩。

换句话说,悬挂美国国旗的跨国公司充当了中共代理人。但是他们的游说活动,没有按照《外国代理人注册法》(FARA)提交报告,在FARA档案中完全见不到影。

美国国会在1995年用新的《游说公开法》(LDA)取代1946年的法律,但新法留下的漏洞仍然明显。例如只要使用20%以下的带薪时间从事“影响政策的活动”,便无须登记为“游说者”。虽然LDA记录了中国公司数千万美元的游说花费,但“代理游说”研究发现,从LDA披露上也看不到上述类型的公司游说与中共利益的关系。

如何判断你是否“外国代理人”。(大纪元制图)

豪华说客团

“代理游说”报告例举了一个案例,2005年中国海洋石油股份有限公司(CNOOC,下称中海油)出价170亿美元,竞购美国第五大能源公司优尼科(Unocal),发动了中国公司有史以来最大一宗游说行动。

报告说,中领馆和中海油花费了大约730万美元,试图让国会批准此交易,最终收购失败。然而,外界从FARA披露的信息能看到什么呢?尽管中海油的报告中确实提到了优尼科交易,但有关领馆服务的段落中没有提供参考资料,只看到在2003年至2005年增加了一笔458,006美元的开销无法解释。

中领馆反成跨国公司游说地

塞缪尔在FARA的研究报告中指出,中国人(中共)游说美国的方法,是利用大公司的利益,来代表中共介入,“利益已成为支持亲中国贸易法规的基础”。而司法部作为外国游说力量的主要监督者,却未能解决中国这种结合了经济利益影响着美国对华政策的游说方法。

上述的大公司,既有阿里巴巴这类中国公司或者他们在美国的子公司,也有波音这类美国跨国公司。“代理游说”报告采访的一位匿名游说者说,中共暗示“如果你要在我们的市场上取得成功,那你就在美中关系中发挥作用。”中共或明或暗迫使跨国公司游说美国国会,目的是实现中国自己的政策目标。

受访者说,中共大使馆会跟踪谁在国会作证,谁去了国会山,谁签署了(支持)信件。这些在中国投资的大公司就是这样,其首席执行官不断与中领馆接触。

一位匿名受访者解释说,美国贸易部一直在寻找中共违反国际贸易法的实例,希望借此向WTO法院起诉,但公司出于害怕遭到报复而不敢。根据三名受访者的解释,报告总结“中国已经在其领事馆中建立了自己的小型游说公司”。

报告说,中共已经学会越来越精巧的运用美国的政治制度进行游说,这展示了中共游说的规模和美国FARA框架的缺点。

上周美国司法部长巴尔(William P. Barr)敦促美国公司拒做中共“棋子”,也在揭示此意。

他说,美国企业的领导人可能不会把自己视为游说者,但确实有越来越多的中国官员及其代理人与他们接触,并且以市场与订单诱使美国的商界领袖拥护中共所偏爱的政策和行动。他警告美国企业界,那些被利用来为中国公司或政府发声的业界高层,可能已经涉及《外国代理人注册法》的相关规范。

针对媒体的大规模宣传

与游说政府部门和国会同时进行的,往往还有针对媒体的大规模的公关行动。

中共说客的游说路径可从纽约BLJ公司2010年8月登记“中国代理人”提交的报告中一见端倪。BLJ公司替中国驻美国大使馆以及中美交流基金会提供公关及顾问服务。

“为了利用奥巴马最近对中国的访问⋯⋯BLJ将继续依靠媒体和舆论运动促进⋯⋯”报告显示,他们起草新闻稿,与新闻界保持沟通,并时刻跟踪媒体报导。在2009年5月和11月安排了两次记者团到中国。这些记者代表了美国的顶级出版物,共带来28个媒体刊登。

他们还对美国四本主要的高中教科书进行了详尽的分析,针对与西藏和中国有关的问题提交报告,并提出了应对公共话语浪潮的建议。

“目标:发展和培养志同道合的美中关系专家圈;继续与有影响力的媒体人物建立关系,这些人物可以成为讨论美中关系的积极声音;继续为美中接触建立积极而有凝聚力的信息;努力通过美国主流媒体的文章,回应或访谈的形式来获得支持中国的声明。在这一年中,BLJ将努力每周平​​均进行3次媒体报导(采访,专栏,引述)⋯⋯跟进记者,确保媒体回应并吸引支持者。”

这不禁让人联想,拿了外国资助的宣传费写新闻稿,作者如果不在文章开头附上宣传费的收据,读者如何知道真假?

司法部要求外国政府拥有的新闻机构,包括中国的“中国日报”、中国环球电视网(CGTN)都按照“外国代理人登记法”FARA在美国注册,该法律也适用于那些由外国政府部分拥有的公司。那么那些悬挂美国国旗、却有求于中共或中国市场的媒体,是否也涉及相关规范?

后记

行文至此,一名读者致电记者说,《星岛日报》作为一家美国独立注册的媒体,但两岸新闻“帮北京做喉舌,先说美国政府的行动,跟着是中国政府讲,政法大学中国学者、中国的民间组织、中国大陆民众、中国网民轮番上场讲,由头到尾没有美国政府官员和专家学者的意见。”

他说,现在中美关系这么紧张,他每天看媒体报导,看到这种新闻不是一天两天,让他纳闷“这究竟是属于哪里的机构?像是(中共)外宣会批准的新闻,而不是多角度考虑事情的新闻。很多华侨在微信上骂美国,就是因为看到这种新闻,得出的结论。这样下去,(美国)会不会排华?以为整个华侨社会都支持共产党。”

最后他说,不希望该媒体变成工具,“这是华侨公平知情权的问题。如果这么多华人都去支持共产党,会把我们不支持共产党的人都拖累。大家都是唐人,我理解很多人都是中国长大,有爱国的感情,但不要用你的亲共影响美国的国策,影响到我们。希望可以用所有可用的工具,互相保护大家,走过这段时期。”◇
谁在美国充当中共的代理人?(1)
谁在美国充当中共的代理人?(2)

责任编辑:李雯

相关新闻
防中共统战 美议员促执行“外国代理人法”
反中共渗透《外国代理人登记法》应用广(上)
谁在美国充当中共的代理人?(1)
谁在美国充当中共的代理人?(2)
最热视频
【纽约调查】护理中心拉客 女老板被起诉
【重播】川普签署美国第一医保计划 3大要点
【珍言真语】郭卓坚:中共越界绑架12名港人
【珍言真语】杨健兴:港警改例 扼杀网媒阻真相
【新闻看点】遭美重击北京狂扰台海 美军重返台?
【时事纵横】中共“脑残及惩罚”外交 美欧抵制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