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加国补助金丑闻续发酵 媒体揭WE与中共关系

图:因为该计划闹出了利益冲突丑闻,WE在7月3日宣布,退出管理该计划的合同。目前,国会财政委员会正在对此事作调查听证。(加通社)
人气: 865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20年07月29日讯】(大纪元记者周行多伦多报导)WE就是最近自由党政府在外包9.12亿元加拿大学生服务补助金计划过程中,闹出丑闻的那个机构WE Charity(简称WE)。据报导,WE曾是被中共政府夸奖的机构,其创办者也以此自夸。

据《国家邮报》7月28日刊登的一篇文章,WE的共同创办者之一克雷格·基尔伯格(Craig Kielburger)在2008年出版的书《Me to We: Finding meaning in a material world》(我到我们的世代——新一代的快乐人生哲学)不仅是《纽约时报》的畅销书,据他在自己简历中的介绍,此书还被评为“《人民日报》最适合中国年轻人的书籍之一,这是一份中共政府的官方报纸,中央电视台也报导了,这是政府官方电视台。”

该文称,引用中共专制政权的主要报纸和电视台的推荐言论,只是WE的共同创办者与中国建立联系的一种方式。非营利机构WE Charity及其营利性的合作伙伴Me to We在中国大陆已经营多年,包括在贫穷的农村做开发工作,举办了至少2次小型的WE Day活动,向中国的年轻人推销旅游与义工相结合的旅行计划。

克雷格·基尔伯格的兄弟、WE的共同创办者马克·基尔伯格(Marc Kielburger)2015年在渥太华中使馆获招待,Me to We被宣布为中共政府与加拿大恢复外交关系45周年庆祝的一部分。

加拿大香港之友组织的发言人李爱维(Ivy Li,音译)认为,中共政府的行为,看起来像是中共统战部影响西方非政府机构,并提升自己国际形象的典型方式。至少,中共统战部认为,基尔伯格和他的书是对它有用的宣传工具。

在中国发展 获中共官员赞赏

WE有一种非常规的公司结构,WE Charity是一个慈善机构,Me To We(ME)则是一个企业,两者都在中国开展业务。

WE Charity(以前称为救助儿童会,Free the Children)称,它已经在中国农村地区建造了250间教室,包括多层教学楼。

根据Me To We中文网站的信息,自2012年以来,Me To We作为中外合资企业“米图维”(Me To We China)在中国开展业务,主要针对家庭富裕的学龄儿童。其业务包括高质量的国际教育、加拿大和中国之间的学生交流,以及与北京东城区教育局等国家机构合作开展业务。

当马克·基尔伯格和WE中国首席财务官李维达(Victor Li,音译)在渥太华的中使馆接受款待时,时任中共政府驻加拿大大使罗照辉称赞WE“促进了社会福利和慈善项目,提高了年轻人的社会责任感及团队合作能力”。

李爱维说,她相信中共与WE的合作有其它目的,其中包括帮助“为中共打造一个温和、良性的门面,证明中共正在为中国的人权努力”。中共在试图将自己打扮成进步左派,它不仅要争取WE的信任,还要争取国际社会的信任。

现在,WE看起来试图拉远它与中共政府的关系。《国家邮报》的文章称,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WE发言人说,他们已经有近5年没在中国举办WE Day活动,不再举办“青年文化之旅”,其在中国的慈善工作专注于支持“过去开发的项目”。

这名发言人还说,WE Charity与中共政府“没有关系”,WE在中国的工作不受中共政府影响。

加拿大自由党政府将6月份启动的9.12亿元加拿大学生服务补助金计划,给了WE独家代理权。后来,总理特鲁多和财长莫纽都因他们家族与WE有金钱上的关系,被联邦道德操守专员调查。WE因此宣布退出了该项目。◇

责任编辑:文风#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