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产主义黑皮书》第四部分 亚洲的共产主义:在再教育与大屠杀之间(96)

《共产主义黑皮书》:民族主义外衣下的毛主义

作者:让-路易斯‧马格林

人气 142

【大纪元2020年08月05日讯】23. 越南和老挝:战时共处主义的死路

我们必须把我们的监狱变成学校。──越南共产党总书记黎笋

承认共产主义在越南造成的伤害,今天仍是许多西方人厌恶的事情。他们反对该地区法国的殖民主义和美国的“帝国主义”,并与越南共产党站在同一阵营。当时,想当然地认为,党是人们建立友爱和平等社会的希望及愿望的一种表达,似乎是相当合乎逻辑的。其吸引力因胡志明(胡志明创建了党,并领导它直到1969年)的个人魅力、党员不寻常的坚持以及党对海外宣传狡猾的操纵而得以增强。在海外,党把自己描述成一个爱好和平的民主式组织。正当人们对金日成及其可憎的政权越来越难以表示支持的时候,这一点似乎越来越合乎逻辑了:比起1965年到1975年统治西贡的腐朽和腐败的阮文绍(Nguyen Van Thieu)政权,人们更喜欢河内官僚的不苟言笑。人们真的想要相信,越南共产党不只是又一个斯大林主义政权,而首先是一个民族主义政权,它使用共产党的标签来接受中国和苏联的援助。

鉴于他们与法国人、美国人、中国人和日本人战斗时无与伦比的决心,质疑越南共产党人民族主义热忱的诚意将是荒谬的。对他们来说,“背叛”或“通敌”的指控所具有的就是“反革命”这个标签在中国的那种效力。但共产主义从未与民族主义甚至仇外心理相悖,特别是在亚洲。不幸的是,在这种看似温和并被一致接受的民族主义的表面底下,潜藏着斯大林主义式的毛主义,它极其紧密地跟随着其原型。

印度支那共产党(ICP)起步时就不好。1930年其创立后不久,几名党内积极分子就因1928年在西贡采取的行动,而参与了一场引人注目的审判。受当地秘密社团的传统及民族恐怖主义(nationalist terrorism)的影响,党员们审判并处决了他们的一名同志,然后焚烧了其尸体。其罪行是诱奸一名女党员。1931年,党投身于乂静省(Nge Tinh)农村“苏维埃”的创建,并开始数以百计地肃清当地的地主。在创建这些苏维埃时,ICP仿效的是江西模式,尽管越南面积相对极小。许多居民的逃离方便了殖民军队的迅速回归。躲在越南独立同盟会(越盟)“统一战线”背后的印度支那共产党,最终敢于在1945年春季发起一场全面的武装斗争。此时,它似乎更加敌视“叛徒”和“反动派”(有时其中包括它自己的成员)而不是装备更好的日本占领军。党的一名领导人提出进行一场暗杀运动,以“加快运动的推进”。地主和当地官僚成为首选目标。人民法院成立了,以便将他们判刑并没收其财物。恐怖还针对相对较弱的ICP的政治对手。ICP当时只有5,000名成员。党希望尽快产生一种权力真空,以便它可以担任这场民族主义运动的领导者。与日本人结盟的民族主义政党大越党(Dai Viet)受到野蛮迫害。隶属于山西省(Son Tay)的越盟部队曾要求河内发送一个发电机并派遣一名专家,以便他们可以更大规模地折磨“叛徒”。

在日本投降之后随即将胡志明一举推上权力宝座的八月革命,使得ICP成为这个新国家的核心要素。在盟军(南方的法国人和英国人、北方的中国人)到来之前的几周里,ICP大大强化了其运动以消除一切竞争。这场恐怖的受害者包括越南大多数主要反对势力的领导人,其中包括标志性的温和立宪主义者裴光照(Bui Quang Chieu)、杰出的知识分子和右翼政治家范琼(Pham Quynh)以及政治性教派和好教(Hoa Hao)的创始人黄富楚(Huynh Phu So)──他本人曾下令进行很多次暗杀。但成为系统性灭绝对象的是托派。他们虽相对很少,却仍然活跃在西贡地区。他们的主要领导人谢秋收于1945年9月在广义(Quang Ngai)被捕并被杀。广义是在清洗中遭到特别严重打击的一个地区。这些行动得到了西贡共产党领导人陈文教(Tran Van Giau)的支持。后者曾在莫斯科待过,但后来否认与这些暗杀有任何牵连。他于9月2日宣称:“祖国的一些叛徒正在扩充其队伍,以背叛自己的国家,为敌人效力……我们必须惩罚正在越南民主共和国制造麻烦并为敌人入侵提供便利的组织。”8月29日河内越盟报刊的一篇文章建议,人们在每个社区和村庄都设立“消灭叛徒委员会”。托派数十人或许数百人被俘虏并被杀。10月曾帮助保卫西贡抵御英、法军队的其他人,被剥夺了军需品和食物,大多数人都被杀。8月25日,一个国家安全机关仿效苏联模式在西贡成立,刚刚被清空的监狱又开始被填满。越盟成立了一个袭击暗杀委员会。它列队穿过街道。其大部分成员都是从当地黑社会招募的。该委员会是9月25日反法国大屠杀的急先锋。这次屠杀随后留下了数十具残缺不全的尸体。嫁给法国人的越南妇女也被系统性地屠杀,但这些行为被归咎于实际上并非越盟成员的人。仅在8月和9月,越盟就进行了数千起暗杀和数万起绑架活动。这些往往是地方性举措,但毫无疑问,中央当局正在大规模地鼓动这类行动。ICP后来公开宣称,它后悔当时没有消灭更多的敌人。北方是1946年印度支那战争爆发前该国唯一真正受ICP控制的部分。在那里,秘密警察和拘留营已经到位。实际上,越南民主共和国(DRV)已经是一党制国家;越南Quoc Dan Dang(VNQDD,越南国民党,成立于1927年)的激进民族主义者曾与越盟进行过血腥斗争,因ICP和殖民国家的共同努力,已于1945年7月作为一支政治力量被消灭。自从VNQDD于1930年组织了安沛(Yen Bai)起义以来,殖民国家已经对该党进行了严厉惩罚。(待续)

(编者按:《共产主义黑皮书》依据原始档案资料,系统地详述了共产主义在世界各地制造的“罪行、恐怖和镇压”。本书1997年在法国首度出版后,震撼欧美,被誉为是对“一个世纪以来共产主义专制的真正里程碑式的总结”。大纪元和博大出版社获得本书原著出版方签约授权,翻译和发行中文全译本。大纪元网站率先连载,以飨读者。文章标题为编者所加。)

译者:言纯均,责任编辑:张宪义

相关新闻
《共产主义黑皮书》:死亡无处不在
《共产主义黑皮书》:无知乃恐怖之母
《共产主义黑皮书》:心如铁石
《共产主义黑皮书》:喂食的血腥之手
最热视频
【有冇搞错】中共不承认的台海中线
【重播】白宫简报会:川普有权提名大法官
【薇羽看世间】一进一退联合国?何谓“一中”
【新闻看点】川习联大猛交火 中共瞒疫被追责
【时事纵横】美中联大交锋 川普追责 习诉苦?
【西岸观察】佛州选情胶着 民主党公开买选票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