绘画中的瘟疫——罪与罚的故事(一)

作者:周怡秀
Eugene-Ernest Hillemacher (13 October 1818, Paris─3 March 1887, Paris)1831年所绘的《自底比斯流亡的伊底帕斯与安提戈妮》(Oedipe et Antigone s'exilant de Thèbes)。(公有领域)
font print 人气: 2792
【字号】    

自古以来,人们都敬畏自然深不可测的巨大力量,特别在无力克服的巨大灾难面前,不约而同的把求助的目光转向上苍,因为人们相信灾难是对人间罪恶的惩罚。特别是执政者,他的德行是否合乎天道至关重要,故曰:不仁之君多遇瘟疫。此外,如果一个地区的民风败坏,奸邪暴戾盛行,也经常相应的出现天灾人祸,包括疫灾。今人虽然未必尽信,但这在东西方古文化中却是普遍的认知。

古希腊的著名悲剧《伊底帕斯王》就从一场瘟疫揭开序幕。底比斯国王伊底帕斯面对肆虐全国的瘟疫束手无策,因而派人前往德尔菲的阿波罗神殿求神谕,经过一番曲折和调查,得到的答案却是最为不堪的:正是他自己犯下弑父娶母的逆天罪恶引发了这场灾难!!于是伊底帕斯刺瞎双眼、自我流放以赎罪。虽然这个悲剧的重点不在瘟疫,情节本身也引发后世不同角度的讨论,但在此明确的是,希腊人相信人的命运脱离不了神的主宰,而罪恶──即使是在无知当中犯下的,必招致天谴。

十九世纪学院派画家希勒马赫(Eugene-Ernest Hillemacher,1818~1887)于1831年以此为题材绘制了一幅《自底比斯流亡的伊底帕斯与安提戈妮》(Oedipe et Antigone s’exilant de Thèbes)。

Eugene-Ernest Hillemacher (13 October 1818, Paris─3 March 1887, Paris)1831年所绘的《自底比斯流亡的伊底帕斯与安提戈妮》(Oedipe et Antigone s’exilant de Thèbes)。(公有领域)

画面背景是仍在瘟疫肆虐中的底比斯城,倒地的人们在生死边缘挣扎。伊底帕斯和女儿占据中央主要位置,衣着鲜明,十分醒目。画家用悲剧性的笔调刻画着伊底帕斯:他高大伟岸、形象尊贵,而脸上却带血迹,显示出他不久前才惨遭命运的巨变、失去双目也失去王位;那双向前伸出的无助手臂似乎正摸索着看不到的未来。画家也不忘彰显安提戈妮忠诚、善良又勇敢的美德。她放弃公主之尊,不离不弃的扶持着父亲一同承担流亡之苦。由于真相大白,人们都知道伊底帕斯是犯下逆伦之罪、引发瘟疫的祸首,对这位国王的自残与流亡并未同情,反而表现出嫌恶、鄙夷或指责的姿态;而安提戈妮默然承受人民的指责,同时也小心翼翼,保护着父亲免遭瘟疫感染与他人的攻击。父女之间相依为命的亲情与周围的苦难与敌意成对比,显得尤为珍贵。

虽然遭遇令人同情,不能回避的现实是:悖逆人伦的人不仅天理不容,在人间更是遭人唾弃的,哪怕他曾经是高贵的国王或勇敢的英雄(注一)。

另外一幅同样题材的作品《伊底帕斯与安提戈妮》或《底比斯的瘟疫》(Oedipus and Antigone, or the Plague of Thebes)为Charles Jalabert于1843年所创作,构图类似,然而个人认为悲怆性略逊于前者,伊底帕斯也表现平平,安提戈妮表现出疑惧警觉,读者可作比较。

Charles Jalabert《伊底帕斯与安提戈妮》或《底比斯的瘟疫》(Oedipus and Antigone, or the Plague of Thebes),1843年作,马赛艺术博物馆藏。(公有领域)

注释一:伊底帕斯曾杀死人面兽身的斯芬克斯而救了底比斯人,被视为英雄。因而被推举为王,与原王后(实为其生母)共同治国。@

──转载自艺谈ARTIUM

(点阅绘画中的瘟疫——罪与罚的故事系列文章。)

责任编辑:李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说到文艺复兴的艺术,一般人立刻想起达文西、米开朗基罗、拉斐尔等等最有名的大师。其实在人称Quatrocento的十五世纪意大利,正处于西方艺术迈向顶峰的前夕,人文荟萃,百家争鸣。前述三位大师也是在前人奠定的基础上完善艺术的,他们各自的养成中也都遇到过“名师”的调教或影响。如达文西是委罗基奥的学徒;米开朗基罗在基兰达优工作室“实习”;拉斐尔则深受佩鲁吉诺的熏陶。这些前辈都是当时最负盛名的艺匠,对整个文艺复兴的艺术发展也有举足轻重的地位。
  • 拖稿催债,大师提香的另类人生!皇帝是他的粉丝,教宗是他的拥趸,富贵一生终未逃过黑死病!抢师傅饭碗,狗血师徒斗提香技高一筹!大才成就意大利第一名画。
  • 他的成功得益于另一个天才的死去!他是和米开朗基罗鼎足而立的一代宗师!梅杜莎脑袋的神奇妙用成就了一代英雄!忒修斯忘恩负义甩姑娘,导致父亲自杀身亡!
  • 米开朗基罗在一封1554年寄给瓦萨里的信中写道:“……画与雕刻再也不能安抚,我的灵魂全心全意的转向神圣的爱,在十字架上展开了双臂接纳我们。”艺术虽然无价,真正不朽的还是神的永恒慈悲。
  • 张黑女碑
    《张黑女墓志》是北碑精品,原碑不知何处去,拓本却是勾起了几百年的风云,对中国书史风云人物起了巨大的影响。
  • 米开朗基罗在《最后的审判》中非同寻常的表现手法,不论他人认同与否,激昂纷腾的画面,也可能是其强烈的宗教情感与现实世界冲突的一种反映。早年萨佛纳罗拉的禁欲主义已经在他的虔诚信仰中留下烙印,使他对已经世俗化且腐败权斗的教廷权贵只能渐行渐远;加上长期的工作索求与纠纷,使得艺术工作几乎成为沉重的心灵负担。
  • 他手稿的最后一句藏着什么秘密?解密最有可能的穿越者——达芬奇!他可以让人类提早发展五十年,但他为啥不干?热衷发明尖端武器,他是战争狂人吗?“维特鲁威人”是达芬奇对宇宙的看法吗?
  • 吵了20年没结果现在价值超过1.5亿,这幅画是否真的出自达芬奇?月黑风高解剖尸体,只为画出深入骨髓的感受!他是文艺复兴代言人,他是史上最成功的业余画家!
  • “玫瑰战争”-权力游戏的真实版!史上最渣的男人-亨利八世!史上最牛的王朝──都铎王朝!充满谜团的名画《大使们》,史上最重要的肖像画家──霍尔拜因究竟想说啥?
  • 时祷
    在西方艺术中,至今发现最精美的月历是在15世纪初的一本装饰手抄本《贝里公爵的豪华时祷书》(The Very Rich Hours of the Duke of Berry)。这本月历的包装精美华丽,里面描绘了许多中世纪宫廷和乡村的恬静景致,同时还有令人惊叹的中世纪建筑——所有绘画都用鲜艳且往往很稀有的颜色上色,再用金箔装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