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领袖】警察停止警务 暴力犯罪将激增

人气 794

【大纪元2020年07月03日讯】(英文大纪元Irene Luo和Jan Jekielek撰文/原泉编译)早在2015年5月,海瑟‧麦克唐纳德(Heather Mac Donald)就警告说,由于对警察的敌意,灾难性的“弗格森效应”(Ferguson effect)正在显现。

知名畅销书作家、种族主义问题专家麦克唐纳德在接受《大纪元时报》的《美国思想领袖》节目专访时表示,在迈克尔‧布朗(Michael Brown )和弗雷迪‧格雷(Freddie Gray)在警方拘留期间死亡的事件被高度曝光后,反警察情绪高涨,警方停止了积极的警务活动,暴力犯罪随后激增。

2015年,美国50个大城市的凶杀案数量猛增近17%。在弗雷迪‧格雷之死引发骚乱的巴尔的摩,2015年的凶杀案数量比上一年增加了59%。

麦克唐纳德说,乔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 )被害后的全国性骚乱,将促使“犯罪激增,使我们2015年和2016年所看到的情况相形见绌。”

她说:“现在,将有一场血战,因为‘黑人的命也是命’的意识形态已经被这个国家的每一个主流机构所接受和放大。”

虽然全国各地的执法人员(以及大多数不同政治信仰的人)都谴责了对弗洛伊德的逮捕和杀害,但这一事件引发了全国范围内对所谓的警察暴行和针对美国黑人的种族主义的强烈反弹。

“正如我们看到的弗格森效应的首次重复,警察发现自己被充满敌意的嘲笑人群所包围,人们对他们诅咒,向他们扔瓶子,”麦克唐纳德说。“警察们成为(被攻击的)目标,他们被割喉,被炸,被枪击。”

77岁的圣路易斯的退休警监(police captain)大卫‧多恩(David Dorn),在试图保护他的朋友的当铺免被抢劫时被枪杀。53岁的联邦警官戴夫‧帕特里克‧安德伍德(Dave Patrick Underwood)在加利福尼亚州奥克兰的抗议活动执勤时被枪杀。

法院也被砸毁、污损或纵火焚烧。麦克唐纳德说:“这个国家维护法律和秩序的最重要的机构,无论是象征性的还是实体的,都被摧毁了。”

几乎没有证据表明警察存在系统性的种族主义

麦克唐纳德说,导致抗议和“向警署撤资”(defund the police)的“黑人的命也是命”的运动,建立在一个错误的前提下。

“数据显示,警务工作是由犯罪驱动的,而不是种族,”她说。“警察枪击案是由警察遇到武装、暴力、反抗的嫌疑人的比率来预测的。”

根据《华盛顿邮报》关于警察枪击案的资料库,2019年有1,001人被枪杀,其中包括250名黑人。据称其中只有14人没有携带武器。同年,25名据称手无寸铁的白人被警察枪击死亡。

麦克唐纳德说,“黑人被枪杀的人数并没有超过基于他们的犯罪率的预测,”根据联邦调查局的数据,2019年已知的凶杀案凶手中,超过54%是黑人。

假设2019年的凶杀率与2018年相似,被警方致死的14名手无寸铁的黑人在所有黑人谋杀受害者中所占比例不到0.2%。

过去几年的一些研究都没有发现证据表明警方在致命枪击案方面对黑人有系统性的偏见,包括2019年《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刊》发表的一份研究报告、2015年司法部的一份报告,以及哈佛大学经济学家罗兰‧G‧弗莱尔(Roland G.Fryer Jr.)的研究。

随着反警察情绪的增长,警察会从自主判断、主动出击的警务工作中退缩。

麦克唐纳德说:“社会正在传递这样的信息:这是种族主义。警察们得到了这个信息,好吧,如果这是种族主义,我们就不做了。”

警察将变得被动,而不是试图在犯罪发生之前就加以预防。麦克唐纳德说:“如果一个人看起来好像拿着枪,但没有人打电话报警,警察只会开车而过。”

据当地政府称,今年5月下旬,芝加哥的一名男子涉嫌驾车枪击,造成一名5岁女孩和两名十几岁男孩受伤,当警察逮捕该男子时,一群人向警察投掷瓶子。

第二天,警方发现一名男子带着一把枪从他们身边逃跑,然后把枪扔到车下,在当局逮捕这名男子后,一群人包围了警车,警方说,“人群开始拉车门,试图在干扰和阻碍警察的同时释放罪犯。”

麦克唐纳德说,受影响最大的是生活在高犯罪率市中心社区的黑人。2018年超过一半的凶杀案受害者是黑人。

麦克唐纳德说,警察确实“与黑人有更多的互动”,因为“他们在黑人社区是为了试图拯救黑人的生命”。

在最近的父亲节周末,芝加哥有104人被枪击,14人丧生,其中包括一名3岁的黑人儿童。这是芝加哥今年以来死亡人数最多的周末。

警察培训与改革

尽管麦克唐纳德同意,必须将弗洛伊德案中的罪犯绳之以法,但她对呼吁警务改革持谨慎态度。她说:“你不能通过暴乱来获得改革。”

但麦克唐纳德说,警队将受益于更多缓和警民关系的培训以及更切合实际、基于现场的培训。

纽约警察局和其它拥有大量预算的部门“可以建立整个章程,让警察学习如何应对困难的情况”。其它部门的官员也会从类似的训练中受益。”

“他们确实需要不断地训练来控制自己的压力水平,这也是导致一些有争议枪击事件的原因,”麦克唐纳德说。

她说,然而,隐性偏见训练是没有意义的。

在密苏里州切斯特菲尔德市观察了一次隐性偏见的训练后,麦克唐纳德说:“这是假装没有犯罪的差异, 试图告诉警察, 好了,你知道,一个5英尺4英寸高,穿着职业装女性,其公文包里可能藏着枪并威胁到你的生命。”(隐性偏见(implicit bias),即人们虽然公开支持平等,但不知不觉中仍会歧视或区别对待自己不参与也没有归属感的群体)

“那不是警察需要的,他们需要的是战术技巧。”

美国大学系统的罪责

在弗洛伊德遇害后的骚乱中,破坏分子们不仅推翻了邦联领导人的雕像,而且还推翻了乔治‧华盛顿、托马斯‧杰斐逊和弗朗西斯‧斯科特‧基(Francis Scott Key)的雕像,弗朗西斯是美国国歌的作者。即使带领联邦在内战中战胜南军的将军尤利西斯‧格兰特(Ulysses S. Grant)的雕像也不安全,因为他曾短期地拥有过一个奴隶(由他的岳父送给格兰特)。

麦克唐纳德说:“我们正在从大学体系中获得回报,这个体系向学生们灌输了美国系统性种族主义的观念。”

“这些仇恨,这些纵火,这些愤怒,唯我论,受害者论,无知的自恋都是在大学校园里培养出来的,在过去的四十年里,大学校园传递了这样的信息:种族主义、性别歧视和偏见是美国的特征。”

“大学校园里最大的禁忌就是讨论行为作为个人结果的决定因素。不允许你这样做。一切都必须系统程序化。”

麦克唐纳德说,几十年来,K-12教育的标准一直在降低。“我们害怕实施高标准的学习,因为担心会产生不同的影响,因为害怕学术技能的差距。”

而大学则在接收“越来越愚昧无知的高中生,他们对写作一无所知,对语言、文学、历史一无所知。”“平等的理念是西方人创造的,宽容是西方人创造的,它是启蒙运动的产物。”麦克唐纳德说。但是,学生们不再学习西方文明史,她说。

“我不知道自己是否有足够的哲学深度来理解这一时刻”,她说。“一个文明如此愤怒地自我攻击是很难找到先例的”。

历史上一个近似的例子就是中国的文化大革命,在那个时期,传统文化、文学和精神被污蔑为落后和压迫。然而在当时,大学被视为精英主义的堡垒。麦克唐纳德说:“这是不同的,这是大学正日渐与文明对立。”#

原文As Police Stop Policing, Violent Crime Will Surge, Says Heather Mac Donald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美国思想领袖》是英文大纪元时报的一档节目,可在Facebook、YouTube和大纪元网站上观看。

责任编辑:高静

相关新闻
【思想领袖】库克:中共的行为引世界反弹
【思想领袖】巴斯:击垮中共 美可一招制胜
【思想领袖】马恩扎:中国双肺移植的内幕
【思想领袖】阿尔特斯:对中共病毒案提公诉
最热视频
【新闻第一现场】唐娟潜逃中领馆 联邦诉隐瞒身份
【珍言真语】金钟:美驱逐中记者 意识形态脱钩
【纪元播报】疫情二次爆发 远离中共的再选择
【一线采访视频版】黑格比袭温州 顶篷被掀人被吹跑
美卫生部长访台 分析:川普一石四鸟策略
【薇羽看世间】背叛孙中山 宋庆龄的悲剧人生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