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中的纽约人】越南难民的美国梦

人气 1166

【大纪元2020年07月31日讯】(大纪元记者施萍纽约报导)美国是一个大熔炉,世界上各民族的文化都可以在这里找到踪迹。人们从地球的各个角落辗转到此,繁衍生息,他们把在美国的幸福生活称之为“美国梦”。

对于很多人来说,这个梦的开始伴随着苦难、动荡、贫穷与悲伤,很多人最初都有一个名字都叫做——“难民”。目前在纽约市工作、生活的一名越南女子丹尼斯‧布罗迪(Denise Broady)就是美国千百万这样的移民中的一位。

丹尼斯的越南名字叫阿香(Huong),家乡在越南中部的海滨城市芽庄。6岁的时候,她的母亲为了逃离越共统治,抛下另外两个孩子,只带着她和一个哥哥,坐上一条小船,经马来西亚来到美国的维吉尼亚州。

丹尼斯(左)出生在越南一个海滨村庄。右为妈妈。(受访者提供)

“我来美国的第一个记忆是,我把手夹在门里了,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一个劲地哭。”丹尼斯说,说这话的时候她坐在纽约曼哈顿时代广场的一间明亮的写字楼里,时间是2020年7月28日。

丹尼斯的外表是是典型的越南女性,黑头发、单眼皮、高颧骨,可是她的举手投足却已经完全是一个自信的美国人的样子了。她的话中透露出对母亲的感谢,四十年前那个夜晚的秘密出逃带给她一个崭新的人生。

丹尼斯学会的第一句英语是Hi,在越南话中是数字2的意思,她发现每当人们说这个字的时候都很高兴,这给她深刻的记忆。最初她是通过看电视学英语的,因为人们总是说不准她的名字,所以她就取了一个电视剧《考斯比一家》中的丹尼斯(Denise Huxtable)一名,从此阿香变成了丹尼斯。

丹尼斯的妈妈虽然只上了八年学,但是意志坚定、乐观、勤劳肯干。就像当年偷偷带着孩子逃出越南一样果断,来到美国后还没安顿好,就立即把丹尼斯送进了幼儿园。受母亲的言传身教影响,丹尼斯学习从小用功,经常勤工俭学,第一次出国的旅行费用都是自己打工赚出来的。

作为第一代移民的孩子,在成长的过程中,丹尼斯也有与家长的矛盾。妈妈不能辅导功课,从来不参加她的演讲比赛。她经常责问妈妈:“你为什么不参加我的比赛?你不为我骄傲吗?”可不管她学什么,做什么,妈妈唯一关心的就是“这个今后能不能赚钱?”

“我妈妈只有8年级的教育水平,我想如果我获得超过8年纪的教育,去上大学,我就能改变我的人生了。”丹尼斯经常这么想,事实她也做到了。

丹尼斯顺利上小学、中学、大学,是他们家族第一个上大学的人。她一直生活在越南人的环境中,靠政府救济过活。到了大学,她才第一次知道很多同学的家庭是中产阶层,他们不愁吃穿,自给自足,这让她第一次意识到人们的生活有多么的不同。

“我们1980年代来的时候,最低工资只有几美元,我们去摘草莓,每小时挣2美元。”她说,“在我们成长的时候,一美元都是值钱的。成年之后有很多时候,特别在走入商业领域之后,一想到自己是从那么贫穷的家庭出来的,是靠福利系统长大的,我就对此充满感恩之心。”

丹尼斯在美国有一个大家庭。(受访者提供)

丹尼斯曾经想学法律,为妇女争取权益。但受到妈妈务实观点的影响,她学了计算机和高科技,因为这个领域机会多,她在弗吉尼亚理工大学获得了生产与操作,以及市场营销两个学位。

“我很感谢自己在一个封闭的环境中长大,所以一入大学让我感到,天空是无限的,唯一能限制你的只有你自己。”

毕业后丹尼斯的第一份工作是编程员,她又利用自己的市场营销学在高科技领域内创业。2001年,她搬到旧金山,在那里建立了自己的第一个公司,并进入世界第二大云公司思爱普(SAP)工作,后来成为这个年营业额100亿美元的公司的首席运营官。在SAP工作十五年后,她来到纽约,在高科技公司Workforce中担任COO(首席运营官)和CMO(首席营销官)。

在丹尼斯眼里,美国最好的地方就是这里的“自由”。

“在这里能享有自由,我对此充满感激。如果你在美国想学习什么,你只要下定决心就可以。这里没有阶层的间隔,至少在我长大过程中没有感觉到。”

在个人生活上,丹尼斯拥有一个多文化的家庭,她的丈夫是一个犹太人,有两个女儿。她现在正把她从妈妈身上学到的东西传给女儿们。

丹尼斯和她的丈夫及两个女儿。(受访者提供)

“我每天都给她们的一条建议是:你不一定最完美,但是要尽你最大可能去做好,要保持好奇心,要好学。”丹尼斯说,是一个人的态度决定了一个人生活的道路。

丹尼斯认为,在经历了贫困的童年和艰难的求学生涯后,工作后的这二十多年都可以算做她的幸福人生。她因为工作的原因经常旅行,现在已经去过35个国家。

在疫情期间,她和在美的五十多个越南亲属,以及远在以色列的丈夫家亲戚经常视频通电话。丹尼斯说,她骨子里还是一个越南人,最喜欢的就是越南人那种大家庭气氛。

现在,她也努力将这种气氛带到公司,以及任何她出现的地方。因为亲人、朋友与同事的支持对她来说是至关重要的,她也要把温暖和积极的影响带给别人。她说,这才是“美国梦”的真正意义。

“我当初来到这里成为福利系统的一部分,我在贫困中长大,后来接受教育,现在能够成为一个科技公司的高管,能够帮助很多人,所以我感觉‘美国梦’就是,不管你怎么来的,也许没有一扇敞开的门,但是你创造了敞开的门,不仅帮助你自己和你的家庭,而且还给社会带来影响。”

丹尼斯说,“这就是‘美国梦’的意义,那就是——能够给予别人。”

(Kevin Hogan、金石为此文做出贡献。)

责任编辑:杨亦慧#

相关新闻
【疫情中的纽约人】哈林区黑人牧师有话说
【疫情中的纽约人】有争议的抗病毒配方
【疫情中的纽约人】蓝制服人的心声
【疫情中的纽约人】挑战民主党的拉丁女子
最热视频
【直播预告】美大选辩论 新唐人全程直击
【薇羽看世间】一代奸相周恩来(下)
张爱玲的上海
【新闻看点】美大选辩论 川普2招或击拜登软肋
【时事纵横】蓬佩奥访梵蒂冈 聚焦中国宗教自由
【珍言真语】梁家杰:亲共派要摧毁香港法治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