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列之十八

华盛顿将军系列故事:平生一片心

作者:宋闱闱
在当时的国会和大陆军,风云诡谲,暗涌如潮。每个人对革命的热忱,对北美独立的意愿都是相同的,然而,人性的明暗,在这个舞台上,也逐渐展示。图为绘画作品《德国城之战》。(公有领域)
font print 人气: 723
【字号】    

华盛顿将军高贵的纯金一样闪亮的人品,在军队里拥有的绝对的感召力,也是国会的诸位议员们所畏惧看见的——他们既忙着赶走英王乔治三世,也提防着乔治·华盛顿成为北美大地上的新的君王。这样一种微妙心态下导致的制衡和对华盛顿将军的压制,在独立战争期间从来没有停止过。

白兰地溪战役后,负伤的拉法叶特被送到新泽西后方,受到了无微不至的照顾和呵护,其关爱程度之深切,连自小在富贵优渥中生长,习惯了仆从环绕的小侯爵也深受感动。

主要是美国人民喜欢这个孩子——这就是从古老的欧洲来到新大陆的王子吧?相貌俊秀得像个姑娘,心地高贵却又为人谦和,毫无半点孟浪狂妄。尤其是他刚刚来到费城,被华盛顿将军带领着,去参观那丐帮一样的军营时,将军为了自己这群看起来不够堂皇又不够驯服,乏有军人仪态的子弟兵,向小侯爵致以歉意,并请他多加指教。拉法叶特是这样回答的:我是来这里学习的,不是来教导的。这句话,打动了华盛顿将军的心,也打动了支持革命的美国民众的心。当时北美爆发独立战争,从欧洲来了许多职业军人,跑来寻找机会,他们首先是要钱,很多很多的薪水,譬如大陆军的副总司令李将军,一个人的高薪就够国会忙的了。这些欧洲军人对以民兵为主的美军,指点起来的架势,那叫一个趾高气扬,没完没了。而出身于军人世家的小侯爵,15岁就加入王家军队,却有如此谦和的心态,自然是格外难得。

所以,小侯爵一上战场受伤了,在后方受到了掏心掏肺、尽心尽意地疗伤照顾。

当时,他的好兄弟约翰·劳伦斯也在白兰地溪战役中参战了,因为安然无恙,平安来去,所以,自然也就不曾受到小侯爵这般被人众星捧月的爱护和关注。对此,拉法叶特深感抱歉地为他的朋友开脱:劳伦斯既没有受伤也没有被杀——这不是他本人的错。也许,对于这位刚刚年满二十的青年战士而言,战死沙场是一种见惯不惊的常识,毕竟,他家族里的男性基本都是死于战场。也许,只是因为他到底年轻气盛,不曾真正领会他这句话的残酷之处。三年之后,当他的朋友真的死于战场时,他才会意识到,相比因为死亡而引起的哗然与聚焦关注度,渴求那张熟悉的面孔,那个熟悉的身影再次出现在华盛顿司令部,出现在军营——已成为永不能回溯的奢望!朋友的音容笑貌,沉淀为他心头的永恒记忆、痛楚怀念时,他才会知道,他二十岁时的这份抱歉,是多么年轻无知。

康威阴谋

在1777年10月4日的德国城之战(battle of Germantown)打响后,值得提一笔的是,时年20(或者22)岁的亚历山大·汉密尔顿,身为华盛顿将军的贴身副官,奉将军之命,来到纽约上州,盖茨将军的驻军地,发布军令,需要带走部分兵力作为费城战场的援军。盖茨将军享受着萨拉托加之战带来的荣誉及成就感之中,再加上他正在为自己蓄满对总司令违命的底气,所以,他根本都不打算合作,尤其是面对汉密尔顿这么一个面容稚气的毛头小伙子,一个出生卑微的外国人,站在他面前颁布来自他的假想敌和竞争对手——华盛顿将军的军令,他有必要理会吗?盖茨决定,违令就从这个小副官开刀。

而亚历山大·汉密尔顿的头脑清醒,应对聪敏,在处理大事上的坚持原则不妥协,便在应对这位年长他许多的盖茨将军时,展现出来,锋芒毕露。面对盖茨将军面上恼羞成怒的骄横,以及暗中的拉拢,汉密尔顿凭借着对华盛顿将军绝对的忠诚和维护,在谈判桌前坐下,和盖茨周旋,坚持地完成了自己的任务——带走华盛顿将军所需要的兵力,从纽约上州开拔,赶往费城。仅管回到费城时,战役已经结束了,豪将军再次占领了从纽约到宾州的水道——德拉瓦河,以及当时的北美首都,费城。

在当时的国会和大陆军,风云诡谲,暗涌如潮。每个人对革命的热忱,对北美独立的意愿都是相同的,然而,人性的明暗,在这个舞台上,也逐渐展示,将独立革命的战场搅得风起云涌,重峦叠嶂,山重水复。脱胎于欧洲文明的安格鲁撒克逊族群,当初越洋而来寻找高地的清教徒的后裔们,他们世世代代受够了欧洲王室和宗教迫害,所以,才要在北美建立一个没有王权的民主政权。人们担心北美再出现一个帝王,而华盛顿将军高贵的纯金一样闪亮的人品,在军队里拥有的绝对的感召力,也是国会的诸位议员们所畏惧看见的——他们既忙着赶走一定要对他们行使统治权的英王乔治三世,也提防着乔治·华盛顿成为北美大地上的新的君王。这样一种微妙心态下导致的制衡和对华盛顿将军的压制,在独立战争期间从来没有停止过。所以,当萨拉托加大捷后的盖茨将军,打起了取代华盛顿将军,成为北美军总司令的主意时,便在国会和北方军中得到悄悄的呼应。这也是发生在1778年的“康威阴谋”的由来。

康威是一名从欧洲来到新大陆,试图在战争中谋取前程的军人。萨拉托加大战后,他写给盖茨将军的信件中是这样说的:”Heaven has been determined to save your country, or a weak General and bad Councilors would have ruined it.”——神已经允诺会庇佑你的国家,然而,这一切可能会毁在软弱无能的将军和糟糕的议员手上。这个“weak General”指的便是华盛顿将军。“康威阴谋”时期,盖茨将军在纽约一带,赢得了很多大陆议会的议员和北方军的暗中支持,连将军平日里交往的诸多看似忠诚的好朋友,也被盖茨将军的大捷,和大陆军痛失费城的一系列战役对照起来,悄然转移阵地,开始支持盖茨将军。

而在这风云诡谲,人心突变的过程中,将军身边的这三个年轻人,以纯金一样日月可鉴的忠心耿耿,虔诚追随,绝对地维护着华盛顿将军。◇#

<文史>

点阅【华盛顿将军系列】连载文章

责任编辑:李乐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12月7日,富兰克林草拟了建议书,次日由谭波尔呈递给法国外交部。12日,美国使节秘密地来到约定的地点和弗尔仁尼会晤。到了那里,弗尔仁尼和杰拉尔德已经等在那里了。寒暄过后,富兰克林、迪安和阿瑟‧李便静等弗尔仁尼开口说话。
  • 1781年10月19日,法国罗尚博将军在约克镇接受英国军队投降(Rochambeau recevant la reddition des troupes anglaises à Yorktown, 19 octobre 1781)。(维基公共领域)
    看看在240年前美国发表独立宣言的那个时代,在旧制度末期的法国是如何作出决定,投入极大的热情、勇气和决心来支持新兴的美利坚合众国,以政治权力中枢的身份促进其独立活动,最终帮助其赢得战争,建立了这个伟大的新兴国家吧。
  • 在跟随华盛顿将军征战纽约,撤退新泽西的这支大陆军里,有一名炮兵上尉,从哥伦比亚大学退学前来参军打仗的年轻人,他的名字是亚历山大·汉密尔顿,他将成为华盛顿将军在战争中最得力的助手,最信任的副官,日后美国的第一任财政部长,美国宪法、美国财政的奠基人。
  • 根据史料的记载,1776年12月25日的白天,是一个阳光灿烂的圣诞好天气,然而,日落之后,气温急速下降,而后下起了雨夹雪,还刮起了旋风。朔风吹雪,直扑人面,在这样一个圣诞夜的午夜,华盛顿将军带领士兵渡过德拉瓦河,来到对岸新泽西攻打敌军。
  • 图为美国画家约翰·特伦布尔(John Trumbull)的作品《1776年12月26日在特伦顿俘获黑森军》
    特伦顿一战,从根本上扭转了战局,大陆军俘虏了所有活着的黑森兵,敲着鼓吹着号,押着他们回营,过了几天,这些战俘又被押着在街头游行了一次。所经之处,人民欢呼鼓舞,高兴极了,也打破了“美军畏惧黑森军”这一谣传。而已经在圣诞节踏上返回英国的海船的康沃利爵士,又被豪将军的紧急军令叫下船,回到纽约,带领了上万精兵,急行军前往新泽西普林斯顿,展开反扑战。
  • 《独立宣言》的作者托马斯·杰弗逊,作为人类历史上最智慧的,同时也是最不爱开口说话的那个人,他说出的话多是金句,他是这样表达对法国的情感的——我们美国人都有两个祖国,一个是美国,一个是法国!
  • 图为美国画家William Trego的油画《进军福吉谷》(The March to Valley Forge)。(公有领域)
    1777年的冬天,华盛顿率领部队来到费城附近的山谷——福吉谷(Valley Forge),以期让军队休养生息,渡过美国东部漫长的寒冬。后来的史书传记都说,这个冬天大陆军处境最为凄惨,日子最不好过。
  • 那段惊心动魄而又温暖人心的空中救援行动,已成为历史中的辉煌一笔,记录下全世界联手抵制共产主义独裁的智慧和勇气,始终闪耀着追求和平自由的人性光辉。三军可夺帅,匹夫不可夺志。这,也是当今世界里,人们所需要的。
  • 这样的一封信,深深地温暖了将军的心。虽然将军沉静少言,自小就具备强大的自我约束能力,素来喜怒不形于色,然而,他也是肉身之人,出自于肉体凡胎,只要是人,就会有对于冷暖和伤痛的感知。在内外交困的锻造谷,他对内需要安抚无力举炊的军队,对外需要面对国会和同僚对他百般设限的刁难。
  • 华盛顿将军与拉法叶特侯爵在福吉谷。(公有领域)
    Valley Forge,在中文一直音译为福吉谷,也有直译为锻造谷,而这两个名字,都蕴含着深刻天意,十分写照现实。1777年冬天的福吉谷,是大陆军的锻造之地,淬火锤炼之地,是绝境中的华盛顿将军在白雪皑皑的森林深处,单膝下跪,独自对天哀鸣祷告的祈祷之地;而1778年初夏,走出锻造谷的大陆军,已然改头换面,焕然一新。当后世的人们回望这场历时八年的独立战争,会油然慨叹:锻造谷,的确是独立革命的聚福之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