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散警局?纽约华人咋看美国文革现象

“犯罪革命”不停歇 共产党缺乏包容性 说“所有生命都重要”竟被解职

人气 2723

【大纪元2020年07月04日讯】(大纪元记者蔡溶报导)明州非裔之死引发示威骚乱。尽管纽约市警被削10亿美元经费,“占领市政厅”运动仍不停歇,美国共产党直接在其中分发革命册子,宣称“没有正义,就没有和平”。而他们话语中的“正义”,要求的不是一个公正的程序,而是一个“正义”的结果——即:处罚有罪。

尽管纽约市警被削10亿美元经费,“占领市政厅”人士仍不离场。图为运动分子2日在市政厅旁边的公园里做持久驻扎。
尽管纽约市警被削10亿美元经费,“占领市政厅”人士仍不离场。图为运动分子2日在市政厅旁边的公园里做持久驻扎。(黄小堂/大纪元)
尽管纽约市警被削10亿美元经费,“占领市政厅”人士仍不离场。图为运动分子2日在市政厅旁边的公园里做持久驻扎。
尽管纽约市警被削10亿美元经费,“占领市政厅”人士仍不离场。图为运动分子2日在市政厅旁边的公园里做持久驻扎。(黄小堂/大纪元)
尽管纽约市警被削10亿美元经费,“占领市政厅”人士仍不离场。图为运动分子2日在市政厅旁边的公园里做持久驻扎。
尽管纽约市警被削10亿美元经费,“占领市政厅”人士仍不离场。图为运动分子2日在市政厅旁边的公园里做持久驻扎。(黄小堂/大纪元)

在这场刑法领域的“犯罪革命”中,执法者被推到对立面。抗议者的诉求步步升级,从抗议暴力执法,到要求对警局撤资,到解散整个警察局。这和去年监狱改革运动的诉求如出一辙,抗议者要求关闭雷克岛,直至“不要任何监狱”。

纽约警察局的最新统计数据显示,2020年伊始,纽约市的枪击案较去年增加了44%。根据CompStat截至6月28日收集的数据,上周枪击案受害者激增158%,谋杀案增加近31%,入室抢劫上升119%,偷窃案也增加了48%以上。

“我认为犯罪激增与便衣部门的废除直接相关。”刑事律师、曾任华埠五分局副局长的罗佰能(Robert Brown)说,反犯罪单位是主动执行(proactive)的单位,一旦废除,携带枪支的人行事“无碍”,这是为什么枪击案件大幅增加的原因。

此外,纽约州备受争议的保释改革法案也导致这一令人担忧的局面,该法案规定释放大多数被控犯有轻罪和被认为“非暴力”重罪的被告。罗佰能说,这实际上在COVID-19(中共病毒)大流行期间发生,政府对保释金做了一些改革,但很多人都不知道。

*做坏事没有后果

罗佰能最关注的是“有不少累犯也放出来。这些人不断地被捕,在系统里转一圈又再次放出来犯罪。你可以在许多抗议活动中看到他们做的事情,例如你会读到圣帕特里克大教堂发生的事,或抢劫商店的事。但纽约地方检察官拒绝起诉他们。”他说,罪犯现在知道他们的行为没有后果,简直无法无天,而警察部门则垂头丧气。

但许多示威者坚持,抽回警察部门的资金是解决暴力执法最直接的方式,终结刑事司法中的惩罚文化。以废除明州警察部门为目标的“MPD150”组织提出,社区危机的第一响应者不应该是武装的“陌生人”,更应该是各种社区成员,例如社工、受害者代言人。

罗佰能认为让手无寸铁的社工处理警察的工作并非好主意,实际很危险。“有人正用刀威胁家人,社工到场能做什么?我不认为我们的社会表现良好到这种程度,可以在没有警察的情况下生存。社会有好人有坏人,而坏人将利用这样的事实,他们不被我们的道德准则所束缚。暴民如果没有惩罚,人们就会逍遥法外。”

非裔弗洛伊德(George Floyd)死亡事件成为催化剂,从一开始,事情就变得很疯狂。现在也没有迹象显示这种趋势将消失。“这是一个疯狂的时代”,罗佰能说,警察部门很难在整个过程中努力维持秩序而又不(使用武力)伤人。

*四新不见得比四旧好

因为警察是执法单位里直接面对民众、指标性的一个政府机构,中华公所主席于金山说,过去五六年来,整个的情况似乎变成对法律的不尊重。

“比如说对犯罪问题。他不认为犯罪本身是个问题,而认为惩罚犯罪是个问题。认为取消犯罪罪名,取消惩罚,就不会有犯罪。”他说,这完全匪夷所思。

事实上激进的左派正在推动基于种族的议程。本质上,BLM(黑人生命运动)是马克思主义革命的阵线,其支持者可追溯至极左激进的“地下气象员”时代,而族裔矛盾和阶级分化是所有共产主义革命的关键要素,和意识形态武器。

于金山说,美国要往前走、成为一个更美好的社会,言论非常重要,但是用中国文化大革命式的方式来所谓改善,破坏美国整个社会制度,只会把事情搞得更糟。“现在整个美国社会发生了类似文化大革命的情况,破四旧立四新,但是四新不见得比四旧要好。”

*说“所有生命都重要”会被解职?

来自上个世纪60年代的共产主义其实一直存在于美国社会。于金山说,美国的立国传统是“四海皆容”,一直容忍社会主义、共产主义在美国的知识领域,在大学校园占有一席之地,这是美国社会包容的现象。但是极端的自由派、极端的左派、极端的共产主义思潮,却缺乏包容心。

他们悄悄接管了学术界、媒体、好莱坞后,就控制了文化。“我们看到美国的大城市,很多学术重镇里,自由发言权被缩小,只准一言堂。比如很多美国校园被左派教授控制,他们不容许任何其它不同的言论,这对美国是一个很大的问题。”于金山说。

在社区也发生了类似情况,华人熟悉的、维护特殊高中考试(SHSAT)制度的布碌崙第20学区教育委员会主席拉贝拉(Vito Labella),只因他在个人脸书上发表撑警言论和质疑BLM,表明自己更喜欢“所有生命都重要”,他被左翼攻击为“种族主义分子和警察暴力的支持者”,那些人6月16日联名要求教育局解除他的职务。

犹太之声也报导了一个案例,马萨诸塞大学洛厄尔分校(UMass Lowell)一位博士被解雇,因为她在电子邮件中写“每个人的生命都很重要”。

事情真的很糟糕,尤其是在大学里。但于金山并不担心,他相信“年轻的美国人有心,年长的美国人有脑。”美国两极化最终也要中间选民的支持,任何一个总统没有中间选民的支持都不能当选,就是持中庸立场的中间选民。“所以对美国的政治我不担忧,但对纽约社区的治安比较忧心。”

*投票是一个有涵义的政治符号

纽约选举顾问何德邻认为,政治不稳定令行政人员“不可能政治中立”。他解释,公务员做事需要连贯性,“只需执行,而不需要附带政治责任”。

但纽约陷入严重的政治危机,政治环境改变,朝令夕改,令公务员无所适从,无法不偏不倚地执行职务,只能“不作为”。“变成任何事情,那个官吏都不知道怎么回应,很简单的功能都不知如何做,政府就很有问题。治安是其中一个。”

何德邻说,2000年前医疗还不是政府的功能,但治安绝对是政府功能。为了维护秩序,一定要具公权力的政府来管理,这样不但有了秩序,同时可以惩罚坏人。谁来判案?就需要一个道德的正当性——道统。

他说,如果一个政府连道统都没有,连政府都成为被否定的产物(无政府),就算有武力也没有用。“现在纽约是自己放弃道统,那些执法的人怎么做?”

怎么解决这些问题?他主张积极投票,“不管你投什么。只要民主党见到他的票数少了,他自自然然就会思考是什么问题。投票是一个有涵义的政治符号。”

责任编辑:李雯#

相关新闻
纽约上千民众游行 支持警察
纽约从空城到车水马龙  避疫良方在身旁
纽约华盛顿雕像被泼红漆 川普吁犯罪者自首
纽约华裔家长:“文革风烧到美国来了”
最热视频
【一线采访视频版】前军报记者:黎智英被捕 港人创3奇迹
【十字路口】中共九大威胁 利用网红当外宣?
【罗厨寻味】咸鱼鸡粒茄子煲
【珍言真语】王岸然:美制裁林郑 中资银行割席
【老外看中国】回应港大学生会 郝毅博吁助香港
【薇羽看世间】不再称一尊 习梦断北戴河?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