绘画中的瘟疫——罪与罚的故事(二)

作者:周怡秀
普桑所绘《阿什杜德瘟疫》(The Plague of Ashdod)又名《达贡庙中的约柜奇迹》(The Miracle of the Ark in the Temple of Dagon),1630年,卢浮宫藏。(公有领域)
font print 人气: 910
【字号】    
   标签: tags: , ,

在西方描写瘟疫的绘画作品中,以普桑的《阿什杜德瘟疫》最为著名,许多关于瘟疫的绘画都以它为蓝本或参考。故事来自于旧约圣经《撒母耳记》中记载的一段历史:

守护约柜的以色列祭司以利有两个儿子,他们不敬上帝,不仅剥削百姓,且淫乱败德。上帝警告:“以利未尽管教职责放任儿子作恶,将使整个家族遭惩罚,用任何祭献都无法赎罪。”后来非利士人攻打以色列,以色列人死伤惨重。为了鼓舞士气,以色列人把上帝的约柜抬到军营,认为能得到神的庇护。没想到非利士再次大败以色列,不但以利两个儿子被杀,连约柜也被抢走了。噩耗传来,以利当场气绝。

非利士人把神圣的约柜作为战利品带回阿什杜德,放在他们信仰的大衮(Dagon)神庙内作为献礼。然而次日,他们却发现大衮神像倒在约柜之前。重新放妥后,隔日又发现大衮像不仅倒地,还摔断了头和双臂。同时阿什杜德的非利士人发生瘟疫,人们身上长着肿瘤,痛苦不堪。非利士人害怕了,相信抢来约柜得罪了耶和华上帝,是造成瘟疫的根源,他们便遵照先知指示,带着黄金制作的赔礼把约柜送回给以色列人……

普桑于一六三一年绘制《阿什杜德瘟疫》这幅作品的时候,意大利正处于瘟疫流行期间(1629~1631),这个经历显然提供了普桑创作的参照。因此,画面时空背景比较近似于罗马的宏伟大城,而非三千多年前非利士人的聚落。

画中布满了骚动的人群,前景描写瘟疫的惨况:最醒目的是一个倒卧在地,身边还有两个待哺婴儿的母亲。从已经发青的尸体看来,显然死去多时;一个男子摀住口鼻正弯腰试图救起其中一个幸存的婴儿;右边另一名垂死的老妇人绝望地枕在石柱上,心如死灰,对身边一切、包括求助于她的孩子毫无反应。妇女、老人、幼童三种弱势者的牺牲者烘托了瘟疫的无情;周遭往来的人们束手无策,他们小心翼翼唯恐被感染,摀住口鼻的动作显示出现场弥漫的恶臭。

普桑《阿什杜德瘟疫》局部。(公有领域)

中景描写瘟疫出现的原因:神殿内高高摆着天使守护着的方形约柜,其下方倒着一个破碎的大衮神像躯干。在非利士人的惊慌议论中,一个白袍祭司向众人指出灾难的根源——约柜。神殿下方的浮雕饰带刻画着非利士人和犹太人之间的战斗,等于交代了事件的背景。右边神殿台阶上搬运尸体的情节与前景的瘟疫主题呼应,也暗示死者的众多。

普桑《阿什杜德瘟疫》。(公有领域)

整体色调在蓝色天空衬托下略显昏暗,制造出压抑的气氛,仿佛瘟疫也在空气和光线中传播。普桑把瘟疫时的人性表现得很深刻,有逃避、恐惧的;有关心互助的;有冷漠指责的,看似纷扰,一切却都又在严谨有序的构图安排中。

普桑《阿什杜德瘟疫》局部。(公有领域)

这场瘟疫故事提醒我们什么呢?

即使信仰神,但言行背离了神的教诲,仍会招来祸害。而以色列人把约柜抬到战争前线,以求神助,就像拿神做挡箭牌一样,其实是不敬的行为,当然得不到保护。从非利士人角度来看,诋毁或侮辱异己的正信宗教同样招致灾难,此时自己信仰的神也不会庇佑的。@#

──转载自《艺谈ARTIUM

(点阅【绘画中的瘟疫——罪与罚的故事】系列文章。)

责任编辑:李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美泉宫
    近350多年来,美泉宫(Schönbrunn Palace,又译熊布朗宫)优雅地矗立在维也纳市郊,这里曾是奥地利最后一个王室——哈布斯堡王朝(Habsburg)的家。
  • 凡尔赛宫
    法王路易十四在扩建父亲的山顶城堡(这间豪华的乡间寓所)后,便开始了这项传统。在往后五十多年的时间里,凡尔赛宫成为欧洲规模最大又最具影响力的宫殿,也成为建筑、音乐、戏剧和装饰艺术等伟大艺术发明的来源。
  • 野生动物, 鸟类, 安德鲁·普莱奇, Andrew Pledge
    安德鲁·普莱奇(Andrew Pledge)可不是一般的画家,他是专门描绘野生动物的画家。在普莱奇笔下的世界,那些不太受欢迎甚至可说长相奇丑的野生鸟类,都变成了一幅幅美丽的画面。不久前,这位自学画家就是以这项独特的天赋,以一幅描绘美洲《林鹳》(Wood Stork)的作品,荣获了大卫·谢泼德野生动物基金会(David Shepherd Wildlife Foundation,DSWF)2020年最佳野生动物画家奖。
  • 布伦海姆宫, Blenheim Palace
    英式巴洛克风格出现时间不长,也没有发展到欧洲巴洛克那般的华丽。在英国,巴洛克建筑的外墙多使用石灰岩和石板作为建材,装饰上较为保守,多为人像、柱廊和壁柱等简单的元素。然而在室内空间,繁复华丽的装潢和法国著名的宫殿相比丝毫不逊色。英式巴洛克较早期的建筑有像伦敦著名的圣保罗大教堂,而布伦海姆宫则是该时期的巅峰之作。
  • 手工艺, 墨西哥, 传统, Someone Somewhere
    墨西哥新创公司“Someone Somewhere”(暂译“某人某处”)的宗旨是帮助当地的传统手工艺师脱离贫穷。他们三个都是三十岁不到的年轻人,透过在Kickstarter网站上架设专案销售T恤和背包来募资。没想到才刚上线,来自世界各地27个国家的订单便蜂拥而入。短短两天内,他们就达到了募集5万元的目标,后来因为订单超过他们的供应极限,甚至还得将专案提早关掉。
  • 圣彼得堡, 冬宫
    俄罗斯圣彼得堡(St. Petersburg)的冬宫(Winter Palace)有着粉绿色的外墙,这里曾是该国著名的君王之家。不过,这座冬宫的建筑风格可不简单,从最早的巴洛克、新古典、哥德式,一直到洛可可风格皆可在此找到。
  • 由于维梅尔个人对绘画的严谨态度,一生画作不多,在众多描绘日常生活主题的荷兰黄金年代,他是一位特立独行,扑朔迷离的画家。尤其是那幅“戴珍珠耳环的女孩”(Girl with a Pearl Earring),被称为荷兰国宝。
  • 今天“林布兰特”几乎成了荷兰的象征,从牙膏到婴儿用品都有以他为命名的商品,还有酒店餐厅与艺术相关的产品就更多了。事实上1669年在他离世后,近乎一世纪之久他是被遗忘的。他的画不但样式繁复且多产,人们估计他一生中完成的作品有六百幅油画、四百张铜版画、两千张素描,九十幅自画像(包括学生复制他的)。
  • 写实画
    苏珊·帕特森(Susan Paterson)是超写实静物画的专家。她的作品传达着一股平静祥和的氛围,仔细一看,却又处处充满精美的细节。这位来自加拿大的女艺术家不仅致力于传统的写实技巧,也喜爱描绘怀旧物件,提醒人们往日的美好。
  • 十七世纪的欧洲绘画从文艺复兴走过一个世纪, 强大无比的米开兰基罗,深邃难测的达文西,气度优雅的拉菲尔仍然音形不远,他们的影响遍及全欧,尤其是法兰西的艺术氛围;而北方的德意志,尼德兰则因宗教、地理环境等因素发展出不同的绘画流派。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