绘画中的瘟疫——罪与罚的故事(三)

作者:周怡秀
米希尔·史维特斯(Michiel Sweerts)《古城中的瘟疫》(Plague in an Ancient City),约1652年至1654年前后。(公有领域)
font print 人气: 870
【字号】    
   标签: tags: , , ,

与普桑类似的作品还有法兰德斯十七世纪画家米希尔·史维特斯(Michiel Sweerts)之作描写的《古城中的瘟疫》。

史维特斯深受普桑影响,这幅《古城中的瘟疫》是他向法国大师普桑的《阿什杜德瘟疫》致敬,因此画面中许多元素与普桑的相似,读者可自行比较。作者本人并没有明确这幅作品的特定历史背景,或道德教训。一般猜测是在描绘大约公元前四三〇年左右,伯罗奔尼撒战争期间爆发的雅典大瘟疫,这场瘟疫毫不留情地袭击雅典,死亡人数接近人口的一半。那么为什么发展出高度文明的雅典出现瘟疫,而同时与之交战的斯巴达却能全身而退呢?雅典在高度发展的同时,也逐渐走向骄奢淫逸。从当时陶器彩绘中,出现许多描绘男女或同性淫乱,甚至多人杂交的画面,可见当时淫乱败坏的风气之盛,令人不禁想起旧约中被神所灭的淫乱之城索多玛和峨摩拉。而在瘟疫爆发时,许多对生命绝望的人,认为被神抛弃,未加自省反而更加放纵,视法律、宗教约束为无物。恶性循环的结果,雅典城邦终于一蹶不振;而斯巴达人从小被严格的战斗训练,生活自律简单,不像雅典人那样放纵享乐,或许是他们能躲过一劫的原因。

也有人把史维特斯这幅作品解释为罗马帝国时期发生的瘟疫。罗马帝国横跨欧亚非三洲,军队所向披靡,在政治、法律、哲学、文化艺术各个方面都为后人所取法,是后世西方文明的重要基础。然而,瘟疫却是罗马帝国的常客;有据可考的大瘟疫有四次,小瘟疫不断。罗马帝国的皇帝中,固有不少励精图治的明君、开疆辟土的英雄,荒唐败德的也大有人在。随着帝国的强盛和称霸,人们生活奢靡,纵情声色,嗜杀好斗。然而罗马人犯下的最大罪恶,还是对基督信仰的残酷迫害。自尼禄皇帝焚烧罗马城嫁祸基督徒开始,三百年来多位君主对基督徒进行多次镇压迫害,不仅造谣污蔑,煽动人们对基督徒的仇恨;甚至把无辜向善的信徒当作火炬活活烧死,或投入斗兽场喂食野兽,君民上下以此为乐。然而,长期迫害也没能消灭了基督教。反而是基督徒以慈善和信仰的力量感动了越来越多的罗马人,最终得到罗马皇帝的认同和皈依,成为罗马的合法宗教。

有一幅法国十九世纪画家居勒-埃里·德洛内描写的《被瘟疫侵袭的罗马城》,特别具有深意。

法国画家居勒-埃里·德洛内(Jules Elie Delaunay,1828~1891),〈被瘟疫侵袭的罗马城〉(Peste à Rome),1869年作,巴黎奥塞美术馆藏。(公有领域)

巴黎美院的画家德洛内在一八五六年得到罗马大奖,得以旅居罗马学习古典艺术。这段期间参观圣彼得锁链教堂时,一幅十五世纪波拉优洛(Antonio del Pollaiuolo)描绘瘟疫的壁画引发了他的创作动机。

德洛内以罗马市区为背景,用娴熟的学院派技法表现了古代罗马发生的瘟疫景象:萧条的街区、弃置堆放的尸体、垂死挣扎的人们等等……但是最引人注目的是中央两个特殊人物的行为:一个有翼大天使指使一个外型凶悍的黑衣打手(死神?瘟神?)去攻击门窗紧闭的一户人家。而这一景象正源自于那幅于1476年的壁画。

圣伯多禄锁链堂(San Pietro in Vincoli)壁画。(Luciano Tronati/Wikimedia Commons提供)
《被瘟疫侵袭的罗马城》(Peste à Rome)局部。(公有领域)

与原作比较,两幅画的城市背景都有阶梯和雕像,也有堆叠的尸体,更主要的就是天使与“打手”的剧情。这个典故来自于中世纪描写圣徒传奇生活的《金色传奇》(注一)(Legenda Aurea)有这样一段记载:“……于是出现了一个好天使,他命令一个坏天使带着长矛去刺击每一户人家的大门,而死去的人数正好与门上被击打次数一样多”。基督徒相信,当时的瘟疫是神对罗马人迫害基督教的警示与惩罚。天使是神的使者,而所谓“坏天使”也只是个奉命行事的执法者,可能像中国所谓的瘟神,也可能近似西方预告死亡或索命的死神。

可能有人质疑,迫害是罗马执政者的决定,为什么会祸及平民百姓呢?请想一想,当众多罗马观众在斗兽场看到无辜的人活生生被野兽撕裂吞食还能取笑为乐的时候,在神的眼里能是无辜的吗?

作品右下角有个患病挣扎的男子,他痛苦地仰首向上方的伊斯库拉比(Esculape,罗马的医药之神)神像求助,却得不到回应。这似乎在暗示过去宗教中的神已经救不了他们;从另一角度看,如果真的是人犯罪而遭到的恶报,求神也无用。

《被瘟疫侵袭的罗马城》(Peste à Rome)局部。(公有领域)

背景另有一座可能是马库斯·奥雷留斯(Marcus Aurelius)皇帝的雕像。他虽然是罗马帝国五位贤明的君主之一,却也同样犯下迫害基督徒的错误。他的远征军班师回朝时带来了瘟疫,并传染到整个帝国。这座雕像下方却出现了未来将结束迫害并皈依基督教的君士坦丁大帝的名字。画家是否另有深意?雕像的手遥遥指向执行瘟疫的好坏两位天使,似乎引导观众注意画面中央发生的事,去省思瘟疫的发生和神的真正旨意。

注释一: 《黄金传说》(拉丁语:Legenda aurea,约1292年),原名为《圣人传说》(Legenda sanctorum),是意大利热那亚第八代总主教雅各·德·佛拉金(英Jacobus de Voragine;意Jacopo da Varazze, 1230年—1298年)所收集的基督教圣人传记集。逐章介绍含耶稣、圣母玛利亚、大天使米迦勒等100名以上圣人的生涯。@#

法国画家居勒-埃里·德洛内(Jules Elie Delaunay,1828—1891),〈被瘟疫侵袭的罗马城〉(Peste à Rome),1869年作,巴黎奥塞美术馆藏。(公有领域)

──转载自艺谈ARTIUM

(点阅【绘画中的瘟疫——罪与罚的故事】系列文章。)

责任编辑:李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美泉宫
    近350多年来,美泉宫(Schönbrunn Palace,又译熊布朗宫)优雅地矗立在维也纳市郊,这里曾是奥地利最后一个王室——哈布斯堡王朝(Habsburg)的家。
  • 凡尔赛宫
    法王路易十四在扩建父亲的山顶城堡(这间豪华的乡间寓所)后,便开始了这项传统。在往后五十多年的时间里,凡尔赛宫成为欧洲规模最大又最具影响力的宫殿,也成为建筑、音乐、戏剧和装饰艺术等伟大艺术发明的来源。
  • 野生动物, 鸟类, 安德鲁·普莱奇, Andrew Pledge
    安德鲁·普莱奇(Andrew Pledge)可不是一般的画家,他是专门描绘野生动物的画家。在普莱奇笔下的世界,那些不太受欢迎甚至可说长相奇丑的野生鸟类,都变成了一幅幅美丽的画面。不久前,这位自学画家就是以这项独特的天赋,以一幅描绘美洲《林鹳》(Wood Stork)的作品,荣获了大卫·谢泼德野生动物基金会(David Shepherd Wildlife Foundation,DSWF)2020年最佳野生动物画家奖。
  • 布伦海姆宫, Blenheim Palace
    英式巴洛克风格出现时间不长,也没有发展到欧洲巴洛克那般的华丽。在英国,巴洛克建筑的外墙多使用石灰岩和石板作为建材,装饰上较为保守,多为人像、柱廊和壁柱等简单的元素。然而在室内空间,繁复华丽的装潢和法国著名的宫殿相比丝毫不逊色。英式巴洛克较早期的建筑有像伦敦著名的圣保罗大教堂,而布伦海姆宫则是该时期的巅峰之作。
  • 手工艺, 墨西哥, 传统, Someone Somewhere
    墨西哥新创公司“Someone Somewhere”(暂译“某人某处”)的宗旨是帮助当地的传统手工艺师脱离贫穷。他们三个都是三十岁不到的年轻人,透过在Kickstarter网站上架设专案销售T恤和背包来募资。没想到才刚上线,来自世界各地27个国家的订单便蜂拥而入。短短两天内,他们就达到了募集5万元的目标,后来因为订单超过他们的供应极限,甚至还得将专案提早关掉。
  • 圣彼得堡, 冬宫
    俄罗斯圣彼得堡(St. Petersburg)的冬宫(Winter Palace)有着粉绿色的外墙,这里曾是该国著名的君王之家。不过,这座冬宫的建筑风格可不简单,从最早的巴洛克、新古典、哥德式,一直到洛可可风格皆可在此找到。
  • 由于维梅尔个人对绘画的严谨态度,一生画作不多,在众多描绘日常生活主题的荷兰黄金年代,他是一位特立独行,扑朔迷离的画家。尤其是那幅“戴珍珠耳环的女孩”(Girl with a Pearl Earring),被称为荷兰国宝。
  • 今天“林布兰特”几乎成了荷兰的象征,从牙膏到婴儿用品都有以他为命名的商品,还有酒店餐厅与艺术相关的产品就更多了。事实上1669年在他离世后,近乎一世纪之久他是被遗忘的。他的画不但样式繁复且多产,人们估计他一生中完成的作品有六百幅油画、四百张铜版画、两千张素描,九十幅自画像(包括学生复制他的)。
  • 写实画
    苏珊·帕特森(Susan Paterson)是超写实静物画的专家。她的作品传达着一股平静祥和的氛围,仔细一看,却又处处充满精美的细节。这位来自加拿大的女艺术家不仅致力于传统的写实技巧,也喜爱描绘怀旧物件,提醒人们往日的美好。
  • 十七世纪的欧洲绘画从文艺复兴走过一个世纪, 强大无比的米开兰基罗,深邃难测的达文西,气度优雅的拉菲尔仍然音形不远,他们的影响遍及全欧,尤其是法兰西的艺术氛围;而北方的德意志,尼德兰则因宗教、地理环境等因素发展出不同的绘画流派。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