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璞:远离病毒源头的南美 疫情缘何急剧恶化?

人气 628

【大纪元2020年07月05日讯】近日,南美各国中共病毒疫情发展剧烈。巴西感染人数到达134万,居世界第二位。秘鲁染疫总人数达27.9万据世界第七,其中死亡数接近一万。而智利被感染人数也突破27万,排世界第八。南美是距离病毒源头中国最远的大陆,但出现了三个排世界前十位的疫情最严重的国家。乍看之下,其中的原因实在令人费解。

智利共和国疫情初发时,当即采取了各种防疫措施:国家进入紧急状态,派出军警控制各个大区之间的交通往来,以避免人员流动造成病毒传播。首都圣地亚哥已经实施了近两个月的防疫措施,目前每人每周只能申请两次出门购物许可,对违反防疫措施者可处以1000美元以上罚款和五年的监禁。

秘鲁也是最早采取隔离防疫措施的国家。但不到一个月疫情就出现恶化,死亡人数剧增,造成全社会恐慌。

有分析称,这些国家疫情控制失利是当地贫困人口过多,卫生条件差造成的。然而,通过一些事实可以发现一种潜在的相关性。在此列举几个例子并试着解读一下原委。

智利曾是全世界应对疫情最好的国家之一。据获得的信息,政府从一月份中国疫情爆发之时就开始做人力物力上的防疫准备。前几个月中,感染死亡人数始终被控制到很低,比欧洲各国做得都出色,为此英国广播公司BBC 还做了专门报道。然而,五月份读到一则很短的报道,说是时任卫生部长带领一众人专门到机场去迎取中国来的捐赠物资。笔者当时感觉就不好。中共国在世界疫情延烧之际到处“做好人”,给各国所谓捐助。这些捐赠有啥明显效果没看到,而用来在受捐国的宣传造势倒是一度铺天盖地。给智利的捐赠物品据称相当于三百万美元。如果诚心帮助,把这三百万美元打入智利卫生部门账户不是更方便吗?然而它们要的不过是用一些低廉的物品来换取最大的宣传价值。也许智利政府人员对中共的捐赠目的并不那么清晰,但此事之后出现疫情的恶化确是显而易见的。智利卫生部长是位很内行的传染病专家,为国家整体防疫做出了很多有效贡献,但就这样在疫情恶化的压力下辞职卸任。

有人会问,做个样子给中共站一下台、接受一些捐赠物就会带来灾祸?看上去这不好解释,但从实情看,南美疫情最严重的国家恰恰都是中共战略渗透和试图控制最厉害的地方。

智利是世界锂矿资源最为丰富的国家,其储量占世界的一半以上。CCP一直想彻底控制这个用来制造手机电池的战略资源,仅2018一年内就利用中资企业购买了智利头号锂金属矿企SQM21%的股份。智利政府一度担心中资占有如此多的锂电池市场份额,会扭曲整个市场产生垄断。但中共政府马上介入,警告智利政府如果阻止这个交易会损害双边关系。目前,中共国是智利最大的对外贸易国,也是智利外来投资最多的国家。在智利各地到处可见华为手机广告,这家和中共军方相关的企业正在打入智利电讯市场。

在另外一个疫情重灾区秘鲁,中共的渗透更加严重。秘鲁是唯一一个与中共国既达成全面战略伙伴关系,又签署自贸协定的拉美国家。通过所谓的“一带一路”项目,中共控制了秘鲁大多数矿业和其他自然资源。中共也试图把自己的金融系统移植到该国,使其成为人民币国际化的一个据点。秘鲁政界则似乎对中共国的全方位渗透完全接纳。除了少数知识人士外,那里很少有人对中共的目的提出质疑。

南美疫情最严重的国家巴西,却在目前这种情况下匪夷所思的有购买中共国冠状病毒疫苗的意向。表面看,一种有效的疫苗是解决病毒问题的终极选择。然而,哪种疫苗安全有效,是特别需要专业考虑的问题。

中共国研发的疫苗称为灭活疫苗,是技术含量最低的一种。就是先对病毒进行培养,然后用加热或化学剂(比如福尔马林)将其灭活,期望将其打入人体激发出对该病毒的抗体。美国不搞灭活疫苗,因为该病毒危害性非常大,只要有万分之一的病毒没有被灭活,注射后就存在很大风险。CCP冠状病毒变异性特别强,面对这么多的变异病毒种类,到底要灭活几种?这对正在不断增多的变异病毒种类几乎是防不胜防。如果疫苗激发出副作用抗体的话,反而会让人死得更快。在巴西这样人口庞大的国家使用这种疫苗,相当于用有毒的药物在这么大面积的人群中做实验,后果可能不堪设想。

南美各国疫情和中共国影响力之间连带的关系显得特别突出。我们从反向可以比较得出参考结论:

南美大陆相对贫穷落后的巴拉圭国和中华民国是邦交国,与中共没有外交关系,到目前为止感染总人数只有两千多一点。阿根廷虽然是左翼政党执政,但该国没有和中共国签署“一带一路”协议,目前该国被感染人数远远低于秘鲁和智利。看起来就是这么神奇,疫情严重程度可以说是一个国家和中共国各种关系密切程度的一个度量标尺。当然,委内瑞拉马杜罗当局这个中共铁杆盟友情况非常复杂,他已经失去了对国家完全控制的能力。

中共对南美能够深度渗透,和该地区历史由来的左倾思潮强势有些关系。比如很多南美知识界人士,甚至包括教会,对左派思想并不反感,反而觉得是保障社会平等的一个途径。因此,南美人对中共的不设防基本上不是出于所持的理念,而是存在对中国和中共的混淆。中国相对南美来说是地球另一端的地方,距离的遥远使人产生向往感和神秘感,大多数南美人对中国的亲近超过北美。当然,近几年随着委内瑞拉的彻底破产,马杜罗和中共亲近的下场,让南美愿意接纳左倾社会主义的人群变得越来越少,稍微有点头脑的人就不会想去感受一下委内瑞拉人现在的境遇。

秘鲁政府和军方为了铲除当地共产恐怖组织“光辉之路”进行了多年艰苦的战争,但是中共照样能够成功渗透那个国家。

智利前独裁者皮诺切特将军是反共最坚决的右翼人物,由于对他的正反两面评价极端两极化,我们不去深究他的所做所为,只是说明他对中共国的态度。皮诺切特当政期间一大愿望就是能够访问中国,他认为中共和苏共是不同的,没有对他国侵蚀的企图。这种认识肯定是当时国内和世界局势对他造成的影响,但这种态度至少会部分影响到智利最保守的军界,使那个圈子里继承他影响力的人士没有对中共保持应有的警惕。

委内瑞拉过渡政府成立后,智利现任总统皮涅拉总统第一时间出来支持,极大地打击了中共的铁杆盟友马杜罗。然而去年四月底,美中贸易战正酣,中共急需有人为其站台之际,皮涅拉总统却作为愿意出席“一带一路”峰会少数几个国家的元首访问了北京。当时看到总统夫人在朋友圈晒习近平为他们专设晚宴以及两老穿上皇帝皇后龙袍摆拍的影集,就有种不详的预感。果不其然,去年九、十月间即爆发了智利几十年来少有的全国性抗议事件。皮涅拉总统访华的一项成果是签订了向中国输出鲜梨的协议。那场席卷智利的骚乱中造成的物质损失不知道需要出口多少吨梨可以弥补,更不要说如何承受现在这场CCP病毒所造成的全国经济停顿带来的后果。

单纯从贸易的角度讲,当然是出口越多对本国经济越有利。然而,南美各国需要清楚的是,你在和谁打交道。中共不是传统意义上的中国,中共输出影响力所包藏的祸心是要人付出代价的。偶然也好,必然也好,这次病毒对和中共国打交道密切的国家所造成的损害就是明证。有些事情可能超出人的常规理解范围,但确实发生了。

仅仅从常理讲,和中共国打交道也是必须以保证本国对关键资源的控制权为基础,同时还要有足够的情报和其他实力的依托。

今年由于疫情影响,智利车厘子出口损失极大。原本车厘子在当地最贵的时节也就是2000比绍(两美元多一点)一公斤;在美国最贵的时候大概是5美元多一磅。而当初出口到中共国的上市零售价格竟然是5元RMB一粒(当下1美元的汇率暂时还是7-8RMB)。因此大量的中国工薪阶层人士为了实现 “车厘子自由”,给家人买得起这个进口奢侈品,不得不在损害自己健康的条件下玩命加班攒钱。智利出口的红酒和三文鱼等也在中国被卖到奢侈品的价位,被中共用来盘剥中国人。听到这些事情的智利人无不感到震惊。就这一件不大不小的事情上CCP的邪性就展露无遗。

当然,多种迹象显示,2020年极有可能是中共覆灭之年。皆因其作恶太久,恶贯满盈,该被天灭了。

疫情和中共渗透程度的关联只能用天意来解释。说不定消除瘟疫的关键也取决于对中共的认识和态度。随着世界正义力量加紧行动,随着造成全世界灾难的病毒真相渐渐被揭露,南美各国早晚一定会唾弃中共,只是这个过程的快慢会造成最后不同的结果。

疫情爆发之初,智利总统皮涅拉信心满满地说依靠科学方法战胜疫情。而在现在这个最难最险的时刻,总统提到“在神的护佑下”,全国团结走出这个阶段。也许此刻的艰难更容易使人依赖和聆听上天的启示。前段时间,美国维多克大主教提到现时正是光明之子和黑暗之子之间的较量展开之际,其实就是现实世界的写照。历史关键时刻做出应有的抉择,是各国能平安走到下一步的切实保障。

责任编辑:高义

相关新闻
【新闻看点】巴西疫情急剧飙升 失控的背后
【瘟疫与中共】秘鲁疫情陡然飙升的背后
【瘟疫与中共】智利为何疫情严重
【瘟疫与中共】疫情冲击下 阿根廷面临抉择
最热视频
【十字路口】美制裁林郑 北京求和 五毛噤声
违背原著的查抄荣国府
【纪元播报】传任志强坚持自辩 全揽下涉案人刑责
【纪元播报】王赫:反制中共三绝招 川普或不战而胜
【重播】川普8·8发布会:签署4项救助令
【薇羽看世间】 制裁中港官员 推倒中共防火墙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