绘画中的瘟疫——罪与罚的故事(四)

作者:周怡秀
若斯·列菲林西的作品《圣塞巴斯蒂安为瘟疫灾区向神祈祷》(Saint Sebastian Interceding for the Plague Stricken, Josse Lieferinxe, 1497─1499)(公有领域)
  人气: 439
【字号】    
   标签: tags: , , ,

在西罗马帝国灭亡后的欧洲中世纪,也发生过多次瘟疫。这时已经是基督教的全盛时期,那麽基督教徒怎么面对瘟疫呢?

一幅十五世纪若斯·列菲林西的作品《圣塞巴斯蒂安为瘟疫灾区向神祈祷》(Saint Sebastian Interceding for the Plague Stricken, Josse Lieferinxe, 1497-1499)描写的是七世纪帕维亚(注一)(Pavia,当时是伦巴第王国的首都)发生的瘟疫。前景描写了瘟疫的恐怖:一个丧葬人员自己突然染病发作,倒地呻吟;而一旁人们束手无策。诵经祈祷的神职人员也病容憔悴的,自身难保。这表现了疾病是无预警的、随时随地可能发生在任何人──包括虔诚的信徒身上。天空中也出现了传奇中的“好天使”和“壊天使”,向锁定的人家进行死亡攻击(再次说明人间的瘟疫常是顺天意而出现,而人命也是有定数的。)最特别的部分,是画面上方描绘的圣徒塞巴斯蒂安(注二)为受灾的信徒向上帝求情。

若斯·列菲林西的作品《圣塞巴斯蒂安为瘟疫灾区向神祈祷》(Saint Sebastian Interceding for the Plague Stricken, Josse Lieferinxe, 1497─1499)。(公有领域)

事实上自旧约记载中,就有多次上帝用瘟疫惩罚和警告人类的例子,不论是信徒或异教徒。那麽要如何躲过瘟疫之灾,平息神的愤怒呢?基督教强调忏悔,要求信徒经常检验自己的言行是否合乎上帝的教诲。特别面对如此灾难时,诚心悔过或许能得到宽恕,因此画面中有神职人员的诵经、祷告等,甚至请出了圣徒说情。但是,上帝似乎并不买账,伸出手似在阻止或拒绝,下方的乌云代表着神的不悦。是神不慈悲吗?或许人们还没有真正彻底悔改,不足以得到赦免?或许人们必须承受痛苦以消减罪业?这个问题或许也可从释迦牟尼佛的弟子目犍连试图运用神通保护释迦牟尼族人,却无法改变死亡果报的故事来理解:神佛是至善的,也是公正无私的,维护宇宙中赏善罚恶、善恶必报的理,才能令众生记取教训,才是对所有众生的慈悲。

若斯·列菲林西的作品《圣塞巴斯蒂安为瘟疫灾区向神祈祷》局部。(公有领域)
若斯·列菲林西的作品《圣塞巴斯蒂安为瘟疫灾区向神祈祷》局部。(公有领域)
若斯·列菲林西的作品《圣塞巴斯蒂安为瘟疫灾区向神祈祷》局部。(公有领域)

注释:

注一: 由于画家未曾去过伦巴底,因此画面背景是以亚威农为参考而非帕维亚

注二:根据保罗执事的《伦巴第纪事》,有人得到启示:若设立圣塞巴斯蒂安祭坛,瘟疫将停止,结果真的应验了;因此圣塞巴斯蒂安被认为是瘟疫时人们的保护圣人。也因为圣塞巴斯蒂安第一次受难是被乱箭射体,但被抢救过来,代表着幸存的希望;而他浑身的箭伤与瘟疫时的疮口类似,因而藉由他祈求上帝悲悯。@

──转载自艺谈ARTIUM

(点阅绘画中的瘟疫——罪与罚的故事系列文章。)

责任编辑:李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构图
    格洛弗在网站上将三分法描述为是“有瑕疵”和“懒惰的”。尽管这个方法适用于非常简单的镜头,但是在更复杂的情境和要提高构图深度时,它就会失灵了。
  • 大瘟疫发生最令人恐惧的景象之一就是目睹人们大规模的死去,尸骨堆山,多得来不及清理,遗体不分贵贱地腐臭溃烂,悲惨景象就像人间地狱。凡是经历过大瘟疫的幸存者必然会被这些恐怖的画面深深烙印在脑海中。
  • 有一幅法国十九世纪画家居勒-埃里·德洛内描写的《被瘟疫侵袭的罗马城》,特别具有深意。
  • 在西方描写瘟疫的绘画作品中,以普桑的《阿什杜德瘟疫》最为著名,许多关于瘟疫的绘画都以它为蓝本或参考。
  • John Boyd Textiles, 马毛编织
    马毛是独一无二的布料。不仅耐用度超过百年以上,而且也“通过所有的防火测试、火柴和香烟测试”“它也通过了所有声学测试,所以它其实也有用在许多现代设备像是音响室和电影院里。”由于这些独家特性,才让马毛成为历久不衰的多功能布料,就像我们祖辈流传下来的古董家具一样。
  • 位于英国伦敦的大英博物馆(British Museum)是世界上最著名的博物馆之一,拥有大量收藏品,经常吸引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造访。但受到中共肺炎(武汉肺炎)疫情的影响,该馆目前关闭。也因为如此,该馆将网上收藏品增加至大约450万件,供人们在家里参观,而且允许人们免费使用其中大约200万件的图片。
  • 留白,也称“余玉”,是中国画的艺术表现手法,表面意思就是预留空白。留白并不是空无,而是无物胜有物,无画处皆成妙境。
  • 除了表达对天国世界的崇敬与向往,艺术的另一个重要的功能是忠实的刻画自然的风景、人类的生活以及其背后所蕴涵的思想精神。中世纪的西方艺术与中国古代的艺术皆偏重写意,而文艺复兴后的西方艺术更为着重体现表面形式之美好、真实和细腻。第二次工业革命以前的传统艺术,无论东方或西方皆以光明为基调、着力维护人性之善与道德价值观。
  • 对于史上的那些艺术家而言,如果有不描绘邪恶内容的正面、传统、优秀的作品,我们仍然是以慈悲来看待的。在理清脉络的基础上去研究前人的作品,才更容易从传统美术中得到正的参考,回归神传艺术。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