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父亲节忆往昔二三事

现在回想起来,老爸对世事看得明白,他只是不说罢了。(Fotolia)
人气: 19
【字号】    
   标签: tags: , ,

文 | 晓筑

父亲节快到了,想起了万里之外的老父亲,不由得拈笔记下往事一二。

小时候,我家在四川的一个军工厂,周围是农田。父母都是双职工,没时间管我们,家里有老人,哥姐和我都不上幼儿团,每日和楼里的孩子在农田里玩耍。一次,在田边小河渠里踩水,忘了凉鞋的带子没系,水流急,冲走了鞋子。我吓坏了,那是1970年代,买一双新鞋是了不得的事。

诚惶诚恐地回了家,不敢提鞋的事,到家时大人已经下班回来,妈妈一眼就发现了:咦,脚上怎么只有一只鞋?!我才说出实情。爸爸没说啥,饭也没吃,领着我回到小河渠。这河渠是田间灌溉用的,每隔一段就有一个小坝,爸爸顺着冲走鞋的地方往下游走,不时伸出脚在河水中摸索,最后竟然找到了我的鞋,我也就躲过一顿揍。

其实,我爸从没对我发过火,我妈急了会揍上我一顿,可爸爸从不发脾气。夏天热,我受不了嘴里直嚷嚷,爸爸总是说:心静自然凉,你静下来就好了。冬天洗澡,在家用大木盆,我就嚷着冷,爸爸说:你说不冷,就不冷。我说了然后又嚷嚷:骗人,明明没用嘛,还是冷。爸爸笑了,还是那句话:你说不冷就不冷。

1976年闹地震,我们家住楼房4层。有一天夜里,大概是风声紧了,大人们商量出去躲地震。 爸妈抬着床,我躺在床上,去了我们家附近幼儿园里的礼堂,到那一看没地了。于是爸爸和妈妈抬着床四处转悠,我躺在蚊帐里,朦朦胧胧中看着他们四处找地儿,最后扛不住睡着了。现在想一想,抬着床走那么多路,多不容易。

后来,大家开始搭地震棚,爸妈用油毛毡和木片在大操场的中央搭起一间房。那时我已经读小学了,学校停课有大半年的时间,我们小孩每天很开心,不上学,成天玩。因为油毛毡怕火,爸爸每天还得回到楼房里烧饭,再端回地震棚来。有一天,正烧饭时,只听见“地震啦”的叫嚷声四起,爸爸跑得慌忙,把刚做好的一锅疙瘩汤洒了。妈妈心痛得不行,爸爸内疚不已。

有一天,操场上的大喇叭响了,说“毛主席”死了。所有人都哭了,包括我们小孩,邻居家的小孩,和我一个年级,坐在一把小椅子上,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说:没有了毛主席,我们该怎么办啊,呜呜呜呜⋯⋯。那天看见的每个人表情都是沉痛悲伤,绝不敢笑的。直到现在,每当看到大陆人嘲笑北朝鲜,我心想五十步笑百步而已。

没过多久,人们开始拆地震棚,再后来就是批斗四人帮,所有的坏帐都算在四人帮身上,邻居大姐姐告诉我们:四人帮太坏了,听说,如果再晚一天打倒他们,我们国家就崩溃了。她说这话时一脸的表情凝重。

爸妈从不在我们小孩面前谈大人的事情,这是咱家一贯的家风。直到前几年,老爸来加拿大看我,笑谈中说起那些年爸妈两人每月工资合起来84块,要养活3个孩子和1个老人一家6口人,时常未到月底钱袋已空,有时得借钱过日子。但是爸妈从来没有在我们小孩面前露出过难色,我的童年记忆,装的都是每个周末全家去野外,钓鱼采摘,或者去镇上赶场,租小人书看,坐茶馆……全是阳光灿烂的日子。

但有一次例外,爸爸带着姐姐和我上公园,不知什么原因,老爸突发感慨:你们要知道,这个世界不是看你的本事的。看你妈妈,多么能干的一个人,也只能是这样而已。当时的我,年龄在10岁左右,不知爸爸这话是何意,但这句话印在了脑子里。等到大学毕业后,分配到国企,经历了复杂的人事,方懂得一点爸爸话中的无奈。

老爸口才极好,任何场合讲话都是洋洋洒洒,而且脱稿,在那个应该年代不多见。他说读书时志向是做一名外交官。我问他为什么不做呢,他笑而不答。我姐大我3岁,私下告诉我说老爸决定不要做官的。当年和他一起毕业分配来四川的同学都升到厂级干部,老爸仍然是平头百姓,口才都发挥在亲朋好友同事的婚丧嫁娶上了,大家都喜欢请他做司仪。

大学选专业时,我看见人民大学新闻系在四川有一个招生名额,去问老爸,老爸用少有的果断语气说:在中国不能干新闻记者这一行!我就撂下了,也没追问下去,现在回想起来,老爸对世事看得明白,他只是不说罢了。

感恩老爸辛苦养育我们,遥祝老爸父亲节快乐!

责任编辑:易柯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