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国军演习为表演?其实表演中也能尽量符合实战

文/彭顾文

图为国军训练示意图。(军闻社)
人气: 291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20年07月09日讯】今年汉光36号预演中因陆战旅的舟艇翻覆,这两天引发了二个议题的热烈讨论。首先民进党新境界文教基金会副执行长吴怡农,发文认为国军的各种演习长久存在着表演的问题,另外也有人投书某大报认为,这次陆战旅步二营的突击舟登陆作战的战术操演,在今日已不反攻大陆的前提下,是否还有运用这种战术之必要?同时也质疑,为何不用较安全的AAV-7登陆运输车呢?

相关新闻:批国军训练为表演 吴怡农:汉光演习是最大场

笔者看来这都是很好的提问与质疑,这也表示举国同胞都在闗切国军演训的成效与安全的问题,个人认为是好事一件。

表演中也能尽量符合实战需求

国军的演习是否存在着表演的问题?我们来共同检视一下以往的国军演练:过去有在机埸行反空降机降演练时,不用实弹是用鞭炮声或录音取代的;为了节省军费各军种都尽量不打飞弹火炮的,以致飞弹或火炮检测时,失效及未命中目标率大为提高;再有步兵乘飞机、高鐡往隔区支援作战的。

大家㑹问花大笔的机票钱,是为测试国军弟兄会不会晕机晕车吗?民间载具支援作战是有装载的问题,只要借架旧的飞机或车厢即可练习装载作业了,难道演练者不知重要的交通或工具都是敌人攻击的第一目标吗?为省军费少演习、少打实弹、却花大钱坐不必要的飞机、高䥫即使不做秀也是浪费公帑不是吗?

当然大家也知道这几年政府,对国军演训所需军费大笔提高,国军演习也更注重符合实战的要求,在2019汉光屏东满丰反登陆操演中,国军过去所疏失的伪装、隐蔽、掩蔽、及火炮第一线第二线防御工事的构筑等,都有大幅度的进步,甚至表现杰出,这都受到国人高度肯定的。

虽然如此但国军的演训就没有可再提升的空间吗?笔者要问每次汉光演习,军团所属M-109及M-110等自走重型炮车,都部署于近第一线滩岸后方,这类火炮射程少说都是20公里以上,理应部署于后方阵地或小山丘后面是吧。笔者知道这是为了展现火炮的威猛能震撼人心,而不是战术的错误,而在实战中我火炮指挥官当然不会如此部署。

好,笔者也赞成偶尔表演一下也无妨,但即然这样部署了我们是否也要计算一下,什么时间点是重炮该撤离的最佳时机?如共军以726野马气垫船,或大型野牛气垫艇攻击登陆我某滩岸,我守军雷霆2000火箭在敌艇离我滩岸约45公里时开始射击,而敌艇离我滩岸30-25公里间,我M109-110两款重炮射击,各位读者试想以气垫船时速约120公里,敌艇距我滩岸20多公里时,只要十来分钟后就可登岸,此时对我重炮将构成重大威胁,那我炮兵指挥官何不借此难得能以假乱真的机会,也演练一下女炮兵班在十分钟之间,以熟练敏捷的收炮技巧,安全的将自走重炮转进至后方阵地,并炮击登陆我滩岸之敌,以掩护我军安全撤离转进至第二、三线阵地,并准备反击逆袭登陆敌军。

这不是更能展现我军虽在表演中,也能尽量符合实战的需求,这不是很好吗?所以各界对国军的建议评论,国防部都应虚心接受有则改之 无则加勉,当然除了与对岸唱衰我军的之外。

舟艇突击部队 是防卫不可缺的关键部队

至于陆战旅应用突击舟艇的登陆作战模式有人质疑,也认为应该乘用较安全的AAV-7登陆运输车。

笔者首先说明一下,作战型态的样式有大有小有明有暗,同时陆战队所有的AAV-7数总计不过六、七十辆,为应对共军对我行多战区、多登陆点、多目标同时登陆的新战法,而在我军的反登陆作战中,AAV-7数量不一定完全够用,也不一定绝对要用。

突击舟艇的战术应用也可大可小,它可以单艇或双艇执行秘密任务,也可多艇建构成排、连级的攻击兵力,所以陆战队之舟艇部队可行夜暗奇袭、反登陆逆袭、正规反登陆之侧袭或助攻佯攻等,可发挥多种专属海军陆战队之海上游击战术。

笔者举个例子,如共军以气垫船突袭我淡水河口,被我守军阻绝于关渡桥,敌残部转占观音山构筑防御工事等待救援,敌为避免背腹接战我军,其必先破坏关渡大桥,防我关指部过桥攻击,敌也必重兵防守观音山南向坡面,防我陆战66旅从林口经山线,或海岸快速道路挥军北上攻观音山之敌,而敌也会认为关渡桥已破坏,观音山向北面因有淡水河之屏障较为安全,所以兵力、火力之部署,于北面向淡水河之部必较薄弱。

在此情况下我驻守复兴岗陆战66旅之一部,即有多种的突击舟艇战法可以遂行,如乘夜暗以突击舟艇划浆方式,小部队渗透敌指挥所或火炮阵地进行夜间奇袭,这种情况之下则不宜使用声量大的AAV-7人员登陆运输车了。也可以在66旅从林口北上攻击观音山敌军时,复兴岗陆战营之一连或两连,以突击舟艇快速突击观音山北面向之簿弱敌军,行前后夹击之战术运用使敌军前后受敌难以应付。

再则如敌军突破我滩岸防线登陆成功,我军必从第二线阵地,对占领滩岸之敌进行逆袭,此时我陆战队如行正规的反登陆两栖作战, 我大型作战舰艇必受共军火箭军之猛烈攻击,此时有可能我公路桥梁已遭破坏,他区兵力不易支援下,我陆战旅之舟艇部队即可行隔区反登陆作战,从海上配合我联兵营逆袭登岛敌军。

从以上的案例来看,虽然国军不反攻大陆了,但在国军反登陆作战时,及外岛的驰援或规复作战,陆战队的舟艇突击部队,将是防卫台澎金马作战中,不可或缺的一支奇袭至胜之关键部队。

国军加油!陆战队加油!

笔者为前海军陆战队荡寇组教官

责任编辑:李世勋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