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语】何启明:坚持抗争 与极权比寿命

人气 403

【大纪元2020年07月10日讯】(香港大纪元记者林慧真、梁珍报导)9月的香港立法会选举仅剩不到两个月时间,在港版国安法上路、驻港国安公署挂牌,中共假“国安”之名步步进逼侵吞香港人权与自由的时刻,此次选举结果攸关香港未来的走向。民主派初选将于7月11日至12日举行,由全港市民投票。民协副主席、深水埗区议员,首次参选立法会议员的泛民候选人何启明接受大纪元《珍言真语》“立法会选战对抗极权”栏目采访时表示,此次初选是展示香港民主派团结一致、对抗极权,让全世界看到香港人争取民主自由的决心。他呼吁大家支持民主派初选,出来投票。

眼看赤祸袭港,许多港人纷纷选择移民走避,然而何启明没有灰心,甚至更坚信持续抗争、和极权比寿命,最终必定是光明。“国安法并不会让香港人更加黑暗,而是让共产党自己在人们眼中更加黑暗。你看得到更多的人走出来反抗,更多国家出来发声,令共产党的管治、它的地位是更加黑暗的。”

从2013年加入香港民主民生协进会,经历2014年的雨伞运动,何启明深切认识到,要对抗极权,就要有打持久战的准备。他开始踏实做地区工作,游说社区民众支持抗争。“我们见得到,极权是不会理市民的生死,它不会处理那些民生的问题。”没有民主就没有民生,“很多香港人走出来抗争,都是希望香港成为一个更公平、更公义的社会,一个更适合人居住的地方。”

此次国安法带给香港空前的恐怖氛围,他鼓励港人:“我们不需害怕,化整为零、遍地开花,与中共打持久战”,“把抗争融入到你的日常生活中,在你的工作岗位上坚持信念,大家把每一天的生活都变成抗争,这就是极权最害怕的事。”

从港版国安法不惜一切要箝制全世界所有的人,何启明看穿中共“其实已经没招可使,害怕胆怯甚至是抓狂”。中共想用处理新疆、西藏的那套手段来对付香港,他指出,香港不是大陆,中共要乱来,全世界都看得清清楚楚,就会受到制裁,香港将成为压倒中共极权的最后一根稻草。

借鉴历史,当一个王朝衰落之际,一定有很多天灾人祸,“现在长江三峡大坝的水灾,甚至会倒下来了,又或者北京六月飞霜,下的冰雹好像武汉肺炎(中共病毒)的形状那样。”他之所以对将来抱持希望,正是因为看见中共是已走到末路,“所以我觉得,将来其实根本就不需要跟共产党打交道。现在要就是继续反抗。”

此次参选香港立法会议员选举,何启明希望市民能够更坚定认知:每一个人都是反抗极权的重要一员。因为抗争,是击溃中共的唯一出路。

以下为采访内容整理。

向世界展现香港人争取民主自由的决心

记者:和我们观众先介绍一下自己?

何启明:大家好,我是民协何启明,是深水埗区议员,接下来会参与立法会选举的民主派初选。我们都希望能够透过初选,协调出最强的组合,才有能力去对抗这个极权。所以希望大家记得支持民主派初选,在7月11及12日记得出来投票。

记者:民主派初选总共有52个候选人,你觉得这次选举意义在哪里呢?

何启明:我觉得这次初选,最重要就是要显示我们民主派是团结一致来对抗极权。有很多人都说,其实当大家真的看到“港版国安法”都立了的时候,大家还出来选什么呢?但是其实选举是一个民意的展现,就是我们看到在过去的11月,当我们区议会民主派是大胜的时候,川普就立刻签署《香港人权及民主法案》,你就能看得到自助人助,你自己愿意出来抗争的时候,你才能够吸引更多的人来和应你支持你。

所以其实这次的选举,就是一个民意的展示,就是要告诉这个极权,以至告诉全世界,香港人争取民主自由的决心是有多么大,也要说给这个极权听,香港人就是不要这个独裁管治的决心,同样都是那么大。

国安法令共产党的地位更加黑暗

记者:说回到“港版国安法”,和你所预计的是否一样辣呢,还是更加辣?现在的挑战是什么?

何启明:其实当年习总都曾经年轻过,他年轻的时候,他也有时代革命的,不过他的时代革命就是“文化大革命”的时候,以至其实他下面的官员比如夏宝龙、骆惠宁,其实都是经历这个年代。就是说他们年轻的时候,就是可能要经历文革那种要笃灰,就是告密,又或者是大家要批倒批臭附近你身边所有的人,包括你的朋友老师家人等等。但是我们香港人,年轻人这次的时代革命其实是学习怎样去互相扶持,一起团结来对抗极权。

我们看得到,其实香港的年轻人,一定比习总时代的年轻人更加优秀,而我们经历的时代革命一定会比他们的更加杰出。在这样的情况下,即使这个极权做些什么,其实我们都不会怕。“港版国安法”的订立,不是令香港人更加黑暗,而是令共产党自己更加黑暗,你看得到更多的人走出来反抗。

当“港版国安法”立了之后,香港人没有被吓倒,你看到在7月1日继续有数以十万计的人出来反抗极权。也因此,当“港版国安法”立了之后,很多国家都出来发声,就说你中共是违反人权,有些外资说要撤资,甚至说要制裁等等。在天安门广场有两句说,除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万岁”之外,旁边那句是“世界人民大团结万岁”,现在共产党真是做到了让全世界的人民一起团结起来反抗这个极权的管治。所以我觉得其实“港版国安法”的订立只不过是令共产党的管治、它的地位是更加黑暗的。

中共没招抓狂 最后斗垮自己

记者:别人都觉得黑暗,你反而看到光明和希望,为什么呢?

何启明:其实,你看得到这个极权已经没有招数了,它已经到了抓狂的地步。你想一下,它这个“港版国安法”是不惜一切、不顾后果地就是要批倒批臭它眼中的敌人。(香港前特首)梁振英还说,理论上“港版国安法”的订立,连川普都是犯法的。它(中共)已经抓狂到这个地步,订立一个法律要钳制全世界所有人。你就会看得到其实这个极权的虚怯,这个极权就是觉得很害怕,所以它所有的敌人都要打。

用我刚刚的话说,现在(中共)掌权的那些人,他们年轻的时代就是在一个斗争的环境当中去成长,所以他们用斗争的思维去管治国家的时候,就是不惜一切就是批倒批臭自己眼中所谓的敌人。其实这个做法只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斗到最后只会斗垮自己。

做打持久战的准备 化整为零遍地开花 与极权比寿命

记者:所以虽然很多人会选择移民,而你不单选择留在香港,还要参选。参选可能会被DQ(取消资格),DQ的第一道题可能会问你,是否支持“港版国安法”。你会怎么回答?

何启明:我觉得香港人如果选择留下,你就要有个心理准备,跟这个极权打持久战。我自己也是其中一分子,我们就是要和这个极权比寿命。要和它比力量,可能我们真的比不过,但是和它比寿命,这才是极权最害怕的。

其实极权最怕的就是大家化整为零遍地开花。如果大家都在日常生活中(坚持)抗争,把抗争融入到你的日常生活中,除了支持黄店,甚至在你的工作岗位上坚持信念,又或者平时有行动就出来和应,有人被警察SS(Stop & Search截停及搜查)的时候,你就站在旁边监看,让大家把每一天的生活都变成抗争,这就是极权最害怕的事。所以香港人应该坚持下去,无论是参选还是做个普通市民,其实每个人都可以在自己的岗位上参与抗争。

记者:你什么时候决定参政的呢?什么时候开始在政治上觉醒?

何启明:如果要计算的话,其实我大概是2013年加入民协(香港民主民生协进会),从那以后开始接触政治,接触一些议员的工作。最令我印象深刻的是2014年的雨伞革命,我觉得要对抗极权,就要有打持久战的准备。你要去思考,如何与极权“磨烂席”(赖死不走),如何与极权比长寿。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要做地区工作,为什么要每一天去游说不同的邻居(社区民众)支持甚至认同抗争的原因。这些都让我更加坚定地在现在的岗位上继续做下去。

打地区线 让更多人支持或加入阵营

记者:你觉得在这么多参选人里,你的特点是什么?

何启明:我觉得,有人选择去打国际线,同样也应该有人选择打地区线,对吧?大家各有特色各有岗位,我们每天都在地区里面接触不同年龄、不同阶层的人。如果大家认同这个抗争是要跨阶层、跨世代,我们应该想办法吸引更多人支持,甚至加入我们的阵营。所以地面战就很重要了。

怎样去游说更多人加入我们,如何接触更多人与他们建立关系,让他们认同我们的信念,这就是我现在做的工作。

对抗极权 反抗是唯一出路

记者:在你接触市民的过程中,你觉得他们的变化是什么?特别是“港版国安法”之后,民众有什么变化?比如之前反送中的过程中,有些蓝营变成了黄营;但是这次“港版国安法”出台后,民众的表态有什么变化吗?

何启明:这次香港人最大的反应是,他们觉得香港变成了大陆。当初所谓香港民主回归时,大家就已经明白,大陆就是一个黑暗、恐怖,甚至封闭的地方。他们打开新闻看到很多冤假错案,很多栽赃陷害的事情,他们明白内地就是人治的社会,是个极权的国度,所以他们不想香港变大陆,也就是当初为什么要和大陆有分别。

这次“港版国安法”的订立就是告诉大家,香港会变成大陆,香港也会变成一个人治的社会。你看看新疆、西藏,甚至大陆的教会,都在被迫害。在一个极权国度,连信耶稣也有问题的时候,我在香港如何能够独善其身?还要现在立了“港版国安法”,香港就要变成大陆了,其实这种情绪是令大家为什么走上街头反抗的(原因),甚至是越来越认同,要对付极权,反抗是唯一的出路。

没有民主就没有民生

记者:相对其他泛民的政党和本土派,你觉得你们的定位是怎样呢,有些什么不同的地方?

何启明:我很希望借着今次的机会,或者今次的选举,大家能够重新认识民协,以前可能很多人觉得,我们只是做民生,或者只是做一些揼石仔(繁琐工作)的事,但是其实我们越来越见到就是,没有民主就没有民生。我们见得到,极权是不会理市民的生死,它不会处理那些民生的问题。

为什么我们要走出来争取民主自由,其实很多香港人走出来抗争,都是希望香港成为一个更公平、更公义的社会,一个更适合人居住的地方。走出来抗争,因为真是很喜欢香港,大家都是因为这样走出来反抗极权。所以很希望市民能够明白,我们每一个人都是反抗极权的其中一员。

记者:这段时间有没有人劝你走?

何启明:劝我走就没有,不过都叫我要注意个人安全,因为的确这个极权不是善类,它随时随地都可以找个理由去抓你,所以很多人劝我要小心自己的安全。要继续坚持,不要投降,但是同时都要用一个聪明巧妙的方法,怎样可以继续打持久战。

香港可能成为压倒中共的最后一根稻草

记者:如果未来香港越来越大陆化,包括现在派来香港的国安公署中共官员,你觉得怎样对付共产党?你有没有跟中共打交道的经验或者招数可以分享。

何启明:那个国安公署署长,是当年处理乌坎村(镇压乌坎民主抗争)那个干部来的,它们就是用一个处理农村的手法,来处理这个国际城市,以为用处理新疆、西藏那套,套在香港就没有问题的了。但是分别就是,香港还有很多国际记者在这里,香港真是全世界都看着的。所以对付这个极权,就是告诉它,你要乱来可以,不过大家都看着你乱来,你要不顾后果,你会受到制裁。

甚至,香港真是会成为这个极权倒下的最后一根稻草。大家看历史,当一个王朝的衰落,一定有很多天灾人祸,现在长江三峡大坝的水灾,甚至会倒下来了,又或者北京六月飞霜,下的冰雹好像武汉肺炎(中共病毒)的形状那样。很多的天灾人祸结合而成的一场灾难。

所以为什么我对将来抱持希望,其实就是因为见到了这个极权是已到虚怯、抓狂的状态,而处理大量的天灾的同时自己又不断地犯错。所以我觉得,将来其实根本就不需要跟共产党打交道,就是继续反抗,继续抗击这个极权。

责任编辑:连书华#

相关新闻
【珍言真语】杨健兴:国安法严苛 传媒风险增
【珍言真语】刘泽锋:重拾港人尊严 爱国非爱共
【珍言真语】袁弓夷:团结灭共 香港才能重生
【珍言真语】梁家杰:国安法虚字多 是整人工具
最热视频
【重播】川普8.3新闻发布会:新增病例骤降
【薇羽看世间】美中若开战 美籍华人如何抉择
【新闻看点】TikTok命运?蓬佩奥:川普受够了
【西岸观察】微软买TikTok 扎克伯格转弯
【新闻第一现场】发源地疫情再起 武汉再爆确诊
【重播】川普总统签署“美国大户外法案”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