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人感应.天象警世

天人感应 北京六月雪对应唐山大地震、陨石雨

作者:荏淑一
《周易》说“天垂象,见吉凶,圣人象之”,展现中华民族的天象哲学观。 (pixabay)
font print 人气: 3371
【字号】    
   标签: tags: , , , ,

2020年7月28日(黄历六月初八)中国北京下了“六月雪”。从古传说到今天,热夏“六月雪”阴阳错逆的现象是含冤不平之兆。这场“六月雪”的日期巧合了四十四年前的唐山大地震那一天,而那场大地震又对应1976年写历史纪录的陨石雨,这些只是“巧合”吗?

《中庸》云:“国家将兴,必有祯祥;国家将亡,必有妖孽(吉兆为祥,凶兆谓之妖,灾祸谓之孽)。”《周易》说:“天垂象,见吉凶,圣人象之。”这是中华民族奉为圭臬的天人感应的政治哲学观。天象是一种天道的示现,和人间事有相互对应的关系。从史书来看,蝗灾、旱潦、冰雹、疠疫、饥荒都是天垂象昭示既往之咎,还有陨石、寒暑失度的六月雪,也是常见的天象,并且预兆凶险。

7月28日,北京日报报导下雪事件。(网络截图)
2020年7月28日,《北京日报》报导下雪事件。(网络截图)

世界纪录陨石雨  天人感应昭昭明现

现代世界上发生的最大一场陨石雨是在中国大陆。1976年3月8日,在中国东北吉林落下一场惊天动地的陨石雨。有一颗重约4吨的陨星以每秒15~18公里的相对速度坠落,在离地19公里的高空发生主爆裂,随即分裂成许多小火球和大大小小的陨石坠落地面。其中,最大的一号陨石冲击地面时造成蘑菇云状烟尘,并且砸穿冻土层,形成一个6.5米深,直径2米的坑,造成的震动相当于1.7级地震,落地后的最大陨石块重达1吨770公斤,这是已知世界上最大的石质陨石。此外还有两块次大的陨石,以及数不清的小碎块,被捡起的有三千多块。

1976年3月8日吉林地区天降规模罕见的陨石雨,包括三颗大陨石与三千多块小陨石,图为当地一处纪念碑。(Getty Images)

这一场吉林陨石雨是天文史上的惊世纪录,从古人所诠释的天人感应的观点来看,大陨石三颗“象阴而阳行,将致坠落”[1] 。在1976年,我们可以轻易找到人事变化的连结:三块大陨石坠落对应当年中共三个“大人物”死亡和“宫廷政变”——1月8日周恩来死,7月6日朱德死,9月9日毛泽东死;接着“四人帮”被抓捕,毛主导揪斗的“文化大革命”偃旗息鼓。

毛、周、朱是阴谋夺权,毁坏民族生命的主角儿,阴暗的角色占了位,引进共产邪灵到中华大地蛊惑、残害百姓,窃取了政权,带给中华民族一场巨变、浩劫灾难。20世纪美国的大预言家珍妮在唐山大地震前13年就有预言,“一个造成中国大混乱的‘神秘人物’将在大地震发生后不久死去”,毛泽东的生与死对应了珍妮预言中造成中国大混乱的那个人物。毛对天人感应怎么看?他说“天摇地动,天上掉下大石头,就是要死人哩。……”而毛就在唐山大地震44天后死亡。

陨石雨。(Getty Images)

唐山大地震

唐山大地震发生在该年7月28日深夜3时42分53.8秒,这场里氏规模7.8级的大地震,在十秒钟内将百多万人口的唐山市震为废墟,九成以上的民房全毁或大损坏。根据中共的资料称死伤40多万人(事实上更多),震波有感范围广达14个省市自治区,北京、天津市受到严重波及,西安也有震感。

当年,陨石雨中那些无数的陨石小碎块巧合地预兆了这场大地震中众多死伤的人口;今年(2020年)7月28日,就在44年前唐山大地震这一天,北京大热天里下了“六月雪”,显现寒暑阴阳错逆的现象,古来就有言“六月雪”是含冤不平之象,俨然为唐山大地震死者鸣冤。若是,那么唐山大地震该不是单纯的天灾。

周朝太史伯阳甫说,地震的发生是天地阴阳失序,阳气沉伏在地下,阴气压迫使其不能上升,于是就会发生地震。天象对应人事,人间阴阳失序,阴气压制阳气,首先对应领导者的人事不正,让国家社会负凌正,是阴邪势力嚣张作祟的反映。

六月雪连结的历史迷雾

回顾当年,中共国务院在唐山大地震前,已经接到了下级研究机构、预测人员反映上来的种种地震预兆和数据的报告,却没有作为,以致在“突如其来的自然灾害”中,平民百姓死伤惨重。历史学家徐中约《中国近代史》书中指出“一份政府的秘密报告统计出655,237人死亡、779,000人受伤”,合计就有143万的伤亡人数,远远超过中共公布的数字。

然而,“自1485年到1976年的500年间,唐山虽遭遇4.75级以上地震共17次,但却无人员伤亡和建筑物倒塌的破坏性地震。”[2] 1976年发生的这次大地震,完全超乎历史经验。有什么因素助长了灾害呢?

在中共夺权之后,不到三十年间,唐山煤矿镇人口从31万跃升到100多万,人口多、密度高、环境差。在追求产能之下,中共对建筑防震性不重视,并没有把建筑防震当作一件大事来做,甚至还开倒车:“1957年,国务院还曾下令,要求降低新建建筑的抗震标准,原本地震烈度为8度的唐山,被改为6度的不设防区。就此,为经济发展而牺牲城市安全的重大社会隐患深深埋下。”[2] 唐山地震发生时,九成以上的民房全毁、或大损坏,其来有自。

其时,对北京和周边的地震预测其实已经行之有年,为何还会发生“漏报”的疏失?其实,“有关唐山可能发生大地震的预警,像警钟一样长鸣,但是,当时的中共最高层正忙于批判‘不肯改悔的党内最大的走资派’邓小平、‘反击右倾翻案风’,没有人把老百姓的死活放心上。所有这些地震预报,最后都没有引起中共中央的重视。”[3] 一些“地震工作者还对唐山地区的地震活动做出了准确的中长期预报,它在发震前,同样出现了种种观测数据和宏观前兆的异常。无论是地震专家还是群测群防员都曾注意到这些问题”。[4]

从唐山大地震发生前9年到发生前9小时都有地震预报频频向上报告,比如:“唐山大地震发生前9小时,开滦马家沟矿地震台的马希融,向开滦矿务局地震办和上级作强震、临震预报:强于7.3级的地震随时可能发生。”[5] 但最终为何中共相关主管当局没能向人民发出震前警报?

有一个关键是领导层的政治斗争,本来直接领导国家地震局的周荣鑫(1975年前任中国科学院中共核心领导小组副组长)被认为是邓小平的黑干将之一,连带也被打倒,造反派对他“深揭猛批”,并且导致周任内设置的监测地震的工作组织陷于瘫痪。周荣鑫领导地震局时,很重视北京地震队耿庆国的地震报告,上报给国务院,结果造反派也压制了耿在1976年7月中旬做出的可能发生地震的短期临时预测。中共中央不重人命,只要维稳,以“稳定社会”为由,压制地震预报,层层压制,使得人民得不到预警,致使几十万人懵然失去宝贵生命。

灾难中的“奇迹”对照人祸

就在大地震发生前的7月17日、18日,全国地震群测群防经验交流会就在唐山举行。会后只有青龙县(距离唐山115公里)县委书记冉广岐对属员带回的地震预报讯息非常重视并付诸防震行动。在地震发生前,青龙县的老百姓几乎都被紧急疏散到室外。青龙县在唐山大地震发生时毁坏房屋18万间,完全倒塌7300多间。但是,全县47万人,仅有一位老年妇女因地震引发心脏病发作死亡!在这个“青龙奇迹”的对比下,客观地凸显了唐山大地震的深重“人祸”。

在中共的政治体制压力下,地震的科学预报信息也都陷入了敏感“政治问题”之列。这全是共产专政的威权制度制造的困境,同时给人民挖了死坑。

大地震发生后,中共高层无视于“反击右倾翻案风”导致防震松垮的伤亡,依然坚持其政治正确,并且拒绝外援以掩盖惨绝的死伤真相。它践踏着死人、伤者,把唐山大地震作为社会主义战胜“自然灾害”的优越指标;唐山“抗震”纪念馆,成了把丧事当喜事办的一个标志。灾后至今唐山发展成一千万人(常住八百万人)的城市,然而,那些伤者的伤痛、亡者亲人内心的哀恸,以及受灾成了鳏、寡、孤、独、病、残的许多家庭,被遮蔽在新高楼的阴影下,暗暗啜泣。

大陆官方在唐山地震后三年才公布地震规模7.8级、死亡24万人,但国际社会普遍认为规模8.2级、约60万人死亡。(AFP)

阴阳错逆是人行为所致

文化大革命期间,中国大地震频发又都很惊人,十年文革八大地震[7] ,次次都超过7级震,从1973年起更是年年必震,最后以死伤最惨绝的唐山大地震终结,文革红旗手毛泽东和文革也同步终结。

挖根来看,从1966年开始到1976年的十年中,毛为抢回大位处心积虑主导揪斗的“文化大革命”颠倒是非黑白,翻覆了中华民族的善良传统;恐怖的批斗整风下,下批上、学生批斗老师、儿女批斗父母,人人为敌,“阶级”取代了人性,伦理道德荡然无存,毁坏了无数中华儿女的善良根性,变异了无数天真儿童少年成了凶恶流氓恶棍,颠狂错乱了中华大地,造下数不清的罪虐。中共元老叶剑英曾在内部会议中透露,文革整了1亿人,死了2千万人。[6] ,这么多人受迫害,这么多人死去,有多少人在中共邪恶凶残体制下成了帮凶、打手?有多少人成了中共邪灵祭坛上的牺牲?在44年后唐山大地震的忌日里来了一场六月雪,试问中共所谓的优越社会主义体制,在44年中又继续造成了多少冤魂?旧冤未散,又添新冤,阴阳错逆,冤冤不散,化作六月雪。天人感应,天象垂示,不宣自白。

唐代经学大师孔颖达说“阴阳错逆为既往之咎”、“阴阳错逆乃是人行所致”的表现。陨石雨、大地震、六月雪等等都是阴阳错逆的现象,示现中共邪党数不清的既往之咎,也预兆凶局。天理昭昭,不诚心忏悔改过,就想文过饰非伪造历史,谁也无法扭转注定败亡、等待偿还大业债的大结局。历史示现,天理昭昭,天人感应,报应不爽。@*

注释

[1] 汉代经学家刘向解说陨石的天象。点入参见《春秋时代一场陨石雨 天人感应预兆证验不爽?》

[2]、[4] 见 王瓒玮:《唐山大地震四十年:反思与“记忆”》,(*又作:《唐山大地震40年:从死亡人数到天灾还是人祸仍是一地鸡毛》),东方历史评论。https://www.jiemian.com/article/769233.html

[3]、[5] 见 《王友群:唐山大地震是天灾更是人祸》,大纪元2020年2月23日

[6] 另外还有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等合编的《建国以来历次政治运动事实》记载十年文革残害人的数据:1984年5月,中央经过两年零七个月的全面调查、核实,重新统计的“文革”有关数字是:2,144万余人受到审查、冲击;1亿2,500万人受到牵连、影响;420万余人被关押审查;172.8万人非正常死亡;13.5万人被以现行反革命罪判处死刑;武斗中死亡23.7万,703万余人伤残;7万多个家庭被毁。

[7] 参见:大纪元2001年6月12日讯《十年文革与八大地震﹕人祸与天灾共始终》。

参考资料

《中庸》
《周易》
《史记.周本纪》
徐中约:《中国近代史》,香港中文大学,2001年8月1日出版。
王友群:《唐山大地震是天灾更是人祸》,大纪元2020年2月23日讯。
王瓒玮:《唐山大地震四十年:反思与“记忆”》(*又作:《唐山大地震40年:从死亡人数到天灾还是人祸仍是一地鸡毛》),东方历史评论,2016年7月28日。
《十年文革与八大地震﹕人祸与天灾共始终》,大纪元2001年6月12日讯。
雷颐:“文革”中的三次地震》,大纪元2008年6月18日讯。
@*#

-点阅【天象警世】系列-

责任编辑:王愉悦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中国人有句俗话:“冥冥之中,自有天意”,意思是一切都是命中注定,不容人为去改变。换句话说,人类历史就宛如一场大戏,在按照已经定好的剧本情节上演。在宗教中或修炼界,人们认为这场“历史大戏”就是神在世间的安排;按中国人的话讲,此乃“天意”。
  • 不管人是否相信,世间的一切都是由神安排的,包括灾难、包括人的生死。人的德行高,灾难就少。人心不古,自私自利,灾难自然就多。这个法则不仅适用于中国,也适用于全世界。
  • 月历
    如果你看一下2月的月历,你可能会发现,2月的天数刚好是1周7天的倍数,所以它们分布得很平均,形成一个完美的矩形。如此特殊的月份,会不会有大事发生呢?
  • 2003年1月1日,萨斯瘟疫(病毒SARS-Cov)在中国爆发,专家奔赴疫源地,应验《圣经‧新约》“1260天”的预言,而《旧约》对此预言的是“1290天”,指向的是1月31日,汉历除夕新年。2020年新冠瘟疫(病毒SARS-Cov-2)全面爆发,武汉1月23日封城,是除夕前一天,“上帝之鞭”再次指向中共统治下的中国。惨烈和恐怖过后,疫情像退潮一般撤走,转身扫荡世界,列国瘟疫大起。
  • 先知们的焦点,一致指向了当代的中国:中共迫害正信,给世界带来了巨大的灾难,包括当前的大瘟疫。是继续沿袭江党的逆天迫害、推波助流?还是认清真相、抵制迫害?成了当今成败盛衰、生死存亡——能否在末劫大难中被救赎的分水岭。关乎每一个人。
  • 诺查丹马斯预言集《诸世纪》写共产主义、共产党颇为透彻,几百年前就讲了它的兴起到覆灭的过程,无疑是给世人一条“拨云见日”之路,让当今的世人认识到当代最大的危害之来源与出路。
  • 2020年12月2日,美国总统川普(特朗普)发表了一段重要的讲话,列举了大选舞弊的众多事实。在演讲中,他表明了捍卫美国的决心。几乎在川普发表讲话的同时,纽约州上空突然传出爆炸的巨响声。一颗大流星在高空爆炸,产生强烈炫目的闪光。在马里兰州、密歇根州、俄亥俄州、宾州、维吉尼亚州,以及加拿大安大略省,很多民众目睹了大流星在白天爆炸的景象。
  • 前文从破解《圣经‧启示录》的时空支点“室女生子”天象开始,展现了古今著名预言一同指向中国;揭开《但以理书》“69个7”之谜,精确界定了大救主弥赛亚1951、1999两个特定的时间点,从1999年的“九九大错”展开,会看到先知们的警醒共同聚焦在当代。
  • 2020年步入了“庚子年”多灾的宿命,年末冬至还有罕见的800百年一遇的“木土合相”的天文大观。在二千年前,古中国的天文史官对此天象已经有说道,讲给世人什么警示呢?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