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松絮语:莲蓬芬芳

作者:青松
每个人的世界都有一些无形的界限。有些界限,我们自己都没意识到。(王嘉益/大纪元)
  人气: 299
【字号】    
   标签: tags: , ,

带孩子去朋友家玩,朋友拿出老家寄来的新鲜莲蓬递给孩子,说很好吃。小家伙只吃过煮在粥里的莲子,还从来没见过新鲜的莲蓬,不会吃,所以从阿姨手里接过来,直接就去啃。

看着孩子憨憨的样子,我们都笑出声。朋友赶紧做示范,教给小家伙怎么剥莲蓬。新鲜的莲蓬,我倒是见过,但新鲜的莲子,真的没有吃过。看着朋友那么轻松地就剥出莲子,我十分惊诧,因为和记忆中的不同。

在老家,荷花并不多见。我小时候,家里养过荷花,好像只开过一朵花。大人再三向我们强调,一定不能摘,要等莲子长熟。我们看着莲蓬一点点长大,后来天转凉,莲蓬变黑变干。最后,大人取出莲子,皮也是黑的,而且特别硬,很难剥开。即使煮熟了吃,莲子心也是苦的。

所以,我印象中,莲子就是那种黑硬难剥的样子。在超市偶尔会买到莲子,都是加工好的,已经烘干,方便存放。对于新鲜的莲蓬、莲子,我极少想到。没有吃过新鲜的莲子,所以不知道那样坚硬的莲子也曾经娇嫩过。

朋友听我讲了这段经历,呵呵笑着,让我一定要尝一尝刚刚从新鲜莲蓬里剥出的莲子。新鲜的莲子气味芬芳,脆生生、水灵灵的,几乎品不出苦味,与干莲子相比简直天壤之别。不光我喜欢,小朋友也爱吃。

我同朋友开玩笑说,从小就会背“采莲”诗,但却从来不知道采的莲子这样好吃。我一直以为采莲就像采花一样,是为了休闲呢,想不到是有实际用处的。朋友笑出声,说真的没想到会有人没吃过新鲜莲子……

果然,每个人的世界都有一些无形的界限。有些界限,我们自己都没意识到。伴着莲蓬淡淡的芬芳,我忍不住感慨大千世界的博大,我们这一生真是需要不停学习、反思,去充实,去打破自己的界限……@

责任编辑:方远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晨曦里的莲花开得最是落落大方,一朵朵粉红的花在静寂的大地上,恣意翻弄着温柔的晨风,瘦长的枝梗撑着大如脸庞的绿叶,护着花朵。叶掌里滚动着点点露珠,盛的都是种莲人的汗水,汗水比露珠还重,难怪尽管晨风温柔,叶子仍然摇荡不停。
  • 自小就喜欢上荷花。曾记小学四、五年级的美术课本就有大幅荷的插图,心里渴望着,什么时候让我看到真正的荷花呢?
  • 她们总是在黄昏里来到。西天的红云薄了,田野远远的,温柔,寂静得像一方晾晒在风里的绢。
  • 炎炎夏日,来杯清凉饮料,或吃碗冰沙最能消暑热,然而,贪吃寒凉食物、喝多凉水,容易形成痰湿,让人感觉容易疲倦,头脑昏沉。夏季应当多食用季盛产的食材,可消暑解热,或喝杯慈禧太后御用茶饮来抗热化湿,都是不错的夏季养生。
  • 岳飞和郭靖这样的侠之大者,一生戎马为国为民,英名赫赫永垂青史,谁会嘲笑他们没见过世面。
  • 〈子夜歌〉的哀婉,也反映了南朝社会的颓废浮靡;人们沉溺于声色感受与爱情的追寻中,终究换不来长久的幸福与真正平安。
  • 弗朗茨‧泽拉菲库斯‧彼得‧舒伯特(德语:Franz Seraphicus Peter Schubert,1797年1月31日-1828年11月19日)是奥地利作曲家、早期浪漫主义音乐的代表人物,也是公认的古典主义音乐最后一位巨匠。
  • 晴美愤怒地挂上电话,然后把手机摔在床上,一个人冲进了厕所,把莲蓬头打开来,把水往自己的头上冲刷,试图冷静自己的情绪,但仍浇熄不了她的怒火。 她一直回想着妈妈对她说的话,像是:“我是为你好,如果不快点结婚的话,你会孤家寡人一个,到时候变成老姑婆!”
  • 莲花超凡脱俗,是花中君子,是凌波仙子,也是高层次生命境界的象征。莲,入世、出凡,成仙、成佛,说尽俗仙的境界。
  • 传统的历法中有着中国先祖的智慧,其中所承载深厚文化,近年来被人们逐渐地认识到,黄历历法又逐渐回归到人们的视野当中,人们在重温二十四节气蕴含的深意,以及重视黄历历法中的传统节日。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