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领馆操控CSSA的事实与危害(下)

【内幕】中领馆操控CSSA 长臂威胁世界

人气 8545

【大纪元2020年08月13日讯】(大纪元记者唐薇综合报导)接上篇“六四”后,中共通过中领馆逐步加强了对国外留学生的管控;上世纪90年代末以后,这种管控愈加明显和收紧,分布在各国的“中国学生学者联合会”(CSSA)逐渐成为中共的政治工具。表面上,学联会以服务和联谊为主;实质上,它已经不同程度沦为中共在海外的党支部。

三、中共控制CSSA的手段

1. 层级管控

2018年1月16日,澳洲广播公司ABC报导,在2017年10月的一次晚宴上,时任中共驻澳公使(前中共驻休斯顿总领事)蔡伟对在场的工党议员称,“大使馆只有三名教育官员,我们怎么能控制数以万计在大学的中国学生?”

蔡伟回避了两点事实。第一,除大使馆外,中共在澳洲的5个总领事馆也都设有教育处,所以教育官员总数远不止三人。第二,中领馆对各州“学联会”实行层级式管理,形成了严密的指挥网络。

前中共驻悉尼总领事馆一等秘书陈用林曾经指出:“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学联)是直接由中共驻澳使领馆控制的团体”,“为了方便操纵,除了在各大学设立学联,还设立了‘澳大利亚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下设‘新南威尔士州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澳大利亚首都地区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等金字塔结构的组织。”

表二:澳大利亚学联总会及部分分会成立时间表

CSSA所在地区 成立时间 CSSA与中领馆的关系
澳大利亚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 2009年11月22日 “在中国驻澳大利亚大使馆教育处指导下注册的……”(来源:新华网)
澳大利亚首都地区中国学生学者联谊总会(ACT-CSSA) 2012年 “在中华人民共和国驻澳大利亚大使馆教育处指导下”(来源:ACT-CSSA官网)
新南威尔士州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 2007年6月12日 中共驻悉尼总领事馆教育组参赞及两名领事参加了成立活动(来源:总领事馆官网)
西澳大利亚中国学生学者联合总会 2006年8月8日 “得到中国驻澳大使馆和领事馆的支持”(来源:澳群网)
维多利亚州学生学者联谊总会 2005年11月26日 成立于中共驻墨尔本总领事馆,总领事馆教育组“通过较长期与留学生个别交流和集体座谈”,终促成总会成立(来源:中国侨网)

这种金字塔组织模式也被用于其它国家,如“全法学联”、“全英学联”、“全丹学联”、“全瑞典学联”、“全日本中国学生学者友好联谊会”、“美西南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等等。这些总会并不隶属于某个大学,却管理着全国或某个片区的多个学联会。

美西南CSSA成立于2003年2月8日,负责监督加利福尼亚州、亚利桑那州、新墨西哥州和夏威夷地区大学里的25个CSSA。

2018年5月12日晚,美西南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主席联席会(SWCSSA)举行了年会,三十多所大学的CSSA主席和代表参加活动,中共驻洛杉矶总领事馆教育领事曹干也到会。(网路截图)

百度百科条目显示,全日本中国留学人员友好联谊会(ACSSJ)成立于1992年,下辖二级地区分会和三级大学分会二百多个。

2019年9月7日,在中共驻札幌总领事馆内,北日本中国学生学者友好联谊会举行了成立仪式,这是CSSA在日本的新增二级机构,说明中共不满足于原有状况,还要进一步加强对在日留学生的控制。

2019年9月7日,在中共驻札幌总领事馆内,北日本中国学生学者友好联谊会举行了成立仪式。(网路截图)

2. 召集会议

中领馆教育处经常面向学联会干部举办培训会、座谈会、交流会、联谊会,由中共总领事、参赞、一秘等人强化中共意识形态,布置如何开展活动等,内容甚至包括阅读习近平书信。此类会议分明是海外党支部例会,各个学联会就是中共的基层支部。

3. 误导和欺骗

混淆党与国的概念是中共的愚民伎俩之一。中共领馆反复向学联会和留学生们宣扬所谓“维护祖国利益”,“把个人理想与国家需要结合起来”,“宣传中国文化”、“中国梦”等。中共打着“祖国”的幌子,在海外散播政治宣传,打击异议,从事不轨行为,维护的是党的利益。

据中国留学网报导,2007年5月26日下午,中共驻休斯顿总领馆教育组召开德克萨斯州和路易斯安娜州学联主席座谈会,学联负责人汇报的内容包括“打压敌对势力活动空间”的“杰作”。

中共定义的“敌对势力”,主要指反抗中共暴政、倡导自由人权的党派、团体、个人。学联会的“打压”站到了普世价值的对立面。

4. 名利诱惑

中领馆经常对学联会表示感谢,营造跟党走的荣誉感,并以就业前途为诱饵,驱使和胁迫留学生为其效力。

2003年,中共开设了国家级的优秀自费留学生奖学金,每年颁发给全球500名中国留学博士,候选人由中领馆教育处推荐,奖金最初是5,000美元,后提高到6,000美元。不少学联会主席和积极分子都是该奖项的得主。

明尼苏达大学2002年CSSA主席尤云庆告诉大纪元,在任期一年里,他的个人账户收到使馆寄来的三千美元。他说:“领馆给的所谓活动经费,主要不是给学生会,而是秘密给学生会主席个人,这本身对学生会主席是很大的利诱。”

2007年7月,昆士兰大学的一些中国留学生在电邮里质疑该校CSSA的性质。在网上流传的一封公开信中,写信人质问几名学联会前主席,这些年来昆大CSSA是否收受了中领馆的经济资助,如果有,他们应当公布具体数额和开销情况。昆士兰大学学联会“前主席徐斌”在回邮中称“中国政府给予我个人以及这个组织一定的经济资助,是为了在日常生活之余向各种错误及反动思想做斗争。”

2013年11月22日,中共驻澳大利亚大使向26人颁发了2013年优秀学联干部奖

2013年11月22日,在中共驻澳大利亚大使馆内,中共大使马朝旭向26人颁发了“澳大利亚2013年优秀学联干部奖”。(网路截图)
2019年5月4日,中共驻休斯敦总领事馆举行“国家优秀自费留学生奖学金”颁奖仪式,图为时任总领事李强民、副总领事王昱、教育参赞龙杰在活动上。(网络截图)

5. 利用社媒

2017年3月5日,时任中共驻纽约总领事馆教育参赞徐永吉对大纽约地区学联会骨干提出的一项建议是,关注总领馆微信公号,及时获取相关信息并通过学联会各自平台宣传到每位留学生。

2019年10月27日,在伦敦区学联培训会上,全英学联组织部部长介绍,“求是社区”网站正式上线,“领馆信息”是主要板块之一。据称,这是为了加强全英学联、驻英使馆和地方学联之间的沟通与交流。

2018年3月7日,《外交政策》发表了文章《中共长臂伸向美国校园》,作者易卜拉希米写道:“学生组织和领事馆之间的密切联系让中国留学生们意识到,政府官员与他们之间只有一个微信讯息的距离。”

四、中共操控CSSA 危及言论自由与信息安全

2018年1月底,两位澳大利亚学者向澳洲联邦国会议会提交了一份意见书,指出中共统战对澳大利亚的多方面影响,而CSSA就是一个关键的统战部门。作者指出,其主要目的是“监视全澳13万中国留学生的思想和行为”,并且限制大学的学术自由。

2018年8月24日,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USCC)发布一份报告,题为“中国(中共)海外统战:背景及对美国的启示”,其中一小节专门描述CSSA受中共操控的情况及其危害。报告引用记者和活动家们的论述指出,CSSA经常与中共政府协调,并参与压制言论自由的行动以及骚扰、恐吓和监视中国学生维权者。

中国问题专家横河先生分析说,CSSA还有一个“对内”的重要任务,就是监视中国留学生,确保他们不离开中共规定的轨道。一旦发现有人受到民主自由的思想影响而“越轨”,学联会干部就立刻向领馆汇报,同时组织其他学生对其围剿。这样,CSSA制造出一种令人人自危的红色恐怖,逼迫留学生成为中共的工具,至少被迫自我审查。

1. 美国事例

2007年4月20日,哥伦比亚大学国际特赦组织哥大分部和法轮大法协会一起主办了中共活摘器官论坛。4月19日晚,哥大学联会(CUCSSA)发出电邮煽动中国学生抗议和干扰这次讨论会。在研讨会上,学联会的人前去搅场。主讲者之一、加拿大著名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律师当场抨击了学联会对法轮功的敌意和嚣张,他说:“在这样一个社会环境下,中共是多么容易地从法轮功学员身上摘取器官”,“你们手中的标语在加拿大足以构成仇恨犯罪。”

中共从1999年7月开始迫害法轮功,法轮功学员被活摘器官一事自2006年3月被曝光后已得到多位独立调查员的证实,国际社会普遍谴责中共的迫害行径。哥大学联会的表现与中共当局保持一致,显然是受到了中领馆的指使。

2007年4月20日,一名中国学生在哥大研讨会发言人之一杨景端医生的发言过程中,将手中握着的一张诋毁性标牌对着杨景端晃动,然后走出会场。(大纪元)

2008年4月9日,杜克大学的中国女留学生王千源试图在校内支持藏独和亲共的两方示威者之间调停,结果被部分中国留学生和网民指为“汉奸”,她的个人资讯被公布在杜克大学CSSA的网站上,王千源旋即遭遇网络霸凌,一度需要警方保护,她在国内的父母也受到骚扰和威胁。

杜克大学内多个社团一同谴责CSSA恐吓王千源的行为,他们要求调查并废除CSSA。2008年4月22日,CSSA主席与杜克大学校方学生事务副主席、杜克大学共和党等学生组织交涉时,承认他们接受了中领馆的资助。

2017年5月,马里兰大学的中国学生杨舒平在毕业演讲中赞扬了美国的民主和言论自由,大学CSSA在微信群呼吁学生们采取行动,学联会前主席也发言抨击。之后,中共官媒展开批评,一些大陆网民也加入网络霸凌。美国副总统彭斯在2018年的演讲中特别提到此事。

2019年9月,中国盲人律师陈光诚应邀到印第安纳州普渡大学演讲,该校CSSA曾要求校方取消陈的演讲,并以“否则将在校园里游行抗议”相威胁,但未成功。陈光诚如期演讲,过程中受到警察贴身保护。

USCC的报告提到,2008年奥运圣火在旧金山传递时,中共动员了数千名学生用人海战术压过抗议一方的声浪。美国“共产主义受难者基金会”研究员马提斯(Peter Mattis)指出,这种压制美国本土抗议活动的行为已经越线,构成如“共谋侵权罪”的犯罪行为。

2008年4月9日,奥运火炬传递到达美国旧金山,中领馆调集数千名学生,与当地抗议人群对峙。图为亲共者包围了一辆西藏抗议者乘坐的计程车。(ROBYN BECK/AFP via Getty Images)

2. 澳洲事例

2019年9月23日,《澳大利亚人报》报导,澳洲首都地区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ACT-CSSA)要求参加庆祝中共建政70年活动的宾客提供护照号码、家庭住址、学生证号码和社交媒体详细信息。

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分析员周安澜(Alex Joske)评论说,这是“非常不恰当和令人担忧的”,“护照和社交媒体账户的详细信息应该与参加文化活动无关”,“该联谊会与中国大使馆的明文关联意味着我们应该询问这些信息是否会提供给中国政府”。

2017年7月,堪培拉大学CSSA主席对澳媒表示,如果有中国留学生组织维护人权的抗议活动,她会向中领馆报告。

2014年4月21日,《悉尼晨锋报》刊登了Fairfax Media亚太事务编辑约翰·加诺特(John Garnaut)的报导,该文披露中共正在澳洲主要大学内部建立庞大的秘密线人网络。前中共驻悉尼外交官陈用林对加诺特说,中共驻外机构内部或外部的国安官员指使学生特工渗透异议团体,特别是与西藏和法轮功有关的团体。

2007年,网帖显示,昆士兰大学CSSA“前主席徐斌”在电邮里威胁质疑学联会财务状况的学生说:“不要跟我们伟大祖国的国家机器作对。你在澳洲,你就没有亲属在国内?我们已经在第一时间掌握了你的IP地址,国安部门正在追查此事。”

周安澜对ABC表示:“我认为澳洲大学面临着很严重的问题。他们让像中国学生会这样的组织在校园里扩张,制造影响力,挖掘他们的资源,这实际上为中共政府打开了介入中国留学生生活的通道,即使这时他们已经在中国境外。”

3. 加拿大事例

2019年2月11日,维吾尔族女活动家托度希(Rukiye Turdush)到加拿大麦克马斯特大学(McMaster University)演讲,谈及新疆“再教育营”和人权问题。该校CSSA先向校方发出反对邀请托度希的公开信,然后向中共驻多伦多领事馆举报。在托度希女士演讲时,一名中国留学生对她辱骂后离席。事后,CSSA在中共官员要求下,向中领馆提交了这次演讲的录像。

托度希向德国之声表示,她认为这一事件不单单是学生与讲者之间的冲突,而是对加拿大校园言论自由以及加拿大政府来说一个相当大的警讯。

9月22日,麦克马斯特大学学生会的管理机构——学生代表大会经过调查后确认,CSSA的行为违反了学生会的规定,大会决定撤销CSSA的俱乐部资格。一名麦大中国留学生向学生代表大会提供的匿名证词中说:“看到加拿大校园里的组织,一个被批准的学生会组织,利用自己的权利将校园里的活动汇报给中共政府官员,真是极度可怕。”

2001年12月21日,加拿大的一份法庭文件披露了有关CSSA的信息。一名Qu姓中国学生于1991年进入加拿大康考迪亚大学(Concordia University)攻读硕士学位,在校期间,他是学联会的活跃成员,经常与渥太华中共大使馆的官员见面,向他们汇报学会其他成员的情况。1994年,他申请成为加拿大永久居民,之后几年里,加拿大移民官及安全和情报部门官员三次与他面谈,最后拒绝了他的申请,理由是,他在CSSA的活动以及他与中使馆官员的会面和信息沟通让人相信,他从事了加拿大移民法界定的间谍和颠覆行径。

4. 欧洲

法国《世界报》消息,2005年7月,在比利时的一名中共特工投诚后,指证“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CSSA)实质就是“欧洲战略情报暨安全中心”监控两年多的间谍组织的“掩护性组织”。这名特工曾是比利时鲁汶大学CSSA的成员,他表示,以CSSA为掩护的中共间谍网遍布欧洲,搜集工业经济方面和异议人士的情报,然后上报到北京和中共安全部。

五、结语

中共对CSSA的操控是其全球渗透、颠覆自由世界的部署之一,也是无视普世价值、无视他国法纪、践踏民主和人权的超限战实践。

在外媒关于CSSA的报导中,“恐惧”、“压力”、“令人不安”这几个词时常出现。感到压力和恐惧的包括自知被监控的中国留学生,也有奉命监控他人的学联会干部,还有受到CSSA“战狼”式骚扰的多国校园师生,以及与他们发生种种关联的其他人。一名CSSA主席说,领事馆官员常常要求他出示其遵守领馆命令的证据,比如活动照片或会议纪要,“我感到他们背后有一只无形的手……”

审视中共通过CSSA带来的威胁,可以更好地理解蓬佩奥的呼吁:“如果我们现在不行动,最终,中国共产党将侵蚀我们的自由,颠覆我们各国社会辛辛苦苦建立起来的基于规则的秩序。如果我们现在屈膝,我们的子孙后代可能会受中国共产党的摆布。”

英国布里斯托大学(University of Bristol)的国际发展教授亨德森(Jeffrey Henderson)的观点是:“基本上,我认为任何一个由政府控制的学生组织都不该出现在外国的大学校园里。”

中国问题专家横河先生提出了解决之道:“鉴于CSSA的特殊性,应该要求其以某种形式注册为外国代理人。一旦消除或减少了中共的威慑,多数中国学生可能会对西方社会和不同的观点持更开放的态度。这对维护校园言论信仰自由的环境和社会正气以致国家主权也是有益的。”

责任编辑:高义#◇

相关新闻
中共长臂伸向美校园 中国留学生感到不安
美报告揭秘涉足中共统战的海外各组织
加国名校撤销中国学生会CSSA俱乐部资格
【内幕】中领馆操控海外学生会证据曝光
最热视频
【新闻看点】川习联大猛交火 中共瞒疫被追责
【时事纵横】美中联大交锋 川普追责 习诉苦?
【西岸观察】佛州选情胶着 民主党公开买选票
【十字路口】重判任志强 习近平内外开战
【重播】川普向欲推翻社会主义古巴的老兵致辞
【重播】蓬佩奥威斯康星演讲:中共渗透美国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