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岸观察】拜登提名贺锦丽当副手

人气 1495

【大纪元2020年08月13日讯】大家好!欢迎收看西岸观察,我是林骁然。今天是8月12日,星期三。距离美国总统大选不到90天,民主党全国代表大会不到一周,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昨天终于公布了自己的副总统人选——加州国会参议员卡玛拉·哈里斯(Kamala Harris),她还有一个中文名字,叫贺锦丽。据说早在2003年,她在旧金山竞选地方检查长一职时,由华裔支持者为她起的这个名字,为的是能够拉拢更多的华裔选票。

非华裔取中文名字,贺锦丽首开先河,自此旧金山地方民选官员无论是白人、黑人,还是西语裔,都争相为自己取中文名。现在看旧金山当地的华文报纸,如果不特别注意,你可能会问市议员们怎么都是中国人?

因为大选已经进入最后的冲刺的阶段,不但中国官方,全球其它各国也非常关注美国今后的政策走向。今后的节目我可能会重点谈一些美国大选的议题。今天就想谈谈贺锦丽,民主党和拜登权衡了这么久,为什么最终会选她当副手。因为旧金山和加州是美国华人聚居比较多的地方,贺锦丽从这里起家,当地的华人对她过去的从政经历有哪些看法,这些我都想讲一讲。

贺锦丽完全符合民主党的标准

今天(8月12日)下午,拜登在提名贺锦丽之后,二人双双在特拉华州(Delaware)最大城市威尔明顿(Wilmington)的造势活动上露面。拜登在演讲中对贺锦丽充满溢美之词,他说当美国人今天醒来,特别是那些黑色和棕色人种的小女孩们,她们将第一次把自己视为总统和副总统。没错,拜登选中贺锦丽,完全符合民主党选人的标准:有色人种、女性,并且在年龄上有优势。

贺锦丽现年55岁,父亲老哈里斯是牙买加裔美国黑人,是斯坦福大学的经济学名誉教授;母亲是印度裔,是名脑癌专家。可以说贺锦丽不同于一般的美国黑人,自幼家境相当不错。英文主流媒体说她是非洲裔,中文媒体则有些不一致,有的说她是非洲裔,有的则说她是亚裔,其实怎么说都对。

贺锦丽早年入读加州大学和霍沃德(Howard University )大学,专业是法律,毕业后在旧金山湾区地检署工作,也就是说她的工作一直是和司法打交道的。2003年登记为民主党候选人的贺锦丽击败时任检察官特伦斯·哈林安(Terence Hallinan)当选旧金山检察长,连任到2011年。随后她又成功当选加州总检察长,并在2014年连任,成为加州历史上第一位女性和有色人种总检察长。民主党把贺锦丽当成政治明星来打造,说她是“女版奥巴马”,而当时中文媒体则夸她是“最美亚裔总检察长”。

凭借高人气,2016年11月,贺锦丽更进一步,成功当选加州国会参议员,接替决定退休的前资深国会议员芭芭拉·柏克瑟(Barbara Boxer)。在她就任国会议员的时候,当时就有评论说,贺锦丽野心勃勃,很可能会参选总统。果不其然,2019年1月,她宣布将参加2020美国总统选举,争取党内提名,成为民主党20人大名单中的一人。最终因为竞选募款失败,贺锦丽去年12月退出了角逐。

拜登阵营在犹豫了很长一段时间之后,最终委任贺锦丽为其竞选搭档,令其再度被媒体聚焦,说她是美国第一位非裔及亚裔副总统候选人。刚才我说了,她完全符合民主党选人的标准,力争有色人种的选票。前总统克林顿和奥巴马就直言,这是正确的选择。

不过贺锦丽在角逐总统提名时,曾在辩论台上与拜登对抗,声情并茂地痛批拜登是种族主义者,说拜登担任参议员时反对非裔学生到白人社区学校,阻止不同肤色学生共乘校车上学的提案。场面一度令拜登非常尴尬。

现在双方不计前嫌,最终走到一起,剑指总统和副总统的宝座。然而,贺锦丽因为政见立场摇摆不定,在民主党内质疑声音不断。她自认是温和派,但很多政见却是偏向激进派的。黑人弗洛伊德之死事件引发全美各地抗议不断,贺锦丽公开支持全面改革警察系统;她也为绿色新政(Green New Deal)背书,并且支持加税、免费医保和免费大学,这些都是桑德斯等极左派的政见。然而极左派则因其总检察长的背景,仍然批她黑得不够彻底。特别是2008年次贷危机期间,她未能起诉一些银行的高管。

贺锦丽的政见让亲人和华人不满

贺锦丽被提名之后,曾和她一道站在总统辩论台上的民主党国会众议员图茜·加伯德(Tulsi Gabbard)的名字却上了推特热搜,并附上了加伯德把贺锦丽驳斥得没有招架之力的热门影片。加伯德例数了她当加州总检察长时的作为,她说贺锦丽曾阻止公布能让一名无辜死刑犯得以释放的证据,而现在她却说自己支持废除死刑;加伯德质疑贺锦丽任内延长犯人服刑期,把他们当成加州的廉价劳动力。对于贺锦丽支持全美大麻合法化,加伯德批评她言行不一。一方面因违反大麻规定,逮捕1,500人,另一边却承认自己也曾吸食大麻。

去年2月,在宣布参加2020大选不久,贺锦丽在接受纽约一家电台采访时,被问是否抽过大麻?她大笑着反问,“有没有搞错?我一半家人是来自牙买加的。”言外之意,我是牙买加裔,怎么会不吸毒?贺锦丽不但承认自己大学时代也曾使用过大麻,还说和前总统克林顿一样,是自己吸入的。贺锦丽抽大麻被报导之后,引发了她老爸的不满,他爸爸老哈里斯,就是我前面提到的斯坦福大学的名誉教授,在牙买加裔的社区报纸上,公开发表声明痛批自己的女儿玩身份认同政治,怎么把自己的族裔和大麻挂上了钩。还说她已经去世的祖父祖母如果地下有知,一定死不瞑目。

对于加州华人而言,对贺锦丽不满的事情主要有两件。首先是她在国会牵头提出了取消绿卡申请国别限制的S.386法案,这个法案提议取消基于就业的绿卡的国别限制,优先处理积压绿卡。而羁押申请中绝大多数都是印度人,这让华裔在内的其他一些族裔非常不满。本来华人工程师在硅谷与印度人竞争的过程中,就处于劣势,这一法案无疑加剧这种态势。不过,好在白宫反对这项法案,在国会也遇到阻力,最终未能通过。

另一件事和加州现在的治安有关。近年来,加州南北砸车盗窃等财产相关的案件飙升,民众苦不堪言。人口不足90万的旧金山,去年一年就发生了3万多起砸车盗窃案,平均每30人就遭遇一起,堪称加州奇景。而其根源直指加州2014年通过的47号公投提案。这一提案将多项非暴力重罪改为轻罪,其中设置了一个标准,即所盗窃物品不超过950美元的话,就是轻罪。嫌犯抓了也是白抓,警察最终还得放了。此举被认为是在变相鼓励犯罪。弗洛伊德事件在加州也引发了打砸抢的骚乱,犯罪分子砸破店面,可以堂而皇之地拿走自己想拿走的东西。有华人说,他们是带着计算器去的,只要不超过950元,被抓到也没有事。

很多人都认为47号提案就是时任总检察长贺锦丽给加州留下的政治遗产。因为她的办公室在选票上将47号提案定题为《安全社区和学校法》,说这个提案准备把少关押犯人所节约下来的资金帮助社区和学校,完全忽视了将重罪变轻罪处罚所带来的后果,明显是在误导选民。

忍受了6年,今年大选,加州选民得以有机会推翻47号提案,一项名为20号提案的公投将对此作出修正,我看到华裔社区已经有人呼吁支持20号提案,改变“47号加州惨案”。

民主党担心拜登的健康状况

拜登提名贺锦丽之后,川普阵营立即行动,推出短片揭露二人之间曾互相攻击,而川普对贺锦丽提名相当不以为然,并炮轰她是“最恶毒、最糟糕、最没礼貌”的参议员,认为她在党内初选时“表现很差”,不理解拜登为何选她当副手。

上周的一期节目中我提到了,川普阵营现主打拜登老年痴呆症这张牌,而现在这种看法越来越被美国人所接受,大家普遍质疑78岁高龄的拜登的健康状况,能否挺过未来四年。民意调查机构拉斯穆森报导(Rasmussen Reports)本周一(8月10日)公布的最新民调显示,59%的美国选民认为,拜登若赢得选战,他在总统任期结束前,“有可能”得由副总统代理,当中39%认为“非常有这种可能性”。值得注意的是,就连民主党选民也有49%相信拜登的竞选副手可能会在未来四年内成为总统。

好了,今天就到这里了,如果喜欢我们的节目,请点击我们的频道订阅,我是林骁然,下期再会!

责任编辑:王曦#

相关新闻
前加州总检察长贺锦丽助手性侵案 其办公室数月前即获通报
贺锦丽宣布参加2020年总统大选
加州民主党前主席再遭性侵指控
对华关税 民主党各总统参选人持何种态度?
最热视频
【重播】制裁伊朗 蓬佩奥及5部门联合新闻会
【有冇搞错】台独始祖是中共
【薇羽看世间】一代奸相周恩来(中)
【新闻看点】中共威胁台湾泄困境 打台恐很惨
【时事纵横】美中拉锯战 TikTok微信命运未卜
【珍言真语】桑普:美台互动彰显世界变局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