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最终谁来承担卑省雇主健康税?

图:卑省征收雇主健康税,给不少企业主们带来诸多烦恼和压力。(Shutterstock)

图:卑省征收雇主健康税,给不少企业主们带来诸多烦恼和压力。(Shutterstock)

人气: 53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20年08月14日讯】(记者译明温哥华报导)根据菲沙研究所近日公布的一份调研报告,卑省实施雇主健康税(EHT,Employer Health Tax),其中相当一部分以不同形式转嫁给雇员,而非像计划中的那样全部由雇主负担。

这项研究调查了卑省实施雇主健康税后对卑省平均工资和工人实际收入的影响。卑省从2019年1月开始实施雇主健康税(EHT) ,逐步取代了原医疗服务计划(MSP),2020年起卑省个人或家庭无需再支付MSP保费。

该政策规定雇员工资总额超过500,000元的雇主需缴纳EHT。政府用EHT取代MSP的主要理由是,它将消除对个人和家庭的MSP负担,并将这一税收负担有效地转移到雇主。这是基于一种假设,即EHT是由雇主来承担,不会通过降薪和其他不利的就业形式对雇员产生影响。但是,大量的实证研究显示,约有三分之二到90%的工资税最终会转嫁到雇员身上,主要表现形式为降薪或裁员。这意味着卑省的雇员承担相当一部分的EHT,因为它实际上是一种工资税。

根据卑省公布的1985年到2017年的行业数据,雇主缴纳的工资税每增长10%,对时薪的影响为:短期内降低1.1%,长期会降低3%。卑省雇主缴纳的联邦工资税包括失业保险(EI)和加拿大退休金计划(CPP)的资金。

由于EHT使雇主工资税提高了约22%,因此可以预期会降低平均小时工资,短期内卑省工人赚取的时薪将减少0.59加元,长期降低1.64加元(按2019年定值加元计算)。以2019年的平均工作小时数,当EHT的全部影响转移给员工时,这意味着卑省工人的平均年收入将减少2,987加元。

这一研究使人们对省政府关于用EHT替代MSP,让该省企业所有者承担省民健康保险的说法产生了严重质疑。◇

责任编辑:魏思明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