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访民:只“挂号”不“治病”是何制度?

人气 3040

【大纪元2020年08月15日讯】(大纪元记者李熙采访报导)信访是中共治下的社会特色,“访民”因此应运而生,老访未解再添新访,使得北京国家信访局永远人满为患。有访民说,“没完没了的登记永远都是只‘挂号’不‘治病’,这是什么制度?”

信访案件全被销号了

8月14日,湖北访民黄玲再次到国家信访局登记,发现她8月12日前登记的所有案件都被销号了。

她在视频中气愤的说,“我们老百姓二个月登记一次有什么用呢?你们是要来解决老百姓问题,不是要老百姓来登记吧!说得好听:让老百姓跑一趟就能解决问题,我们跑了10年,为什么他们还在造假?他们继续造假,继续销号,老百姓问题能解决吗?”

她向中共国家信访局局长李文章喊话,“李文章局长,你已经上台几个月了,信访局根本没有解决任何问题!”

身份证和维权材料被乘警拍照

上海静安区(原闸北区)访民孙洪琴、万文英、黄月华到北京公安部和住建部递交信访材料,他们有的上访已从黑发到白发,问题依然得不到解决。孙洪琴表示,“这是一个什么国家,什么体制?把我们的房抢了,把我逼进太平间,他们却站到领奖台台上。”

8月10日天色未亮,孙洪琴、万文英、黄月华从上海搭乘前往北京最早的一班车,在车上遇到乘警查身份证,暴露了访民身份,她们的身份证号码和维权材料都被警察拍照了。

孙洪琴向大纪元记者表示,“我们上海访民乘车可以不用买全程票的,这是上海市政府几年前特别允许的。维权这么多年了,我一份生活来源都没有,因为我们没有买全程,乘警就把我们交给警察。”

她说,“警察说,把我们纳入不诚信的名单里面,有可能会把我们的身份证拉黑。”

进京买一站车票。(受访者提供)

房屋被强拆 和母亲住进太平间

8月10日,孙洪琴去了北京第一中级法院,起诉国信局不作为、乱作为,行政、行为违法,中院不受理,然后又去了住建部。她说,“没完没了的登记,永远都是只‘挂号’不‘治病’,这是什么制度?民主、自由、平等、公正、法治何时到来?”

孙洪琴家房地产被静安区(原闸北区)政府强征,没有补偿、安置,导致无家可归。她母亲的遗体停在北京天坛医院太平间已4年多,不见责任官员被问责,违法行为却变成先进事迹受颁奖。

孙洪琴表示,“我们是全世界绝无仅有的中国特产──访民。当我们维权时用‘寻衅滋事’来治罪。这条‘寻衅滋事’的维权上访路,我们都已走了10年、20年,今天,我们还在继续走。”

孙洪琴。(受访者提供)

公安局门口喊冤 肋骨被打断4根

2010年3月19日,上海瀛联置业有限公司与上海新虹动拆迁公司在无任何手续的前提下,将万文英赖以生存的合法私有财产房屋强拆了,房屋里的所有财物被劫掠一空。导致她孤儿寡母居无定所,至今未受到合理合法的解决。

2018年6月27日,她在上海公安局门口维权喊冤,招致静安分局辖下警察(警号033702)的一顿毒打,被从地上打后再拖到车里狠踹左肋部,致其左侧肋骨四根骨折。

万文英向大纪元记者表示,“我到北京(上访)是因为房子拆迁问题,另一个是因为动迁问题喊冤被警察打伤,伤处到现在还痛。这次去了公安部和住建部递交材料,他们是收了材料,走过场而已。”

她说:“动迁案打了几个官司了,打官司也没用,他们是官官相护,一个动迁各个部门都涉及到的,都拿利益的。法官就告诉我,你不要往上打了,要我去协调。”

“从2010年动迁到现在,哪有这样的社会啊!不但得不到它们(政府)的照顾,反而在你身上踩一脚。”

知青返乡 晚年在上访中度过

黄月华是上山下乡知青,退休后回到上海居住,原本可以安稳地过上退休生活,却因为在静安区东八块动迁中得不到安置,开始了上访之路。那年她54岁,现在已经72岁了,从黑发到白发,问题还没解决!

黄月华向记者表示,“法院不按程式办案,而是在造案,制造假案的证据都在我这里,所以我到公安部去控告静安区政府和动迁基地。”

她说,“法院的判决书就是我们的证据。上访也好,以后共产党怎样了也好,这些都是找它们(追责)的证据。”

责任编辑:林妍 #◇

相关新闻
疫情下北京信访机关关闭 截访依然猖獗
中共国家信访局关闭 大批访民被送往久敬庄
多访民进京被失联 截访大军充斥国家信访局
北京警察当街截访 110访民被送久敬庄关押
最热视频
【新闻看点】危机四伏 学者:逼退习解体中共
【时事纵横】美次卿访台 中共军机破纪录扰台
【纽约调查】索偿20亿美元 纽约餐馆集体起诉政府
【十字路口】中共内斗 民企遭殃 北京自断生路
【一线采访视频版】浙江义乌强拆 村民告法官枉法
【珍言真语】张耀良:拘12港人 中共搜情报网络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