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的中国绝代王后(下)

——神秘身份与智慧能力
文/琴心
河南安阳市殷墟妇好雕像 (shutterstock)
font print 人气: 3161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上篇谈到:商天子武丁的王后妇好智慧超常、才能卓越;既是诸侯,又是大臣。入相出将,变换自如。她的独特,千古仅有。这很可能跟她的另一个特别身份有关。

为了探寻这个身份的真相,先让我们来看看商朝的社会文化。

商朝的文化精神

商代人非常崇尚神,重视祭祀。《礼记‧表记》有说:“殷人尊神,率民以事神,先鬼而后礼。”大意是说,殷商人尊崇神,率领人民侍奉神;在礼祭神之前先祭祀那些死去的先祖“鬼”。这一点在殷墟出土的甲骨卜辞中得到了印证,是凡与国事相关、无论大小事,商王都要祭祀祈祷,问天卜鬼。这体现的是中国古人对神的虔诚信仰。看看今天西方一些正教,比如按照《圣经》中上帝对信徒祷告的鼓励,虔诚的基督徒凡事都要祷告,祈求、感谢或忏悔等等,我想就不难理解商朝人。

商人信天,这里的“天”,就是中国古老信仰中对上帝、最高神的称谓。从上古尧舜时就有敬天礼神的记录,经由夏传承到商,再传往西周以下,形成了中国人的天人文化观。天是无形的万能的,与道同存。天派神使下界照抚百姓,就是天子。天子死后回到天帝身边,就是“归”去。 “归”,叫来叫去就成了“鬼”。那与现代概念的一般人死后成了阴间之鬼完全不同。

祭祀就是通过一种礼敬的形式与天、神等高级生命亲近沟通,也可以得到神的指引、能力或保佑。忽视祭祀会被看成是对天不敬不义,不配为君。商汤开启灭夏之战,第一个攻打的是夏诸侯国的葛伯,关键理由是“葛伯不祀”。商汤的讨伐,意味着替天行道。可见,祭祀对国家至关重要。商朝约有600年历史,仅次于最长的800年的周朝,靠的就是虔诚敬天礼神,率民奉神修德。《左传》中有句概括中国祭祀特点的名言:“国之大事,在祀与戎”。“祀”指祭祀宗庙的仪式, “戎”指出征前的祭社仪式。祭神形式不同,虔诚是其大节。

远古时候,主掌国家祭祀的人,如祭司,就不是一般人能当的。他必须有上天赋予的通达的智慧与能力,能与神沟通。现代研究认为:商朝主掌国家祭祀占卜的人是巫觋(音“习”),女巫男觋是最有智慧的人,他们通晓天文地理、医卜人事、术数等等,而且能与鬼神相通。用今天的话说,那还不是个高级知识分子?还不是个大科学家吗?只不过他们所修习的是针对宇宙、生命的另一条科学之路罢了。

今天,“巫觋”之词的内涵早已失去高尚而变得面目皆非,成为与低灵甚至邪术为伍的贬义词。如果再用在古代神职智者的头上就很不合适。那么,我觉得借用西方“大祭司”一词来用,倒还贴切一些。

河南省安阳市妇好墓(殷墟五号墓)。(shutterstock)

妇好的出身、智慧与大祭司之谜

妇好是武丁的大祭司。甲骨文显示了她多次主持重大祭祀的卜辞,其中一次是:“呼妇好有勺(礿)于父〔乙〕。”(《合集》2609)也就是叫妇好祭祀武丁的父亲小乙。甲骨文的残存记录毕竟有限,按照商人的信神特点推断,妇好在行军、理政等方面的祭祀占卜应该很多。因为人的文字和语言带有个人的信息能力,所以虔诚的妇好当会亲自书写卜辞、祝辞,甚至还会歌舞以助神来。她作为神灵的使者或代言人,自会有一种圣女的光芒而令天下人肃然起敬。

这就不难理解为何妇好墓有大量精美的青铜器和玉器随葬品,它跟妇好的大祭司身份相合,那些礼器显示:她生前主持过各种大型祭祀。

妇好也很可能会运用奇能异术排兵布阵,或禳灾镇邪。她的随葬玉器种类繁多,有奇特的玉人、怪兽,有绝世的玉凤,有玉龙、虎、像、鹤等各种兽、禽、畜等动物;有神秘纹饰的玉梳子、玉笄,还有当时也被看作玉的绿松石、孔雀石、玛瑙珠等各色宝石等等。玉是山川之精华,被古人视为沟通人神的灵物。那么作为大祭司的妇好,她的众多玉器、器物很可能也是她沟通不同神灵或者施法的如意法器。

就比如,铜镜是道家修炼的重要法器,妇好有四面铜镜,有的仍能看到“妇好”二字铭文。怎么知道她不会用铜镜来占卜吉凶或者遥视幽明?妇好有玉雕蛙片,早期先民曾用玉蛙来祈求雨水。那么,妇好会不会也有类似用途?妇好还有玉制发笄28件,骨制的有499件,要是仅用来插头发,那数量也着实太过。如果是兼用以术数的需要,那倒是很合理。还有让考古学者纷纭不一的那些玉人,如果从术类的角度看,是不是也能想通?

妇好的许多器物上刻有兽纹等纹饰,大到祭祀天地的青铜鼎,小到日常使用的梳子、发笄,还有她戴在手上的玉韘,都有兽面纹,以所谓饕餮纹为主。饕餮状神兽在商人信仰中有着神圣的意义和护佑作用。商朝的巫觋也以饕餮兽纹来增强沟通的灵力与护持。妇好更是将虔诚信念融入到了生命的每一个细节中,也使每一样用器都增加了脱俗的灵性色彩。

值得一提的是,武丁时期,青铜器、玉器、优质甲骨都是国家专有,没有商品生产和交易。妇好的随葬品中可能有祖传之宝,也有方国贡品,但大多精美器物应该是当时制造的,而且极可能是在她的设计或主导下完成的。否则,有几人能超过她对万物生灵的深入体察?按照现代用语,妇好墓上千件器物精品,可谓当时最发达的科技成果。所谓中国古代人民的智慧,其实都是妇好那类顶级精英的智慧结晶,根本上都是来自于天赐的能力与灵感,因此没有谁去突出个人的本事。这也就是古代贤人立功而不贪天功的涵义吧。

妇好能成为天子武丁的王后,意味着她有高贵的出身。她是一位专业神职人员,那这个身份与智慧通常与家传或世袭相关。

“妇好”的“妇”字是商朝对天子妻妾的尊称;“好”字,意思是来自“子”方国的女子,“女+子=好”。不管怎样,“好”或“妇好”成了武丁对她的称呼。在卜辞中可见到商有一百多个方国,子方距离殷商都城最近。商王是子姓,按姓氏制度来推测,子方国极可能是与武丁同宗的分支,血系最高贵。子方首领极可能世代为神职掌国家祭祀。妇好有自己的领地,会不会是她世袭了子方的领主地位呢?

在我看来,妇好世袭了子方国的神职,代表神权,这一神圣地位几乎与武丁王权齐肩。妇好又与武丁心心相印,大邑商的土地上才留下了她纵横上下的身影。

河南省安阳市妇好墓出土的青铜器。(shutterstock)

妇好留下的最后神奇

妇好33岁就去世了。根据武丁的卜辞来看,妇好生育的次数很多,至少留有一儿一女。武丁痛失所爱与知己,追思不已。他没有把妇好葬在王陵区,而是将她葬在所住宫殿的宗庙区附近,并在墓上建了享堂“母辛宗”。这样安排可说是武丁的挚爱不忍,但更合法的依据应该是妇好的神职地位。武丁率领儿孙们为妇好举行了一次又一次的大规模祭祀。每当国家有战事,武丁也要亲率大臣祭祀妇好,请她的在天之灵保佑自己。

更奇特的是,妇好死后,武丁将妇好先后许配给三位先祖,最后改配给伟大的成汤才安下心来。妇好跟着商汤,即使武丁不在了,即使她儿子没有继承商王位,她也可以永远安享后继商王的祭祀。这对保护妇好墓葬起了重要作用。武丁的思维起因无从知道,敢肯定的是:武丁是在祭祀占卜后才敢那样去做。如此看来,也是冥冥中的天意安排了。

武丁在位59年,妇好如同一颗耀眼的金星划过大商的星空而后消失在历史中。武丁死后一百四十多年,商纣王被周武王所灭。殷都渐成土,记忆随风去。

到了近现代,有人已经不相信商朝的存在,更怀疑武丁盛世是史家伪造。1928年,殷墟被发掘,商朝文明得以证实,商朝文化遂成为一门研究学问。经过几十年近二十次的大规模开发,殷墟之土几乎难觅遗迹。此时,完好如初的妇好墓从深层地下重见天光,1928件随葬精品出土,将一个发达的古代盛世复活在人们眼前。同时,也解开了之前殷商学者研究不清的诸多问题。古代中国领先世界的高度文明,令世人彻底信服;而越古代越原始落后的马列唯物主义史观却破绽百出,许多疑问促使人们开始新的思考与探索。

两个1928,数字惊人的巧合,也令我在称奇之余,不由得就联想起妇好大祭司的身份。

妇好墓除了随葬品之外,还有殉葬的人16名(考证研究指商朝殉葬人基本是战争所获的奴隶)、殉狗6条,却独独不见墓主人的骨骸——她神秘消失了。是腐烂成土了,还是羽化归天了,这是永远都解不开的谜。

妇好,为着一段灿烂的文化而来。她无与伦比的历史风韵,就像她那块举世无双的玉凤,侧身回首,仪态万方,雍容迷人。无论称呼她王后、女将军、大祭司或是其它什么,都不如上天赐予她的名号最高最契合,那就是——“好” 、“妇好”。@*#

责任编辑:张宪义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典故“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说的是有着雄才大略和治国安邦之能的姜子牙与周文王相遇的故事。一直隐居海滨的姜子牙在72岁时,在渭水之滨的磻溪(今陕西宝鸡境内)钓鱼,以便与姬昌,即后来的周文王相见,并辅佐其消灭无道的商纣政权。而姬昌在此期间外出狩猎前占卜的卦辞说:“所得猎物非龙非螭、非虎非熊,所得乃是成就霸王之业的辅臣。”姬昌出猎,果然在渭河之滨遇到姜子牙。姬昌与他交谈后大喜,还一同乘车而归,尊其为太师 。
  • 中国有一位神奇的王后,她的事迹好得惊人,她的名字也跟“好”相印。她深得王夫的爱戴与信任,又如诸侯般拥有自己的军队和领地。她是当时最高级的知识精英,她是所向披靡的统帅,她是最早死后有谥号的王后,而正史中却不见只言词组的痕迹。她的墓穿越了3200年风云,以保存完好的古代珍宝震惊世人。于是,她的名号伴随着一段辉煌的文明重见天光。这位女人,后世无人再能凝聚她所有的光芒。说她是世界上无与伦比的王后,一点儿也不为过。她是谁?她就是殷商的伟大君王——武丁的王后“妇好”。
  • 民国二年,即1913年2月22日,一位在近代历史上留下浓重一笔的女子在北京紫禁城长春宫病逝,终年46岁。她就是清朝最后的皇太后隆裕太后。
  • 有天楚昭王在快乐冶游云梦泽时问了两个爱姬──蔡姬和越姬,是否愿意一生都这么快乐,死了也一样?蔡姬和越姬的答案截然不同。后来,正当年青体壮的楚昭王竟然面临死期,两个爱妾的表现也令人相当意外!
  • 明仇英《汉宫春晓图》(局部),台北故宫博物院藏。(公有领域)
    班婕妤(公元前48年—公元2年),是西汉女辞赋家,名不详,楼烦人(今山西朔城区)。班氏为楚国令尹子文的后代、越骑校尉班况之女。与司马迁齐名的东汉史学家、《汉书》的作者班固和投笔从戎的班超及《女诫》的作者班昭,都是班婕妤的家族晚辈。
  • 卫子夫(?—前91年),名不详,字子夫,河东平阳(今山西临汾)人。她出身寒微,母亲是汉武帝姐姐平阳公主家的奴婢,后来卫子夫也成为平阳公主家的歌女。
  • 清 焦秉贞《历朝贤后故事图》册之〈戒饬宗族〉,描绘东汉和帝和熹邓皇后事迹。(公有领域)
    薄姬,父亲薄氏是吴郡人,母亲魏媪是魏国王室的宗女,河东安邑人(今山西省运城),未婚生下薄姬。薄姬年幼丧父,母女二人在乱世中相依为命。
  • 窦漪房,公元前205年出生于清河郡观津县(今河北省武邑县),母亲早逝,父亲窦青打鱼时坠水身亡,她与两兄弟相依为命。
  • 中国有 “一鸣惊人”、“饮马黄河”、“止戈为武”、“问鼎中原”等成语,其来源都与楚庄王有关,楚庄王是春秋时期楚国最有成就的君主、春秋五霸之一。樊姬是楚庄王的正妃。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