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僭建临时立法会 民主派议员何去何从

人气 1648

【大纪元2020年08月18日讯】(香港大纪元记者张晓慧综合报导)在61万香港人参与民主派立法会初选投票后,中共借疫情拖延立法会选举。中共人大常委会决定,今届立法会议员任期延后至少一年,直至下届立法会任期开始。民主派议员是否接受延任?是否“齐上齐落”?是否应由公投决定去留?民主派内部意见不一。

17日上午,民主派议员开会商议,并在会后表示大多数议员倾向留守议会。

民主党及公民党倾向留守议会

民主党主席、立法会议员胡志伟接受《苹果日报》及“立场新闻”查询时表示,无理由将议会战线拱手相让予建制派。他认为议会仍有影响力,可表达对政府不满及拖延恶法。他坦言,留守议会将面对很多批评,包括民意认受性问题。但如果选民认为留任是错误决定,留守议员在明年立法会选举时自然要面对惩罚。

民主党主席、立法会议员胡志伟认为议会仍有影响力,可表达对政府不满及拖延恶法。(大纪元资料室)

公民党党魁、立法会议员杨岳桥对《苹果日报》表示,该党对延任还未有共识,但倾向延任。他指,民主运动需要街头、国际及议会三条战线并行。

公民党党魁、立法会议员杨岳桥表示,该党对延任还未有共识,但倾向延任。(大纪元资料室)

公民党主席、立法会议员梁家杰主张延任。12日,他接受《明报》访问时,形容拒绝延任为“弃守”,“打巷战当然每条路、街、巷都要守,不能弃守,否则别人如入无人之境、予取予携”。

议会阵线立法会议员毛孟静倾向延任。她在16日接受《苹果日报》访问说,担心一旦民主派离开议会,北京或再借人大委任填补空决,提出政改方案,改变特首产生办法。

朱凯廸:杯葛!决定权交给港人

人民力量主席、立法会议员陈志全在脸书(Facebook)发表声明:“我不是‘主留派’。”立法会议员朱凯廸也转发该声明。

议会阵线立法会议员朱凯廸支持集体杯葛未来一年的“延任立法会”(“临时立法会”),表示民主派应该以公投或民调作出有关决定。(大纪元资料室)

朱凯廸近日摆街站收集市民对于“临时立法会”意见。16日他在Facebook发文,支持集体杯葛未来一年的“延任立法会”(“临时立法会”),表示民主派应该以公投或民调作出有关决定。

他表示,基于民主原则、中共权谋、运动张力三点,民主派议员应集体杯葛“临立会”。首先,因为按照《基本法》规定,立法会议员任期只有4年,不能单方面接受中共的非法决定,而继续自认香港人的议会代表。

第二个原因是中共的权谋。朱凯廸认为,中共容许被取消参选资格的议员延任,内藏阴谋,目的是引诱民主派议员接受“以委任取代选举”,对外“粉饰太平”。

第三个原因是,原班人马留任一年,一切都在中共预期之内,而集体杯葛可制造张力,推进民主运动。朱凯廸说,当中共希望“软着陆”,民主派议员则应与中共“对着干”。特别是如今国际形势难得,全球关注中共破坏立法会,“五眼联盟”(Five Eyes)已发声反对延后选举。他认为,民主派集体杯葛临时立法会可以向国际表态,加大压力迫使中共尽快恢复选举。

五眼联盟成员国包括澳洲、加拿大、新西兰、英国和美国。

多名初选出线人赞成以民意决定

朱凯廸又说,经过几日摆街站征求市民意见,大部分留言的市民认为,议员延任与否应经过公投或具公信力的民调决定,不可由政党关门决定。只有获民意重新授权下,民主派议员才有资格参与“临时立法会”,否则可能沦落为“零票当选”的中共政治食客。他又指,接受中共委任一年是高危的政治决定,将决定权交给香港人可以避免民主阵营内部分裂,而公投或民调本身也是一次重要的动员机会。

在民主派初选中出线的参选人也多赞成以民意决定是否杯葛“临立会”。除新界西得票最高的朱凯廸外,在新界东选区获最高票的何桂蓝也在Facebook发文表示,临时立法会是中共对61万人初选的反制,将决定议会方向的主导权从61万人手中夺去,交至22名民主派议员手上。她认为,香港人的“民间集体决策”才是中共最害怕的,而是否加入“临立会”本身反而不是问题关键。

民主派初选新界东选区获最高票的何桂蓝表示,临时立法会是中共对61万人初选的反制。香港人的“民间集体决策”才是中共最害怕的,是否加入“临立会”不是问题关键。(大纪元资料室)

香港民研:将做民调 供民主派参考

香港民意研究所17日在Facebook发文指,每周进行的“我们香港人”意见问题调查会加一条问题:是否支持立法会议员延任。这次民调预计周二(18日)开始,周五(21日)结束。

香港民研主席钟庭耀向“众新闻”表示,调查暂未接受任何人委托,民研自行进行。调查以网上问卷方式进行,虽较全港性抽样误差较大,但这种意见群组调查方法亦见诸外国选举及初选。他指,议员可以自行决定跟随的门槛,建议最好设在三分之二;民调数据也可以抽丝剥茧,用以分析不同族群意见。

钟剑华:延任非法 仍支持留守

香港民研副行政总裁钟剑华在Facebook撰文指,认为“所谓延任一年”的立法会是非法的,但支持民主派议员继续留守这个非法议会。他认为,中共的意图是在民主派中制造分裂。

他表示,加入这个“非法立法会”的民主派议员,不至于“事无可为”。“总辞”是一次性否定“非法立法会”,而参与其中也可透过每一次发言与辩论突显其非法性质。他更建议选择进入的议员,与参与立法会初选的所有参选人、组织、政党,建立民间议政平台,让这个非法议会的重要议题回归公众,藉这个机会建立一个更有全民参与性质的议会。

袁弓夷提醒切勿与中共合作

正在美国游说灭共的实业家袁弓夷(袁爸爸)从“国际战线”的角度,建议民主派议员拒绝加入“临立会”。

正在美国游说灭共的实业家袁弓夷(袁爸爸)从“国际战线”的角度,建议民主派议员拒绝加入“临立会”。(大纪元资料室)

他表示,既然美国等“五眼联盟”已经明确表态要求尽快进行立法会选举,最后一任港督彭定康也不断为此事发声,香港的民主派议员如果加入“临立会”,与“五眼联盟”的取态背道而驰。

袁弓夷说:“现在国际阵线牌好靓,(中共)差不多孤立无援。”“(美国总统)川普基本上参与我们的‘揽炒’,玩完香港的金融中心。虽然痛苦,但对我们的‘揽炒’是一种鼓励。”袁弓夷续说,“局势与前两年已经不同,现在的阵容敌我分明,我们要站在哪一边,值得好好考虑。打仗的时候,有时候要坚定,要不怕有损失,没有一个选择是十全十美的。”

袁弓夷建议民主派议员不要急于作决定,可以再观望一下局势变化。因为最近局势变化很快,中美之间每天都有事情发生,“川普一连串行动针对香港,香港是第一战场”。

他又提醒民主派不要与中共合作,“与中共合作,永远是中共赢,我们只能不断让步”。

萧若元:民主派应总辞

时事评论员萧若元也在其节目“谜米香港”中呼吁民主派议员“总辞”,认为目前时机成熟,外有国际制裁,内有民意支持,此时杯葛“临立会”有百利而无一害。他认为,如果民主派加入“临立会”,议员资格并非来自选民授权,而是中共人大委任,民主派将沦为中共治下“八大民主党派”一般的政治花瓶。

时事评论员萧若元呼吁民主派议员“总辞”。(大纪元资料室)

他建议,24名民主派议员加上18区每区3名区议员代表,组织一个更有代表性的联合会议,可以对政府发出更强的反对声音。而立法会只余42名建制派议员,将令政权处于非常尴尬的境地,“没有人会尊重这样的立法会”。

他又指,如果担心民主派无人在立法会无法获得政府文件,也可以只派一人进入立法会,向政府索要文件。

刘细良:立会抗争 更受公众关注

时事评论员刘细良则提出不同意见。他认为,成立民间议会,更接近“泛民城市论坛”,受公众关注程度不及立法会内的抗争。而在国际社会影响方面,近日警察搜《苹果日报》,以国安法拘捕黎智英、周庭等人,已经足够触动国际关注。他又指,“明日大屿”、23条立法蓄势待发,泛民议员如果留任,应配合初选胜出的同路人,将政府在经济衰退下仍进行大白象工程的民生议题带入社区,用一年时间齐上齐落打选战。

时事评论员刘细良认为立会抗争更受公众关注。(大纪元资料室)

美国共和党海外事务组织副主席俞怀松(Solomon Yue)在推特(Twitter)表示,美国政府不会对香港的自由运动进行微观管理(micromanage),意即不会干预民主派议员是否延任的决定。他强调,美国的香港政策立场是支持香港人争取自由,抵抗中共的法西斯暴政。

美国共和党海外事务组织副主席俞怀松(Solomon Yue)表示,美国政府不会对香港的自由运动进行微观管理,意即不会干预民主派议员是否延任的决定。(大纪元资料室)

责任编辑:连书华#

相关新闻
港建制派吁延后选举 被批藉疫情换取时间
【珍言真语】梁家杰:DQ兼延选 中共为美上子弹
社民连抗议林郑 人大滥权法押后选举
中共人大通过香港现届议员延任一年
最热视频
【时事军事】最强防空导弹 在以色列空袭中沉默
【思想领袖】罗杰斯谈黑暗政权及其帮凶
【拍案惊奇】拜登政策惹反弹 习近平软硬兼施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