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调查:维州第二波疫情源自两家隔离酒店

专家在听证会中证实,维州第二波疫情中99%的病例来自斯旺斯顿雷吉斯酒店(Rydges on Swanston)和斯坦福广场酒店(Stamford Plaza)。(Darrian Traynor/Getty Images)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20年08月19日讯】(大纪元记者宋清宁澳洲墨尔本编译报导)调查发现,在维州的第二波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疫情中,99%的确诊病例源自墨尔本的两家隔离酒店。媒体曝光说,早在酒店保安染疫前,一线医生就警告政府酒店内有感染风险,但却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隔离酒店疫情源头

围绕墨尔本隔离酒店计划的独立司法调查于本周开始举行公共听证会。来自维州卫生厅的流行病学家阿尔普伦(Charles Alpren)在听证会中证实,维州第二波疫情中99%的病例来自斯旺斯顿雷吉斯酒店(Rydges on Swanston)和斯坦福广场酒店(Stamford Plaza)。

多尔蒂研究所(Doherty Institute)的基因组检测证实了这一点。

该研究所的豪登(Ben Howden)教授在听证会上说:“除了少数几个病例外,基本上目前所有的感染病例都源自那些传播网络和感染群。”

在上述两家隔离酒店中,斯旺斯顿雷吉斯酒店的疫情最严重,至少90%的确诊病例都与其相关。

而引爆该酒店疫情的是于5月9日从孟加拉国返回的一家四口。他们刚回到墨尔本时,待在另一家酒店中,但在出现病症后,被转移到斯旺斯顿雷吉斯酒店。之后酒店中的1名员工和两名保安确诊染疫。这些确诊者继续将病毒传染给另外17个人,他们或为酒店工作人员,或为员工的亲密接触者。

斯坦福广场酒店的疫情始于一对归国的夫妇和另一位旅行者。该旅行者于6月4日确诊,这对夫妇分别于6月15和16日确诊。截至7月13日,另外46名酒店工作人员及其亲密接触者感染病毒。

阿尔普伦说,他无法解释归国者是如何将病毒传给酒店工作人员的。

他在听证会上透露,维州卫生厅于5月30日收到了第一份将染疫酒店员工与归国旅客联系起来的基因组分析报告,并在整个六月份通过每周报告和电话会议进行跟进。

阿尔普伦说:“分析表明,此后所有与雷吉斯酒店有流行病学关联的病例都聚集在一起。”

然而,维州州长安德鲁斯(Daniel Andrews)一再声称自己直到6月30日才得知基因组测试结果。数月来,他一直拒绝向公众公开相关数据,坚称这些数据属于多尔蒂研究所,他无权分享。

然而,听证会听取的证词表明,多尔蒂研究所和卫生厅存在数据共享的安排,允许政府出于保护公共健康的目的分享信息。

目前隔离酒店调查听证会仍在进行中,之后还将听取护士、保安、保安经理、高级官员和厅长们的证词。安德鲁斯表示,如果有需要,他愿意接受质询。

医生警告酒店感染风险 政府未理会

澳洲广播公司《四角》节目的调查发现,早在隔离酒店保安感染中共病毒一个月之前,工作在第一线的医生就曾警告维州政府酒店内有感染风险,但却没有收到任何回应。一名曾在酒店接受隔离的护士亲眼目睹,酒店保安没有采取适当的防护措施。

澳洲医生协会(AMA)的医生在4月15日就曾致信维州卫生与公共服务厅(DHHS),并推荐了一系列防护升级措施。这些医生从疫情爆发初期就在隔离酒店照顾中共病毒感染者,有着丰富的经验。

医生在信中表达了对防控漏洞的担忧,例如,去医院做检查的归国者们虽然可以坐救护车去医院,但却必须自己寻找交通工具回酒店,这增加他们传染他人的风险。

医生还在信中建议所有酒店员工必须穿戴医院级别的防护装备,将感染的归国者和没有感染的归国者分开隔离。

澳洲医生协会维州分会主席雷特(Julian Rait)表示,维州卫生厅对保安应该遵守的标准卫生程序认识不足。他对那些建议没被采纳,甚至没有得到回应感到失望。

一名没有透露身份的保安对《四角》节目说,他在科林斯诺富特(Novotel on Collins)酒店上了一次班就不想再去了,因为担心自己被感染。

这位保安说,他上12个小时班,公司只给他一个一次性口罩和一副手套,而且没有任何培训。那些从他身边经过的归国者都没带口罩,这让他感到担忧。“我的家人还在家里等我,我不想把病毒传染给他们。”

昆士兰一名护士曾在墨尔本酒店里接受隔离。她对酒店爆发疫情一点也不感到吃惊,因为她曾亲眼看到酒店保安的行为并不符合防疫标准。例如,保安当班的时候没有戴口罩和手套,也没有防护服,而且一群保安拼车来上班,这都会增加病毒传播的风险。

一些流出的内部照片还显示,一些保安在上班的时候睡觉。

隔离酒店计划暂停 保安公司仍在领钱

维州的隔离酒店计划于6月底暂停,然而在一个多月后,政府仍在向受雇的私人保安公司付钱。

维州就业、区域与地区事务厅(Department of Jobs, Precincts and Regions)秘书菲米斯特(Simon Phemister)在接受议会公共账目和预算委员会质询时说,政府与三家私人保安公司的合同尚未到期。

他说,聘用这些公司的成本要到合同终止后才能揭晓。

议会委员会获悉,维州政府雇佣隔离酒店保安人员的预算约为8000万澳元。另外,维州森林火灾管理局(Forest Fire Management Victoria)的副总监伊格(Chris Eagle)负责隔离酒店的日常运行。

菲米斯特说,其部门曾向伊格提出对保安安排的担忧,并提议叫来维州警察帮助监管酒店。

他说,伊格一直都听取人们提出的担忧,但“他为了回复我们具体怎样咨询了专家,我不清楚。”

此前媒体曝光,政府雇佣的保安公司将业务外包给其它小公司,这些小公司的保安缺乏经验,一些人甚至是在网上临时招聘来的。

议会委员会围绕这一问题向菲米斯特提出质询。菲米斯特为该安排辩护说,考虑到隔离酒店项目的规模,合同条款允许这样做。

《太阳先驱报》近期披露了一系列爆炸性指控,包括一些保安公司在根本没有排班工作的情况下收取纳税人的钱。

这一欺骗性行为导致隔离酒店中工作人员不足,据称那些对此向经营者提出质疑的人遭到了威胁。

据悉,维州准备重新启动针对海外归国者的酒店隔离计划。

联邦卫生部长亨特(Greg Hunt)说:“我们希望在不久的某个阶段他们能够重新开始这项工作,制订与其它州和行政区类似的非常安全的隔离标准。”

责任编辑:李欣然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