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亚省旅游之七

幽谷碧潭——洛矶山脉之库特尼国家公园

文/王颖

库特尼国家公园,Kootenay National Park
洛矶山脉的库特尼国家公园(Kootenay National Park)美丽而幽静。(Sunny/大纪元)
人气: 188
【字号】    
   标签: tags: , , ,

当你在计划旅程时,想去的地方只是地图上的一个点,当你乘飞机、轮船或汽车慢慢靠近它时,那个点就铺展成城市乡村、泉石林木,在你眼前渐渐呈现。一走一过中,有些地方渐渐变得模糊,不再有太多的记忆;而有些地方即使是多年以后,你在世界的某个角落,不经意中还会一遍遍地重温那段属于你自己的日子。洛矶山不是一个轻易让人遗忘的地方,它的崇山秀水,它的朝云暮霭,以巨大的视觉冲击力,奔放地、充满野性地抓住旅人的心。

库特尼国家公园(Kootenay National Park)成立于1920年,洛矶山的第一条汽车公路穿越其间。她是加拿大洛矶山公园群中最安静的一个,游客较少,从露易丝湖往西沿93公路即可到达。

观星人

库特尼公园与班芙、幽鹤、嘉士伯国家公园分享边界,在1985年同时被列入世界遗产名录。

第一个双脚踏上库特尼的欧洲人是大卫•汤普森(David Thompson),他被誉为加拿大历史上最伟大的地理学家和地图制作家。他的大名在洛矶山印第安人中广为流传,他本人被认为具有神的力量而深受尊敬。印第安人叫他“koo-koo-sint”──观星人。

时至今日,库特尼居民还会谈起,两百年前曾经有一位伟大的白人来过这里。

自然的震撼

当你看到一片片光秃的树干遍布山陵时,就要进入库特尼国家公园了。半个世纪前的一场大火烧毁了近三千公顷的森林,遗留下来的是现在一根根焦枯的枝干和永远改变了的生态。

93号路已经走过多次了,每当一片片的枯树在眼前出现,又在身后消失,似乎没有尽头时,心中总是发出一声叹息:这是自然的机制,小树总会在若干年后长成森林。其实,自然总是用一种动人心魄的方式调节着一切,每当大火肆虐的荒凉过后,来年的春天又会被满山满谷粉色的柳兰花(fireweed,也称火草花)填满,看到的又是另一种震撼。

库特尼国家公园,Kootenay National Park,
半个世纪前的一场大火烧毁了库特尼公园(Kootenay National Park)的森林。(Sunny/大纪元)
库特尼国家公园,Kootenay National Park
焦枯但依然直立的树木。(Sunny/大纪元)
库特尼国家公园,Kootenay National Park
大火过后,粉色的柳兰花漫山遍野。(Sunny/大纪元)

洲际分水岭(Continental Divide)是亚省和卑诗省的分界线,东面是班芙国家公园,西面就是库特尼国家公园。边界测定专员库特利(R.W. Coutley) 和维克(A.O. Wheeker)穿山越岭,在1913年测定出现在的洲际分水岭。同属于洛矶山的水源,许多河流在这儿分道扬镳,跋涉几千公里,一方流入大西洋,而另一方则汇进太平洋。

库特尼国家公园,Kootenay National Park
洲际分水岭(Continental Divide。(Sunny/大纪元)
库特尼国家公园,Kootenay National Park
库特尼河。(Sunny/大纪元)

彩谷与彩池

库特尼公园的色彩非常独特,这从彩石峡谷(Marble Canyon)和彩池(Pointed Pot)就可以看出。

彩石峡谷中的水似掺杂着金色的翡翠,加上白色的石壁、灰色的枯枝,以及飘浮在峡谷中的烟霭,有时让人感到些许诡异。

彩池是森林深处几个颜色各异的小水池,似乎深不见底,周围没有围栏保护,令人担心是否有人会失足掉进去。几千年来,彩池一直都有着人类的足迹,早期的印第安人在这里开采赭石,卖给外族人换取盐巴。他们自己则用这种红色的粉末调制成油彩来涂脸,或者在石头上画画,画作可以保持得相当长久。彩池一直是一个充满灵异的地方,神秘而古怪。

库特尼国家公园,Kootenay National Park
绿色的彩池。(Sunny/大纪元)
库特尼国家公园,Kootenay National Park
黄色的彩池。(Sunny/大纪元)

橄榄湖

沿着公路盘山而上,开过库特尼河谷,在路的一边有一个小湖,名叫橄榄湖(Olive Lake)。因为它太小,所以游客很容易错过。如果你在不经意中回眸,它就会在一瞬间牵住你的心,你即使已经开过去很远,也会折回来看看这个青涩如橄榄的一潭碧水。

小湖被巨大的红杉树和松林环绕着,像捧在掌中的露珠,尤显娇柔。因为面向太平洋的缘故,同是洛矶山,库特尼要比班芙温暖潮湿。橄榄湖周围松树上常常长有灵芝、猴头、木耳等物,还有一些其它草药,是一个非常有灵气的地方,库特尼的先人们曾在此露营。

库特尼国家公园,Kootenay National Park
橄榄湖青涩如橄榄。(Sunny/大纪元)
库特尼国家公园,Kootenay National Park
橄榄湖被红杉树和松林环绕,如掌中露珠。(Sunny/大纪元)

瑞地温泉

温泉是洛矶山的一大特色,库特尼辛克莱峡谷(Sinclair Canyon)的瑞地温泉(Radium Hot Spring)每天都会吸引人慕名而来。根据库特尼人口耳相传的历史,瑞地温泉早期被用来治疗关节疼痛,亦或是清洗战斗中留下来的伤口。1911年有英国的医学杂志认为温泉中含镭,加拿大的麦吉尔大学在1913年证实了这一猜测。有人看到了它潜在的价值,开始多方筹措资金,终于在1922年建成了瑞地温泉池。

长达七个月的冬天是瑞地温泉最吸引人的季节,辛克莱峡谷似乎永远被一层薄雾笼罩着,温泉浮起的热气在空中凝聚,冻结在温泉周围的崖壁和树枝上,俨然是一个玲珑剔透的冰雪世界。冰做的山,雪做的树,薄雾轻笼,如梦似幻。

库特尼国家公园,Kootenay National Park
瑞地温泉是冬季的好去处。(Sunny/大纪元)

秋天的早晨在辛克莱峡谷步道上漫步很是惬意,游人较少,空气并不寒冷,晨光在松林间徘徊,时有时无,断断续续的禽鸣使山林愈加幽静。上山的步道铺满了落叶,挺拔的红杉树依然苍翠,厚厚的苔藓似一张巨大的网,填满了林间的空隙。夏天的融冰形成的溪流已经干涸,只留下冲刷出来的苍白的石滩,失去了生气。

步道是一条上下的回圈,从山上下来,就是辛克莱峡谷险峻的隘口,也即从卑诗省进入库特尼公园的大门。隘口异常狭窄,两侧崖壁高耸,奇峰突兀,像是一把巨斧将山岭劈出一道缝隙,辛克莱溪从中飞流直下,颇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气势。出得门来,就是一片湿地,哥伦比亚河穿行其中,在此便离开了库特尼国家公园。

库特尼国家公园,Kootenay National Park
辛克莱峡谷隘口奇兀险峻。(Sunny/大纪元)
库特尼国家公园,Kootenay National Park
出了库特尼公园,下望哥伦比亚河。(Sunny/大纪元)

责任编辑:赵明月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