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峰:联合国大部分机构被中共掌控 面临解体?

人气 2608

【大纪元2020年08月21日讯】8月18日,联合国秘书长古特瑞斯(AntonioGuterres)表示,美国和中国的关系“从未像今天这样失调”,他警告,美中两大国之间的紧张关系升级,可能将世界划分为“两个集团”,对全球来说是巨大的风险。

(音频版)

联合国面临解体之危,中共倒打一耙

针对联合国的劝诫,8月19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一口气数落了美国的一连串不是,他声称:当前中美关系遭遇严重困难,原因在于一段时间来,美国政府“单方面挑起事端”,“干涉中国内政”、“损害中方利益”。美国“一小撮政客”出于“一己之私利”,“蓄意煽动反华情绪”。

赵立坚还称:“我们敦促美国个别政客从中美两国和世界各国人民福祉出发,认真倾听国际社会的呼声,摒弃陈旧过时的冷战思维,客观看待中国和中美关系,同中方相向而行,推动中美关系回到协调、合作、稳定的轨道,共同维护世界和平、稳定与发展。”

联合国的中共阵容

联合国公开资料显示,联合国现有会员国193个:亚洲39个,非洲54个,东欧及独联体国家28个,西欧23个,拉丁美洲33个,北美、大洋洲16个,包括了所有得到国际承认的主权国家。设有2个观察员国(梵蒂冈和巴勒斯坦),此外还邀请国际组织、非政府组织、实体参与联合国事务。目前,联合国可分为三大阵容:亲美国家阵容、亲中共国家阵容、中立国家阵容。

6月30日,中共强行通过了香港国安法,为掩盖其破坏“一国两制”的罪行,习近平亮出了他的外交底牌,当天公布了69个(亲中国家名单)支持香港国安法的国家,这其中有:安提瓜和巴布达、巴林、白俄罗斯、布隆迪、柬埔寨、喀麦隆、中非共和国、科摩罗、刚果(布)、古巴、吉布提、多米尼加、埃及、赤道几内亚、厄立特里亚、加蓬、冈比亚、几内亚、几内亚比绍、伊朗、伊拉克、科威特、老挝、黎巴嫩、莱索托、毛里塔尼亚、摩洛哥、莫桑比克、缅甸、尼泊尔、尼加拉瓜、尼日尔、朝鲜、阿曼、巴基斯坦、巴勒斯坦、巴布亚新几内亚、沙特阿拉伯、塞拉利昂、索马里、南苏丹、斯里兰卡、苏丹、苏里南、叙利亚、塔吉克斯坦、多哥、阿联酋、委内瑞拉、也门、赞比亚、津巴布韦、俄罗斯、阿富汗、佛得角、塞尔维亚、亚美尼亚、乍得、吉尔吉斯斯坦、坦桑尼亚、马尔代夫、埃塞俄比亚、科特迪瓦、马达加斯加、印度尼西亚、越南、阿尔及利亚、尼日利亚。

有专家认为,联合国一旦解体,上述69个国家就是未来“一球两制”的中共阵容。

联合国大部分机构已被中共掌控

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USCC)的这份报告显示,将近三分之一的联合国机构由中共官员掌舵。其中包括自2015年一直由赵厚麟执掌的国际电信联盟(ITU)。在联合国任职前,赵曾在中国邮电部工作,该部现隶属于工业信息技术部。国际电信联盟是联合国系统内一个重要组织。多个政府主张应赋予国际电信联盟对互联网的绝对权力。韩国媒体联合通讯社询问赵对北京互联网审查机构的看法时,他对此不屑一顾。

另一个受北京控制的联合国机构是监管全球航空旅行和航空业的国际民航组织(ICAO)。该组织由柳芳掌管。柳芳的职业生涯始于中共政权下的航空部门。因对自治台湾的敌意和对航空旅行征收国际税的提议,国际民航组织(ICAO)已变得声名狼藉。

联合国工业发展组织由北京前财政部副部长李勇执掌。在为古巴和伊朗的独裁政权提供资金后,多个西方政府退出了这家臭名昭著的联合国机构。掌管这家机构的李勇经常为华为等中国公司进行辩护和宣传,经由北京的宣传机器来夸大宣传,并声称联合国对此表示支持。

最新落入北京控制的是总部位于罗马的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去年夏天由屈冬玉接掌。根据媒体报道,北京通过贿赂和威胁来锁定这一有影响力的职位。联合国粮农机构制定世界范围的农业政策并分发粮食援助。中共夸口说在联合国制定“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中它发挥了“关键作用”,联合国大肆宣扬这个议程为“人类总规划”。

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也加入对中共阿谀奉承的行列,要将“一带一路与可持续发展议程相结合”。

据媒体统计,目前联合国15机构大部分已被中共操控。详细情况请看下表:

其他联合国职位

掌控联合国其他重要领导职位的中共国人还包括自2017年起一直担任联合国经济社会事务部副秘书长刘振民。他从另一位中共国官员手里接棒。刘曾担任外交部副部长。

另有徐浩良担任联合国发展署(UNDP)助理秘书长,该署一直有着为共产政权推波助澜的历史。

一个例子是早在上世纪八十年代,联合国发展署就以“发展”为由,帮助北京的平壤盟友建立了一个半导体工厂。北韩政权利用该工厂生产导弹零件。

薛捍勤担任联合国法庭副庭长。联合国法庭是联合国的主要司法机构。该机构自称为“世界法院”,旨在解决政府间纠纷。

北京派出的代表也担任领导副职。例如刘健担任联合国环境署(UNEnvironment)的首席科学家和科学部代理主任。联合国环境署是帮助制定全球环境政策的组织。

中共的官员一直大力提倡削减西方国家二氧化碳的排放量,而中共国自己的排放量却持续增长。

中共官员唐虔担任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助理总干事直至2018年。

2017年北京提名唐虔执掌整个教科文组织,最终失败。

在此次新冠全球大流行中因亦步亦趋跟随北京论点而饱受批评的世界卫生组织中,中共官员任明辉被任命为“全球健康覆盖面”项目的助理总干事。在被北京支持的谭德塞取代成为总干事之前,世界卫生组织由陈冯富珍执掌。陈是忠于北京的香港官员。因为新冠丑闻,川普总统最近手撕世界卫生组织,称其“全心全意为中共服务”。川普总统还下令暂停为世界卫生组织提供资金,等待对该组织应对新冠全球大流行的调查结果。

联合国世界知识产权组织副总干事也是由中共官员王彬颖担任。北京曾游说让王彬颖成为该机构总干事,但专家们担心如果中共官员掌控这一机构,北京将有权使用世界最大的知识产权和知识机密的信息库,威胁美国的公司和国家安全。

美国开始逐渐退出联合国重要组织

针对中共对联合国的恶意渗透,美国开始逐渐退出联合国一些重要组织。

今年4月,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将暂停向世卫组织拨款,直至对该组织在疫情初期应对是否得当的评估完成为止。联合国秘书长发言人杜加里克表示,美国政府于7月6日通知联合国秘书长,它将退出世界卫生组织,并告知这一决定将于2021年7月6日正式生效。

世卫组织网站显示,美国在2016-17年,和此前的许多年里,都是该组织的第一大捐款方,在2016-17年间共出资9亿4560万美元,占到该组织自愿捐款的76%。世卫组织表示,美国所提供的资金在彻底消除脊髓灰质炎、危机响应和应对埃博拉疫情等方面均发挥着重要作用。

在美国宣布暂停向世卫组织拨款之后,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曾发表声明,强调当前正值各国团结一致,努力抗击2019冠状病毒疫情之际,作为率领和协调全球抗疫行动的机构,世界卫生组织的资源不应在此时遭到削减。

2019年1月1日,美国和以色列正式宣布退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两国一年多前以教科文组织助长“反以色列偏见”为由,相继宣布“退群”。

2020年2月5日,特朗普曾对媒体说,如果不按美国想法修改世界贸易组织(WTO)的《政府采购协议》,美国将退出世贸组织。

2019年4月11日,美国开始了新的进程。根据《协定》的规定,美国向联合国正式提交了退出《巴黎协定》的通知,并于今年4月11日正式生效。

2018年6月19日,美国宣布退出联合国人权理事会(UnitedNationsHumanRightsCouncil),称该组织存在“政治偏见”。美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妮基·黑利(NikkiHaley)与美国国务卿迈克·蓬佩奥(MikePompeo)在新闻发布会上宣布了退出决定,指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并未能有效捍卫人权。

联合国债务缠身难以维持

缺钱已成为联合国维持正常运作的一道难题。由于大金主美国不断拖欠联合国会费,从而导致联会国财务告急。2019年6月4日,古特雷斯在联合国第五委员会召开的会议上说,过去几年里,联合国财政状况日益恶化。截至2018年底,会员国拖欠会费总额5.29亿美元,相当于去年联合国常规预算应分摊额的20%以上。今年截至目前,欠款仍达4.92亿美元。

为了补上联合国资金漏洞,古特雷斯曾一度考虑卖掉自己位于曼哈顿的官邸。他说:“我来这里时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询问是否能卖掉这栋住宅。”这座官邸是一栋联排别墅,花园俯瞰纽约东河,价值估计达到数千万美元。

法新社援引联合国官员说,美国是联合国维和行动的最大财政捐助国,但欠下的债务也最多,达8.52亿美元,其次是巴西、日本、委内瑞拉、沙特阿拉伯和阿根廷。特朗普政府2018年12月宣布,将其对联合国数十亿美元维和预算的缴款上限从28.47%降至25%。

上一任美国驻联合国大使黑莉曾指出:“联合国效率低下和超支情况众所周知。我们不会再让美国人民的慷慨被利用,或者根本得不到限制。”

事实上,联合国现金短缺并非新鲜事。2018年7月,古特雷斯也曾表示核心预算已出现赤字,并督促成员国尽快支付欠款。他当时表示:“像我们这样的机构,不应屡遭破产之苦。而可以肯定的是,当我们无法回应我们所服务的人的求助请求时,他们会感受到更大的痛苦。”

联合国改革势在必行

全球第二人口大国印度对联合国的现行制度也存在诸多不满。2020年6月18日,第74届联合国大会举行全会投票,印度、墨西哥、爱尔兰、挪威和肯尼亚等五国当选新的安理会非常任理事国。在会上,印度联合了150个国家要求取消五常的否决权,并申请五常之位轮流担任。

印度一直把“入常”当作衡量其成为全球大国的重要标志之一。在“入常”问题上,印度坚持要么拥有与“五常”同样的否决权,要么在所有常任理事国拥有完全平等权力之前“五常”不得使用否决权。并且,印度明确表示这个问题“不容谈判”。

有专家认为,目前联合国存在许多问题,如:制度设计问题、建制问题、官员腐败问题、经费问题、中共恶意渗透问题、官员不作为等问题。如果不能作出改革,各大国利益不能得到有效平衡,就会失去其存在的意义。近几年来,中美两国关系日益紧张,几乎把联合国推向了解体边缘,如果两国关系不能及时得到改善,联合国将难逃解体的厄运。

责任编辑:高义

相关新闻
何清涟:中国掌控联合国机构越多 世界越糜烂
【内幕】中共渗透哪些国际组织 都干了啥
【新闻看点】病毒有眼睛:联合国红色背景
顾国平:对联合国机构的改革建议
最热视频
【拍案惊奇】中共猎狐FBI跟踪 台海准战争状态?
【西岸观察】川普政府内鬼现身 拜登阵营分裂
【罗厨寻味】椒盐鱼骨
【一线采访视频版】疫情死者家属 第5次寄信向武汉政府追责
【有冇搞错】抓8名猎狐行动特工 美斩中共狼爪
【珍言真语】桑普:阻政治庇护 港美领馆驻重兵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