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美国人需要战胜政治化的恐慌

人气 513

【大纪元2020年08月21日讯】(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Michael Walsh撰文/秋生编译)回顾过去,我们可以看到,从某一时刻起美国开始从一个崇尚个人和国家主权的联邦共和国滑向一个独裁的、饱受政治正确胁迫的国家,美其名曰为了我们“自己好”。

2001年9月11日的恐怖袭击是由少数阿拉伯穆斯林发动的,其中大部分人来自沙特阿拉伯,它以当时没人预料到的方式改变并且继续改变着美国

虽然时间在一定程度上抚平了那一天的记忆、创伤和破坏,但是宗教引发的混乱给我们的国家及其价值观造成的损害是无法估量的,而且很可能会变得更糟。

美国运输安全管理局(Transportation Security Administration,简写为TSA)和国土安全部(Department of Homeland Security),以及其它一些新出现的“大政府”典范,都从这场地狱之火的灰烬中走出,从根本上改变了个人与国家的关系,并从那时起对我们国家的自我形象造成了严重的破坏。

突然之间,大约3.3亿美国人被美国运输安全管理局(兜底的雇主)认定犯有劫机未遂罪,直到通过愈发严重的侵入式搜查来证明自己是无辜的。这显然违反了第四修正案,其中的部分条款规定:“民众享有人身、房屋、文件和财物不受无理搜查和没收的权利,除非有正当理由,不得侵犯。”

考虑到绵羊般的公众以“安全”的名义温顺地接受这一暴行的速度之快,对个人自由进一步实施限制只是一个时间问题。

人为制造的恐慌

媒体的虚假宣传导致我们对中共病毒的恐慌越来越不理性,对社会造成的伤害越来越大。至于中共病毒是在实验室里孵化出来的,还是从煮沸的穿山甲身上逃出来的,或者只是萨斯(SARS)家族的自然突变,此刻都不重要。只要你听到那些盲目轻信的媒体那么一说,可怕的冠状病毒就会穿过空气飞到你的眼睛、耳朵、鼻子、喉咙和其他身体腔孔中。

它可以永远地生活在沙漠、盐沼等类似环境中,也可以轻松地在钢铁表面生存。更糟糕的是,它有种族歧视,黑人被杀害的比率高于白人。你遇到的每一个活着的人,包括小孩,都有可能是死神的使者,你需要避开他们,对着他们大喊,必要时还需要对他们进行暴力袭击,当然啦,是为了你自己的安全。

我们呼吸的空气就是毛茸茸的、膨胀的红色杰克发出的毒气,它迫不及待地要攻击不幸的人类。简而言之,这是黑死病的第二次降临,这意味着感染就等于死亡。

可是事实不是这样。

正如安杰罗‧科德维拉(Angelo Codevilla)最近在《美国思维》(The American Mind)中所写的那样:“即将载入历史的2020年伟大的冠状病毒骗局基于此:

1)关于新型冠状病毒及其影响的一系列谎言和毫无根据的断言,常常是赤裸裸的谎言;

2)通过对通讯业近乎全面的垄断来制造并且维持身体上的恐惧,以阻止对美国统治阶级的挑战;

3)大多数共和党人默认的反对立场。由于陷入了恐慌,美国民众根本上同意被软禁直到另行通知,因此有效地中断了那些原本定义我们生活方式的习惯、偏好和自由。”

科德维拉和其他许多人已经明确表示,从历史的角度来看,冠状病毒的威胁是微不足道的。那些死者绝大多数是八十多岁的老年人,他们普遍肥胖,患有高血压或者其它合并症,这使他们很容易成为随机性病毒的猎物。

他们中很大比例的人也是住在养老院的居民,尤其是在美国东北部,纽约州州长安德鲁·库默等慈悲天使故意把他们关在养老院。年轻的、充满活力的、健康的人对武汉流感没什么可担心的。

争夺权力

然而,让这场疫情变得异乎寻常的是,各级政府,无论是国内还是国外,为了争夺权力而对疫情做出失控而严厉的过度反应。起初在三月份有人提出“用两周时间拉平曲线”,但是此后就演变成了一种“零容忍”敕令,以一种无处不在的极权主义攫取权力的方式坚持认为:不合理的完美是善的死敌。

也就是说,自从疫情开始引发恐慌以来,每个热爱自由的男人或女人都在问:疫情什么时候能结束?回答很可能是:永远不会,除非我们对此采取行动。

如今政府已经养成了一种任意专制的习惯,他们不愿意不战而降。正如本·富兰克林在1755年所说:“那些为了一时的安全而放弃基本自由的人不配得到自由,也不配得到安全。”

吹毛求疵的人会注意到,富兰克林的信涉及到宾夕法尼亚州议会是否有征税权力的地方性争议。可是奇怪的是!它也涉及到我们目前有关个人自由和政府权力之间的适当平衡的讨论。可是他的话在今天比富兰克林当时所担心的宾夕法尼亚州西部边境防卫更重要,这就是为什么这些话经过修改后出现在自由女神像基座楼梯间的一块牌匾上的原因。

几个月来已经有人指出,通过关闭世界经济,冠状病毒带来的狂热相对而言几乎没有拯救多少生命——南达科他州和瑞典这些完全不同的地方没有实行关闭,他们的例子证明了这一点——可是相反,关闭经济轻松地给数百万人带来了失业、贫穷、其它疾病、孤独、抑郁、自杀和过早死亡。

更糟糕的是,经济关闭已经破坏了社会结构,也许已经无法挽回,随之而来的是人们恶言恶语地谈论著反社交距离、养蜂人的面罩和银行抢劫犯的面具等“新常态”。在过去,遮着脸走路是违法的,今天在大多数地方依然如此,但是在库默和加州州长加文·纽森这样的人看来,这似乎都没有关系。

除了彼此的眼睛,我们看不到也无法判断对方的面部表情,因此无法立刻区分朋友或者敌人,纽约和芝加哥飙升的犯罪数据充分说明了这一点。

缺少了非语言的交流手段,难怪社会信任正在崩溃,在像美国这样的多种族混杂的国家里难以维持。任何一个“多样化”的国家都能告诉你,其结果就是部落制度被强化以及宗族至上。这与种族无关。只要看看20世纪的伊拉克、阿富汗或者欧洲等地就知道了,一切都与家庭关系有关,与对理应冷静的机构失去信心有关。

你可以问一问“黑人的命也是命”和“安提法”组织的暴徒骨干们,社会距离是否适用于他们。

瞄准权利

美国长期以来一直信奉法律面前平等正义的原则。说她在实际生活中并不总是恪守这一原则,这样说是不对的,但是有人以此为理由,抓住一个半世纪前发生的事情发动左翼骚乱,目前正在蹂躏我们的一些主要城市。

可是当普通美国人——你知道,那些信仰上帝、苹果派和国旗的人——开始感到这个体制被人操纵的时候,美国已经不再是美国,而变成了苏联,那里的政治领袖和他们所偏爱的官僚们沉迷于随心所欲地制定规则、歧视、偏袒、中饱私囊。

像病毒本身一样,冠状病毒政治化最终成了一个伺机作案的坏蛋,只不过在这种情况下,它的作案目标是宪法,特别是人权法案。一个一个来!我们首先列出的自由已经受到了攻击,包括言论自由(“取消文化”)、宗教自由、集会自由,以及人身安全的权利等等。下一个呢?

像流感一样,我们永远无法完全摆脱中共病毒,尽管对北京的暴徒们来说,清算的日子即将到来。但是,我们可以摆脱我们的政客并拒绝他们明显的充满歹意的借口,防止他们以“安全”的名义继续操控我们的未来。

一个民族和文明曾经以在枪林弹雨中英勇无畏、坚如磐石而闻名,如今在一个看不见的怪物面前像受了惊吓的孩子一样畏缩不前,这是一个国家的耻辱。更糟糕的是,我们当中的爱国者竟然心甘情愿地接受一个腐败而不值得信任的联邦机构委派的小官僚和权迷心窍的医生对宪法进行千刀万剐。挑衅来自中国,在我们的伤害过后又添耻辱。

它被当作一根政治大棒来挥舞,打击现任政府,否定总统在监管改革、边境管控、为少数民族提供更公平的就业市场,以及直到今年春季日益繁荣因此令全世界羡慕的经济方面的记录。这些都是选民们在即将来到的十一月不应该忘记的。

畏缩的时代已经过去。拥有她,支持她,守护她。你的国家需要你!

原文Americans Need to Face Down a Politicized Panic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作者简介:

迈克尔·沃什(Michael Walsh)是The-Pipeline.org的编辑,作家,著有《魔鬼的行乐宫》(The Devil’s Pleasure Palace)和《火热的天使》(The Fiery Angel),两本书均由邂逅图书出版社(Encounter Books)出版,新作《背水一战》(Last stand)对从希腊到朝鲜战争的军事史进行了文化研究,将于十二月由圣马丁出版社(St. Martin’s Press)出版。

本文所表达的是作者的观点,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观点。

责任编辑:高静#◇

相关新闻
【名家专栏】TikTok之争 遭禁或卖给微软?
【名家专栏】对中共奉行骑墙政策不再是选择
【名家专栏】“惊险刺激”的美国大选
【名家专栏】左派为达目地 可牺牲法律道德
最热视频
【纽约调查】美国总统辩论委员会 与中共有瓜葛吗?
【重播】川普佛州集会 支持者现场过夜等待
【役情最前线】电邮门当事人指证拜登
【微历史】解体苏共英雄 戈尔巴乔夫或叶利钦?
【新闻看点】FBI约谈关键证人 中共方寸乱?
【思想领袖】埃利斯:美多方面反制中共挑战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