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姑娘州”西澳的“独立”情结(上)

人气 38
标签:

【大纪元2020年08月27日讯】(大纪元记者明智澳洲珀斯编译报导)在西澳因疫情而强硬关闭边境而被昆州富翁帕尔默告上联邦法庭之际,西澳人对联邦的不满之声再次喧嚣直上。西澳人报网的记者Ben O’Shea在8月初写下一篇报导,详尽回顾了西澳争取独立的历史,并对西澳能否独立进行了可行性分析。

Ben O’Shea在文章中说,独立运动在西澳历史上的不同时期都能引起公众关注,因为它涉及到我们对这片土地的信念,以及因为地理孤立而产生的“我们与他们”的心态。

长期以来,人们一直认为西澳是英联邦的“灰姑娘州”,就如同穿上水晶鞋以前的灰姑娘,被她的姐妹们奴役。现任西澳州长麦高恩对《星期日泰晤士报》说,“这是一个能引发强烈见解的话题。”

“在西澳有一种观点,就是我们没有得到应有的尊重,我们对国家的经济贡献没有得到赞赏或理解。”他说。

如果说以前的独立主义情结是出于保护西澳财富免受联邦政府的“贪婪索取”,那现在的西澳是否有一个宣布独立的健康基础则是我们应该考虑的新话题。

《西澳人报》最近进行的一项民意调查发现,超过三分之一的人支持西澳独立,而近75%的受访者表示,在疫情面前,联邦政府将东部各州的需求置于西澳之上。虽然莫里森政府已经退出由帕尔默(Clive Palmer)发起的对西澳边界政策的起诉,但恐怕这种干涉西澳福祉的行为将成为一段挥之不去的记忆。

但无论如何,在考虑让西澳变成独立国家之前,我们必须要了解一段曲折的历史过程。

千载难逢的机会

1890年,西澳成为澳大利亚最后一块从英国获得自治权的殖民地。作为一个新成立的州,首任州长福雷斯特爵士(Sir John Forrest)却不急于加入联邦。

由于没有横贯大陆的铁路线,悉尼距珀斯不比伦敦近多少,而1893年东海岸银行接连倒闭,让东部诸州失去了吸引力。同时,失业的东海岸居民涌入西部,希望能从1892年Coolgardie发现的金矿中分上一杯羹。

人口激增使金矿区(Goldfields)成为西澳最重要的权力中心之一,但福雷斯特对大型矿业公司的偏袒激怒了淘金者,致使他们组建了东部金矿区改革联盟(Eastern Goldfields Reform League)。在珀斯-卡尔古利(Perth-Kalgoorlie)铁路通车前,该联盟的成员主要是与东部关系较密切的人,因此,当福雷斯特拒绝就联邦问题进行全州公投时,他们决定自己动手。

在南澳政治家Walter Griffiths的帮助下,该联盟设法收集了3万多个签名,并向维多利亚女王递交请愿书,要求王室批准金矿区(以及Esperance)与西澳其它地区正式分离,加入联邦,成为独立地区。他们称这个新的殖民地为“Auralia”,在拉丁语中有“金色”之意。

1900年初,Griffiths前往伦敦递交请愿书,该请愿书展开后有两公里长,但殖民办公室的诡计使他无法与女王会面,因此Griffiths未能实现创建新殖民地的梦想。返回澳洲后,他患上了致命的伤寒病。好在事情还没糟糕透顶。

在联盟的压力下,1900年7月31日,福雷斯特举行了全民公投,该州9万6,065名选民中约有三分之二的人投了票。最后,4万4,800票赞成加入联邦,1万9,691票反对。但其中2万6,330张赞成票是在金矿区投的,所以Griffiths和东部金矿区改革联盟最终取得了成功。

一个多月后,Griffiths在阿德莱德的一家私人医院去世。

顺便一提,如果您对Auralia感到好奇,那么东部金矿区历史学会(Eastern Goldfields Historical Society)会在卡尔古利市政厅之旅中讲述该故事。

再次公投后联邦让步

1901年1月1日,西澳成为澳大利亚联邦最初的几个州之一,福雷斯特作为一个高瞻远瞩的人,一个月后辞去州长职务,并在同年3月联邦选举中毫无悬念地获得了天鹅地区的席位。

然而,西澳人对联邦的态度绝非友善,仅在不到一年的时间内,西澳就进行了关于独立的公开辩论,以解决被联邦政府关税政策坑害的问题,这些政策有利于东部各州的工业,但对西澳农民造成了不公平的影响。

1906年,西澳州议会甚至通过了“脱离联邦”公投的决议,尽管最终没有实现。西澳关注的重点很快就转向了第一次世界大战,直到1918年停战,西澳仍然为失去众多年轻人而悲痛,这时,西澳独立的风声才重新响起。

北珀斯(North Perth)议员、报社所有人James MacCallum Smith一直热衷于挑拨西澳和联邦的关系。在他报纸的支持下,于1926年成立了脱离联邦联盟(Secession League),该联盟在1930年演变为沃森(Keith Watson)的自治联盟(Dominion League),并举行了备受欢迎的集会,因为公众迫切希望摆脱糟糕的大萧条时期。

建立一个名为Westralia独立国家的想法深入人心,自治联盟得以在州内建立至少46个分支机构,并吸引了包括科文(Edith Cowan)和洛维金(Arthur Lovekin)在内的一只领导团队。

就独立问题举行了全民公投后,一个支持联邦政府的地方组织,希望通过将一个代表团(包括时任总理莱昂斯(Joseph Lyons))带到珀斯进行简短巡回演讲来压制日益增长的独立主义情绪,但计划并不顺利。

州档案局保存的文件显示,在珀斯的一次“骚乱会议”上,总理莱昂斯被群众痛骂“可怜的老乔”,有人向台上扔硬币,其中一枚击中了他的妻子。

1933年4月8日,在举行州选举的同时,进行了西澳独立的公投,以二比一的多数,选民选择了脱离联邦。颇具讽刺意味的是,在上述州选举中,支持脱离联邦的国家党政府被踢出局,反而换成了支持联邦的工党政府,而工党政府的任务就是执行人民的意愿。

新任州长科利尔(Philip Collier)派遣了一个代表团前往伦敦,将公投结果提交给英国政府,报社所有人Smith与其同行。其论点一言以蔽之,就是联邦政府对西澳的不公平对待违反了《宪法》中的保证和保障,所以应该废除“伙伴关系”。英国下议院成立了一个委员会来审议这一问题,但经过18个月的讨论,决定若未经澳大利亚议会批准,西澳就不能合法地独立。

尽管这次尝试独立失败,以及纳粹德国在欧洲的崛起,有效地终结了任何脱离联邦的言论,但这一时期并非没有一线生机。

在西澳投票决定独立后不到三个月,联邦政府成立了联邦拨款委员会,以在各州之间更公平地分配国家财富,这可视为对西澳一直遭受东部欺压的默认。关于该委员会现如何在各州之间分配商品及服务税的收入,下文会进行详细介绍。(待续)

 

责任编辑:高敏

相关新闻
西澳总督府开放日 仿佛时光倒流
西澳百年传奇人物 天才工程师奥康纳(上)
帕尔默若胜诉 西澳封州防御将终结?
西澳“国中国”将重回联邦 缴纳巨额税款
最热视频
【重播】川普再访密西根演讲 双方争夺激烈
【珍言真语】马仲仪:港康码将上路 免检有漏洞
【远见快评】司法部查亨特说明3点 五中释信号
车评:双色多变化 2020 Nissan Kicks SR
【新闻看点】备战总动员?五中公报泄习近平心头患
【拍案惊奇】美大选“神算”开口 中共甩锅新招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