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列之二十

华盛顿将军系列故事:你的情谊,使我幸福

作者:宋闱闱
福吉谷(Valley Forge)的木屋。(shutterstock)
font print 人气: 543
【字号】    
   标签: tags: , , , ,

这样的一封信,深深地温暖了将军的心。虽然将军沉静少言,自小就具备强大的自我约束能力,素来喜怒不形于色,然而,他也是肉身之人,出自于肉体凡胎,只要是人,就会有对于冷暖和伤痛的感知。在内外交困的锻造谷,他对内需要安抚无力举炊的军队,对外需要面对国会和同僚对他百般设限的刁难。

1777年冬天的锻造谷,华盛顿将军带领士兵们搭建的军营,两千余座木屋,规格方正,序列整齐,营房和序号的分类,都是一道道笔直的林荫道作为界线划分。虽然是庞大,却毫不错杂,若是站在山谷高处俯瞰,一目了然,历历在目。每个木屋的规格,都是一致的,室内均配置有烤火的火炉,士兵和军官们的床位分配,则按照军阶实施。总之,走在锻造谷的山谷里,就犹如走进了一个规整的大的社区或城市。只是,城市的街道两侧的房子里,充满了忧患,饥饿和病痛。还有的在战场上中了枪伤的士兵,则在肉身苦痛的磨难中苦捱。在修建锻造谷的过程中,华盛顿司令部则设在军营附近的一座磨坊里,磨坊里另设有一座打铁铺,用来锻造农具和冷兵器,锻造谷的名字,便是由这而来的。夜晚,华盛顿将军就在磨坊的壁炉前休息。

康威阴谋

而锻造谷之外,“康威阴谋”正进行得如火如荼。康威作为一名刚刚来到新大陆,投身战争寻找机会的欧洲人,因为他的聪明和擅长交际,仅仅一次参战,就获得了国会的嘉奖,晋升为少将,并且被任命为大陆军的监察官。而华盛顿将军向国会反复恳请,给予军中的美国本土的英勇将士,譬如本尼迪特·阿诺德等人,本土的骁勇善战之士,也理应受到褒奖和提升。也许,正因为康威认为华盛顿将军一度阻挡他的好事,所以,他的四处拉拢和游说,就愈发来劲了,因为有复仇的快意在其中。

而身为北方兵区司令的盖茨将军,在萨拉托加大捷后,获得了更高阶的晋升,心态复杂的国会议员们努力遏止大陆军将士对总司令“盲目的”忠实拥戴,便有意赋予了盖茨新的权力,新发明了一个机构,任命他为战区的总统领,身为北方兵区司令,盖茨的权力管辖区,和当时也在北方的全军总司令,是有许多重叠的。而晋升之后,盖茨所拥有的权利,甚至是高过总司令。因为,只要有士兵,有军营和战线,这地方都属于战区,只要是战区,则是属于盖茨总统领的权力管辖范围之内,大陆军和总司令自然也不例外。

前文我们提到过,康威写给盖茨的信件中,用恶毒的言词批评了华盛顿,这封信的内容,最后也被呈上华盛顿的案头。而如何送达的,则有两种说法,一是说,盖茨的副官将信的内容复制给了他的好朋友,而他的好朋友又复制给了另一个人,另一个人将信的内容送到华盛顿将军案上;另一个说法是,这封信被支持华盛顿将军的军官们给截获了,并且闹到了国会,要求给一个公断。而华盛顿将军本人,他读完了这封指责他指挥无能懦弱怯战的信件,并不为之所动,依然保持着他的平和的沉默。一如一年之前的新泽西撤退途中,阴错阳差地,他打开了副总司令李将军写给华盛顿司令部副官里德的私信,读到信中肆无忌惮地诽议他担任总司令一职,是大陆军的不幸,美国的悲哀,当时的华盛顿将军读完这封信,只是把信原样放好,送到信的主人那里——这一次依然,他什么都没有做,什么都没有说。

拉法叶特的信

回到华盛顿司令部的拉法叶特,目睹了这正在上演的一幕又一幕,他心头充满了一个正义之士油然的愤怒,也充满了悲哀,因为这一切,都让这个飘洋过海来到美国,为支持人权自由而战的青年,倍觉失望。也许最真挚的,最严肃的情感,只能用书面语言来表达,拉法叶特给将军写信,表达了他对眼前这一切的伤心:我不需要去赘言,对于眼前这一切,发生在你周围的背信弃义,我是感到多么遗憾。同时,我也为这场独立战争深感遗憾,原来,同样抱着追求自由,同样维护天赋人权的人们之间,是这样的不同,品质有天差地别之远。我遗憾于这些串谋者不懂得你,不懂得你之于美国的价值。我可以断定地说,如果美国失去了你,对于这支军队,是一种不可承受之痛!因为除了你,没有人能在这样的境地中,拢住这支军队。如果有人取代了你,不需要六个月的时间,这个军队就会解体。

分析了这一番,在信的末尾,一如任何一个火气旺盛的年轻人那样,拉法叶特在信中怒骂盖茨将军是一个卑鄙小人。骂盖茨将军的同时,他也痛骂了国会的处事不公,议员的见识浅薄的滥权。他们合力在做的,正是敌人乐见其成的,是英国政府想要的:美国人自己内讧起来,自己打自己,人心涣散,自毁城墙!

这样的一封信,深深地温暖了将军的心。虽然将军沉静少言,自小就具备强大的自我约束能力,素来喜怒不形于色。然而,他也是肉身之人,出自于肉体凡胎,只要是人,就会有对于冷暖和伤痛的感知。在内外交困的锻造谷,他对内需要安抚无力举炊的军队,对外需要面对国会和同僚对他百般设限的刁难,他自然是千难万难的。而拉法叶特,一个和美国并无瓜葛的异乡人,一个一派天真,毫无机心的年轻人,走上前来,这样姿态鲜明,毫无贰志地对他表白他的忠诚,对他的同情、怜惜和懂得。这一切,都深深地抵达到将军内心。一如他在回信中表达的,对于拉法叶特的动情和感念——你赠与我的温暖情谊和精神支持,我始终怀有最纯净的感激和珍惜,这样的情感,始自于我们第一次相见,昨天你的信件便是持续的见证,而这情感将会在时间里持续,直到永远。你的存在,你和我的情谊,都是我的人生最重要的部分,并且使我感受到幸福。◇#

点阅【华盛顿将军系列】连载文章

责任编辑:李乐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美国画家 George Caleb Bingham 的油画作品《华盛顿横渡德拉瓦河》。(公有领域)
    华盛顿将军不但要面对大兵压境,更面临着大陆军内部更大的难题要解决。打完了胜仗的大陆军,眼看就要难以为继——因为国会制定的兵役期,大部分士兵的服役期都到年末最后一天为止,估计要离开超过六千人。在饥寒交迫的军营中硬挺了这么久的士兵们,早就归心似箭了。
  • 天黑了,康沃利爵士下令停止进攻,明早再战。当晚的军事会议上,有军官提醒康沃利,在纽约的布鲁克林高地,大陆军一夜之间渡过东河的往事——说不定今夜又会重演,所以,应该连夜再度发起进攻,不然,明早华盛顿将军和他的士兵就不见了。但是,康沃利爵士很自信,明天一早,包围大陆军,则有如囊中取物一样容易。
  • 图为美国画家约翰·特伦布尔(John Trumbull)的作品《1776年12月26日在特伦顿俘获黑森军》
    特伦顿一战,从根本上扭转了战局,大陆军俘虏了所有活着的黑森兵,敲着鼓吹着号,押着他们回营,过了几天,这些战俘又被押着在街头游行了一次。所经之处,人民欢呼鼓舞,高兴极了,也打破了“美军畏惧黑森军”这一谣传。而已经在圣诞节踏上返回英国的海船的康沃利爵士,又被豪将军的紧急军令叫下船,回到纽约,带领了上万精兵,急行军前往新泽西普林斯顿,展开反扑战。
  • 《独立宣言》的作者托马斯·杰弗逊,作为人类历史上最智慧的,同时也是最不爱开口说话的那个人,他说出的话多是金句,他是这样表达对法国的情感的——我们美国人都有两个祖国,一个是美国,一个是法国!
  • 图为美国画家William Trego的油画《进军福吉谷》(The March to Valley Forge)。(公有领域)
    1777年的冬天,华盛顿率领部队来到费城附近的山谷——福吉谷(Valley Forge),以期让军队休养生息,渡过美国东部漫长的寒冬。后来的史书传记都说,这个冬天大陆军处境最为凄惨,日子最不好过。
  • 那段惊心动魄而又温暖人心的空中救援行动,已成为历史中的辉煌一笔,记录下全世界联手抵制共产主义独裁的智慧和勇气,始终闪耀着追求和平自由的人性光辉。三军可夺帅,匹夫不可夺志。这,也是当今世界里,人们所需要的。
  • 华盛顿将军与拉法叶特侯爵在福吉谷。(公有领域)
    Valley Forge,在中文一直音译为福吉谷,也有直译为锻造谷,而这两个名字,都蕴含着深刻天意,十分写照现实。1777年冬天的福吉谷,是大陆军的锻造之地,淬火锤炼之地,是绝境中的华盛顿将军在白雪皑皑的森林深处,单膝下跪,独自对天哀鸣祷告的祈祷之地;而1778年初夏,走出锻造谷的大陆军,已然改头换面,焕然一新。当后世的人们回望这场历时八年的独立战争,会油然慨叹:锻造谷,的确是独立革命的聚福之地。
  • 华盛顿将军高贵的纯金一样闪亮的人品,在军队里拥有的绝对的感召力,也是国会的诸位议员们所畏惧看见的——他们既忙着赶走一定要对他们行使统治权的英王乔治三世,也提防着乔治·华盛顿成为北美大地上的新的君王。这样一种微妙心态下导致的制衡和对华盛顿将军的压制,在独立战争期间从来没有停止过。
  •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英国曾经计划以会爆炸的老鼠摧毁德国纳粹的工厂。这种看起来像007电影的点子最终并没有摧毁任何纳粹工厂,但却起到了耗用纳粹的资源与打击其心理的作用。
  • 图为美国画家约翰·特朗布尔(John Trumbull)的油画《伯格因将军投降》。(公有领域)
    阿诺德指挥有方,将几乎已经突围成功的伯格因军队又给堵了回去。战争中,阿诺德的坐骑被打死,他摔下马来,一颗子弹击中了他的左腿,即便如此,他坐在马的尸体上,依然指挥部署部下的进攻。他的勇猛无畏,大大地激励了战士们的士气。末了,被团团包围,走投无路的伯格因只得摇白旗投降。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