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点追踪】瑞士外长发话 中共高官胆寒

人气 8005

【大纪元2020年08月05日讯】大家好,我是尉然。今天节目中要跟大家分享的主要内容有:瑞士外长,话少份量重,中共高官真怕;竟然和病毒有关,孙力军落马水太深。

瑞士外长 话少份量重 中共高官真怕

8月2日,瑞士外长凯西斯(Ignazio Cassis)向瑞士媒体表示:中共已背离改革之路,侵犯人权状况愈加严重。香港《国安法》也危及在港瑞士企业,如果中共执意继续下去,西方国家将更加果断地做出回应。

凯西斯说,中共如果在香港问题上抛弃“一国两制”原则,也会影响许多在香港投资的瑞士企业。

瑞士很少对中国人权问题发声,这一次瑞士外长的表态,很可能意味着瑞士也将成为继英国、法国、德国等西方国家之后,又一个就《港区国安法》反制中共的欧洲国家。

人们想到瑞士就会想到银行,中国人想到瑞士,可能还会想到中共贪官的钱,所以,瑞士外长的这一番表态就非常触动中共政府。

中共回应的速度非常快,先是中共官媒指责凯西斯跟风美国和英国,“污蔑中国(共)侵犯人权,粗暴干涉中国内政”,然后是中共外交部汪文斌说中国人民对中国人权状况最有发言权,并打出经济牌提醒瑞士金融企业可以在中国获利。

瑞士银行应该有大量的中共利益集团存款,从中共外交部到党媒的快速回应就可以看到,拥有特殊金融和国际地位的瑞士,打破了“中立”形象的表态,如果瑞士及欧盟未来制裁侵犯人权的中共官员,冻结资产将会对中共政府具有强大的杀伤力。

关于中共在瑞士银行存有多少钱?

在2019年8月3日,中共全国政协委员、财政部财科所原所长,经济学家贾康教授,曾转发过一则让人震惊的消息。

他说,2019年4月17日,瑞士银行公布的消息显示,100位左右的中国人,在瑞银的存款竟然达到了7.8万亿元人民币,就是1万多亿美元,平均每人存款是780亿人民币,就是100多亿美元,金额之高,足令墙国的韭菜们无法想像。但是瑞银并没有公布这些人都是从事什么工作的,也不知道具体的人名。

在2019年的10月26日,瑞银集团(UBS Group AG)及普华永道(PwC)曾共同发布了一份《2018年亿万富豪透视》报告。报告显示,中国是诞生亿万富豪最快的国家,2018年时中国共有373名亿万富豪,拥有1.12万亿美元的资产,折合人民币正是7.8万亿元。

按照这个说法,7.8万亿资产的数据确实存在,只是人数也许不是100人,而是373名富豪。

这个100个中国人存款7.8万亿的消息,引发了非常大的关注。除了金额巨大外,另一点也是因为转发这则消息的贾康的身份。

贾康是中共第十一、十二届全国政协委员,中共财政部财科所原所长,也是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首席经济学家。作为中共财政部的前官员,贾康应该了解了一些普通人不知道的真实情况吧。

保密度极高的瑞士银行,几十年来,一直都是世界富豪们避税的天堂,这当然也得到了中共高官和贪官们的青睐。

维基解密曾披露,中共高官在瑞士银行大约有5,000个账户,三分之二是中央级大员。从中共的副总理一级、银行行长、部长到中央委员,几乎人人都有一个账户。此外,在香港工作过的局一级的官员大部分也都有瑞士银行账户。

2016年,国际调查记者联盟(ICIJ)曾公布“巴拿马文件”,揭露了全球大批政要和名人如何在避税天堂私藏财富,而其中以中国权贵最多。

当时中共外交部是如何回应巴拿马文件的呢?在一次例行记者会上,中共外交部说,“对于这种捕风捉影的东西,我们不作评论。”中共官方媒体呢,也没有报导巴拿马文件的相关新闻,中共网管部门还把巴拿马文件作为敏感词做了屏蔽。

早在几年前,就有报导披露说,仅在2001到2011的10年间,中国外逃贪官就卷走了超过万亿美金到海外,约占全球份额的1/6,是全球非法资金外流最多的国家。而近十年来,中共内斗中打掉的大老虎,一个更比一个贪。

2017年的时候,瑞士政府与包括中国在内的47国达成的银行信息交换协定生效,意味着瑞士银行将不再对私人账户保密。

瑞士与中共之间有很强的金融关系,是首个与中共签订双边自贸协定的欧洲大陆国家。

外长凯西斯说,中瑞建交70年来,瑞士已与中共成为“具建设性但不乏批判性”的关系,法治和人权始终是两国对话的一部分。但现在明白,事情比我们想得还要混乱。

目前,中共在香港强推《国安法》,已经让全世界感受到中共的威胁。而瑞士和香港一样,都立足于发达的金融业,想必也最能够感同身受香港的遭遇。瑞士外长,对中共政府的这一番指责,在国际社会,也具有了一份特别的力量。

如果瑞士也跟进美国,开始对涉港、及打压新疆人权的官员进行制裁,冻结官员资产,那对中共高官来讲,将会具有更为现实的意义。

竟然和病毒有关 孙力军落马水太深

在4月中旬落马的中共公安部副部长孙力军,日前曝出了疑似落马的真实原因,竟然和党国机密有关。

8月3日,香港实业家袁弓夷在受访时谈到,7月下旬时,澳大利来外长派恩(Marise Payne)访问华盛顿的原因,是源于澳方已经截获了孙力军送往澳洲给其妻子的新冠病毒证据。

今年年初武汉肺炎疫情爆发后,孙力军曾作为中央指导组成员,在2月份赴武汉指导疫情防控工作,并且多次出现在中共官方的媒体报导中。

袁弓夷说,当时身在武汉的孙力军掌握了武汉疫情爆发的实质证据,包括北京隐瞒疫情,实验室泄漏的证据,而后,孙力军将掌握的证据通过某些途径交给在澳洲的妻子,期间被澳大利亚政府情报部门截获,因此澳大利亚是首先提出要求独立调查病毒源头的国家。

中共官方在4月19日通报孙力军落马。我们来看看那几天,澳大利亚有什么反应。

4月19日,也就是孙力军落马的当天,澳大利亚外长佩恩首次呼吁对疫情源头问题进行“独立的国际调查”,并且认为世卫组织不应参与其中。

4月22日,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提议,赋予世卫组织更大的权限进入某一个主权国家调查中共病毒疫情爆发的原因,类似于武器核查,并和美、法、德等国家领导人交换意见寻求支持。同日,外长佩恩又在《澳大利亚人报》发表署名文章称,澳将在国际调查中发挥领导作用。

4月23日,澳大利亚内政部长达顿作了进一步补充,称如果世卫权限扩大,总干事谭德塞“应该走人”。同一天,总理莫里森又发声,敦促世界各国领导人支持对中共病毒的起源和扩散进行“独立调查”。

现在看来,澳大利亚应该是有备而来,确实是手里有料,才敢提议查中共,而且从澳方还提议谭德塞“应该走人”来看,在孙力军泄露出的证据中,和中共走得近的谭德塞,很可能扮演了不光彩的角色。

而面对澳大利亚的提议,当时中共是什么反映呢?4月23日,中共外交部发言人耿爽,愤怒指责澳大利亚方面提议的“独立调查”实际上是在搞政治操弄,干扰国际疫情防控合作,不得人心。并告诫澳大利亚,要聚焦各国人民的生命健康、共同抗击疫情。

现在看来,中共表现的就像是被踩了尾巴一样,惊怒交加的扑咬澳大利亚。

在4月初的时候,澳洲执政联盟阵营的议员克利斯坦森,以及参议员安提克都曾先后要求中共政府赔偿损失,其他澳洲议员也认同澳洲政府没收中共企业的资产。

袁弓夷说,这一动向引起了中共的关注,北京当局在调查之下,发现孙力军掌握的病毒机密落入了澳洲手中,于是免去了孙力军的公安部副部长职务。

根据海外媒体消息,孙力军不仅是铜锣湾书店事件、肖建华事件背后的策划者;还在反送中期间派武警秘密赴港暴力殴打抗争者,强奸、杀人,或把抗争者秘密送去大陆审判等等。

袁弓夷说,“孙力军没有得到政治局常委同意,就擅自执行跨境执法”,这也是他落马的另一个原因。

之前,有关孙力军落马原因,曾先后传出涉及反习政变说、泄密说,现在看来,孙力军是泄露了中共最怕全世界知道的秘密,那就是这场肆虐全球、夺命无数的病毒真正产生的原因。

以上就是我们今天的节目内容,欢迎您订阅和传播我们的频道,感谢您的收看,我们下期见。◇

责任编辑:李欣

相关新闻
【新闻热点追踪】网友热议中美闭馆风度谁好?
【新闻热点追踪】闫丽梦再接受采访 爆中共病毒来源
【新闻热点追踪】美国很忙 加速围剿中共间谍
【新闻热点追踪】闫丽梦:中共高官都吃羟氯喹
最热视频
【重播】川普向欲推翻社会主义古巴的老兵致辞
【重播】蓬佩奥威斯康星演讲:中共渗透美国
【薇羽看世间】金斯伯格去世 “游戏”反转
【有冇搞错】中共治港四大失败
【珍言真语】卢俊宇:汇丰涉洗钱丑闻 两面受压
【拍案惊奇】联大北京自卑 老任坐牢18年?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