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同:中共甩锅海鲜的后果

——多地海鲜销量暴跌9成 入行20年从未如此艰难

人气 358

【大纪元2020年08月05日讯】自中共病毒爆发以来,大纪元调查发现,中共病毒长眼睛,病毒针对中共而来,但是中共坚持欺骗世界,欺骗人民,隐瞒疫情真相。肺炎在北京二次爆发以来,中共为了鼓吹自己抗疫有方,领导英明,利用党媒宣传海鲜是新发疫情的传染源之一,导致消费者谈海鲜色变。虽然有人嘲讽说“老子(三文鱼)连肺都没有,哪来的肺炎?”

“不管是什么,国内的还是进口,只要是水里养的,一律不吃。”这是很多民众的心声。

从年初的武汉华南海鲜市场,到北京新发地农贸市场的相关海鲜产品,从厄瓜多尔生白虾,到最近的大连凯洋海鲜,海鲜行业一直处于风口浪尖。

有大连的海鲜行业从业者表示,这是自己从业20年来最艰难的一年。当地疫情二次爆发后,公司的进口海鲜产品销量与6月份相比下跌了70%。前不久定下的“今年不赔钱”目标即将破灭。

北京新发地三文鱼事件后,有从业者上百万的货被扣在海关过检,有些产品过了保质期还没到他手里。近来,他的店铺流水仅有正常时期的10%。

进口海鲜被爆出带有中共病毒,影响的不仅是进口海鲜企业,而是整个产业链。海外供应商、冷链物流、进口贸易商、国内经销商、普通商户以及餐厅,全部受到波及,无人脱险。

进口海鲜行业的劳动者们一直在努力自救。有的把鲜货变冻货,延长保质期,减少损失;有的想尽一些办法清库存,或是转换国产海鲜跑道;还有的通过餐饮、零售、电商等业态去积极寻求替代解决方案。但是海内外疫情仍处在非常不确定的状态,未来并不可期。

“不亏钱”已是奢望

“有一个确诊病例的密切接触者,前不久还在我们办公室谈了一下午业务,万幸的是公司无人被感染。”回想起来,文到现在还是心有余悸。

文是大连某进口生鲜企业高管,这是他从业20年来最艰难的一年,“连非典那年都没这么惨。”

原以为苦熬到下半年疫情即将结束,可现实远没有那么简单。本轮大连新冠肺炎疫情1号确诊病例石某,就职于大连凯洋海鲜,该公司的主营业务与文所在企业重合度极高,都是海产品进出口贸易和销售。

大陆疫情二次爆发后,尚未恢复元气的进口海鲜行业再度迎来重击,进口海产品的销量一夜之间遭遇“滑铁卢”。

与凯洋海鲜一样,按照中共防疫部门的规定,文公司的进口冷链海产品也都进行了抽样调查和检测。

在这期间,除了等待中共管理部门的通知,什么都做不了。“有个货柜已经到港口一周了,还在排队等待查验,货都积压在港口,资金链就断了。现在海鲜都是冷链运输,电费每天就要1000,无形中我们亏得太多了。”

有门店店主跟他反馈,有些市民已经谈海鲜色变,不管是什么,国内的还是进口,只要是水里养的,一律不吃。据文了解,7月份公司的进口海鲜产品销量与6月份相比下跌了70%。

现在,文的公司已经把海鲜产品提前进行冰冻放入冷库里。在过去,只有对快要死亡的海鲜,才会做这样的处理。据悉,冰冻后的海鲜价格大约是新鲜海鲜的三分之一,有些甚至还没有三分之一,但是总比直接把海鲜倒掉损失要小一点。

在中共病毒二次爆发之前,由于中共宣传国内疫情的好转和恢复,公司近几个月已经在向海外厂商要求加大供应,可如今销量骤减,需要紧急与国外的供货商商议如何取消接下来的大批订单。“可以预见,还要掏一大笔违约金,但这个钱必须要拿,在这个阶段,货物运过来我们赔的更多。”

进口海鲜被爆出带有中共病毒,影响的不仅是进口海鲜企业,还有整个产业链。

为了防控疫情蔓延,国际航班大量停飞,跨国集装箱运输量明显下降,这是原产地海产品大量积压、上游产品价格暴跌的主要原因。渔民背负经营压力,又要面对各项开支,不得不斩仓出货,导致原产地产品价贱如泥。

除了上游供应商,下游经销商的日子也不好过。

“这行可能已经做不下去了。”一位批发商吐槽。他说,此前因疫情已经损失惨重,好在之后市场有了些起色,资金也逐步开始流转,所以他凑了点钱,重新入场,然而在这一遭之后,资金链很快又断裂了。当下,他希望当地的进口海产品市场能够早日开放,使得流通也能够逐步恢复。

之前,文的公司基本上在每个省都有合作伙伴,货物抵达国内之后,直接运输到各省。“以前要10吨的,现在只要1吨了;以前要1吨的,现在只要几十公斤。”

文一直叹今不如昔,以前货物在欧洲、日本一装船,中国这边就订完了,现在每天海上都漂着他们的货,到货之后销售也很慢,甚至还要亏钱卖。

“争取不亏钱。”这就是很多公司今年的目标。其实在疫情二次爆发前,好多公司还是有机会盈利的,但现在肯定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上周末,公司安排所有员工进行核算检测,“公司现在不能有任何失误了。”

扛过冬天,却“死”在夏天

一次次的打击,让进口海鲜行业的光环逐渐消失。在今年,民众对进口海鲜安全性的质疑,切实影响了市场需求。

据挪威海产局统计,2020年第29周,挪威向中国出口约68吨冰鲜三文鱼,较2019年同期下降81%。厄瓜多尔水产养殖协会预计,七月份中国市场出口量,将下降至4990吨,不足五月份的10%。中国市场几乎“不复存在”。

用北京的海鲜行业从业者的话说,就是扛过了冬天,“死”在了夏天。

受二次疫情影响,最先“倒楣”的是三文鱼行业。北京新发地海鲜市场三文鱼检出新冠病毒的消息,也曾让三文鱼产业链受到重创。一时间,三文鱼从各商场下架,餐桌上也消失不见,连三文鱼概念股也一度受影响。

6月13日起,中国多地市场进行了核酸检测,结果为阴性,三文鱼产业链“长舒一口气”,但被波及的海鲜从业者们早已损失惨重。

据了解,截至6月中下旬,北京全市共消杀农贸市场276家,关闭地下、半地下农贸市场11家。北京地区商超、日料店已下架三文鱼产品,其它多地也在不同程度停售、下架三文鱼。

三文鱼事件爆发时,赵一度觉得自己的货到不了他手上了。他从欧洲进的三文鱼就被扣在了海关,过了好久才被放行。

“海关只有保鲜库,我有上百万的货被扣在那里,只能做冻三文鱼,如果过了保质期还没到我手里,鱼都臭了,我连冻货也做不了”。赵说,这种损失不是第一次,今年疫情刚爆发的时候,三文鱼也被扣在海关一段时间,那次就有上千件的损失,“一件两千块,一千件就是两百万,只能销毁。”

在疫情期间,赵已经关闭旗下3家门店,接下里可能还要继续关闭其它门店。在“三文鱼事件”前,他旗下店铺流水已经大约恢复到正常时期的60%,近来,赵的店铺流水仅有正常时期的10%。“以前我这家店一个月的流水好一点有50多万,差一点也有40来万,这几个月好的时候10多万,差一点只有几万块。”

赵还表示,如果10月份还没有恢复正常,企业现金流就真的撑不住了,因为那时候基本上就到了年底,员工工资、商铺续租都要有一大笔支出。

行业恢复进入“漫长等待期”

“现在,大家都在疯狂去库存。”进口海鲜经销商李表示。

在疫情初期,他已经清过一次。年初,中共病毒在国内爆发,进口供应链陷入了将近两个月的低谷期。“那段时间基本上没有出货,都压在冷库。当时还没有复工复产,港口运输不通畅,港口冷库爆满,没有地方入库。因此,报关延误,货品积压。”

压货的同时,港口费用骤增。多停留一天,一个集装箱港口费用就有1000多元,多的时候他们公司积压了数百个集装箱,一天的成本就增加了几十万元。

据他介绍,当时同行们为了能够“止血”,大部分经销商只能低价出货,造成了市场的进一步混乱。如今,这个场景有可能再次出现。

国产海鲜的遭遇也不如人意。

在北京多个商超里,商户即便挂出了“国产海鲜”的牌子,销量也未有起色。摊位前只有零零散散的消费者,部分海鲜产品档口甚至已经暂停营业,或者换成了其它产品。

同时,为了减低风险,发往北京的海鲜产品也有所减少,进货价格随之上涨,没有什么人买的海鲜价格不降反升,更是“劝退”了消费者购买力。

此前,新发地三文鱼案板上被检出中共病毒之时,消费者也普遍谈三文鱼色变,很多商家直接表示,他们销售的并非三文鱼,而是国产虹鳟鱼。

实际上,这些普通商户是遭疫情灾害最广的。数据显示,中国共有海鲜相关企业39.30万家,其中企业状态为在业/存续的共有26.07万家。从企业类型来看,个体户的比例非常高,达34.59万家,占比88%。

从近期的三文鱼事件、厄瓜多尔白虾事件,到国外多家肉类加工厂接连爆发聚集性疫情以及凯洋海鲜事件,多项叠加因素冲击了消费者信心,将导致消费者减少进口海鲜的购买。

中共病毒的出现,打断了近两年来中国海鲜消费的强力增长势头,有可能成为长期影响因素。

有行业人士表示,海内外疫情仍处在非常不确定的状态。疫情的影响是全方位的,它不光影响到消费者的饮食心理,也影响到消费能力,包括供应能力、物流能力。这些方面的全方位恢复,无法预测需要多长的时间。

责任编辑:任慧夫

相关新闻
【珍言真语】林晓旭:北京爆疫情 中共自食恶果
【新闻看点】病毒攻北京 中共缘何四处出击?
十足目虹彩病毒侵台  竹市白虾养殖业者严阵防范
中共下令全国禁售厄瓜多尔白虾
最热视频
【时事纵横】白宫智囊:中共与自由世界为敌
【新闻第一现场】纽约华警间谍案 震动社区
【拍案惊奇】中国大学生不再沉默 王沪宁造反?
【一线采访视频版】瑞丽突封城 肉价涨至100元
【重播】FBI及反恐中心作证:美国面临威胁
【珍言真语】张朴:港人反暴政 树立中国榜样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